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85 手捧著神話 我淚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我轉臉看到外面的棺材、壽衣都操辦齊了,只等我一口氣上不來就裝進棺材裡,絕望、淒涼之感一齊襲上心頭: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歲,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淚水早已浸透了枕頭……就在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慈愛的雙手,用他那帶有威力權柄的話語將我征服,使我的身心都得以復甦,獲得了新生。面對神的特大洪恩,我痛恨自己悖逆太深、抵擋太嚴重,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神的萬般虧欠,感謝全能神今天賜給我這個機會,我願把自己抵擋神、遭神懲罰,又蒙神拯救的親身經歷交通出來,希望弟兄姊妹都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再步我的後塵……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牧養工人。早在1996年3月,上面帶領就告訴我:現在有個異端「東方閃電」派,他們傳說「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不用再看聖經了,還說他們是黑組織,有槍、有炮、有刑具,並且還搞淫亂等等。當時我心想:人信神就得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異端!說啥也不能信這邪道!從此,我便極端仇視信全能神的人,大肆散佈帶領的話,到處封鎖教會:以後任何人都不許與「東方閃電」的人接觸,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們聽後都怵目驚心,不敢與信全能神的人接觸,使神的末世福音在我們當地受到了極大攔阻。

1999年2月上旬的一天,鄰居叫我到他家聽道。一個弟兄談了神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的作工內幕,我感覺講得特別好,但當他談到神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不用再看聖經了,要看神的末世發聲時,我猛然想起帶領的話,心中一驚:今天聽的不正是「東方閃電」的道嗎?想到這裡我不禁毛骨悚然,慌忙離去。不久一個弟兄又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並讓我聽神話磁帶,我怒氣沖天,惡狠狠地說:「我絕對不會接受你們的道!快滾!」說著一把將他推出了門外,又到教會裡趾高氣揚地講:「如果以後有人再來傳『東方閃電』,就來找我,我來對付他們!」期間我一共攪掉了五個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弟兄姊妹,還在主面前發誓:決不讓信全能神的人再從我教會中拉走一人。此後,我抵擋神的氣焰更加囂張了,並吃住在教會裡,四處奔波封鎖教會,散佈謠言、傳播謬論、迷惑信徒,還振振有詞地說:「你們沒有聖經知識,沒有一點分辨,不知不覺就上當受騙了,看聖經上保羅怎麼說的:『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1:9)『東方閃電』不讓看聖經,是標準的異端!你們是聽保羅的,還是聽他們的?」眾信徒紛紛表態:「聽保羅的,決不接受『東方閃電』!」就這樣我將弟兄姊妹牢牢地籠絡在自己的權下,凡是我走過的教會,沒有一個接受新工作的。當我看到自己的「勞動成果」時,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便更加肆無忌憚地封鎖教會。那時的我並不知自己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還以為自己是主忠實的僕人。

然而多行不義必自斃!2001年11月份,我突然患病,開始還以為是感冒,誰知後來越來越嚴重,跑遍大小醫院治療都無效,最後醫生診斷說是「心肌缺氧」,於是我便懇切地禱告求主醫治,一連打了半個月的吊針,藥也沒少吃,可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一天天惡化,醫生見狀無可奈何地直搖頭,也不願在我身上花費「心血代價」了。我只好回家專等著死亡之期的到來。回家後,我便感到呼吸困難,常常用頭頂著牆,脖子下面墊得很高,憋得我張著嘴、瞪著眼、雙手直拍胸口、雙腳直蹬,難受得幾次都昏死過去。僅僅一個多月,我就瘦骨嶙峋,躺在床上再也起不來了,在極度的痛苦中我向主哭訴:主啊!難道是我對你不夠忠心嗎?難道是我沒把弟兄姊妹帶好嗎?……主啊!我已到了人見人煩、醫生不給治的地步,我實在受不了!……當時我悲痛欲絕、泣不成聲,轉臉看到外面的棺材、壽衣都操辦齊了,絕望、淒涼之感一齊襲上心頭,淚水浸透了枕頭,正在這時,突然有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神能加給你力量!」頓時,我心頭一振,又驚又喜,猶如在黑暗裡發現了大光,使我看到了一絲生還的希望:難道神還沒有離開我?此時我心中有股力量很想起來,但身子卻不能動彈。

第二天,我的弟弟(已接受新工作,曾多次給我傳)來看望我,我氣喘吁吁地說:「弟弟,我死了有點虧!你看我在世上都是憑著良心待人,又信了二十多年的主,一直忠心耿耿地跑教會、牧養群羊,今天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我越說越傷心:「我……我是……得罪誰了?」「二哥,你不是得罪哪個人了,而是得罪神了呀!因為神在末世發表的性情不再是以憐憫慈愛為主,而是以公義、威嚴、烈怒、咒詛為主的獅子性情,觸犯即死!你好好想想,這幾年來神差多少人給你傳神的新工作,你不但不接受,還攔阻那麼多弟兄姊妹都不能接受真道,害了多少條人命啊!現在落成這樣,不正是神對你的懲罰嗎?但神的心意仍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若能迷途知返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或許神還能饒恕你,你的病還能好!」一語喚醒夢中人!我心裡既緊張又害怕:難道「東方閃電」就是真道?難道真是我抵擋了全能神才遭到這樣的懲罰?若不然,我一直為主忠心護教、看顧群羊,主應該稱許才對呀,怎會落得個這般下場呢?這時神開啟我想起經文中記載:「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羅11:33-34)是啊!神是奇妙、難測的神,我一個小小的人怎能隨意定規神呢?又怎能做神的謀士呢?又想起昨天所聽到的那個聲音:只有神能加給你力量!我有所醒悟,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便哭著問弟弟:「那我……我還有機會信……信全能神嗎?」他拿出神話書給我讀道: 「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擋神,但當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滿足神的時候,神就將人以往的罪一筆勾銷。只要人能去尋求真理……那人所做的一切神都不記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著人的舊性,也因著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不讓其中了撒但的詭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四篇說話》)我默默地聽著神話,真切感受到了神那顆善良仁慈的心,神真是愛人至極!立時我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抹去眼淚繼續聆聽神的話語,弟弟針對我的「出聖經就是異端」這一觀念又讀了一段神話:「聖經屬於歷史書籍,你如果把聖經的舊約拿到恩典時代吃喝,你拿著舊約時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時代實行,耶穌要棄絕你,耶穌要定你的罪,你用舊約來套耶穌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賽人。你如果現在把新約和舊約套在一塊兒吃喝、實行,今天的神要定你為罪,你跟不上今天聖靈的作工!你吃舊約,還吃新約,你是屬於聖靈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釋舊約預言,也不按著舊約律法時代的話來工作。他不管舊約怎麼說,或與他的合或與他的不合,他都不關心,他不管別人如何認識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該作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舊約先知預言來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沒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說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麼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腳、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沒有的誡命嗎?他要按照舊約,為什麼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聽後我心裡更亮堂了:以前自己把神定規在聖經中,總認為信神不能離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異端,卻不知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聖經只不過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記載,末世神又根據人的需要,帶來了審判、潔淨人的新工作,這一步又新又奇的工作怎麼會記載在聖經裡呢?怪不得主說「你們查考聖經(或作『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5:39-40)這時神又開啟我想起了當初的法利賽人死守舊約聖經,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最後遭到神的咒詛、懲罰,而我今天不也是死守聖經、瘋狂抵擋神的新工作,將神重釘「十字架」嗎?我豈不充當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此時的我雙手捧著神的話,禁不住再次淚流滿面:我真是痛恨自己太狂妄無知了,信神不認識神,還竭力抵擋神,不但自己多次將神拒之門外,還不擇手段地將多少無辜的靈魂死死捆綁在自己的權下,並攪掉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成了撒但的幫凶、同盟,成了一個披著羊皮的惡狼,一個掛著信神的招牌卻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頭!按著我的惡行,實在是罪該萬死、死有餘辜!神今天這樣懲罰我正是神的公義,是我該得的報應!就是咒詛我立時死去也一點不虧!正應驗了啟示錄22章12節上的話語:「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想到這裡,我更是痛心疾首,禁不住失聲痛哭起來:全能神啊!感謝你沒按我的惡行待我,使我這個罪大惡極之人聽到了你的拯救之音,這實在是你破例的恩待和高抬,我愧對曾多次傳福音於我的弟兄姊妹,更無顏來到你的面前,即使把我碎屍萬斷,也難以彌補我犯下的滔天罪行,神哪!我不求能活下來,只求活一天能愛你一天!……此後的幾天裡,我如飢似渴地吃喝神話,神話解開了我以前所有不明白的問題,心裡越來越亮堂,從中我才認識到保羅在加拉太書1章9節中所說的話只是他針對當時加拉太教會受傳律法的人攪擾而寫的,並非是針對末世的人說的,而自己卻拿這與神的新工作瞎套胡套,真是愚昧至極!

神話真是醫治百病的特效藥,不僅醫治我靈裡的疾病,而且我肉體的病也逐漸輕了,到了2002年2月2日,我就能下床走路了,一星期後,我的病竟奇蹟般地痊癒了,不信的鄰居都驚奇地說:「這真是奇蹟啊!肯定是你信的神醫治了你的病!」這更讓我體嘗到全能神對人是拯救而不是擊殺!不知多少次我俯伏神前:神哪!是你的大愛將我這個行將就木之人從死亡的邊緣上拉了回來,賜給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有了重新做人的機會,面對你這無限無量的大愛,我只願將自己的餘生獻上,積極配合你的福音工作,哪怕是獻出性命,也要把那些仍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早日帶到你的寶座前,以此來還報你的大愛,彌補我的罪行!

來到全能神的家中,在一次次的交通會上,我看到弟兄坐一邊,姊妹坐一邊,都是規規矩矩的,他們個個言談舉止端庄正派,說話有分寸、有原則,有時唱詩讚美神,有時手捧著神話交通真理,交通如何傳福音拯救人、如何忠心盡本分、如何追求達到性情變化滿足神。後又看到《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第四條明文規定:「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聖潔、忌邪的神怎能容忍污穢之人存留在教會裡呢?至於什麼黑社會組織,什麼刑具、槍、炮等全是無中生有、全是憑空捏造的鬼話!此時我徹底明白了帶領散佈的「東方閃電」如何如何,純屬是迷惑人的鬼話、是撒但的作為,都是對真道的攻擊、褻瀆和誣衊!我更悔恨自己當初沒有分辨,迷信帶領的話,以訛傳訛,坑害了那麼多的弟兄姊妹,但通過這事我更看清楚了帶領們蠱惑人心、混淆黑白,打著護衛真道的幌子來維護自己的地位的險惡用心。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這個死裡復活之人的真實經歷,願能給你們尋求、接受真道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同時也希望你們別像我一樣,等到遭受懲罰了再回頭!我更願以生命為證: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就是末世主耶穌的二次再來!

河南省商丘市 劉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