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119 在抵擋中被全能神的話語征服

我原是因信稱義的一名主要同工,家住雙鴨山市。1992年因妻子常年有病我歸向了主耶穌,歸主後不久,妻子的病就逐漸好轉,一年以後痊癒了。為了還報主的愛,我和妻子都十分追求,聚會、傳福音從不落後,後來我受教會派遣常年在外扶持教會。那時我渾身是勁,感覺信主是最有意義的事,啥時也不能離開主。

到了1998年,不知是什麼原因,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不愛聚會了,有的人下世界掙錢去了,有的人被家庭纏累離主也遠了,我也感覺靈裡下沉,愛心、信心都不如從前了。但因著自己是講道人,不能在弟兄姊妹面前表現出軟弱,我只好硬挺著。

就在這個時候,佳木斯地區的同工張姊妹告訴我們:「現在出了個『東方閃電』的派別,他們可厲害了,你只要接觸他們就會被迷惑,這些人特別狠,你要是不接受,他們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然後把你扔到荒郊野外;他們這些人是離開了耶穌的名另傳一個福音,是純牌的假基督……」我聽後從心裡恨起了「東方閃電」,每天禱告我都咒詛,讓主懲罰「東方閃電」的人,讓他們早早死光,免得信耶穌的弟兄姊妹都受迷惑。因著抵擋「東方閃電」這事,我這個軟弱了許久的人就像突然注射了興奮劑,開始忙碌了起來,心想:為主盡忠的時候到了,這回我可要好好表現表現。於是我就台上台下講「東方閃電」是異端、邪靈,並且還到處封鎖教會,一聽說哪有「東方閃電」的人,我都會不顧一切地前去把他們趕走,還常常像便衣警察一樣跟蹤盯梢他們。

1999年10月,本教會有一位弟兄接受了「東方閃電」,我知道後趕忙帶著同工去勸阻,沒想到他不但不回頭,反而還勸我要虛心考察。我非常氣憤,便和同工當場咒詛了「東方閃電」和這個弟兄,隨後在各處教會通報了這個弟兄的名,並將他開除出教會。

2001年4月15日,我和幾個同工到雙鴨山電廠教會作工,見有倆陌生人,我就懷疑他們是「東方閃電」的,立即把他們轟了出去,並很生氣地質問當地教會的同工:「你了解他們嗎?如果是『東方閃電』的人把弟兄姊妹迷惑走了,你怎麼向主耶穌交帳?以後不管是誰,只要不認識,一律不許接待!」說完,我會也沒顧上聚,帶上幾個同工又去追趕他們,但追了很遠也沒有追上,於是,我便再三叮囑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一定要謹防「東方閃電」。

8月,這兩個陌生人又到七星礦教會的一個同工家去傳末世福音,被這個同工攆了出去。我知道後,隨即通知各個教會的弟兄姊妹:只要遇見「東方閃電」的人來傳道或送書就把他們打出去,如果他們不走就報「110」。這期間我們聚會就專講如何防備「東方閃電」,而且我還在講台上反覆強調,我們信的是耶穌,除了耶穌的名以外別無拯救。為了不讓弟兄姊妹接觸「東方閃電」的人,我們還編了一本小冊子《狼跡追蹤》發到各個教會,我認為只有這樣才是對主忠心,心想:這回弟兄姊妹應該不會被迷惑了。可是不久,我得知教會中信神信得最好的司姊妹接受了「東方閃電」,我感到非常震驚:這個姊妹平時特別追求,怎麼就被迷惑了呢?我心中不由得為她惋惜,為她難過。為此我更加痛恨「東方閃電」了,心想: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信「東方閃電」,我也不信。

2002年1月,在一次聚會中,我拿著預備好的講章「帖前4:13-18教會被提」,站到講台上正準備講道時,一眼掃見司姊妹竟然也在聽道的眾人中,我心中一怔,馬上換了一個講章「加3:1-10無知的加拉太人」來提醒弟兄姊妹。散會後,我第一個舉手咒詛「東方閃電」,並讓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咒詛。見惟有司姊妹不咒詛,我就讓所有的弟兄姊妹咒詛司姊妹,這時一位同工衝上前揪住司姊妹的衣領惡狠狠地把她給拽了出去。之後,我在各個教會通報了司姊妹,並將她也開除出教會。

3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家裡看聖經,忽聽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我愣住了,原來是司姊妹領著一位陌生的老姊妹,我感到很意外,同時也提高了警惕。司姊妹說:「李弟兄,我們想和你交通交通。」我心想:你們知道多少聖經,還敢和我交通?!但又一想:這些「東方閃電」的人太可恨,迷惑了那麼多的人,我倒要看看她們是怎麼迷惑人的。於是我帶著詭譎和傲慢的心理把她們讓進了屋裡。我上下打量了這位老姊妹一番,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見她穩重大方,侃侃而談道:「在聖經中主曾預言他二次還要再來,如今主已經來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老姊妹談了很多,我只是應付著聽,並沒有往心裡去。當老姊妹談到這次神展開了啟示錄中的小書卷時,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對付「東方閃電」的辦法,心想:「我得把這本書騙到手,看看這本書為什麼這麼能迷惑人,好揭穿『東方閃電』的內情,讓他們再也迷惑不著人。」於是我假裝尋求的樣子問道:「你們有小書卷嗎?能讓我看看嗎?」……書拿到後,我心裡暗自得意:這回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把你們的內幕實底揭開,看你們以後還怎麼迷惑人。

她們走後,我把書扔在了地上,然後雙腳踩在書上,舉起手奉耶穌的名咒詛這書和傳「東方閃電」的人,隨後,我又讓我家姊妹也踩在書上再咒詛一遍。我這樣做過後心裡感到很高興,也很坦然。於是我就拿起書翻開看了起來,當我看到書上說 「你們的忠心在嘴皮外邊,你們的認識在思維觀念中間,你們的勞碌是為著天堂的福氣,你們的信心又會是如何呢?到如今你們面對這句句真理仍是採取置之不理的態度。你們不知道什麼是神,不知道什麼是基督」 這話時,我氣壞了,心想:說我不知道什麼是基督,你這不是小看人嗎?我隨手「啪」地一聲把書摔到了地上,撿起來又摔到地上,一連三次,但我心中還不解恨,又把書撿起來狠勁摔到了牆上,一連幾次,書邊都被摔壞了,當時我心裡已完全被仇恨充滿了。這時,我家姊妹看見了,就勸我說:「看把你氣成那樣,把書送回去得了。」我立時說道:「不行!我發誓不把這書研究透決不罷休!」於是我告訴自己要平靜下來,隨後拿起書又看了起來。在看的過程中,有時看到一些話氣得心直跳,有時又覺得挺抓心,有時還感到恐懼戰兢……我隱約意識到這書中的話不是哪一個人能說出來的,但又不願承認是神的話,就繼續往下看,遇到有疑問的地方我就把它疊起來,結果越往後看疑問卻越少了。當我看到書上說: 「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擾亂』了宗教各界原有秩序,震動了每一個渴慕神顯現的人的心靈,誰不仰慕?誰不巴望見到神?神親臨人間多年,人不曾發現,如今神自己顯現,將自己的身分公布於眾,怎能不叫人心歡暢?神曾經與人悲歡離合,如今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神從猶太走後便杳無音信,人都盼望與神再相會,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見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憶昨天呢?兩千年前的今天,猶太人的子孫西門巴約拿曾見過救主耶穌,與其同桌用餐,跟隨多年對耶穌加深了友情,將其愛在心底,深深地愛著主耶穌。」 我有些醒悟了:難道是主耶穌回來了?我又繼續看話,書上說: 「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卻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沒有資格咒詛定罪別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 看著這些話,我有些害怕了,難道我所抵擋的「東方閃電」是真神?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於是我又繼續看,看到書上說: 「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 看到這兒,不知為什麼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我的心也一下子亮了,清楚地知道我所抵擋咒詛的「東方閃電」就是我日思夜盼的主耶穌。這時我懊悔已極,用雙拳不住地捶打自己的頭,痛恨自己愚昧、瞎眼,信神不認神,憑著自己的一點點聖經知識和頭腦的想象把神定規了,認為神名永遠不會變,幹盡了傷天害理的事,成了抵擋神的惡僕。此時,我捧著神話俯伏在神面前放聲大哭:「神啊!按著我的所作所行,就是把我碎屍萬段也不為過,因我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我曾褻瀆過你,抵擋過你,我曾咒詛過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我曾狂傲地踩在書上咒詛你的話語,我簡直不是人,不配稱為人,我真是罪該萬死。神啊!可你沒有按著我的過犯擊殺我,這是你極大的忍耐與憐憫,我只有將自己的餘生獻在你的面前,當牛做馬任你使用……」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的真實經歷,也是我一生中最難以忘懷的事。我真心地勸告主內的弟兄姊妹,千萬不要再輕信謠言和小冊子上的話,不要再憑自己的頭腦想象定規神的工作,放下自己,謙卑尋求考察吧!全能神的的確確就是末後的基督,他發表的話語就是我們藉以得永生的真理、道路、生命。只要我們能有一點敬畏神與尋求神的心,就能認出全能神就是我們苦盼多年的救主耶穌的重歸,就能聽懂真理的號聲,得著全能神的救恩。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 李俊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