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69 我在罪惡中掙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我是1979年因患了嚴重的甲亢病跟從了主耶穌,不久病就奇蹟般地好了。丈夫、二兒子和左鄰右舍藉此神蹟都信奉了主,我因此到處奔跑傳揚主名,主也特別祝福我,我的五個兒子、兒媳都非常孝順,十里八鄉凡認識我的人沒有一個不羨慕我。在教會中,弟兄姊妹對我更是刮目相看,我不由得飄飄然起來,認為自己是主忠心的僕人,便以此自居,把弟兄姊妹都牢籠在自己的手中,夢想著有一天能真正登上「大帶領」的寶座。所以當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到我所「統治的地盤」時,驚恐萬狀之餘我上演了一幕幕窮凶極惡、百般阻撓弟兄姊妹接受神新工作的惡劇。

1996年4月,在一次同工會上,聽帶領說:「有一班信『東方閃電』的人,傳說主已經回來了,在中國作了新的工作,並到各教會拉人,誰也不能沾他們,一沾就迷了,若你聽了不接受,就會被割耳朵、剜眼睛、打斷胳膊、腿!以後凡是不認識的傳道人,一律不准接待!……」聽後,我又驚又怕,惟恐「我的小羊」被這班人擄走,從而失去地位。回去後,我就立即召開同工會,將帶領的話傳達了下去,並定罪說:「那是假基督,是屬撒但、邪靈的!……」之後每逢聚會,我都不忘對「東方閃電」大肆定罪、褻瀆一番。

1999年3月份,因著我「功績卓越」,被提拔到市裡做了帶領。為了博得大帶領的歡心,謀取更高的地位,我就更加賣力地抵擋全能神的作工,經常在聚會中大肆宣講:「『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是黑組織,裡面的人污穢淫亂;他們還用各種方式拉人,要人給人,要錢給錢;傳一個帶領給4000元,傳一個同工給2000元。為了守住主耶穌的道,以後咱們就要六親不認,就是親爹親媽來傳也不准接待!……」同時還下令:「我們都要互相監督,如果發現誰接受了『東方閃電』就立即將其開除!」並且還帶頭禱告咒詛信全能神的人,求主使他們晝夜不得安寧,將他們滅絕淨盡!即使是單獨碰見弟兄姊妹,我也不失時機地釋放毒汁,還將十幾個已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拉回了原派別。

正當我仗著地位竭力抵擋神新工作時,神給我擺設了環境:同年6月,因我回家照顧生產的兒媳,我的地位被別人取代了,一向忠於地位的我,從此情緒一落千丈,想想自己鞍前馬後看顧羊群,說不用就不用了,也太沒人情味了!又想想這些年教會越來越荒涼,弟兄姊妹都消極、軟弱,甚至有許多信徒都下了世界,福音也傳不出去,自己的功勞又白費了。我一氣之下便到新疆摘棉花掙錢去了,本來那地方的人還不知道有關「東方閃電」的傳言,但為了炫耀自己,我又故伎重演,逢人便說「東方閃電」是黑組織,裡面的人如何污穢、敗壞,絕對不能接受這道,就這樣一片「淨土」被我糟蹋了。

儘管我這樣瘋狂地抵擋、定罪神的新工作,但神的愛始終沒離開我。我從新疆回來後,全能神差遣弟兄姊妹一次次地傳福音給我,狂妄無知的我卻將神的拯救之恩雙手推託。見來傳福音的人,就衝他們吼:「你們男女不分,淫亂敗壞,是一群不要臉的人!快走!……」一位老姊妹多次來傳,我毫無人性地說:「你的臉皮真厚!我見到你就噁心!……」侄女來給我讀神話,我狂傲地說:「神在哪?我所站之地就是神的家!你若不回轉,就別再登我家的門!……」

就在我毫無人性地抵擋神新工作時,神的烈怒臨到了我家:先是丈夫患癌症去世;接著,二兒子疾病纏身;三兒子經常和鄰居打架,有一次還把對方打傷住院,僅醫療費就賠償800多元;後來兄弟妯娌之間又接二連三地大打出手,三兒子被打得差點喪命,三兒媳離家出走,至今杳無音訊,昔日引以為榮的和睦家庭被徹底打破了。

面對這種家破人亡的慘狀,我的心都碎了,雖曾苦苦呼求主名,但總覺得主離我好遠,往日的信心再也不見蹤影了,唉!聚會吧,也是沒有一點享受;不聚吧,多年的心血都白費了,這樣的光景怎能迎接主的再來?還不如死了算了,可又怕羞辱主名。那些日子我整夜都睡不著覺,在院子裡走來走去,像個神經病似的,真是度日如年!我真的沒想到禱告咒詛信全能神的人「晝夜不得安寧」這話,竟然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自己頭上!又想起教會的大帶領楊××及其母親,為了不讓教會裡的人接受「東方閃電」,可以說他們抵擋得最厲害,什麼毀謗、褻瀆的話都是從他們那兒傳來的,可如今楊××在聚會時因心臟病復發而死,死時才51歲,而他的母親也癱瘓在床。我們如此忠心地為主看顧羊群,竭力抵制「東方閃電」,為什麼卻落得如此下場?而歸向這道的人卻為何越來越多呢?我不由得心中暗自揣摩:這幾年我們派別的許多帶領及同工都陸續接受了新工作,也有聽了沒接受的,包括自己在內,現在不都是好好的嗎?哪一個像我們帶領說的被「東方閃電」砍胳膊、砍腿了?我不考察就這樣定罪、毀謗,萬一他們傳的是真道呢?可轉念一想,他們說主已經回來在中國作了新的工作,聖經上怎麼沒有這樣的預言呢?唉!想找他們交通交通,又怕假,還怕帶領知道後把我開除,思來想去總也拿不定主意,真是苦不堪言!就這樣,多少個失眠的夜晚,我俯伏在主前失聲痛哭,「親愛的主啊!你在哪裡?求你不要丟棄我!現在我心裡難受得要死,你是我惟一的依靠,我不能失去你,求你光照開啟我,讓我知道怎樣行才是合你心意的……」就這樣苦苦煎熬了幾個月。感謝主,有一天,我看到詩篇91篇15節:「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 對呀!神是全能的,是人隨時的幫助,我還怕什麼?帶領說信「東方閃電」的不能沾,一沾就迷了,可與其這樣受煎熬,還不如靠著主去會會他們。想到這裡,我心裡竟出乎意料地平安了。

感謝神的大愛,2002年7月,我們派別的劉弟兄和另一位弟兄來給我傳末世福音,弟兄詳細地給我交通了神三步作工的內幕、實情,神這次為什麼又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等各個方面的真理。接著又針對我的觀念,弟兄給我讀了這樣幾段神話:「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末世的工作若還作在以色列,那就一點意義沒有,為什麼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的地方、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現在你們才知道天上的神降在地上站在你們中間,叫你們的污穢、悖逆給襯托出來了,你們對神才有了認識,這不是極大的高抬嗎?其實你們就是在中國被選中的一班人,因著這些人被選中了,享受了神的恩典,又因這些人不配享受神這麼多恩典,這就證明這一切對你們是極大的高抬。神向你們顯現,把所有聖潔的性情都顯明給你們,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享受了應有盡有的福氣,不僅體嘗了神的公義性情,更體嘗了神的拯救、神的救贖與神對人無限無量的愛,你們最污穢的人享受了這麼多恩典,這不屬於有福嗎?這不屬於神的高抬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神作工在中國,不僅應驗了聖經預言,而且還有這麼重大的意義啊!以往常羨慕以色列人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沒想到今天我們也能親耳聆聽神的聲音,面對面地接受神的親自牧養,這真是神破例的高抬啊!怪不得帶領的說「一沾就迷了」,原來是這樣!此時的我已一掃心頭的陰霾,活在了從未有過的快慰之中。

接受新工作後,我如飢似渴地吃喝神話,認識到神說的話句句是真理、是實情,句句都能點透人的實質,擊中人的要害,並給人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這個罪惡之徒被全能神那帶有威力、權柄的話語徹底征服了!回想以往自己的所作所行,我痛恨不已:我恨自己不尋求、不考察,就盲目定罪、毀謗神的新工作,褻瀆神自己;恨自己為謀取地位,到各地封鎖教會,把神的「小羊」籠絡在自己權下,與神對抗;恨自己惡毒地咒詛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污辱、驅趕傳福音的人員,攪擾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更恨自己喪盡天良,將重返肉身的主耶穌——全能神再次釘在十字架上,充當了當代的法利賽人,真是個地地道道的惡僕,是該下十八層地獄的種類!然而愛人的神並沒有丟棄我,當我在罪惡中掙扎、在苦海中煎熬之時,全能神又向我伸出拯救之手,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了上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神的愛真是太大、太實在!我這個罪孽深重之人,怎配承受神如此宏恩!此時我已是淚如雨下,全能神哪!我真不是人,連畜生都不如!信你、等你、盼你,你來了我卻不認識你,還把你的拯救之恩視為假基督的迷惑,而且肆意編造謠言、傳播謠言,瘋狂抵擋你的作工竟長達6年之久,真是死有餘辜!可你仍是最大限度地拯救我,使我能得以回到你的家中。神哪!我就是把所有全獻上也無法償還你的愛,只求竭盡全力配合好你的福音工作,以彌補我犯下的滔天罪行,儘管這個罪行我永遠也彌補不了!……

自從我和兒子接受神的新工作後,我親眼目睹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在傳福音過程中,從不計較各宗各派的打、罵、褻瀆、毀謗,仍是執著地以愛心來感化人。他們的活出非常敬虔,相處也很有原則,男女界限分明,個個端庄正派,異性從不單獨配搭,全能神頒布的國度行政第四條也規定:「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 沒過多久,我原來所在的派別卻是謠言四起,說「東方閃電」的人給我找個老頭子,給我兒子找個小姑娘,還發給我們2000元錢,這真是無中生有!現在藉著真理與事實的對照,我更看清了自己以往所聽到的且盲目傳播的純屬捏造毀謗、惡語中傷!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更覺羞愧難當、無地自容,這都是我親手栽種的惡果啊!神啊!今後哪怕臨到我的是更多的毀謗、辱罵,我都只求能盡上我的所能,把你的末世作工傳給那些受蒙蔽的弟兄姊妹,使他們早日歸回到你的面前,以此來還報你對我的拯救之恩!

這就是我——一個抵擋神的惡人被神話征服的過程,也是我發自內心深處的痛悔,願更多的弟兄姊妹以我為戒,不要再重演法利賽人的悲劇了,趕快接受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吧!

河南省南陽市 劉慚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