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説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隨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隨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麽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我會因着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説?你還能説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説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説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風裏來雨裏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説的話你没活出來,你就想天天為神跑路、花費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還説:「反正我相信神是公義的,我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没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我。」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説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説的公義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説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内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没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着僥幸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當這公義的性情發表出來懲罰人的時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隨神時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時只是跟隨着受了點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麽可説的了,就受刑罰吧!」但心裏還想:「反正我跟隨到底了,你讓我受刑罰,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罰,受完這刑罰之後你還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義的,你不能這樣一直對待我,我畢竟跟滅亡的不一樣,滅亡的受重重的刑罰,我受輕一點的刑罰。」公義性情并不是你所説的這樣,并不是對任何一個認罪認得好的人都從輕處理。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没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没有真理、没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没有挽救餘地。因為在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罰惡賞善,是人類的歸宿顯明之時,是拯救工作結束之時,之後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報應每個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