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62 一個抵擋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人敗壞太深,已成敵勢力,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不認神,重釘神十架,窮凶極惡相,更甚於當年……」每當唱起這首詩歌,我就淚如雨下,悔恨的心情無法表達,只有在心裡默默地說:「全能神啊!這就是我!這就是我!真不配你來拯救,不配你來愛。」

我原是華雪和派別的一個中級帶領。98年8月的一天,一個弟兄匆匆忙忙地告訴我:「神的工作有了轉變,萬道要歸一,收割的工作來了,叫你趕快去聚會。」我一聽心裡特別緊張,便騎上車直奔聚會地點。當我聽到:「神的工作拔高了,神又作了新工作,聖經是神作過的工作,今天神道成肉身帶來了新的說話,末世的工作就是神的話成就一切……」我一聽要放下聖經,心裡一下子堵上了:聖經是我信神的根本,放下聖經信啥神?這叫離道反教,迷惑人的!不能聽他們的,趕緊召集同工研究對策,看怎樣防範傳收割道的,確保教會的人不被迷惑走一個,以此來效忠華老師。我越想越覺得頭痛、難受、坐立不安,再也聽不下去了,於是,我找個藉口先走了。回家後,我馬上安排了人通知各個同工說有要事相商。沒多久,同工都到齊了,我就對他們說:「現在有傳假道的,千萬要注意!」緊接著又說:「自古以來,忠臣不保二主,今天有人背棄了華老師,跟隨了假基督,這樣的人還不如狗呢!好狗對主人忠心,餓死在家門口也不去別人家偷嘴吃,咱今天信的是華老師,他給了咱們恩典,人背叛了自己的恩人,這怎叫有良心的人呢?這樣的人怎能比得上一條狗呢?」同工聽了都說我說得對。我心裡可高興了:哼!還是我明白的多!正在這時,上邊帶領的也下來封教會,並說:「『東方閃電』是『女王道』,是假的!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咱們不能接受。」隨即找一處聖經章節:「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 然後又說:「他們不但騙物、還騙錢……」我本來就敵對的心被帶領的這些話封得更死了。

從此,天天都有人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福音,甚至一天都來好幾個,煩得我飯吃不香,幹活也不安心。為了躲避他們,我藏在家裡把門反鎖上,心想:喊我我也不開!你們別想拉走我,我才不受你們的迷惑、不上你們的當呢!開始時還真躲了幾天,但也不能天天鎖門藏在家裡呀!有一次,我剛開開門,有兩個弟兄就進了我家,說口渴了,要點水喝,說著順手拿個碗從缸裡舀了一碗水,我一看是原先和我在一個派別現在又跟隨了全能神的一個弟兄,怒火一下子升到了腦門,我三步並兩步地走到他跟前,一把奪過他手中的水碗,當著他的面「啪」摔到了地上,口裡還罵著:「你這人是賣主求榮的猶大,我決不會像你一樣離道反教,你以後不要來了,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華老師道上。」看著我瘋狂的樣子,弟兄淚如雨下,喃喃地說:「你以後真的不後悔嗎?」說完,擦著淚走了。當時,我認為替華老師出了口氣,心裡還感到高興、痛快。

有一天我下教會時,一個姊妹說:「有個姊妹正在與信全能神的人交談!」我一聽,滿腹怒氣地找到那個姊妹,不由分說就罵她:「你還想做當代的猶大嗎?真是軟骨頭!沒有一點志氣,貪生怕死的可憐蟲!」姊妹看我氣沖沖的樣子連忙說:「我就這一次,想分辨一下,怕咱走的不是生命的道。」我一聽她對華老師的道有疑惑,立即就指著她說:「從今天起隔離你,不許你再進教會!」隨時我讓一個同工馬上通知各教會弟兄姊妹都棄絕她,並讓人監視她的行蹤,不能在教會裡亂跑亂動。

99年冬天的一天,下著大雪,我們同工正在聚會。這時,信全能神的兩個弟兄和三個姊妹又來了。我一看便氣洶洶地對同工說:「把他們一個一個地拉出去!」那個信全能神的弟兄說:「青竹姐,給俺一次機會好嗎?咱們好好談談。」當時我就著急了,心想:如果同工被他們迷惑了怎麼辦?便對一個同工說:「快拿棍子把他們打出去!」就在這時,另一個弟兄眼裡噙著淚說:「只要你容我們把話談完,我就隨便你打,行嗎?」我惡狠狠地說:「不行!你少在這裡放毒!」然後把他們一個一個地拉到門外,把門反鎖上了。又過了兩天,一個姊妹將手抄的神話放到了我家廚房。我發現後隨即罵道:「你裝得倒挺像,一點好事不幹,你不是好人!快滾!」隨後,我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抄神話給燒掉了。在那段時間,說不上有多少弟兄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救恩,但都被我一次次地拒絕了,並且還百般抵擋、褻瀆。

2001年7月份的一天,跟我在一起的同工來找我,並說:「現在靈裡又渴又餓,沒有一點勁,弟兄姊妹冷淡得不聚會,大多數同工都掙錢去了,咋覺得咱信神好像沒那事一樣,咱在家要等到啥時候呢?」他這話問得我張口結舌,我只好支吾著說:「如果老師的工作有變化,我就告訴你!」同工反問道:「如果俺只聽你的話,耽誤了生命怎麼辦?聽你的話能得生命嗎?你只是俺的一個帶領。」幾句話又說得我目瞪口呆,無言答對。接著同工又說:「你忘了但以理書12章4節說:『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知識就必增長。』 可咱卻一直在這裡傻等,能得到什麼呢?像咱教會裡的人大多數都做買賣去了,那咱今天不聚會,光安定、自修能得著什麼呢?聖經上說『人非聖潔不能進神的國』,咱不知道神的心意,不知道怎麼變化,能聖潔嗎?能進神的國嗎?」我說:「那咋辦?」同工說:「想進神的國,必須得尋求,得找神,你看信全能神的人,人家的信心、毅力、跑勁咋那麼大呢?咱們何不尋求一下他們是受什麼支配的?也順便聽他們一點。」同工的話使我想起了給我傳福音的那些人,不管我的態度如何,他們還一直來找我,他們的勁為什麼那麼大呢?他們到底為了什麼呢?我陷入了沉思……想想以賽亞書2章2節「萬民都要流歸這山」 ,末世神要作萬教歸一的工作,以往我們的帶領常說98年成聖、99年歸一,不管是哪個教派都要歸到我們華老師這個道上。可是,現在我們道上的人數越來越少,有的信全能神去了,有的回世界掙錢去了,而傳全能神的人勁頭卻那麼大,是不是萬教歸一應驗到信全能神的人身上了?於是,我就對同工說:「咱們豁出去一次,再有傳全能神福音的咱就與他們談談,分辨一下。」感謝全能神!在第二天,兩個信全能神的姊妹一早就到了我家,這回我把她們讓進屋裡,對她們說:「你們來我家次數不少了,讓我接受你們的道,怎麼能證明你們所傳的道真呢?今天咱們就敞開心談個明白!」姊妹便耐心地給我談了三步工作,舊約神為什麼以靈的方式作工,為什麼頒布律法,為什麼叫耶和華;新約神為什麼道成肉身,為什麼叫耶穌,為什麼釘十字架;什麼是道成肉身;又談了真假基督的區別。這時,我才感到信神不是一件小事,我信幾年也沒有這幾小時明白的多,即使這樣,我還是不能完全定真。於是,我就對姊妹說:「你們談得都很明白,但我還是不能完全接受。你說神來了,作了話語的工作,話語成就一切,你先把書拿來,讓我看看再說。」第二天,姊妹帶著神話、詩歌本來了,在看神話之前,姊妹先唱了首詩歌:「在世上,人海茫茫,有誰知道神在人間成為人,無人理睬,無人問津,孤苦伶仃多麼淒涼,多麼悲傷。神啊神啊!你為了誰呀,我們為什麼總傷你心,人類呀為什麼總是抵擋你,世人哪為什麼總是誹謗你,神啊神啊!我願愛你,雖然我沒有滿足你,但無論什麼環境之下,我永遠不會離開你……」姊妹很投入地、發自內心地唱著這首歌,我在一旁被她的聲聲「神啊!神啊!」而感動,不知不覺眼淚掉了出來。姊妹又唱起了《實際神默默無聞拯救人》:「神這次道成肉身來作他未完成的工作,審判、結束這個時代,將人救出苦海,徹底來將人征服,變化人生命性情,為人類擺脫苦難漆黑如夜黑暗的勢力,為人類的工作啊有多少不眠之夜啊,從至高處到最低處,生活在人間地獄,與人共度天涯啊,從不埋怨人間寒酸啊,從不對人苛求,而是忍受極大恥辱作著自己的工作。為了全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了地上,親自進入虎穴中將人類救起。多少次面對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忍受著極大的痛苦,忍受人的打擊、『破碎』。神來在污穢之地,默默無聞受人摧殘,受人欺壓,從不反抗……」 神的拯救,神的愛,神為人所受的苦深深地震撼了我這顆剛硬、麻木、悖逆、抵擋的心,我淚流滿面,止不住的淚水擦溼了毛巾。接著姊妹又和我看了神話:「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 之後,姊妹笑著說:「我們今天信神的人都想得著生命,誰也不想白信一場,但人首先應找著生命的源頭,就像咱們今天信華老師,他有生命的道嗎?他有湧流不斷的生命泉源嗎?咱們仔細想想華老師到底作了什麼工作?不還是主耶穌所帶來的新約中的一些實行嗎?有沒有開展新的工作呢?如果他是生命活水泉源,為什麼就不能流出來讓人享受,而是仍然持守舊的工作呢?耶和華作的是新的工作,開闢了律法時代,耶穌在律法時代之後開闢了恩典時代,仍然作了新的工作,但華老師為什麼就不能在恩典時代之後開闢一個新的時代呢?僅僅是讓人看新約聖經、實行新約中的一些實行,僅是重複耶穌的工作,謙卑、忍耐、包容、醫病趕鬼、釘十字架……這能證明他是活水泉源嗎?另外,神道成肉身在地上作工拯救人類,雖跟我們人在一起生活但並不是受造之物中間的一個,他是造物主,怎麼可能在地上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呢?就如主耶穌在地僅是完成了救贖的工作,作了人類的贖罪祭,之後就改變形像歸回靈界,並沒有在地娶妻生子、成家立業、過人的生活。今天全能神也對我們說:『但是有的人說,道成肉身的神有妻子、有兒女、有家庭,這才算是有正常人性,還說如果沒有這些就不是正常的人,那我問你,神還有妻子嗎?神還能有丈夫嗎?神還能有兒女嗎?這些不是謬論嗎?……但是如果他有妻子、有兒女,那麼他就不是神所要的道成肉身的神所具備的正常人性,如果這樣,他就不能代表神性作工……』」 聽了姊妹的交通,回想自己信華雪和多年,就知道身上有個蹦跳的靈,其餘的什麼也不知道。再想想神說神道成肉身不娶妻生子,而華老師卻是有兒有女,就是一個敗壞的人,怎麼可能是神呢?我心裡有點清楚了。姊妹又和我看神話:「三步作工是神全部作工的紀實,是人類被拯救的紀實,並非虛構,你們若真願意追求認識神的全部性情,那就務必得知道神作過的三步工作,而且一步不能少,這是追求認識神的人最起碼要達到的。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並不是人自己編出來的,不是人自己想出來的,更不是聖靈特別恩待某一個人的結果,而是人經歷了神的作工之後的認識,是經歷過神作工事實之後才有的對神的認識。這樣的認識不是能隨便得到的,也不是某一個人能教出來的,完全是與個人的經歷有關係的事。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對人的拯救,但在這拯救工作當中又包括幾種作工的方式與神性情的發表方式,這是人最不易發現的,是人不容易領受的。時代的劃分、工作的轉變、作工地點的變遷、作工對象的轉移等等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聖靈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與身分或其他的變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個範圍中,談不到時代的劃分,也談不到工作的轉變,其餘的幾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這是很明顯的事實。三步工作是神拯救人的工作的全部,人都得在拯救工作中來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若脫離這個事實來認識神,那就是空口無憑、紙上談兵了。」 神的話人說不來,神的工作無人能替代。我信華雪和幾年,從未聽說過三步作工,不知道神是如何拯救人類的,也不知道人類敗壞的起源,更不知道神為什麼起名、更換名,不知道靈作工的範圍與道成肉身的奧祕與意義。今天看著神的話,我感到很甘甜,更感到我早已枯乾的心靈正在慢慢地甦醒。若不是全能神的拯救、全能神的愛、全能神話語的滋潤,我就是一個死人。全能神的愛熔化了我的心,喚醒了我的靈,使我從一場惡夢中醒來,我五體投地撲倒在了全能神面前。接受全能神的拯救之後,我天天抱著神話看,當我看到「神在中華大陸作工多年,在所有的人身上沒少付代價……所以越是敗壞深的地方的人,人際關係越不正常。人與人勾心鬥角,互相暗算、殘殺,似乎是一個人吃人的鬼城,就這樣一個令人惶恐不安的、幽魂到處橫行的地方要開展神的工作簡直是難上加難。」 這些話時,我痛哭流涕,才知道神開展這步工作的艱辛、腳步的艱難。我現在所走的路是神滴滴血淚鋪成的,神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受盡了人間的磨難,而我卻毫不覺察,硬著頸項瘋狂地抵擋神與神為敵。然而我作惡這麼多年,神不但沒有按我的惡行咒詛、懲罰我,卻施下了這麼大的拯救,全能神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太大了,我就是將我的一生全部都獻給神也難以還報神的愛。我悔恨萬分,痛苦難忍,一個多月,我的情形全處在痛苦懊悔之中,天天以淚水洗面,晚上做夢還恨自己太瞎眼、太悖逆。吃喝神話、學詩歌都特別受激勵、受感動,每唱到186首《神之愛》、136首《實際神默默無聞拯救人》、210首《誰體貼神心》時我總是痛哭一場。我多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以前封教會不讓弟兄姊妹來到你面前接受你的拯救,我在你面前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如果我的命能換回弟兄姊妹的命,哪怕你懲罰我,讓我死,我也願意,因為是我害了他們,我是個罪人、惡人!」帶領我吃喝神話的姊妹看我悔恨得不能自拔,多次給我交通神話,交通神的心意,又給我看了神的交通。神說:「有些人在不明白的情況下或者是在受人迷惑、受人限制、受人控制、受人壓制的情況下說出一些不近人意的話,說一些難聽的話,後來接受真道自己特別懊悔,以後預備足夠的善行,有變化有認識,這就不記念以前的過犯了。」 從神的話中我體嘗到神對我的極大寬容,感到神真是太高尚了,神的愛太偉大了!我從內心發出了一種愛神的力量:拼上性命也要還報神愛,獻上全人,盡上全力,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為神忠心到底。我又向神立下心志:願帶領弟兄姊妹抓緊傳福音,把黑暗中的弟兄姊妹早日帶到全能神面前,來安慰神心。此時,在我心中牢牢記住神在《作工與進入(六)》中說的話:「像約伯一樣寧死不棄絕神,忍受一切的恥辱,像彼得一樣為神獻上全人,成為神在末世得著的知己。」

山東省臨沂市 高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