尚未有任何影片 快去添加吧!

每日神話 《真正的「人」指什麽》 選段348

每日神話系列 0  2021-04-05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按照以色列人的語言説法本是徹底打敗、摧毁,使其不得再對我反抗,但今天用在這些人中間就是征服的意思。你們應知道,按我的本意是將人類的惡者徹底滅絶、打垮,使其不得再背叛我,更無有氣息來打岔、攪擾我的工作,所以對人來説便成了征服。不管其内涵之意如何,總之我的工作就是將人類擊敗。因為人類是我經營的附屬物這不假,但説得更確切點,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人類,就是被我咒詛的那惡者的後裔;人類,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長的後代;人類,就是那早已讓我厭弃的與我針鋒相對的惡魔的遺産。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脚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裏盡是死人的尸骨;陰凉的角落裏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没;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厮殺、慘鬥,厮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兒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兒找着人生的歸宿?早已被撒但踐踏的人類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為撒但作「響亮見證」的證據,就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敗類,這樣的「敗壞人類家族」的子孫怎能為神作出見證呢?我的榮耀從何而來?我的見證從何談起?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着,那本是我造人的榮耀的日子,接着從亞當身上「産生」了夏娃——原本也是人的祖先,這樣我造的人都充滿我的氣息,滿載我的榮耀。亞當本是從我手而「生」的,本是我形像的代表,所以「亞當」的原意本是充滿我朝氣、滿有我榮耀的、有形有像的、有靈有氣息的我的受造之物,是我造的唯一能代表我、能有我的形像、接受我氣息的有靈的受造之物。夏娃起初是我命定好被造的第二個有氣息之人,所以「夏娃」的原意本是接續我榮耀的、充滿我生機的,更有我榮耀的受造之物,夏娃本是從亞當而來,所以其也有我的形像,因她本是照着我的形像造的第二個「人」。「夏娃」的原意是有靈、有骨有肉的活人,是我在人類中的第二見證,也是第二個形像。這是人類的祖先,是人類的寶貴的聖潔之物,他們本是有靈的活人。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于將人間布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没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丢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可憐的「孫男孫女」們竟然將我賜給亞當、夏娃的榮耀與形像還有見證,以及我賜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都大大方方地「贈送」給了惡者,也毫不介意惡者的存在,把這一切的我的榮耀都給了它,這不正是「敗類」的稱呼的來源嗎?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惡鬼,這樣的行尸走肉,這樣的撒但,這樣的我的仇敵怎能有我的榮耀?我要將我的榮耀重新奪回,我要將我在人中間的見證與我早先賜給人類的原本屬我的一切都重新奪回——將人徹底征服。但你要知道,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并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并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幸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