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40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1989年12月,我因妻子有病信了耶穌,自從蒙召之後,我天天抱著聖經愛不釋手,聖經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把聖經當作神,離開了它就像失去了生命。因為信神,我曾被政府抓去辦過學習班,也曾被判刑勞教三年。經過這一次次的磨難,我覺得我的根基扎在了磐石上,是一個對主忠心的人了,方圓幾十里的弟兄姊妹也都特別仰望我,認為我是個一流的講道人,更是個被主得著的人。此時的我已被名譽、地位衝昏了頭腦,忘乎所以。

2000年8月,教會的一位同工告訴我「『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說神在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他們專門迷惑、牢籠那些無知的人,誰要是信了,要錢給錢,要媳婦給媳婦,如果不信了,他們就把你大卸八塊。」我一聽嚇了一跳,感到此事非同小可,就趕緊去問上面的帶領,帶領說:「你不要和『東方閃電』的人來往,更不要接待他們,他們是邪靈作工,你不知道他們有多麼厲害!你一定要把你那裡的教會看好,末世必有假基督、假先知出來迷惑人,你們千萬要小心,別上了他們的當。」我聽了帶領的話,就像領了聖旨,於是在教會裡大肆宣揚「『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變相的『法輪功』!他們說神來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千萬不能信,別上他們的圈套。」為了「看護好」主的小羊,每天晚上我都騎著自行車到各個聚會點巡查一遍,並嚴厲地對他們說:「誰要是接待『東方閃電』被我知道了,再去聚會,我就把他轟出去,對誰都不講情面,親爹親娘也不行。如果『東方閃電』的人再厚著臉皮來,你們就放狗咬,朝他們身上潑水,再不行就打,這樣做不過分,因為我們是捍衛真理,保全自己的生命。」由於我的毀謗和恐嚇,弟兄姊妹有的嚇得在家插著門不敢出來聚會了,有的一看見『東方閃電』的人就像躲避瘟疫一樣,有的就破口大罵,甚至大打出手……我的姐姐接受了一個月,我聽說之後,硬把她給攪了下來。

自2001年2月至2002年6月,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裡,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的大約有二百多人次,但都被我用諷刺、挖苦、羞辱等手段給趕走了。記得2001年9月的一天,我妻子的姐姐來我家給我傳神末世的福音,我狠狠地對她說:「迷死你了,你也不看看你是誰,神來沒來連上邊的帶領都不知道,難道你就知道?神會向你這樣的人顯現?自己受了迷惑還來坑害別人,我勸你趕快收刀入鞘,回頭是岸,否則越陷越深,誰也救不了你。」她不卑不亢地說:「神向嬰孩顯現,向聰明通達人就隱藏。神揀選的是謙卑的人,棄絕的是高傲、自大、狂妄的人。今天我在你的眼裡既不是講道人,也不是帶領的,更不像你一樣蹲過監、坐過牢,但是神的愛卻臨到了我,我蒙了神的高抬,知道神在地上又作了新的工作……」不等她把話說完,我已怒不可遏,用手指著她吼道:「我不用你來教訓,從今以後咱們兩家一刀兩斷,互不來往,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說完我連拉帶擁地把她推出了家門。2001年12月的一天,來了一位弟兄,我一看就知道又是來傳「東方閃電」的,他不停地勸說我,我不但不聽,反而氣急敗壞地搬起他的自行車狠狠地撞在牆上,又順手端起洗臉水毫不猶豫地潑到他身上,看著他溼淋淋的像個落湯雞似的,我還不解氣,又撿起地上的石頭拚命地往他車子上砸,我一邊砸一邊罵:「你是什麼東西,天天沒完沒了,簡直是地獄之子……」弟兄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眼含著淚,無可奈何地扶起被我砸壞的車子,邊走邊說:「哥,這的確是真神作工,求你靜下心來尋求尋求,千萬別錯過機會,把神的救恩拒之門外。」我頑固地說:「你死了這個心吧!你再來一萬次也白搭,我決不和你談,看你怎麼傳。」他走後,我心裡洋洋得意,認為又為主打了一場勝仗,作了一個見證。

2002年6月2日,我去一個村聚會,遇見了一位傳「東方閃電」的弟兄,那位弟兄熱情地拉起我的手,我一驚,心想:不是說和「東方閃電」的人一握手就像觸電一樣嗎?我怎麼沒有這個感覺呢?心中的這個反應使我不由自主地和弟兄坐下交通起來。他從創世記一直談到啟示錄,我雖然聽他談得頭頭是道,暗自佩服,但心中仍很戒備,弟兄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問我:「現在宗教界到處流傳信了『東方閃電』後再出來就被割鼻子、挖眼睛,你見過從『東方閃電』裡出來的人,有誰少鼻子、缺眼睛了?」他這一問點醒了我:是啊!我還真沒見過,如果真有這事,那麼各新聞媒體不早就給曝光了嗎?我的姐姐被我拉了出來,也沒見她哪兒受傷或遭到什麼報復,看來這話還真是騙人的。再看看眼前這位弟兄:舉止大方,溫柔謙卑、和顏悅色,怎麼看也不像個壞人,反倒像多年未見的親弟兄。於是我就大膽地問道:「你們說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他的名字不叫耶穌而叫全能神了,並且還是個女的,神的工作能分新舊嗎?神的名能隨便更換嗎?他的性別能改變嗎?」弟兄說:「神拯救人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共分三步: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和國度時代。他在不同的時代所作的工作不一樣,他的名字也不一樣。當初的法利賽人為什麼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呢?神在《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這篇話中告訴我們說:『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 我們看看這些愚昧無知的法利賽人之所以不承認耶穌是神,就是因為耶穌這個名字與經文記載的彌賽亞不相符,所作的工作也與經文不符。所以不論耶穌講的道有多高、權柄有多大,也不管你是醫病趕鬼,還是顯神蹟、行異能,只要你不叫彌賽亞,你就不是基督。他們肆無忌憚地抵擋、毀謗、褻瀆耶穌,最後把他釘在了十字架上。

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他從不作重複的工作,神在末世又道成肉身來到人間,並開闢了新的時代,作了新的工作,如果我們把他定為異端邪教,這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不是一樣嗎?不是犯了空守耶穌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耶穌實質的錯誤嗎?」為了讓我更明白,弟兄找出神話給我讀道:「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你敢說耶穌永遠是神的名,神永遠就叫耶穌了,再也不會改變嗎?你敢定準『耶穌』這個名是結束律法時代,又是結束末了時代的嗎?誰能說『耶穌』的恩典能將時代結束呢?……」 神的話使我心裡有些開竅,弟兄接著又翻到《「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那篇,神說:「『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 神的話句句震動我的心,此時,我想起啟示錄4章8節說:「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11章17節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 這兩節經文已經把神末世作工的名字告訴了我們,而我真是靈裡痴呆麻木到了一個地步,說得這麼清楚我都不明白。此時此刻,我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可憐、瞎眼無知。

接下來,弟兄又打開但以理書10章5節:「舉目觀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 啟示錄1章13節:「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弟兄解釋說:「律法時代的但以理與恩典時代的約翰所看到的『人子』不一樣,但以理看見的是『腰束烏金帶』,約翰看見的是『胸間束著金帶』;腰束代表男子的威風,預表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基督是男性,而胸束是指女子的魅力,是女性特有的標誌,預表再來的基督是女性。」我仔細一琢磨,還真是這麼個理。想想以前也讀過這些經文,怎麼就一點都不明白呢?之後弟兄又給我讀了一段神話,神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 聽到這裡,我茅塞頓開,我明白了:神是全能的,他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因為「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1:27)我以前對神是女性有觀念,這不是我自己的想象嗎?我這樣的想象不是把神定規永遠是男性了嗎?我真是有眼無珠,糊塗透頂,這時我完全明白了全能神就是末世二次再來的主耶穌。想想我以往的所作所為,心中充滿了悔恨與懼怕,我流著淚問弟兄:「我做了那麼多抵擋全能神的事,神還會要我嗎?」弟兄說:「神不像人一樣小肚雞腸,神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滅亡。以往因為你不明白,做了許多觸犯神性情的事,現在只要你能迷途知返,接受全能神的說話與作工,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追求愛神、滿足神,神的心就特別得安慰,凡是愛神的人,神一個也不丟棄。」聽了弟兄的交通,我真是悲喜交加,悔恨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回想信主這麼多年來,我忍辱負重,蹲監坐牢為的就是忠於主,盼主再來,可是救主他早已駕雲重歸了,我卻不認識,犯了空守耶穌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耶穌實質的錯誤。我真恨自己瞎眼,更恨自己狂妄自是,沒有分辨,信神仰望人,聽信謠言,在教會裡信口雌黃,盲目定罪,抵擋全能神,致使多少弟兄姊妹的生命斷送在我的手裡。按我所作的惡就是現在遭神擊殺,我也得喊神是公義的,但神卻沒有按著我的所作所為待我,而是藉著弟兄姊妹竭力地拯救我,我真是不配承受神這麼大的愛。神啊!我實在太虧欠你,我願用自己畢生的精力來報答你。

定真神末世的作工後,我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把這個好消息傳給本教會的弟兄姊妹,沒想到他們不但不接受,反而用更難聽的話譏笑我,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抵擋、毀謗神,封鎖教會而造成的後果。回首往事,我真是無地自容,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把神的羊說成是自己的羊,為了把他們牢籠在我面前,我就在教會中大肆毀謗、褻瀆全能神,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神末世的福音,還說是捍衛真理,為了保護他們的生命,現在想想這純粹是與神為敵,是殘害弟兄姊妹的生命。我衷心地希望還沒有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趕快脫離撒但的迷惑,從惡僕的謊言中走出來,「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

山東省棗庄市 張體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