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39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

「當水淹沒人全身之時,神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當人在悖逆神時,神使其在悖逆中認識神……多少次人看見神的手;看見神的慈容、笑臉;多少次又看見神的威嚴,看見神的神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神,但神並不因人的軟弱『趁機無理取鬧』,神體察人間之苦,因此,神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著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神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神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神將人從死亡中奪回。」 每當聽到這首神愛之歌,我不禁想起自己的昨天,心中的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雖然往事已過三年,但我又怎能忘記是全能神的愛拯救了曾經悖逆、瞎眼的我。

我原是地方教會的一名信徒。初信主時教會的光景還過得去,但從95年起,教會就開始走下坡路:帶領拉幫結派,信徒嫉妒紛爭。漸漸地,謹防「異端、邪教」成了帶領講道的主題,說什麼「東方閃電」最厲害,專門拉地方教會的「得勝者」,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只要信了他們的若再不信就要割鼻子、剜眼睛、打斷腿等等,並且嚴禁信徒接待外來人,若發現誰接待生人就開除誰,我們被嚇得個個心驚膽戰。從此,傳末世福音的人一到我家,我不是罵就是趕,甚至用不堪入耳的言語羞辱他們,用石頭砸、用髒水潑他們。剛開始我也擔心這樣做會得罪主,但後來聽帶領說這樣做不算犯罪,是「捍衛」真道,我的良心也就漸漸麻木了。可最令我困惑不解的是:儘管我和帶領的如此抵擋、封鎖,仍有一些信心好的弟兄姊妹陸續接受了全能神,其中有的還是其他教會的帶領。而這期間的教會,除了講些「防假、打假、要錢」之類的話以外,根本沒有生命活水的供應,有些弟兄姊妹見此情景就下世界了。從此,教會的人數逐漸減少,人的行為也一天比一天變壞。我不由得開始思索:這樣信下去能進國度嗎?難道這就是「得勝者」的標本、模型嗎?正當我在靈程路上失去路標、迷茫不知所措時,兩位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又來到了我家。感謝神的引導!這次我破例接待了他們,因為在多次的交往中,我發現他們的所作所行與我們教會各級帶領所毀謗的恰恰相反,我從未看見這班人打斷過誰的腿或剜掉過誰的眼睛,倒是我們信耶穌的人對他們棍棒驅趕、拳腳相加,但他們卻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樣的活出比我們教會的人要好一百倍。

在交通中,弟兄開門見山地告訴我,全能神就是重返肉身的主耶穌,並把神的三步作工詳細地給我見證了一遍。他們所講的都合乎聖經,而且也說出了許多我所不知道的奧祕。弟兄還拿出神話書,給我讀了《寫在前面的話》,神說:「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 神的話使我耳目一新,也讓我看到神的工作並不是獨立成一體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環環緊扣,不斷向前發展的。感謝神的開啟,讓我明白: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不叫耶和華,也不叫彌賽亞,而改名叫耶穌。神每開闢一個新時代,他的名、他的工作都要更新。神這次道成肉身又開闢了新的時代,他的名也隨之更換為全能者,這正應驗了聖經啟示錄1章8節、4章8節等預言。我真懊悔自己愚昧瞎眼,竟不知自己多年抵擋、定罪、褻瀆的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就是主耶穌的再現!此時此刻,一種接受恨晚的感覺湧上心頭。再看看這兩位弟兄,雖被我趕走過多次,但仍是那樣和藹可親,對我的所作所為他們絲毫不介意。想著,想著,我不由得流下了悔恨自責的淚水……

接受全能神後,我感到多年的盼望終於實現了。喜悅之際,我便把這特大的喜訊告訴給原教會帶領,心想:她肯定會很高興地接受的。誰知,她不僅不接受,反而又哭又鬧,非讓我答應她回頭不可。她說我上了「東方閃電」的當,說我看的那書是一個最有學問的人編出來的,不是神的話,叫我與信全能神的人一刀兩斷。經她這麼一說,我動搖了,我想她畢竟是帶領,比我生命大、懂的多,她說的恐怕不會錯,於是,我就輕易答應她不信了。她看我真的回頭了,就讓我跪在主前認罪,並且還要我把書也交給她。感謝神的保守!這一點我沒聽她的,因為我想不信就把書還給他們唄,要人家的書幹啥呢?

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帶領走後的第三天晚上,我的肚子突然疼痛起來,我急忙跑到衛生間,誰知拉出來的全是鮮血。丈夫是醫生便急忙給我打針吃藥,我也不住地呼求耶穌的名,本想很快就會好的,哪知疼痛不但沒減輕,反而令我更加難忍,大約每五分鐘我就要拉一次,甚至坐在衛生間起不來。此時的我根本沒想到這是因棄絕全能神的名而受到神的管教、刑罰,還一個勁地禱告耶穌:「主啊!我不該聽那兩個弟兄講的道,求你赦免我的罪,給我醫治吧!」誰知,我越這樣禱告,肚子疼得越厲害,血拉得也越多,無論丈夫怎麼急救都無濟於事,我疼得大哭大叫,家人都急得團團轉,不知所措,那一夜,我幾乎是在衛生間度過的。最後,家人只好把我送到大醫院治療,但仍不見效,劇烈的疼痛令我直想往地縫裡鑽。我被折騰得筋疲力盡、渾身癱軟,連站也站不住了,就在我痛不欲生之時,我猛然意識到:莫非我真的抵擋神了?神真的來人間作了新的工作、開闢了新時代?不然,為什麼我求告耶穌的名不管用了呢?想到這裡我趕緊轉過來求告全能神:「全能神啊!我錯了,我不該聽人的話而否認棄絕你的名,拒絕你的愛,求你念在我無知的份上可憐可憐我,救救我的命吧!以後我再也不懷疑、不離開你了。」我痛哭流淚地禱告之後,奇蹟真的出現了,我肚子的疼痛慢慢減輕了,血也漸漸止住了,幾個小時後,竟完全好了,全家人都為我起死回生而慶賀,但只有我自己心裡知道是全能神挽救了我,是全能神的愛手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雖然我身體因便血過多而虛弱乏力,但是我的心靈卻被全能神的刑罰、擊打喚醒過來,使我認識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們今天真正的依靠,真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回到家,我重新捧起了神話書,每讀一句,每看一篇都使我猶如初生的嬰兒吮吸著母親的乳汁一般甘甜。當我讀到神話「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 時,我蒙羞極了,原來自己是一個地地道道仰望人的懦夫!對帶領言聽計從,我還算是信神的人嗎?多年來,我所毀謗、抵擋的全能神正是賜我真理、道路、生命的真正牧者;而我所仰望、聽從的帶領卻是把我引向滅亡的假牧人,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唉!信神多年仍沒有踏上靈程正軌,沒有一點分辨,盡受人的矇騙,誤入了歧途,實是可悲可嘆!若不是全能神極力的呼喚和拯救,我永遠也不能來到神的寶座前,感謝全能神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這顆麻木無知的心!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是最真實的見證。我真心希望你們能吸取我沒有主見的教訓,不能再仰望人了,帶領口中所說的抵擋全能神的話完全是捏造毀謗,根本不是實情!而是攔阻信徒尋求真道的一張無形的網!他們整天除了喊「防假、打假」之外沒道可講,還強佔講台、霸佔教會,使口渴的信徒得不到神寶座中流出來的生命活水的供應。靈胞們,該回轉了!全能神正在苦苦等待、望眼欲穿,盼望著我們早日歸來白白地取他給我們預備的生命活水。這些你知道嗎?我們不妨聽聽神的話吧!「……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靈胞們,現在災難四起,瘟疫蔓延,世界的局勢動盪不安,這些都標誌著神的工作即將結束,此時再不醒悟要等到何時呢?「神願萬人得救,不叫一人沉淪」,這話不假,但你可曾知道神的忍耐也是有一定限度和時間的呀!當年挪亞傳道一百二十年沒有人相信,可是時候一到,神還是用洪水毫不留情地將所有不相信的人都毀滅淨盡了,正如神說:「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神的工作是大勢所趨,他不會因為你的『功勞』而重複作兩次審判工作的,失掉這樣的良機你會悔斷肝腸的,若你不相信我說的話,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張白色的大寶座來『審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棄絕耶穌、都否認耶穌,但耶穌救贖人類的事實還是傳遍了宇宙地極,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實嗎?若你還在等待耶穌來接你上天堂,那我說你是一個頑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穌是不會承認你這樣一個不忠心於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會毫不留情地將你扔在火湖裡焚燒萬年的。」 這是神公義性情的發表,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聽到神這樣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喚和神公義威嚴的審判還能遲疑、徘徊、坐以待斃嗎?等到全能神憤怒之火倒下時,你縱然把你所仰望的帶領千刀萬剮,也救不了你自己。當那日,你捶胸搗背、呼天搶地也改變不了你的結局,你只能在悔恨之中哀哭,在大災難中切齒。弟兄姊妹們,趁著現在還有一點點時間快來求告全能神、住在全能者的蔭下吧!他必用他那大能的臂膀庇護我們躲避末日之災的苦害,且擺設好豐盛的筵席等著我們來享受!快來吧!

安徽省淮南市 梁蘋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