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49 昨天,瘋狂抵擋、定罪 今日,願肝腦涂地、效力

我原是靈恩派「中華福音團契」的一名長老。曾多次去過北京、河北、鄭州、唐山等地參加培訓深造,聽美國、意大利、日本華僑的講道,常年奔走在幾十個教會之間。可是當全能神的福音擴展之時,我卻成了假牧人、敵基督。

從92年開始,經常接到從上邊傳來的有關「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的各種宣傳材料。我不加分辨地人云亦云,開始了我定罪、褻瀆、逼迫全能神末後新工作的醜惡表演。在每次召開的大同工會上,我都強調又強調:「一定要把守住手下的弟兄姊妹,千萬不能接待外人,嚴防『東方閃電』侵入教會,誰負責範圍內的弟兄姊妹若被『東方閃電』迷惑了,就追究誰的責任。」並把上邊炮製的《揭露「閃電」的內幕》、《警戒「閃電」的偷襲》等小冊子發到我所帶領的所有教會,幾十處教會都被我封得嚴嚴實實。

98年深秋的一個夜晚,我接到「××接待家,有兩個同工在聽傳全能神末世新工作的交通」的電話,時間已是8點多鐘,我急忙找來一個同工和一名指導教師,頂著電閃雷鳴,趕到那個接待家。一進門我就氣勢洶洶地像審犯人似地問:「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幹什麼的?」我連諷刺帶挖苦地說:「你們這些人倒挺會表演的,純屬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快把你們那些騙人的鬼話收回吧!快滾!這裡沒有你們立足的地方,以後不准你們再來。」我吩咐人連推帶拽把他們趕走,當時已是後半夜3點了。

還有一次,我正在一個聚會點交通。接到報告:「一個接待家來了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我火冒三丈迅速趕到那個接待家。進屋後,一位弟兄主動與我打招呼:「姊妹來了,快坐!」我不識好歹地說:「少來這一套,我早聽說『東方閃電』裡的人搞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和你們接觸都容易沾上邪氣,你們趕快走!不然我就打『110』,把你們送進公安局。」接著我又把接書的弟兄姊妹訓了一頓,並強行把書收回讓他們帶走。就這樣我又一次攔阻了聖靈工作,又一次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2002年春天,一個同工打來電話說,他們那邊有3個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已經去好幾天了,本派別已有20多個弟兄姊妹接受了他們的書。接電話的時候已是半夜了,我一聽就急了,不顧天黑路遠,與幾位同工連夜趕到那裡,急不可待地挨家把弟兄姊妹接的書全部收回,足足裝了一絲袋,滿載而歸。我當時不覺得是犯罪,反倒認為這是對主耶穌的忠心,是為真理打了美好的仗,在神那裡定蒙稱許,心裡特別高興。雖然這樣,但我對接過書的弟兄姊妹還是不放心,第二天,我又打發同工把那些接過書的弟兄姊妹召集在一起,又重新教導他們該如何防備「東方閃電」的「迷惑」,千叮嚀萬囑咐,可算是「盡職盡責」。

在這幾年當中,我已記不清有多少弟兄姊妹向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而被我無情地拒之門外。在這兩年裡,僅被我一人親自攪擾的弟兄姊妹就有一百多人,使他們離開了全能神的拯救。現在想起來,真是痛悔萬分,無顏活在神的家中,我既坑了別人又害了自己,屬實是教會的惡僕,是混在羊群之中的一隻披著羊皮的豺狼。

就在我不顧一切封鎖教會,極其瘋狂地逼迫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的時候,總感覺教會的光景在逐漸下沉,講道越來越乾巴,不得滋潤,不得享受,教會怎麼帶也帶不起來。我曾組織同工每天晚上都宣告式地向神呼求,希望神能指引我們,可實行兩個月,都毫無果效,儘管這樣我還是硬撐著。

2002年10月初,我和另一名同工在下邊扶持教會時,遇到了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兩個弟兄,這是我在抵擋、定罪全能神末世新工作的幾年中,第一次正面聽與其相關的交通。一開始,我就斷定他們是「東方閃電」,但我心想:聖經我不知看了多少遍,哪章哪節我都知道,不比他們懂的多?我不知扶持過多少人,帶領牧養過多少工人,我一個堂堂的「靈恩派」長老怕他們什麼?今天我倒要看看,都說他們的道講得高,到底高在哪;聖經知識熟,熟到什麼地步。兩位弟兄先給我們唱了一首歌:「失去神的時候,就像浮萍漂流無依,沒有神你與我同在人生變得多空虛。啊!不是所有的言語能夠讓我喚回你……我心天天在盼望著你,我心時時想念著你,啊!我心在愛著你,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摘自《跟隨著羔羊唱新歌》第105首)這首歌一下子吸引了我,隨著這歌聲,我的心很受感動,這歌詞都說到我心裡了。弟兄問我:「姊妹,現在教會荒涼,自己也感覺沒有以前那麼有勁了,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這句話正是我一直困惑不解、總想弄明白的問題,我急於想知道答案。弟兄說:「教會荒涼是因為神的工作已經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已經過去,國度時代已經來到,神已把全宇的靈都收回作工在末世一班跟隨全能神的人身上。人若跟不上神作工的步伐,就沒有聖靈工作隨著,沒有神的看顧、保守,所以人都軟弱了。」聽了弟兄的這幾句話,我覺得有些道理,看來弟兄明白的確實很多。這時,我也不以長老的身分自居了,抱著尋求的心主動向兩位弟兄提出兩個問題:一、神這次來為什麼不叫耶穌?二、神這次道成肉身為什麼是女性?兩位弟兄針對我所提出的問題耐心細緻地作了解答。一位弟兄拿出神話讀道:「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神的話讓我一下子茅塞頓開,我終於明白了神名更換的意義,原來我只知道忠於主耶穌,卻不知道時代的變遷、神名的更換。當年,法利賽人因著舊約預言彌賽亞要來,結果主來了,名叫耶穌,他們就不承認他是神,毀謗他、棄絕他,並將他釘在十字架上,釀成了歷史的悲劇,成了千古的罪人。今天,同樣面臨兩個時代的交替、神名的改變,我與當年的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呢?接著弟兄又給我交通了第二個問題。在神話中,神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聽到這裡,我驚呆了,這話的的確確是神的發表,是任何人也說不出來的真理,頓時懊悔的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如夢方醒的我此時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彌天大罪,沒想到幾年來我瘋狂抵擋的全能神竟然是我日日夜夜期盼的救主耶穌,想起自己以往的種種惡行,心中充滿陣陣恐懼。幾年來,神在我身上付的代價太大了,一次次地拯救我,都被我這狂妄、自大、瞎眼、愚昧無知的人錯過了,並且還大肆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致使多少弟兄姊妹仍活在黑暗中不能來到神面前,我真是一個十惡不赦、名副其實的敵基督、大惡僕。我這個罪大惡極的人本該受神咒詛,下火湖受永刑,但神卻沒按我所行的來待我,而是以他極大的寬容拯救了我,使我有機會來認識神,來享受神。全能神啊!你的愛實在太深,我真是無地自容,不配來在你面前,真不配活著,碎屍萬段也難贖我的罪過,我決心獻上我的全人,為你作見證,傳揚你的聖名。

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後,我立即加入了傳福音的隊伍當中。我向神禱告說:「全能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拯救,使我有幸來在你的面前,聆聽你的說話,經歷你的作工。以往因我狂妄、自大、愚昧、瞎眼、不認識你,一味地聽從帶領的,沒有一點分辨,不考察事實,被謊言所蒙蔽,並且隨同人毀謗、褻瀆、定罪、抵擋你的作工,攔阻許多弟兄姊妹接受你的新工作,矇住了多少弟兄姊妹的雙眼,關閉了多少弟兄姊妹向你敞開的心門,使他們至今仍活在黑暗之中。神啊!你的心胸寬闊無比,最大限度地拯救你曾用寶血贖回但仍活在撒但蒙蔽之下的無辜的人類。神啊!你是我的拯救,你是我的惟一,我願為你肝腦涂地,忠心效力,花費我的餘生。」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是我真實的經歷,願你們能從我的見證中吸取教訓,萬萬不可再聽信謠傳,錯過蒙神拯救的機會。趁著尚有一點點時間,趕快歸在全能神的蔭下,免受滅頂之災。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 王秀英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