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65 沒有全能神,就沒有我的今天

我原是靈恩派的一名教會帶領,也曾是一個悖逆、抵擋全能神的人。因我沒有分辨,聽信謠言,對長老所說的反面宣傳的話深信不疑,認為「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就拚命抵擋、褻瀆,直到遭神懲罰重病在床才醒悟。如果神不這樣嚴厲地管教,我仍受著謠言的愚弄與蒙蔽,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是全能神末世所發表的真理打開了我的靈眼,喚醒了我沉睡的心靈,使我全人仆倒在神的光中。

99年4月的一天,長老召開緊急同工會,告訴我們說:「現在有一個『東方閃電』派,他們是『異端』、『邪教』,說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千萬不能信,更不能與他們接觸,他們道講得特別高,聽了就進去,進去就出不來,出來就割鼻子、剜眼睛,打斷胳膊、腿。」我聽了長老的話就像領到聖旨一樣,如實地傳達給弟兄姊妹,走到哪兒講到哪兒,並再三囑咐弟兄姊妹:「沒有我的許可,絕對不許接待外來人。」

同年5月,教會裡一個姊妹來到我家對我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神來作新的工作了,×姊妹家來了兩個弟兄,講得可好了,你也去聽聽吧!」我一聽就火了,指責她說:「你怎麼擅作主張,私自接待外來人?你忘了我們教會的規矩嗎?」隨後我便急匆匆地趕到×姊妹家,一進門就氣勢洶洶地問那兩個弟兄:「你們咋這麼不懂規矩,沒經我們的同意就隨隨便便到弟兄姊妹家胡說八道,你們咋知道神來作新工作了?難道神只啟示你們而不啟示我們嗎?」他們毫不介意我的態度,心平氣和地對我說:「姊妹,你消消氣,我們坐下來交通交通好嗎?」我心想:我決不會上你們的當。可又一轉念:也好,聽聽你們到底講些啥?好掌握一些證據,讓弟兄姊妹都有分辨。一個弟兄交通說:「尼尼微城的人因聽了約拿的話而悔改得救,羅得因接待兩個天使得以生存,妓女喇合因接待兩個探子全家得救,這些不都是因接待並聽了『生人』的話而得救了嗎?難道到了今天接待『生人』就錯了嗎?希伯來書13章2節中說,『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不讓接待生人,這不是違背聖經的教訓了嗎?」弟兄的看似簡單但又很尖銳的幾句話讓我無言以對。接著弟兄又談起了現在教會的光景,他說:「現在教會裡同工之間嫉妒紛爭,爭權奪勢,分幫分派,互相排擠,互相論斷;聚會也沒道講,弟兄姊妹得不到生命的供應,消極軟弱,信心、愛心冷淡。回想律法時代末期,尤其是主耶穌來作工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沒有了敬畏神的心,將瞎眼、瘸腿的牛、羊獻在祭壇上,他們守不住律法,犯罪無管教,但他們卻沒有發現聖靈工作轉移了,仍在聖殿裡一味地持守耶和華作過的工作,沒跟上耶穌現實的作工,所以沒有聖靈的工作,得不到生命的供應,沒路可行,因此就都處於荒涼之中。」聽了弟兄的一番話,我覺得很有道理。弟兄又說:「今天教會荒涼的光景同那時一樣,神的作工又向前發展了,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帶來了國度時代,末世全能神藉著話語來作征服、成全、潔淨的工作,也就是除罪的工作。現在已是收割的時候了,神已親自展開小書卷,也就是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你想看看嗎?」聽他說到這兒時,我突然想起了長老的「忠告」:「有一個邪教組織,道講得特別高,聖經背得滾瓜爛熟,還有一本書。」此時我斷定他們就是「東方閃電」,不願再和他們多談什麼,就找個藉口離開了姊妹家,急忙把這事告訴了兩位同工。她們得知後便風風火火地趕去攆,還說要把他們告到派出所,就這樣,我們把兩個弟兄攆出了姊妹家,並把10多個弟兄姊妹都攪了回來。打這以後,我對教會封得更嚴了,經常在聚會中提醒、警告每個信徒:「不許接待『東方閃電』的人,也不能聽他們的道,誰若違背就開除教會。」

一次,一個姊妹來我家,勸說我考察全能神末後新工作,無論她怎麼說我都沒有為之所動。姊妹看我態度堅決就跪下來哭著懇求我:「姊妹呀!為了你自己,為了教會那麼多弟兄姊妹的生命,你好好考察考察吧!再不抓住機會就晚了!」我惡狠狠地說:「少來這一套,別在這兒裝模作樣了,我是不會被你們迷惑的。」當時我不信的丈夫在一旁看不過去了,氣憤地對我說:「你咋這樣沒有一點人性?虧你還是個信神的呢!」我仍是毫不留情地把她攆走了,姊妹邊走邊擦眼淚。

還有一次,我看見曾給我傳過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兩個姊妹進了×姊妹家,我馬上找來兩個同工,我們三個人一同闖進了×姊妹家。當時氣得我渾身發抖,衝著她們大喊大叫:「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正要找你們算帳呢?你們是披著羊皮的狼,趕快滾!我們這裡沒有你們的立足之地,再不走,就報告派出所把你們抓起來!」我就像發瘋似的把她們轟走了。

從那以後,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又先後四次到我家,我一看是他們就乾脆不開門,在院子裡大聲喊:「滾!你們咋這麼沒臉沒皮呢?滾!快滾!」

6月的一天,兩個弟兄一大早就來到我家,我一看就知道又是「東方閃電」那夥人,我氣得火冒三丈衝他們喊:「你們是不是『東方閃電』?馬上給我滾!你說啥我也不會聽的,趕快滾!」我丈夫在一旁看不過去就說:「你們不都是信主的嗎?有什麼話好好說,幹嘛大吵大嚷的?」我又衝著他大聲吼道:「你知道啥,他們是『邪教』,粘粘糊糊,好像賴皮狗一樣。」我走到廚房把盆、勺摔得叮當響,可他們還是不走,我就拿起鎖頭假裝鎖門攆他們走。這時一個弟兄含著眼淚懇切地對我說:「姊妹,我們來你家沒有別的意思,目的就是想把神的新工作告訴你。求你聽我們把話說完,對,你就聽,不對,我們也不強迫你。」我氣憤憤地說:「你們別再費話了,說啥我也不會聽的。」那兩個弟兄含著眼淚無可奈何地離開了我家。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心裡翻江倒海,他們一次次地到我家來,到底圖個啥呢?他們怎麼能有這麼大愛心呢?無論我怎麼譏笑、辱罵,他們都默默地忍受,只有神才有這麼大的愛,他們這股勁兒莫非真的是從神來的?可是長老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他們有一種『邪靈』支配,說啥也不能上當,對他們決不能手軟,一定要為主看好這個家。」我的心又一次剛硬起來。

就在我瘋狂抵擋全能神末世新工作達到喪心病狂、失去理智的時候,神的懲罰臨到了我。

6月24日的上午,我正在院子裡站著,突然覺得心裡難受,眼前一片漆黑,頓時暈了過去。丈夫急忙開車把我送到醫院,經診斷得的是心肌缺血,血壓是60/40mmHg,醫生馬上給我掛上了吊針。我躺在病床上覺得天旋地轉,不敢睜眼睛,一連七天不吃不喝,還嘔吐不止,折騰得我死去活來,簡直生不如死。連續七天輸液,血壓一點兒沒上升,到第八天的時候,胳膊竟然腫得像腿那麼粗,沒辦法只好往腿上扎,可腿又腫得像檁子那麼粗,而且皮膚變黑。醫生也感到奇怪,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狀,實在看不出是什麼病,告訴我去沈陽或是去外科(巫醫)看看。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心想:這下我可完了,肯定是得了絕症。

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反覆思想:主啊!我咋得這麼重的病呢?以前每次得病一禱告就好,這次你怎麼不管我了呢?難道你不要我了?還是我哪兒得罪你了呢?求你救救我吧!這時我突然想起自從與「東方閃電」的人接觸,以至於把他們攆走的一幕一幕,莫非「東方閃電」是真道?我攆他們、罵他們是觸犯了神?我是抵擋神遭了懲罰?我與丈夫一說,丈夫也說:「我看就是報應,你看那幫人多好啊!」這時我驚恐害怕起來,心中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的病你是知道的,如果「東方閃電」是真道,是你的作工,求你向我顯明,如果他們是對的,你就讓我再見到他們,如若不是就讓我永遠不再看見他們。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就在我準備去沈陽看病的頭一天(從醫院回家後的第二天),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兩個姊妹一大早就來到了我家。我一看見她們就像見到了大救星一樣,心情無比激動,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兩個姊妹也激動得淚流不止,我們都說不出話來,好像久別了的親人見面重逢一樣,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是神的愛使我們的心靈碰撞在一起。過了一會兒,我們的心情都平靜下來,姊妹拿出神話書翻開《寫在前面的話》讀道:「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這話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覺稀奇,但我還是勸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飢渴慕義的人才能得著真理,只有真正虔誠的人才能得著神的開啟與引導。尋求真理不是爭爭吵吵就能得著結果的,而是心平氣和地尋求才能得著結果的。我所說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這事說的。或許你並不介意這話,或許你很討厭這話,也或許你對這話很感興趣,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顯現的人都能面對這一事實,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這一事實,最好不要輕易下斷案,這才是明智之人該做的。」「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聽了神的話,我心中百感交集,眼淚止不住地流。神的話句句抓住了我的心,猶如慈祥的母親在循循善誘地引導我。使我明白了神為什麼要重返肉身來作新的工作,才知神的的確確來在了人間。

神的話真是救命的良藥,頓時我的病好像減輕了一大半。接著,姊妹又給我唱了第96首詩歌《神啊 我當怎樣報答你》,「1、數起神恩淚花流,口兒未開泣咽喉泣咽喉,當我飢餓無力時,你拿精品來滋餵。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當我寒冷顫栗時,你的溫暖又加給。2、當我傷心頹喪時,是你手撫去我腮邊淚……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當我貧困潦倒時,你施憐憫來撫慰。3、當我孤獨彷徨時,你用昵語來安慰來安慰,當我百病纏身時,靈丹妙藥你來配。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當我自高狂妄時,你的刑杖永不退。……6、千言萬語我掛心頭,望斷雲山我心相隨心相隨,神的恩典重如山,用生命無法換和兌。神啊!神啊!神啊!神啊!你的恩典多如水,用言語無法測和繪。」聽完這首歌,我已泣不成聲,感激之情無法用語言表達,此時才明白疾病臨到是神的愛,我因聽信謠言,抵擋全能神差點把命

搭上,今天是神藉著病痛把我帶到了神的面前,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沒有全能神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恨惡自己瞎眼、無知,沒有分辨,隨幫唱柳,盲目定罪褻瀆神的工作竟成了攔阻人接受真道的法利賽人,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我犯下了如此的滔天大罪,神不但沒因我的惡行而咒詛我,還一次次地差派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神啊!像我這樣可咒可詛的人實在不配你來愛,不配讓你付這麼大的代價來拯救。你的救恩浩大,我就是獻上所有也報答不完,神啊!我願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豁出性命也要把受謠言蒙蔽至深的弟兄姊妹帶到你的面前,以此來還報你的愛。

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五天後,我的病就徹底痊癒了,全家人驚喜萬分,我不信的丈夫和兒子也因此跟隨了全能神。如今,我跟隨全能神已經四年多了,在經歷之中我看到了神的愛,也親身體嘗了神在地作工的艱辛。我真誠地呼籲那些還沒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趕快醒悟吧!別再蒙在鼓裡被騙子的謊言迷惑了,在我們身邊有多少人與「東方閃電」的人接觸過,聽過他們的交通,有誰缺鼻子、少眼睛、斷胳膊、斷腿了?若真有這些事不早在新聞媒體曝光了嗎?再看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活出,他們溫柔、謙卑,有忍耐、有愛心,他們所結的果子才是聖靈的果子。「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事實已擺在我們面前,別再像我一樣執迷不悟抵擋神了,謠言會隨著神作工的事實不攻自破的。等到神公開顯現的那一天就一切都晚了,趁著現在還有一點點時間,趕快尋求吧!「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 (摘自《全能者的嘆息》)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 張雪樓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