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17 全能神挽救了我

93年3月,我信耶穌進入恢復流,從此,我把聖經與李弟兄的解經書籍視如珍寶並潛心研讀,因此我明白了許多聖經知識,也裝了滿腹的字句道理,又大發熱心奔走在各教會中講道,一心渴求能早日成為「神人」,與神同得榮耀,同掌王權。可萬萬沒想到,當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擴展之時,我卻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98年12月,我遠在遼寧省丹東市的姐姐(也是恢復流)打來電話說,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問我怎麼辦。我說:「你不要聽他們的,免得受迷惑,要小心!別上了他們的當,你要站穩立場為耶穌作好見證!」

2000年3月,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宣布:「××弟兄已信了全能神,那是『邪教』,他無論到哪個教會你們都不能接待他……」聽後我想:我決不聽他們那一套!從此我就到各教會去捆綁弟兄姊妹說:「誰若信了全能神就得下硫磺火湖,因那是『邪教』,如果有人來給你們傳全能神就把他們趕走,要不就關著門一律不接待他們,若他們不走就大喊他們是『法輪功』,來迷惑人的。」

2001年7月,我聽說鄰村的李弟兄接受了全能神,我就趕去攪擾,並說:「李弟兄,你受『東方閃電』迷惑了,那是異端,限你十天之內回來,教會還接納你,否則,教會就開除你。」但十天之後他仍沒「回轉」,於是我就在教會中宣布:「李××已經信了『邪教』,我已勸誡他了,但他仍不反省,以後誰也不准接待他!」

2002年6月,聽說西華縣的侄女接受了全能神,我非常氣憤,就「不辭勞苦」乘車二百多里前去攔阻說:「全能神是邪教、迷惑人的……」侄女不服,就把神話書拿給我看,我隨便看了幾頁,就在書上打「×」,並寫上批語,侄女無奈就喊來兩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給我交通。我為了證明他們傳的是「異端」,就說:「基督是教會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成為女性這不是顛倒了嗎?你們說基督是女的,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因我已定規他們傳的是異端,所以無論他們如何交通,我也聽不進去,還硬著頸項跟他們爭辯:「主耶穌為我們釘了十字架,死後復活成為賜生命的靈,已經把神聖的生命賜給我們,他擔當了我們的罪,擔當了我們的死,我們又有了他的生命,藉著我們吃喝聖經、呼求主名,我們裡面的生命就逐漸長大,以致性情更新變化,模成耶穌的形像與神同得榮耀!」其中一位弟兄又說:「姊妹,你看看教會現在是什麼光景?」我說:「我們是非拉鐵非——神最稱許的教會,你們是屬撒狄教會的!」無論他們說什麼,我都唇齒相譏,因我狂妄得失去理智,他們只好離開了。7月的一天上午,本派別陳弟兄家來了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我得知後顧不上吃飯就急忙去攆,一進門我就衝兩個姊妹吼道:「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都是搞淫亂的,快滾!這裡沒有你們的立足之地,以後不准再來,如果再來我就報案說你們是『法輪功』來迷惑人的……」就這樣,我用惡言惡語把兩個姊妹趕走了。

同年10月份,我到山西省去澆灌教會。一天下午,我正在一個小山村裡講道,來了一位講道的張弟兄,因我也快講一天了,就「客氣」地把聖經給了張弟兄讓他講,他就打開聖經,從創世記一直講到耶穌釘十字架,比我講得還熟練。可是當他著重地講羅得和挪亞的日子,還提示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背景時,我心裡就猜想:他是不是馬上就要講全能神了?果不其然,他說道:「神的工作浩浩蕩蕩是一直向前發展的,似洶湧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主要是作話語的工作,用話語來成就一切,把人從罪中徹底拯救出來,賜給人永生之道,恢復神起初所造之人的樣式,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所以我們應該放下自己老舊的觀念,跟上神最新的作工步伐……」他又講道:「無論到什麼時候神就是神,人還是人,神根據他工作的需要還能道成肉身成為人,而人永遠也變不成神,人終歸是受造之物……」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起身質問:「難道基督不是死而復活的嗎?不是成為賜生命的靈了嗎?神將他的生命賜給我們,我們有了神的生命不就是『神人』嗎?我們既是從神而生難道不是神嗎?」在場的弟兄姊妹見我大聲爭辯就勸我坐下,我看著弟兄姊妹聽張弟兄講道都聚精會神、喜笑顏開、滿得供應,眼看他們就要被「迷惑」了,我想辯駁,但面對張弟兄所講的道,我又無懈可擊,只好坐在那裡默禱主耶穌,求主捆綁張弟兄,封住他的嘴,不讓他再講末世的新工作「迷惑」人,可無論我怎麼禱告,張弟兄非但未住口,反而講得更加有勁。我只覺得渾身無力,頭腦嗡嗡作響,坐在那裡像一隻患了瘟疫的雞崽,精神頹廢。後來,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人人精神煥發,而我心裡卻是黑暗、痛苦,就像落在了地獄的煎熬之中,三天三夜食不甘味,夜不能寐,這是我信神以來最蒙羞的一次經歷。

到了第四天,張弟兄仍不厭其煩地含淚給我交通神的第三步作工,可我仍不在意,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說:「眼淚能救人嗎?」但當我看到他那紅腫的雙眼時,我不由得想:我們都是信神之人,他為什麼那麼有負擔?是什麼力量促使他這麼做呢?為了讓別人接受全能神,自己不但累得口乾舌燥,還哭成這樣,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頑固自守的我想著想著便流下了自責的淚水。說心裡話,他這幾天所講的都合乎聖經,合乎真理,再說,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我看到他言談舉止、人性活出等方面都很敬虔,這使我消除了對傳末世福音之人的種種誤解和敵意,特別是當我聽到張弟兄放的新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人敗壞太深,已成敵勢力,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不認神,重釘神十架,窮凶極惡相,更甚於當年。信神人雖多,認識神無幾,走遍大陸地,見證神不易。見證神給人,反遭來禍患,刀槍棍棒舉,被趕出家門。眼中噙淚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艱難,聲淚伴血跡。到處是偶像,惡僕坑害人,名譽上信神,卻受人宰割。愛神人在哪?尋求者何在?神呼喚叩門,急關閉更嚴。人壞到極處,在此已顯明,願神施憐憫,可憐愛神人。神心多憂傷,誰體貼神心,動如此大工,無人理解神。」隨著這悲痛憂傷的歌聲,我這顆麻木剛硬的心也漸漸被軟化了,每句歌詞都使我心如刀絞,痛苦萬分,我禁不住放聲大哭,陷入極度的悔恨之中。回想自己以往極力抵擋神的作工,誣衊定罪神的親口發聲,褻瀆毀謗神所道成的肉身,瘋狂地驅趕傳福音的人,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等種種惡行,我心中充滿陣陣恐懼,夢中醒來方知自己犯下了彌天大罪,窮凶極惡到不可救藥的地步。四年來悖逆抵擋全能神的惡行,讓我刻骨銘心,生來不曾服過任何人的我,此時不得不在真理面前低下往日那「趾高氣揚,狂傲一時」的腦袋,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

後來,張弟兄又給我讀了神的親口發聲: 「正因為基督是人子,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子,人才對他不尊不敬,正因為神在肉身中活著,人的悖逆才暴露得淋漓盡致、活靈活現。所以我說基督的到來將人類的悖逆都挖掘出來了,基督的到來將人類的本性都襯托出來了,這叫『引虎下山』、『引狼出洞』。」「人對肉身中的神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棄絕到愛,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藉著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著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著他的生命供應的……」「雖然人今天所看見的是與人一樣的神,人看見的是有鼻子有眼睛的神,看見的是一個很不起眼的神,但到最終神要讓你們看見沒有這個人的存在天地都要巨變,沒有這個人的存在天上要昏暗,地上要混沌,人類都要活在飢荒瘟疫之中。讓你們看見沒有末世道成肉身的神來拯救你們,那神就早已將人都毀滅在地獄之中了,沒有這個肉身的存在你們將是永遠的罪魁,將是永遠的屍體。你們應該知道沒有這個肉身的存在整個人類都難以逃避一場大的浩劫,難以逃避末世神對人類的更重的懲罰。沒有這個普通的肉身的降生你們都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沒有這個肉身的存活那你們今天就不能得著真理來到神的寶座前了,反而都因著罪孽深重而受到神的懲罰了。你們知道嗎?若不是神重返肉身那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機會蒙拯救了,而且若不是這個肉身的來到神早已將舊的時代結束了。這樣,你們還能拒絕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嗎?既然這個普通的人對你們這麼有益處,那你們何樂而不為呢?」「因為是他帶來的真理、生命、道路拯救了全人類,緩解了人與神的矛盾,縮短了神與人的距離,溝通了神與人的心思,也是他為神得著了更大的榮耀,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值得你相信、不值得你仰慕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肉身不配稱為基督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能成為神在人中間的發表嗎?這樣的一個使人免去了災難的人不值得你們愛戀、不值得你們挽留嗎?你們若棄絕他口中發表的真理,又討厭他在你們中間生存,那你們的下場會是什麼呢?」

面對神一句句審判的生命之言,我倍感羞愧,深覺不配活在神的面前,更不配承受神拯救之恩,按我的所作所為只配得神的懲罰和咒詛,因我抵擋神到了極點,觸犯了神的公義性情。然而,神卻以極大的寬容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使我歸服在神的寶座之前,享受著神話語的甘甜,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忍受了天大的屈辱和痛苦來拯救人類,我早就沉淪在萬丈深淵之中了。今天,我能有幸接受神末世作工,親耳聆聽神的發聲,純屬神的恩待和高抬,是全能神給了我重新做人的機會,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忘不了神對我的厚愛,我也忘不了我犯下的深重罪孽,我願在神毀滅「第二個所多瑪大城」(在這裡指中國)之前的可數之日裡,盡上我的全力還報神的宏恩厚愛,以彌補我對神的虧欠,讓全能的獨一真神因著我實際的變化得享萬分之一的安慰!

跟隨全能神後,藉著吃喝神的話語我更定真了神這步作工,對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也沒有觀念了,因為神說:「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說,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

真心尋求神的主內靈胞們,願你們都能從我的親身經歷中吸取教訓,更能引以為戒,從而禁止自己的腳步再向歧途繼續下滑,免得被神的刑杖「砸得粉碎」!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趕快撥開迷霧,衝出牢籠,奔向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全能神吧!因他就是我們期盼已久「駕雲」重歸的救主耶穌!

河南省周口市 王玉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