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90 全能神的話喚醒了我的心靈

我是呼喊派的一名同工。96年3月在同工聚會時,上面帶領特別強調說:「現在有一夥傳『南方女王』的人到處亂竄,在各個教會偷羊,你們一定要把好大門,看守羊群。」回去後,我立即召集當地同工傳達這次聚會的「重要內容」。從此之後,我心裡的弦繃得緊緊的,時時提防著怕陌生人來偷羊。

有一天,我正在蒸饅頭,一個姊妹來告訴我說:「肖弟兄家裡來了兩個不認識的人,正在談主的心意。」我一聽就急了,這是個很愛主的接待家庭,如果被他們拉走了,我怎麼向主交帳呢?我放下手中的麵塊兒急忙跑到肖弟兄家,果真有兩個弟兄正在談聖經,而肖弟兄的全家也正聽得津津有味。頓時我火冒三丈,指著那兩個弟兄大發雷霆:「你們走,不許攪擾我們教會,我們這裡已經充滿了神的榮耀,用不著你們多管閒事。」我硬把那兩個弟兄攆走了,並對接待家庭訓話:「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准接待陌生人。」

雖然我竭盡全力地奔跑,但是教會的光景卻一天比一天荒涼,而且教會分成了勢不兩立的兩大派,同工之間針鋒相對、唇槍舌劍。半年之後,我所在的教會幾乎沒人聚會了,屋子裡冷冷清清的,甚至有時只有我一個人讀經、禱告、唱唱詩。面對教會的荒涼,我不但不尋求神的心意,反而更加惱恨傳福音的人。一次,兩個姊妹來給我傳福音,她們面帶笑容很和氣地說:「姊妹,主的工作往前走了,咱們不能原地踏步,如果這樣就與聖靈工作脫節了。當年的聖殿為啥變成賊窩?還不是恩典時代的工作開始了……」我怕受迷惑便打斷了她的話:「不聽,不聽,你們趕快走。你們不走我們走,你們給空房子說吧!」說著我拉著同工就走。來到另一個姊妹家,我趕快跪下禱告:主啊!求你咒詛那些傳「異端」的人,攔阻他們的腳步,使他們前行的路上盡是荊棘。但是當天夜裡,我的兩只腳底板上卻突然起了兩個雞蛋大的血泡,疼痛難忍,使我徹夜未眠。第二天,兩個姊妹又來到我家,對我問寒問暖,十分體貼關心。她們又給我談主的心意,一直說到下午五點多。我卻閉上眼睛,耳不聽、眼不見,也不搭理她們,可她們很有耐心,不但不發火、不生氣,反而溫聲細語、面帶微笑、苦口相勸。最後我卻拍著桌子對她們大吼,又一次將她們趕走了。

她們走後,我的心卻極其不安。姊妹的苦口相勸與我拍著桌子叫喊的行為反覆在我腦子裡閃現,攪得我坐臥不安。無可奈何中我跪下禱告: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怎麼經常來攪擾我們呢?為什麼我們越拒絕他們,我們的教會越混亂?我們越追求更新、變化、模成,為什麼我們越狂妄越沒有忍耐呢?而他們的活出、流露卻讓人佩服,與她們相比我根本不像是信主的人。主啊,難道你真的離開我們了嗎?……主啊!我不能失去你,求你光照我。這時,我已泣不成聲。我又回憶起教會的光景:同工之間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甚至在禱告中還互相攻擊對方,看誰吼得聲音高,看誰攻擊對方的言語更苛刻;弟兄姊妹冷淡軟弱,打麻將、看電視都不願聚會,原本聖潔之地今日滿了污穢。這一幕幕使我不寒而慄。今天教會的荒涼與耶穌作工時聖殿裡滿了賣牛羊鴿子有什麼兩樣呢?耶穌開始傳道時聖殿荒涼,現在教會的光景也是隨著「南方女王」的出現而荒涼的,莫非這是真道?這時我從床上坐起來,手扶床沿走到櫃子前,從櫃頂上取下一本書——《話在肉身顯現》,這是半年前傳福音的姊妹送來的,當時我翻了一下就給扔到櫃頂上了。今天我再次打開,上面的話吸引了我:「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已到尾聲,國度大門已向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人打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現在正在等待著什麼?正在尋求著什麼?是不是都在等待著神的顯現?是不是都在尋找神的腳蹤?神的顯現多麼令人渴慕!神的腳蹤又是多麼的難尋!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我們怎麼做才能看到神顯現的日子,怎麼做才能跟上神的腳蹤呢?」「……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著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麼工作都沒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腳蹤,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裡,限制在你的觀念裡,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腳蹤,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神顯現不拘任何形式與國家的目的就在於能作成他計劃中的工作,就如神在猶太道成肉身,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但猶太人都認為神不可能這樣作,神不可能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這樣的形像。他們的『不可能』成了他們定罪神、抵擋神的依據,最終導致以色列亡國。如今的許多人又犯了這樣的錯誤,他們大肆宣傳神即將顯現,但同時又定罪神的顯現,他們的『不可能』又一次將神的顯現定規在他們的想象中。」「神在哪裡顯現,哪裡就有真理的發表,就有神的聲音。只有能接受真理的人才是會聽神聲音的人,這樣的人才有資格看見神的顯現。放下你的觀念吧!安靜下來仔細讀讀這些話語,只要你有渴慕真理的心,神會開啟你明白他的心意,明白他的話語。放下你們的『不可能』論調吧!越是人認為『不可能』越是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象不到的事情中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 神的話猶如兩刃利劍,刺透了我的心,我為什麼一直抵擋全能神呢?不就是因為神作得太不符合我的觀念了嗎?我認為神「不可能」這麼作或那麼作,不都是我自己的想象嗎?我有什麼權力要求神呢?我不過是神所造的一個受造之物,難道神作工作還得經過我同意嗎?神的意念總是高過人的意念,越是不可能的事就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象不到的事情中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又看到全能神說:「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沒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脫神的主宰。……回想聖經記載的神毀滅所多瑪時的情景,再想想羅得的妻子是怎樣變成鹽柱的,看看尼尼微城的百姓是怎樣披麻蒙灰悔改認罪的,回想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下場——猶太人被趕出以色列,逃亡到世界各國,很多的人被殺戮,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他們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他們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承擔一切的後果。」 我這才如夢方醒,是啊,人類的命運由神主宰,誰能阻止神的工作呢?法利賽人瘋狂地抵擋神,以至於把神釘在了十字架上,但耶穌的名還是傳遍了天下,而那些抵擋神的人卻落得個沉淪滅亡的結局。我「忠心」地為教會奔波,教會沒有絲毫的興旺,反而看見全能神的工作越來越興旺,誰能拆毀神的殿呢?這不正是神的作工嗎?我終於明白了教會的荒涼,是因神作了新的工作。我越讀全能神的話語越捨不得放下,真如旱地得著了甘霖雨露。此時,我確信無疑這就是神的親口發聲。同時我也知道了為什麼我的腳上會長出這麼毒的血泡,因我抵擋的是宇宙的主宰,這是神的管教臨到了我。想到自己對神的抵擋和趕走姊妹時凶狠的樣子,與猶太人遭到的懲罰相比,神對我的管教已是極大的寬容了,我太虧欠神了,不禁失聲痛哭起來。

這時神已在我們教會開始動工了,弟兄姊妹們都得了神的啟示:「不能再原地踏步,趕快醒悟,放下老舊。」大家不約而同地聚在了一起,開始吃喝享受全能神的話,人都被全能神的話吸引著,誰都不願離開。全能神的話使「死人」得著復活,教會重新煥發了生機。一個禮拜之後,那兩個被我趕走的姊妹來了,我抱住她們痛哭不止,我太虧欠神也對不起姊妹。從此以後,全能神帶領我們走上了信神的正軌。

弟兄姊妹們,尤其那些在各宗各派做帶領的,或許你們現在與我沒接受全能神之前的心理是一樣的,或許與我有相似的經歷,但你們是否能虛心考察後再下斷案,看看今天的教會到底還有無聖靈作工?想想250個首領、60萬以色列民是如何倒斃曠野的?大祭司、文士、長老及以色列國又是怎樣遭禍患而亡國的?人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怎麼能猜透神的作工呢?來在神面前尋求一下聖靈的作工吧!相信神必會開啟我們的靈眼!

重慶直轄市 許宜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