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3 全能神拯救了我

思往夕無地自容,看今朝喜上眉梢;

全能神大愛無邊,還報神洗心革面。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帶領。1988年,我信了主耶穌,開始去三自教堂守禮拜。三年後進入家庭教會,持守因信稱義。由於我口碑甚好,被帶領看重,並結識了本省的宗教官員及上層人物。97年被教會同工推荐赴廣州市參加全國家庭教會最大的原文「聖經」查經培訓班,從此接受「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教義。98年又去深圳神學院深造,並接觸了全國各地各個派別的知名人士以及香港、臺灣、美國的牧師、長老。由於受這些上層人物的薰陶,我「練就了一身好本領」,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及一肚子的聖經知識,到處炫耀,以長者身分自居,根本不把別人看在眼裡。當時聽說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更是鄙視,認為他們是最無知的人,不明白聖經被撒但迷惑,誤入歧途了。別的同工還對我說:「現在傳東方閃電的厲害得很,只要一接觸就會被迷惑,有好多同工,甚至信幾十年的老同工都被拉走了。他們利用金錢、女色等方式引誘弟兄姊妹,把不接受的弟兄姊妹打傷致殘,那些真心愛主的弟兄姊妹都在他們的黑名單之中,恐怕你也在所難免。」並把《晚鐘》與《護衛真道》等抵擋全能神的書籍、小冊子拿給我看,因此,我更極力攻擊抵擋全能神末世作工。

回首往事,我慚愧至極。94年,有位姊妹對我說:「李弟兄,聽說主已經回來了……」「胡說八道!誰給你說的,純屬異端!你懂什麼!沒一點分辨!聽人家說啥你就瞎傳,你看見主了?不要相信那些騙人的鬼話,這都是假基督來迷惑人的,你趕快向主認罪,求主赦免饒恕,今後不要再接觸那些人,太危險了。」我不等姊妹把話說完就隨口定罪。

95年因工作上受了挫折,我從外地回到項城老家,仍繼續捆綁教會的弟兄姊妹,不允許他們接待不認識的傳道人,特別是傳主來的人。並封鎖教會說:「有一個派別叫『東方閃電』,是異端,是假基督來迷惑人的,千萬不要相信。他們還有一本書叫《東方發出的閃電》,那書裡有毒,看了就受迷惑,千萬不要看。凡出聖經的都是假的,不要相信!」96年,我妻子突然患病去世,遭到神如此的懲罰,我卻誤以為是神給我的試煉,並與約伯相比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我從他得福,不也從他受禍嗎?」我真是大言不慚,遭神懲罰還不醒悟。後來我放棄了教學的工作,專心傳道事奉,等候主來。在別人眼裡,我——李國富,最愛神,無論走到哪,別人都投來一種敬佩的目光,把我當「神」一樣對待,我也就無可非議地充當了撒但的角色,肆無忌憚地瘋狂抵擋褻瀆,在教會裡大講「東方閃電」已被宗教界定為異端、邪教。有一天,兩位姊妹和一位弟兄到我家傳神末世福音,被我毫不留情地趕走了,並說了許多褻瀆、毀謗的話。

98年,我出去深造時,把教會交給別的同工,並一再囑咐:「千萬不要接待了異端,嚴防『東方閃電』侵入教會,不認識的人一律不接待。」後來我從外地把《晚鐘》、《護衛真道》一些抵擋全能神的書、小冊子帶回來發給弟兄姊妹,並且捏造謠言說:「這些書是愛主的弟兄姊妹冒著生命危險,打入『東方閃電』內部掌握的實際情況,看後多宣傳!」99年,我更加猖狂至極,在教會散佈說:「東方閃電是地地道道的假基督,他們不認主耶穌的十字架救恩,說聖經過時了。」還毀謗說:「東方閃電的人傳一個信徒給300元,傳一個同工給2000元;獨身的弟兄他們用美色引誘,這些人都是經過特殊培訓的,能言善辯,你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最好躲著不見,萬一碰上了千萬別聽,聽了就粘住跑不掉,這些人死不要臉,最怕的一條就是報告派出所。」我視全能神的跟隨者如仇敵、瘟疫。一天,又有三位弟兄到我家,一個笑著說:「弟兄忙著呢?」我知道又是信全能神的人,就罵道:「看你那皮笑肉不笑的熊樣,不撒泡尿照照,你簡直不要臉,去!去!去!別在這煩人!」說著硬把他們攆出院門。幾天後,又有三人來我家,我一看就知道還是信全能神的人,就衝他們說:「你們這些人真是不要臉,他們不來你們來……」其中一位笑著說:「弟兄……」「我不是你的弟兄,你們男女在一起淫亂、敗壞、污穢不堪,不配與我稱兄道弟!」那弟兄還是笑著不慌不忙地說:「弟兄,你無論怎麼說,是你不知情,以後讓事實說話,今天想與你談談聖經。」我輕蔑地說:「你也配來和我談聖經?聖經我都看三十遍了!」其中一位年紀較大的弟兄溫和地說:「弟兄,熟悉聖經能代表認識神嗎?舊約律法時代的文士、法利賽人都是熟讀、研究聖經的人,為何不認識盼望已久的彌賽亞,而把道成肉身的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今天我們應該尋求什麼是聖靈的作工,要明白神現時的心意是什麼。」我當時無話回答,便惱羞成怒,惡語中傷:「你白活這麼大年紀了,連神的心意、聖靈的作工都不明白,你還出來傳道?別在這胡攪蠻纏!」說著就把他們轟了出去,弟兄眼含著熱淚說:「弟兄,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你不聽會後悔的。」我怒火沖天:「呸!你真是恬不知恥,還有臉說這話,後悔的是你們這些敗類!連買你們的主都不承認了,快滾吧!」

現在回想起來我深感內疚,只知道忠於主耶穌,不知時代的變遷,神名的更換。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被人棄絕這前車之鑑,不就是因著神名的改變而成了歷史的遺憾?可我當時並沒有認識。弟兄姊妹一次又一次地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都被我無情地轟了出去。尤其是我的一個親戚,他來我家傳過十多次,每次都被我趕走,我還挖苦他說:「辛苦你了,傳道先生,不過我有事外出就不麻煩你進門了,如果你現在回頭信耶穌咱還是親戚,你若信全能神現在走人!」我被撒但愚弄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六親不認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還得意忘形,自以為是為真理不講情面大義滅親,捍衛了真道,為主盡到了看守羊群之責,卻不知所作所為都在與神背道而馳,都是在抵擋神。

但幾年的奔波忙碌,教會不但沒能興旺,而且日漸衰退。教會裡的嫉妒紛爭再加上家庭的纏累、生活的拮据,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使我心灰意冷,內心的苦楚無法言盡,哪裡還有平安喜樂可言?以至於最終信心失落、愛心冷淡,盼望變成了失望,孤獨、寂寞空虛、無聊之感侵襲而來。最終還是違背了自己的誓言,放棄了事奉之路,投身於物欲橫流的茫茫世界中。回首往事風雨十幾年,信主卻是一場空,唉!乾脆死了算了。真是人的盡頭才是神的開頭,做夢也沒想到在我人生淒迷沒有一線希望的生死關頭,宇宙君王全能神又一次伸出他慈愛的雙手,用他那奇妙、難測的作工,將我這個污穢不堪、敗壞至極的人從死亡的邊緣上拯救回來,使我歸回神的家中。

2001年12月,我聽了一位弟兄的見證,他所談的字字句句扣人心弦,特別談到人為什麼總是抵擋神時,他給我讀了神話:「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沒有絲毫的了解,那麼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麼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說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棄絕耶穌、毀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棄絕耶穌、辱罵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唾棄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你們如此的昏沉又能從耶穌得著什麼呢?你們如此執迷不悟怎麼能明白耶穌駕著白雲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訴你們,那些不領受真理卻一味地等待耶穌駕著『白雲朵朵』降臨的人定規是褻瀆聖靈的人,這些人定規是滅亡的種族。你們只想得著從耶穌來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樂境地,卻從來不聽從耶穌口中的言語,從來不領受耶穌重返肉身時所發表的真理。你們拿什麼來交換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事實呢?是你們屢次犯罪卻又口頭認罪的誠心嗎?你們拿什麼來獻給駕著白雲重歸的耶穌作祭物呢?是你們高舉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資本嗎?你們拿什麼來讓重歸的耶穌信任你們呢?是你們那不順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嗎?……」

我靜靜地聽著、揣摩著,愣在當場無言以對,只是淚如泉湧,我真的沒想到這些年被我抵擋褻瀆的全能神,竟然是我朝思暮想苦盼已久的救主耶穌。此時,我懊悔萬分,無地自容。以往神藉著多少個弟兄姊妹來拯救我,流著眼淚給我交通卻都被我無情地拒之門外,是我太瞎眼,悖逆不聽真道,失去了多少次蒙拯救的機會啊!我悔恨自己,按我的所作所行罪該萬死,只配得咒詛,但神依然拯救了我。面對全能神的諄諄話語,我徹底被征服在他的權下,是全能神拯救了我,使我又得見光明,若不是神的作工與神話的揭示,我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身分低賤、沒有人性,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抵擋全能神的罪魁禍首。

回首往事,歷歷在目。以往,我抵擋全能神及對弟兄姊妹的誹謗、污辱,使我對自己痛恨至極。今天,通過吃喝神話,我看到神的行政第四條: 「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來到全能神教會裡才看到,弟兄姊妹做事有原則,說話有分寸;他們省吃儉用,不亂花一分錢,傳福音都是騎自行車或步行,從自家帶錢為傳福音花費,這麼好的活出在各宗各派中不曾見過。謠傳中的「用女色引誘、傳一個人給多少錢」等純屬鬼話。然而我卻被《晚鐘》所蒙蔽,聽信謠言不加分辨,別人瞎說我也跟著瞎散佈,今日明白悔之晚矣。通過親身經歷,我才看到神在地的作工是何等艱辛,《晚鐘》都是褻瀆、攻擊神的謠言,純屬是血口噴人,並看清寫《晚鐘》之人的真實面目與醜惡嘴臉,他們哪裡是護衛真道,完全是抵擋真神,不知有多少人的生命斷送在他手中,《晚鐘》才是害群之馬。事實勝於雄辯,全能神用他的話語來顯明人、淘汰人、成全人,任何污鬼、邪靈、假的東西都得顯明,誰也逃脫不了末後的審判。今天是全能神撥開了我眼前的迷霧,使我重新得著失去的救恩。

感謝全能神!讓我看見你的奇妙難測,更覺得你的可愛!像我這樣一個罪惡深重的畜生,以往是那樣的抵擋悖逆你,今天卻蒙了你的極大拯救,真叫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全能神啊!我願以後盡上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花費全人順服你一切安排,追求性情變化、被你作成,為你在各處作見證,用實際行動報答你的拯救之恩。弟兄姊妹,全能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即將結束,我衷心地希望沒有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不要再痴迷不悟,不要再受撒但的迷惑,不要再聽信那些謠言及《晚鐘》的鬼話,要注重事實,尋求真理,望弟兄姊妹以我為鑑,不要再步我的後塵,趁著還有一點點時間,趕快接受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吧!不然錯過機會終生遺憾!

河南省項城市 李國富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