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118 無論得福受禍我跟定了全能神

我是1987年蒙恩歸主的,歸主後我十分追求,經常與一些愛主的弟兄姊妹一起到各地傳福音,共同熱心服事主,還參加各種培訓。我們都追求為主受苦,為主殉道,我也曾在主面前立下心志: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在祭壇上焚燒,一生事奉主。後來,我成了「老地方」教會的主要同工,作工的範圍是黑龍江省,後又擴大到吉林、遼寧、山東、河北等地。

1992年,我接觸了南方(浙江省、福建省)的弟兄們,通過他們交通教會歷史和中國教會的發展,我知道了李弟兄也是主所使用的人,知道了他和倪弟兄在舊中國的那段經歷,解除了對李弟兄的誤解,接受了李弟兄的帶領,從「老地方教會」轉到了「召會」。為了追求做得勝者,我全時間投入到主恢復裡。當時有很多人都跟上了聖靈的水流,在召會裡我成了扶持南北方召會的主要同工之一。

1997年李弟兄去世了。我特別悲痛,也感到前途一片迷茫:召會的前途會如何呢?神會興起誰呢?李弟兄是被神大用的人,這樣的人都沒能活著被提,我會怎樣呢?得勝者要在主恢復裡產生,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得勝者活著被提呢?我茫然了。後來召會有個說法:由調合的弟兄們(國際同工長老)一年召開七次特會,把倪弟兄、李弟兄多年事奉主所寫的書籍整理成信息發至國內外各處召會,說只要看這些信息就有得勝的路途。可事實上這些信息都是換湯不換藥,跟以往的內容一樣,只是加強,加強,再加強,結晶,結晶,再結晶,只是讓人明白了一些字句道理,學會了一些新名詞、名句,根本不能給人帶來享受,沒有生命的供應,對人的變化、模成更沒有效力。信息是這樣,同工們也開始腐敗了,出門就打車,集調坐臥鋪、坐飛機,有的男女關係不清,有的還將弟兄姊妹奉獻的錢存入銀行霸為己有,爭權奪利的事更是比比皆是,最後竟要與政府聯合辦證。看到這一切我心灰意冷:這哪是事奉主,哪有基督僕人的樣式呢?得勝者的路在哪呢?這哪是變化了,簡直就是「變質」了。淒涼軟弱的我生發了回家打工的念頭,可因對「得勝者」還存有一絲的盼望,不敢離開身體,萬般無奈,只好是寧可「錯在身體裡,也不對在自己裡」,順服吧!

在我極度軟弱的時候,召會發了一本名叫《謹防「東方閃電」邪教》的書。看完我認為「東方閃電」只不過是一個派別,知道就行了,召會最高,誰也不會出去。可後來聽說「閃電」的人專門上主恢復裡拉人,破壞主恢復,攪擾得勝者產生,並聲稱主恢復是門外,他們(「閃電」的人)才是門裡;還聽說他們傳一個人給多少錢,現在召會已有很多人進了「東方閃電」。我心想這些糊塗信的肯定是為錢去的。這事發生後,同工們通知各處召會禱告咒詛「東方閃電」,還告訴弟兄姊妹:不許接待生人,是主恢復的都有來往,六大洲都有聯繫,親屬不常來往的也要注意,如果親屬接受了「東方閃電」,要斷絕與他們的一切聯繫,親爹親媽也不行。如果他們來傳就趕走,不走就打「110」。我認為這樣的派別就該受咒詛,就該這樣被對待,因為他們是攪擾人的撒但。為了保護召會的弟兄姊妹,我大發熱心,凡所到之處都告訴肢體們防備「東方閃電」,每天禱告聚會,我都帶頭禱告咒詛「東方閃電」。後來,這一項內容成了我們禱告中的重要內容。

2000年9月,我被差到遼寧省作工,在那裡我聽說某同工家的親屬接觸了「東方閃電」,並得知「東方閃電」那夥人今天還要上他家去,我們五個弟兄姊妹就急忙坐車趕到他家。進到他家裡真見有兩個生人在那,看她倆穿著打扮一般,我從心裡就沒瞧起:看你倆這樣還能講什麼高道?!弟兄與她們交通時,我在一邊等待「機會」抓把柄,當她倆說她們得到了神的親口發聲……我一聽這話馬上接上話茬,帶著藐視的口氣說:「神跟你們說話?!是大聲還是小聲?高聲還是低聲?歷代聖徒聽見神說話的人很少,能聽見的人都是神所大用的人,像摩西、大衛、保羅、彼得那樣的人,你們是什麼人物,能聽見神親口跟你們說話?真是太可笑了。」然後我們仗著人多勢眾,不容她倆再說話。在我們的威逼之下,她倆無奈地走了。經過這場「爭戰」,我更覺得自己信的對、信得好,對「東方閃電」根本不放在眼裡,認為他們不過如此。回去後我們便大肆宣揚這場「戰鬥」的過程,此後召會被封鎖得更嚴了。

2002年我被差到關內作工。主奇妙的安排使我遇見了本派別的一個弟兄,他也是個主要同工。初次見面我對他也有防備之心,但出於禮貌便與他作了交通。弟兄先交通了國內國外各處召會的復興與墮落,這也正是我所困惑的。接著弟兄交通了聖靈的水流:從創世到末世,談到主恢復的一條線,又說到歷世歷代主所使用的人,到新約職事的一條線,說神在不同的時期興起不同的人,這都是人的需要。可李弟兄去世後,再沒興起任何人……因此召會現在停止了發展進入了荒涼。弟兄又問我現在是不是末世,我說從聖經預言的應驗和外界所有的跡象都能證明是末世。說到這,我隱約感到弟兄話裡有話,還要引出更關鍵的內容,我一面擔心他是「東方閃電」的人,一面又巴望是他們,這時我還真想聽聽他接下來還會講些什麼。弟兄倒也無所顧忌,接著便細細地與我交通了神在各時代作工的轉折點,又談到了三個時代、三步作工及神作工的原則、作工的宗旨,神每個時代拯救什麼樣的人、淘汰什麼樣的人,真假基督的實質,小書卷的打開等等。並說從神所作的這些工作來看,末世的工作不是李弟兄能作的,也不是調合的弟兄們能作的,更不是各宗各派的帶領人能作的。李弟兄是神所使用的人,為神鋪路40年,就如施洗約翰為神鋪路一樣。因人作工太有限了,不能將人帶到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決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更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他既開工也必完工,這是造物主作的工作。今天全能神開闢了國度時代,那些已過的說話都已陳舊,只能供應那個時代、那個時期的需要,人按那時的實行,實行得再好再多也沒法達到末世神對人的要求。神是常新不舊的,不作重複的工作,只有神現時的說話、現時的作工才能使人認識神,認識神的性情,只有接受末世全能神的作工,人才能被潔淨成全,成為得勝者進入新耶路撒冷。聽到這裡我的心亮了,明白了為什麼我裝備了那麼多信息並沒有變化,明白了自己光景不好、召會墮落就是因為沒跟上聖靈的水流——神現時的作工。神現在作了合一的工作,使各宗各派的人都歸到了全能神的名下(弗1:10;賽2:2-4;啟11:15),這正應驗了啟示錄14章4節所說: 「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 猛然間我一下醒悟過來,我的心激動萬分,多年的壓抑全都釋放了出來。我跪在主前,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今天,我多年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是重返肉身的全能神親自帶領,使我真正有了得勝的路途,我真是太有福了!我打開神話,看到神說: 「有一部分人不喜歡真理,更不喜歡審判,而是喜歡勢力、喜歡錢財,這樣的人稱為勢力派。他們專門找那些在世上有勢力的派別,專門尋找從神學院出來的牧師、教師,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裡說著為神花費的字句,眼睛卻專注著大牧師、大教師,對基督則是不屑一顧。他們的心裡充滿了名利、榮譽,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樣一個小小的人就能將這麼多人征服,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能將人成全,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些塵土糞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選民。他們認為若是這些人是神拯救的對象,那天地就顛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們認為若是神揀選這些人來成全,那麼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們的觀點中摻雜著不信的成分,豈止是不信,他們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禽獸。因為他們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勢力,他們看重的是龐大的集團、派別,對於基督所帶領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他們根本就是那些與基督、與真理、與生命背道而馳的背叛者。」「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你並不喜愛基督的可愛、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歡那些與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蕩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獵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屍;你並不願意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是願意投入那些任意妄為的敵基督的懷中,儘管他們供應你的只是肉體,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著他們,向著他們的名譽,向著他們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著他們的勢力,向著他們的權柄,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採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說你並沒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著,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遠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遠是你心中並不值得敬畏的人,因為他太普通了,因為他的權勢太小了,因為他太不高大了。」 神的話句句扎到了我的心上,讓我明白了這麼多年我不是事奉神,而是抵擋、悖逆了神。思想以往的所作所為,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在神話的揭示下我的醜相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不就是真理、道理不分,人云亦云的人嗎?我不就是專門找那些在世上有勢力的派別的人嗎?我看重的是那些有口才有素質的,仰慕的是大學生、博士生,還有李弟兄身邊的人,崇拜這些大人物,欣賞自己派別的龐大。因自己狂妄自大、自高自是,不僅不認識基督的卑微,還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定罪褻瀆全能神,譏笑跟隨全能神的人,我不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假冒為善的惡僕嗎?想起自己把那兩個傳神末世工作的姊妹攆走的那一幕,我更是懊悔,本以為自己是在為神作工、服事召會,沒想到卻是抵擋神,我真是該死該滅亡。我不由仆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啊!這麼多年我不是在事奉你,而是在事奉人,聽信人的話,不僅自己不尋求你,還攔阻弟兄姊妹到你面前,我真是個千古罪人!神啊!我不再求什麼,只願將那些被我牢籠、控制的弟兄姊妹帶到你面前來彌補我對你的虧欠。

明白了神現時的作工,看見了神末世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我懷著無比喜悅的心情,抱著極大的希望要把這最好的消息告訴給召會那些盼望神來的弟兄姊妹。回去後我卻大失所望,一切都變了,多年事奉主的同工甚至家人都起來攻擊反對我,多年朝夕相處的弟兄姊妹把我趕到大街上,一些無根無據的話在南北方召會傳開了,說我騙人,說我接受新工作是因得到了錢財和地位……我心裡恍然大悟:那些小冊子、反面宣傳材料原來都是人捏造出來的!他們用謊言攻擊的哪是我呀,分明是棄絕神的來到。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為拯救全人類竟無辜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神今天重返肉身是為將苦難深重的人從罪中徹底拯救出來,將撒但打敗,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可人不承認,反而逼迫、抵擋、褻瀆……想到這我哭了:神啊!你道成肉身來就是為了拯救我們這敗壞的人類,可我們卻棄絕你、抵擋你,真是太悖逆、太傷你心了!神啊!今天按我的所作所行只配得咒詛,而你卻沒有記念我的過犯,赦免了我,還讓我有機會與你同受苦,神啊!我願盡上自己的全力來滿足你,報答你的大愛。

接受全能神後,全能神的實際作工、帶領,使我知道了在經歷神手擺佈的環境中怎樣去認識神,現在我已走上了生命進入的正軌,每一步都踏實地踩在了追求得勝的路上。今天我們雖因神的名經歷人的棄絕,被萬民恨惡、陷害,還有撒但的攪擾(太24:9;啟12章),但正是這些患難熬煉之苦鑄成了神拯救人的鐵的見證。我看見了公義的日頭、得榮的曙光,我立定心志:無論得福受禍都跟定了全能神。

親愛的弟兄姊妹,請你們不要再聽信謠言了,趕緊醒悟吧!全能神今天冒著極大的危險作工在我們中間,在聲聲呼喚著我們,請聽聽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吧!看看全能神的作工吧!那時,你就會明白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黑龍江省尚志市 魏俊秀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