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123 懲罰中我聽到了全能神的聲音

我原是「重生派」的一名同工,當我聽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就極力地抵擋定罪,直到遭神懲罰,才幡然悔悟。回首往事,歷歷在目,令我深感痛心疾首。

1997年2月,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告誡我們:「現在又出現一個『東方閃電』派,非常厲害,傳一個信徒給二百元,傳一個帶領給一千元,有好多教派的帶領和同工都被他們拉走了,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守好主的『羊群』,千萬不能給『東方閃電』留可乘之機……」回來之後,我不但把帶領的話散佈下去,還添油加醋地說:「『東方閃電』傳說是主回來了,純屬胡扯。經上說耶穌的再來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麼知道的?凡是信『東方閃電』的人身上都有一股邪靈,就像蜘蛛網、粘粘膠,粘住就跑不掉,只要你一進去就別想再出來,否則就被挖眼睛、割耳朵、割鼻子、打斷腿……」因著我的胡編瞎造,弟兄姊妹非常害怕,議論紛紛。我在一旁卻暗自得意:這下以後誰也不敢接觸「閃電」的人了。

1998年9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姊妹來到我家,說:「大叔,神又作了新工作……」「住嘴!你這傳『東方閃電』的魔鬼,趕快給我滾蛋!」不容分說我將她推出門外,關上鐵門。隔著門,姊妹還一個勁地勸:「大叔!你聽一聽吧!……」看到她的軟磨硬纏,我就決定要加緊對教會的封鎖。之後又捏造說:「『閃電派』的人手段可殘忍了,他們只要認了你的門,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擄去,先餓上你幾天,然後再往你嘴裡灌辣椒水,叫你跪在磚頭上用棍狠狠地打,直到你接受了他們的道為止。」於是責令每個信徒每天按時禱告咒詛「東方閃電」,還統一規定了禱告詞:「慈悲的救主啊!『東方閃電』的人是魔鬼,不斷地來攪擾你的教會,迷惑你的兒女,偷你的『羊』,願你狠狠地咒詛懲罰他們……」至此,我對全能神的抵擋、褻瀆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2000年11月的一天早晨,又有一位素不相識的弟兄踏著冰雪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他頭髮和眉毛上都結了冰,凍得直打哆嗦,但我仍衝他怒吼道:「你們這些邪靈魔鬼,迷惑了多少弟兄姊妹,今天又找上門來,我非得狠狠地揍你一頓……」說著撲上前抓住他的衣領,舉手就打,從屋裡打到外邊,又把他摔倒在雪地裡,罵道:「看你這個熊樣,給我滾!若敢再來,我就把你的腿打斷……」弟兄吃力地爬起來含淚離開了。一位外邦人不解地問我:「聽說你們信主的不打人、不罵人,你怎麼發那麼大火呢?」我啞口無言……

但不管我如何封鎖,我們的三處教會還是有30多人接受了「東方閃電」。眼看著教會的人數越來越少,剩下的弟兄姊妹聚會時也無精打采,消極軟弱,我不由得心急如火燒,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祈求:「我的恩主啊!教會裡被迷走了那麼多人,難道你就不心疼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主啊!你真的不要我們了嗎?……」痛苦中,我哭了禱告,禱告了又哭,還禁不住給主磕了幾個響頭。也不知過了多久,腦子一懵,便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睡著了。朦朧中,聽到有聲音說:「今有新道你不聽,全能神收割又撒種,是非真假不分辨,要你順服須用刑!」霎時,我的困意全消,仔細回想夢中的話,心中頓覺不安,一夜也沒合眼。

第二天早上,我痊癒了四年的類風溼病就復發了:手腳各關節紅腫疼痛難忍,右手不能彎曲,中指、食指、小拇指麻木失去知覺,兩條腿也伸不開。妻子急忙把我送進醫院,治療期間每次疼起來都如刀剜一樣,頭上直冒汗,身子委縮捲曲一團。吃飯時,全靠妻子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睡覺時還得半躺著,真是活受罪,折騰得我生不如死。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醫療費花去了一萬八千餘元。但我還是癱在床上不能動,痛苦中我無數次地流著淚禱告:「主耶穌啊!我跟隨了你這麼多年了,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了你?為什麼別人信你都平安無事,你卻讓我得病受盡折磨?現在我一不向你求錢財,二不向你求吃穿,只求你能醫好我的病,使我不再疼痛……」妻子(不信派)不耐煩地說:「疼你該疼!疼死也不虧!大冷天人家來傳道,你不聽還打人家……」一句話驚醒了夢中人。回想這幾年來,給我傳新工作的人絡繹不絕,都被我無情地打罵走,若看我的行為根本就不像個信神的人,真是羞辱主名。忽然,我想起了夢中的幾句警告之言,心中頓生恐懼之感,便決定:若再有人來傳,我願意尋求,只求神開啟帶領我……

不久,那位被我打走的弟兄又來了,還提了一籃子雞蛋,一進門就打招呼:「弟兄,聽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上次都怪我沒把話說清楚,請你原諒。」看到他的行為我很受感動,便向他攤了牌:「你既然來了,我提個問題,你若能給我講清道明,讓我心服口服,我就接受你傳的道。馬太福音24章36節記載: 『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的?」弟兄交通道:「其實,只要我們仔細閱讀這節經文就會明白,『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是說主降臨的那一天、那一刻沒有人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只有父(靈)知道,而不是說『主來以後』沒有人知道。馬太福音25章6節 『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就是指有人知道。神來的日子人都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盡職分後,人才逐漸知道。如主耶穌公開作工時,聖靈將他見證出來,他醫病趕鬼,有權柄隨著他,人們才逐漸認識他就是神自己。現在,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已發表了話語——《話在肉身顯現》,他的作工早已震動了各宗各派,征服得著了一班人,神的作工就在我們中間,我們能不知道嗎?你不是也已經聽說了嗎?」弟兄的一番交通,使我有所醒悟,經上的預言已經應驗了。弟兄又拿出了一本書,讀了幾段神話,全能神說:「當萬人都不覺曉、天剛剛拂曉時,神便來在地上開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這一時刻的到來,人並不知道,或許人都在酣睡,或許有許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許有許多人在默禱天上的神,但在這許多人中,沒有一個人知道神已來在地上。」「當初耶穌沒正式盡職分時,就像跟隨他的門徒一樣,他也有時在聖殿裡聚會、唱詩、讚美、看舊約聖經,當他受浸起來之後,靈正式『降在他身上』開始作工,顯明了他的身分與他該盡的職分。在這以先沒有人知道他的身分……他受浸時是二十九歲,受完浸之後,天開了,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是我所喜悅的。……開始人不知道,聖靈這麼一見證人才略知一二。若在聖靈沒見證以前,耶穌就作了很大的工作,但是如果沒有神自己的見證,他作的工再大人也無從知道他的身分,因為人的肉眼望不穿,非得經過聖靈見證這一步,否則,神道成肉身沒有人認識。」「全能神!公開顯現出榮耀的身體,聖潔的靈體出現了,他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世界肉體全改變,登山變像是神的本體。頭戴金冠冕,身穿潔白衣,胸間束金帶,世界萬有是他的腳凳,眼目如同火焰,口中有兩刃利劍,七星右手攥。國度道路光明更無限,榮光發現照耀,山歡水笑,日月星辰都在環繞,排列整齊,正在迎接完成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獨一真神已凱旋歸來!都在歡舞跳躍!歡呼吧!全能之神已坐在榮耀寶座上!歌唱吧!全能者得勝的旗幟在整個威嚴雄偉的錫安山上高高地升起來了!列國在歡呼,萬民在歌唱,錫安山在歡笑,神的榮耀出現了!」

聽到這裡我才明白過來,神道成肉身時,沒有人知道,但當他開始肉身的工作,盡他的職分時,天上的「父」(靈)才將地上的「子」(神的肉身)見證出來,這時神的身分就公開了,跟隨他的人才知道他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若非全能神話語的揭示,弟兄的交通,我不知道到何時才能明白。弟兄又給我談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三步作工的宗旨及作工的原則,讓我聽得如痴如醉,心服口服。回首以往,自己不尋求不考察,瘋狂地抵擋、定罪神的新工作,到處封鎖教會,攪擾、攔阻了許多人不能來到神面前,特別是打罵傳福音的弟兄姊妹,禱告、咒詛神的作工,我真是死有餘辜,該受咒詛。全能神啊!感謝你的擊打管教,你的愛真是長闊高深,使我這個十惡不赦的罪人在刑罰中聽到了你的聲音,蒙了你的拯救,我願為你的福音工作獻上我的餘生……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藉著吃喝神話,使我更加定真了神的作工,更令我感動的是:我病癱在床,弟兄姊妹不管陰天下雨或是冰天雪地都來扶持、澆灌,幫我更多地明白神話,後來我的病竟奇蹟般地好了起來。此時,我想到自己以往捏造的「進去再出來就被挖眼睛、打斷腿,往嘴裡灌辣椒水,跪磚頭」等謊言,真是後悔莫及,那都是我惟恐自己成了「光杆司令」,妄想把弟兄姊妹都牢牢地捆綁在自己的權下所實施的一種手段,如今才認識到自己真是心地惡毒至極,簡直是喪盡天良,罪惡滔天。又想到帶領所說的「傳一個信徒給二百元,傳一個帶領給一千元」純屬子虛烏有、胡編亂造,我親身經歷的是神用他的管教,用他的話語折服了我,全能神的話語就如「萬能膠」、「吸鐵石」深深地吸引了我的心,佔有了我的全人,我這一輩子跟定了全能神。

親愛的靈胞們:這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的親身經歷,願你們能從中吸取教訓,引以為戒。全能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已接近尾聲,願我們能放下自己的觀念,存著一顆尋求真理的心,聽一聽全能神的聲音!

河南省周口市 李啟明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