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91 全能神的責打驚醒了我這個逆子

我是1986年開始在「三自」信主,1990年由「三自」轉到地方教會——「讚美派」做帶領,1999年6月份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回憶過去,我慚愧已極,因我瞎眼、愚昧、不認識神而犯下了褻瀆聖靈的彌天大罪,幸虧全能神及時的責打管教才使我醒悟,才使我得以歸回到他的寶座前。

那是1999年元月,長老告訴我:「宗教界已把『東方閃電』定為異端、邪教,他們不信主耶穌了,又信了一位女神,他們用金錢、轎車引誘人,還用美色勾引人,你若聽了他們的道不接受,他們就用暴力對待你,讓你從這個世界上突然消失,或讓你家破人亡!……」聽後,我不加分辨便信以為真,回去後就把長老的話傳達了下去。此後我便走上了傳播謠言、封鎖教會、抵擋神新工作的罪惡道路。

3月初,我到本派一個姊妹家通知聚會,見兩個陌生姊妹正拿著書講著什麼,我馬上意識到是「東方閃電」的人,就大喝道:「你們從哪來的?把書交給我!不准念你們的小書卷,有我在,別想拉走一個人!快滾!」儘管她們是主人的親戚,還是硬被我趕走了。

3月底,又聽說兩個信「東方閃電」的人正在傳一個接待家庭,我立即喊了幾個弟兄火速前往,果真見兩個陌生弟兄正在念神話書,我不由得怒火沖天,一腳踢開門,衝上前一把搶過書,指著他們吼道:「你們這些傳異端、邪教的,專偷我們的羊,真是狡猾的惡狼,快滾!」弟兄不瘟不火地說:「弟兄,咱們在一起談談吧,主耶穌又……」「呸!你還有臉提主耶穌的名?喊著主還拉人離開主,主就要你們這樣的人?臉比城牆還厚呢!」吼著我把他們的神話書扔進糞池裡,並口出狂言:「看你們的神能把我怎麼樣?下次再來偷我的羊,非打斷你們的腿不可,滾開!」我照一個弟兄身上猛打兩拳,又連推帶搡地將他們轟出門外,還訓斥接待家庭的姊妹:「以後不准再接待生人,否則就開除你!」此後,我又採取恫嚇、威脅等各種手段,攪回了許多剛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

很快,我便嘗到了自己釀造的苦果。5月的一天夜11時許,突然我的肚子疼得如同刀絞一樣,忍不住在床上直打滾,「咚」的一聲,我滾到了地上,妻子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天下著大雨,深更半夜又沒法去醫院,我只好忍著疼痛向主禱告:主啊!為什麼我的肚子突然疼得這麼厲害?我哪兒得罪了你,求你開啟我讓我認識……就這樣一連禱告了好多次,最後我想起扔「東方閃電」的書時所說的話:「看你們的神能把我怎麼樣!」我心裡猛一驚,自言自語地說:莫非真是主耶穌回來了?莫非我抵擋的是真神?不可能吧!……妻子在一旁說:「你打人家,還把人家的書扔糞池裡,萬一是真道,你可就完了,即使不是真道這樣做也不合主的教訓呀!看看你還像個信主的人嗎?趕快向主認罪吧!」聽了妻子的話,我心剛硬仍不肯服下來,說:「作為一個帶領,不該保護好羊群嗎?如果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還會再來的!……」正說著,我的肚子又是一陣劇痛,而且越發厲害了,就像有人在掏我的心似的,我再也受不了了,又只好向主默禱:主啊!如果真是你回來了,求你饒恕我吧,別再讓我疼了,以後我再也不抵擋你了!誰知禱告後,肚子竟真的不疼了,我這才有所醒悟:「東方閃電」可能就是真道?要不,為什麼我這樣一禱告就好轉了呢?……我越揣摩越覺得自己肯定是抵擋真神了……想著想著恍恍惚惚地睡著了,睡夢中,我的身子好像飄了起來,飄到了一個青山綠水、花紅柳綠的地方,好像進入了樂園裡一樣,忽然有一位身穿潔白衣的姑娘對我說:「快去傳福音!」我回答說:「我正在傳著呢。」她解釋說:「傳新的福音!」這時,一陣雞叫聲將我從夢中驚醒,我再也睡不著了,心中揣摩:傳新的福音?這不是神在夢中向我啟示嗎?又想到自己夜裡得病的情形,便暗下決心:如果再有人來傳神的新工作,我一定要弄個明白。

同年6月1日,神差派兩位姊妹又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我就直接把心中的觀念向她們提了出來:「你們為什麼不信主耶穌,又信了一位全能神?而且還說神的性別是女性呢?」姊妹笑著說:「神是以他的名來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的,不同時代神的名也不同,就如在舊約神以『耶和華』這個名來帶領以色列民(出3:15);到了新約神以『耶穌』這個名來救贖全人類(太1:21);而在末世神又以『全能者』(啟示錄1:8、4:8、11:17、16:7、19:6)這個名來作審判、潔淨的工作;名雖不同,但實質仍是神自己。咱們還是看看全能神是怎麼說的吧。」姊妹念道: 「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換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恩典時代結束,末了時代到來,耶穌也已來到,他怎麼還會叫耶穌呢?……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

聽後我心中豁然開朗,明白了神的工作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只因工作、時代不同,神的名才隨之更換,但實質仍是神自己。神今天道成肉身成為女性,更是神智慧之所在,不然人就把神給定規了。面對神的話語我徹底服氣了,激動而又慚愧地對姊妹說:「現在我才知道你們傳的是真道,當初我太瞎眼、愚昧,誤解了你們,更傷透了神的心!……」隨即我俯伏神前向神懺悔:全能神哪!如今我才看清自己的醜惡面目,我實在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敵基督,一個罪不可赦的大惡僕!因我不但定罪、褻瀆你、大肆封鎖教會,還用各種卑鄙手段攪走許多剛接受你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致使多少無辜的靈魂不能來到你面前,更為嚴重的是我竟將你的親口發聲扔入糞池,犯下了褻瀆聖靈的彌天大罪。神哪!按我所作所為早該死無葬身之處,根本不配來到你面前,更不配蒙你這極大的拯救,可你依然以你那博大的愛寬容著我,用嚴厲的責打和異夢啟示驚醒我,使我懸崖勒馬,神哪,我這個大逆不道的逆子讓你花費了太多的心血、代價,就是我花一生、獻所有也報答不完你的救恩。神哪,我願立下心志,用實際行動來配合你的福音工作,見證你的聖名,讓那些受蒙

蔽的弟兄姊妹早日來到你面前,以此來安慰你的心!

通過吃喝神話及和弟兄姊妹的接觸,我更看清那些編造謠言之人的險惡用心,像「用金錢引誘人入教」、「用美色勾引人」這純屬惡語中傷、血口噴人!因全能神在行政中已明確指出: 「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為人所獻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把祭物賜給祭司分享,其餘的任何人都沒有資格、沒有權利享用任何一點。因為人所獻的祭(包括錢財、物質可享之物)都是獻給神的,不是獻給人的。所以說人不應該享受這些東西,若人享受這些東西那就屬於偷吃祭物了。凡屬這樣的人都是猶大,因為猶大不光賣主,還偷取錢袋裡的錢花。」「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 至於「用暴力對待,讓你家破人亡」更是無稽之談,若真是那樣,我謾罵、惡待信全能神的人,不早就該家破人亡、死無全屍了嗎?事實證明不是他們用暴力對待我們,而是我們謾罵、毆打、放狗咬傳福音的人員或將他們報官,這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嗎?面對這些我們還會相信那騙人的鬼話嗎?

親愛的弟兄姊妹,願我們能把握住神賜給的每一次引導、每一次機會,慎重對待臨到我們的救恩,也求神加給我們信心,開啟我們的靈眼,使我們會分辨真假道,更能從神話中看到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現,就是獨一的神自己,否則,我們將會失去這最後蒙拯救的良機,而落入千萬年稀有罕見的大災難中惶惶不可終日!

河南省駐馬店市 趙開陽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