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137 信神不認神傷透神心

我原是「重生派」的講道工人,曾認為自己有了得救的印記是最聖潔、最愛神的人,一心追求做個合神心意的好牧人。但當我苦盼多年的耶穌回來時,我卻不認識,充當了瞎眼的領路人,真是傷透了神的心。

1990年夏天,我回老家看望母親時,母親把主的福音傳給了我,回到加格達奇(屬內蒙古自治區)後,我進入了悔改重生之道,同年年底,我就清清楚楚地得救了。1998年12月份,我又參加了一級「柱石」培訓,從此我事奉主的熱心就更大了。

那時的教會興旺,信徒的熱心也特別大,都能彼此相愛,特別是生命會上得救的人數最低也在半數以上。但近幾年來,不知什麼原因,得救的人數逐漸下降,同樣的忙碌,但得救的人數卻寥寥無幾,同工和我們幾個操心肢體心中如同火燒,多次跪下來淚流滿面地禱告神:「神啊!求你再一次復興我們的心靈、復興我們教會吧!」可是教會仍然處在一片荒涼淒慘的景象之中,就連平時敬虔的同工也放蕩地講究起了吃穿,作為講道人的我總是老調重談,也講不出什麼亮光來,以往我們靠著所講的「一次得救永不滅亡」,就有力量遠離罪,可現在我們卻到了活在罪中不能自拔的地步。我心想:主啊!像我這樣一個不聖潔的人還能見到你嗎?我該怎麼辦呢?我們教會中的弟兄姊妹該怎麼辦呢?

就在我們處在困惑無奈的地步時,2002年7月份,「七靈派」傳到我們地區了,我們教會有幾個姊妹接受了,還有的人已聽了他們的道。這時我想起了1997年夏天,在一次大片同工交通會上,有同工曾講過:「從南方過來一個叫『七靈派』的組織,是邪靈,是迷惑人的,這個派別發展得特別快,因邪靈作工,那個派別裡的人個個都很厲害,個個對聖經都特別熟,只要人沾上『七靈派』就死,挨上就亡。」想到這,我趕緊找了幾個操心肢體,立刻到接受的姊妹家中奉「耶穌」的名把她們開除出了教會,並把本教會發給她們的歌本、磁帶給沒收了,對於聽過「七靈派」道的姊妹,讓她們停止聚會在家省察。從這以後,我簡直像瘋了似的,為了保護群羊,我放下家中所有的活,到處跟蹤、監視,尋找接受「七靈派」的人,真是豁出命來抵擋,心裡還總認為:我這樣做保證是神最喜悅的,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我必須得盡上忠心,我們才是最純正的生命之道。

後來,上面的同工又發下來很多小冊子,冊子上說:「『七靈派』說神二次道成肉身成為女性,專門到生命道拉人,拉過去一個講道的能得1500元錢,拉一個操心肢體能得800元錢,拉一個平信徒能得500元錢。他們先收買人心,叫你為他們效力,你不聽就對你下毒手,不是折斷你的胳膊,就是打斷你的腿,要不就是挖你眼睛、割你耳朵……」面對聽來的這些「事實」,我心裡對「七靈派」更加反感,心想:主一次道成肉身受了那麼多苦,還二次道成肉身,這樣下去不沒完沒了了?還說是女性,這就更不對了,並用那麼凶殘的手段來威脅人,太狠毒了。之後我趕緊把小冊子的內容念給大家聽,大肆宣揚「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七靈派』」。那時我如同走火入魔了一樣,全力以赴地奔忙在抵擋全能神新工作的「第一線」。

一次聚會時,教會裡來了一個來本地串親戚的姊妹,我一進大門,接待家的姊妹就趕緊把這事告訴了我。我一聽就紅眼了,立刻進屋,一把抓住她的後脖領子把她拽到院子裡,嚴厲地審問她:「你是從哪裡來的?是誰叫你來的?你有介紹信嗎?(我們派別各個教會都有聯繫,無人介紹一律不接待。)」姊妹一一作了回答,但因她沒有介紹信來路不明,我就連推帶搡地把她弄出了大門,並插上了門。

沒過幾天,教會又來了三個傳神末世新工作的人,我聽說後怒氣沖沖地奔向教會,進屋後就大聲地吼道:「趕緊滾出去!」其中一個弟兄說:「我們來是要把神末後的新工作傳給你們……」我不等他說完就用力把他們推了出去。從那以後,我就專門派一個弟兄看門,任何生人都不許進教會。

為了把守好羊圈的門防備「七靈派」的攪擾,堅固弟兄姊妹的「信」,我又加了一道「防線」:每次聚會前都要咒詛「七靈派」。散會後,我又囑咐弟兄姊妹:「如果『七靈派』的人再來,對他們絕對不能客氣,不要給他們好臉,還要狠狠地臭罵他們一頓,堅決不能讓他們進屋,他們說什麼你們都不要聽。」就在我瘋狂抵擋之時,我信主後已痊癒的心臟病、胃病、高血脂全犯了,打了一個月的點滴絲毫不見好轉。我不知道原因出在哪,於是我時常來到主前省察:是不是我沒有忠心,沒有看好主的群羊?但我還是一直困惑不解。

2003年4月23日,我去外地要帳時遇見了一個傳末世福音的小弟兄,小弟兄所交通的內容深深地吸引了我。小弟兄說:「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共分為三步,拯救人類的工作是從人類敗壞之後開始的,神每一步的作工在人身上都要達到一定的果效。雖然神每一步的作工不同,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不同,但神作工的原則都是一樣的:常新不舊,不符合人觀念。但是無論神怎麼作,都是為人類有美好的歸宿。」但當他交通到神作第三步工作要道成肉身作時,我一下子就意識到他傳的就是「七靈派」,我堅決不相信神還會道成肉身,並且還是女性。他無論怎麼交通我也聽不進去了。後來看他一要交通,我就假裝睡覺,但我眯縫的眼睛從未停止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我「睡覺」時小弟兄好幾次跪在神前禱告,次次痛哭流涕。面對他做的一切,我心裡開始犯了嘀咕:他也沒給我錢引誘我呀!仔細想想他所交通的不也都是實情嗎!另外,從幾天來的接觸看得出他也是個十分敬虔的人,也沒有一絲一毫邪靈作工的表現呀!小冊子的話在我心裡的地位開始動搖了,我再也裝不下去了,於是我「醒」了。見狀,小弟兄走了過來,說:「姨呀!我談的太有限了,你有哪想不通的,咱們就看看神話是怎麼說的,好嗎?」但我怕這道是假的,仍有顧慮,還在剛硬,這時小弟兄又跪在神面前流淚禱告,我的心被感動了:我們非親非故,他能如此有愛心地為我代求神,這不就是從神而來的嗎?他所做的一切是我這個「有生命」的人遠遠沒做到的,他在用愛心對我,而我所做的卻都是恨是咒詛,我這哪像是信神的人哪!他禱告完後,我說:「那你就念念吧!」小弟兄一聽,高興地抹了抹掛在臉上的淚水,翻開神話念道:「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後換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耶穌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贖回了全人類,為人類以後進入美好的歸宿打下了基礎。他是代替了人的罪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也是代替了所有的人類釘了十字架,之後把所有的人類都贖回來了,用他的釘十字架、用他的寶血把人類贖了回來,他的寶血作了贖罪祭,就是作了人沒有罪最後能來在神面前的一個證據,是與撒但爭戰的一個籌碼。到了這一步,神要結束工作,結束舊時代,要把剩存的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時代替人受一些痛苦,最後免去人的痛苦,以這個證據、以這個事實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見證,他用這個證據、這個見證來打敗撒但,來羞辱魔鬼,換來人類美好的歸宿。」 神對人無限的愛在這話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此時此刻,我在這話中領受到的對神愛的認識勝過以往所開的那麼多次的生命會及各種培訓所得到的,我從中明白了神在不同時期對人的拯救及在人身上要達到的果效。神為了人類能不惜一切兩次道成肉身,神實在太偉大、太可愛了。雖然這樣,但我仍是不敢確信。

小弟兄說:「姨呀!咱人對神真實的認識太少了,僅僅是在自己能接觸、想象到的範圍之中信仰神的存在,然而神的本來面目遠遠不止這些,我們再來念兩段神話,全能神說:『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在人中間,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見的靈,是人所未能接觸到的靈,因著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創世、救贖、毀滅)而在人中間按著不同時候向人顯現(從未公開),作我在人中間的工作。我第一次來在人間是救贖時代,當然是在猶太家族中,所以說,第一次看見「神」來在地上的是猶太民。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親自作,是因為我要將道成的肉身當作贖罪祭來作救贖工作,所以,最先看見我的人是恩典時代的猶太人,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養的工作,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終兩步作工中人接觸的不再是看不著、摸不著的靈,而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並沒有一點兒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見的神不僅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這最令人吃驚,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舊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響的作工給打破了,人都驚呆了!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於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並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多少年來,人看見的不僅是靈,不僅是人,是男人,而且還看見許多不合人觀念的事,叫人對我總是測不透,對我總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確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場不存在的夢,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麼叫神。你真能將我用一句簡單的話而概括了嗎?你真敢說「耶穌就是神,神就是耶穌」嗎?你真敢說「神就是靈,靈就是神」嗎?你敢說「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嗎?你真敢說「耶穌的形像就是神偉大的形像」嗎?你能用你的文才將神的性情、形像都說透嗎?你真敢說「神只照著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卻並沒有照著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嗎?若你這樣說,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揀選的對象,更不是人類中的一類。現在你真知道什麼叫神嗎?神是人嗎?神是靈嗎?神真是男人嗎?只有耶穌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嗎?你若選擇這其中的一種來概括我的實質,那你屬於太無知的忠誠的信徒了。若我僅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們會不會將我定規?你真能將我一眼望穿嗎?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觸到的真能將我概括透嗎?假如我在肉身中作兩次工作都相同,你們又將怎樣看我?能不能將我永遠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嗎?』」 聽著神的話我淚如雨下,神話句句帶著權柄威力,開啟了我的靈眼,使我聽出來這真是神的聲音,使我真正認清楚了我所抵擋的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救主耶穌。神哪!我是何等的敗壞,與法利賽人沒有區別,我還總認為自己是最愛神、最忠心於神的人,今天才認識到信神多年的我是一個愚昧、無知、瞎眼的人,信神不認神,傷透了神的心。回想自己抵擋時的口號「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七靈派』」,與當年的希律王相比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只能說我更毒辣。若按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該死該滅亡,可神卻以他廣博的胸襟包容了我,拯救了我這罪該萬死的人。神啊!我不能再讓你失望,我願在你的家中做牛做馬任你使用,無論我的結局是福是禍,我都願跟隨你走到路終,用餘生來彌補以往留下的虧欠。

在神莫大的救恩面前,我忽然明白了自己重犯不癒的病就是因我抵擋了全能神,是因我的悖逆遭到了神的管教,現在我知道我這命是神給的,神怎麼作都是公義,神哪怕是讓我死,我也沒有絲毫的怨言。在我找到了根源後,全能神寬赦了我,我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覺都痊癒了,使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認識到了神給人恩典是愛人,給人管教更是愛人,是對人極大的保守。

等候主來的所有弟兄姊妹們!今天我接受新工作不是被迷惑,更不是為了別的什麼目的,只因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給人帶來的是真正的生命,他給人的全是拯救。神說: 「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我還要告訴你,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棄絕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棄絕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 弟兄姊妹們,快醒悟吧!不要再像我一樣傷神的心了,神末世的工作即將結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人若跟不上,結局就是滅亡,那時人會悔斷肝腸、遺恨終生的!

內蒙古自治區鄂倫春自治旗加格達奇 鮑坤山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