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中庸之道不是真正的好人

陳 默

2016年11月,帶領再次安排我到奮進教會盡本分。剛到教會,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帶領打聽我之前的老搭檔楊斌弟兄的情況。帶領告訴我:「楊斌做教會帶領期間,胡輝、李華兩個弟兄盡本分長期沒有果效,按原則早就該撤換了,楊斌心裡很清楚,但他盡本分應付糊弄,不維護教會的工作,一直不撤換他們,給教會工作帶來一些攪擾、打岔,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也受到了虧損。在這期間,上層帶領多次提點幫助他,弟兄姊妹也對付修理他,可他絲毫不反省自己,仍是憑己意、應付糊弄地盡本分。因他一直不實行真理,不維護教會利益,觸犯了神的性情,突發疾病沒法盡本分了,現正在家療養。臨到這樣的責打管教,這也是神對他的拯救啊!……」帶領還在繼續說著,可我什麼也聽不進去了,整個心思都被楊弟兄的事佔滿了。

帶領走後,我仍被這件事困擾著,心想:「楊弟兄盡本分一貫應付糊弄,該撤換的人員一直不撤換,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這與我有直接的關係啊!」我越想越扎心難受,心就像被刀割一樣的痛。瞬間,我和楊弟兄一起盡本分時的一幕如潮水般從我的腦海裡湧出來……

走中庸之道不是真正的好人

2015年9月,我和楊斌一起配搭盡帶領的本分。一天,我倆在溝通教會工作時,楊斌提到胡輝與李華盡本分一直沒有果效這事,我根據原則衡量這兩個弟兄的確不適合繼續盡這個本分了,需儘快撤換。於是,我就提議:「胡輝之前盡本分就沒有負擔,總貪圖肉體享受,現在他還是沒有什麼變化。李華人性比較詭詐,盡本分光說好聽的,卻不幹實事。根據他倆的實際情況看,還是讓他們停下本分靈修反省吧!免得耽誤教會工作。」楊弟兄回應道:「嗯,好,等找到合適的人就把他們換下來。」

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每次提到撤換胡輝和李華的事,楊弟兄都說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心想:「你是不是在找理由藉口啊?不按原則用人會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的,這可不是小事啊!」可轉念一想,「撤換兩個弟兄的事,我們之前已經交通清楚了,可他一直在應付,我若執意讓他撤換,他會不會說我狂妄自大、獨斷專行啊?若他再跟那兩個弟兄說是我讓撤換的,他們會不會怨恨我,對我有不好的評價呢?到時他落個好人,我倒成壞人了,那我圖什麼呢?再說我倆工作有分工,這兩個弟兄是他負責範圍內的,撤不撤換那是他的事,反正這事我已經和他說過了,他不實行到時追究責任與我無關。」我又想到,「這段時間楊斌追求地位,落實工作不分輕重緩急,我負責的範圍有些工作急需解決,他不積極協助,還讓我先和他完成他負責範圍內一些不太緊急的工作,這也不維護教會整體工作啊!我要不要和他說先迎合重要工作呢?」想到這兒,我又退縮了,「若與他交通,讓他先落實我負責的那項重要工作,他會不會說我與他爭呢?唉!還是不說了,別到時說不清還讓他誤解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什麼也不說,這多好!」

幾天後,我聽說楊弟兄去聚會不是走錯了地方,錯過了約定時間,就是電動車壞了,本分也受到了影響和耽誤。我心想:「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是神擺佈的,楊弟兄盡本分接連碰壁,這裡肯定有神的心意,等見面時我得問問他是怎麼經歷的,能不能認識到問題所在。」當我見到楊弟兄詢問他這件事時,他只是笑嘻嘻地說這是神的管教,就不再說細節了。我本想提醒他多尋求神的心意或問問他都怎麼認識的,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心想:「常言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楊弟兄不想說,我這樣追問他,不是在揭他的短嗎?他會不會說我在抓他的小辮子啊?唉!還是不問了吧,『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別傷了和氣……」

隨著窗外一陣「轟隆隆」的雷鳴聲,我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看著天空中烏雲翻滾,我沉重地嘆了一口氣,唉!當時我看到楊弟兄不按原則撤換人,我若把這樣盡本分帶來的危害、後果,以及神對這樣的人是什麼態度等都給他交通清楚,再按照原則把胡輝、李華及時撤換了,也就不會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了。

我邁著沉重的步伐回到臥室,打開神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說:「當行一切對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該做毀壞神工作利益的事,當維護神的名、神的見證、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對一切宗教打岔的,拆毀教會建造的,一點不能容忍,立時審判,揭露撒但,踐踏撒但,讓撒但有來無回,毫無藏身之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神的話使我明白了,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所做所行、所思所想都應該以教會工作利益為重,一旦發現教會中存在打岔、攪擾的事,能立即站起來揭露、解剖,不給撒但拆毀教會工作的機會,這樣實行才是在維護神的見證、神的作工,才合神心意。回想自己的所做所行,真是一點見證都沒有,我明知胡輝、李華兩個弟兄早已沒有聖靈作工,需要趕緊撤換,楊弟兄遲遲不撤換他們,就會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可我總怕楊弟兄說我「狂妄自大,獨斷專行」,又怕得罪人給自己帶來不利,就把這事擱在一邊不管不問,絲毫不考慮教會利益。我發現楊弟兄不及時落實教會重要工作,而是為名譽地位作工時,我為了不讓別人說我爭名奪利,就採取漠視的態度,眼看著教會工作受虧損也置之不理;楊弟兄出去聚會碰壁,我本該提醒他尋求神的心意,但又怕問得太直接,會傷了弟兄的面子,破壞我倆之間的關係,乾脆就採取什麼也不說。這時,我才看清自己充當的就是老好人的角色,當教會利益受到虧損時,我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憑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這些撒但毒素活著,不惜出賣教會的利益來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寧可得罪神,也不願得罪人。我所作所為全是為著個人的利益,絲毫不考慮怎麼對教會的工作有利,怎麼做能夠見證神、滿足神。唉!我怎麼這麼自私、詭詐呢,真是個吃裡爬外、胳膊肘往外拐的卑鄙小人!根本不與神一條心,完全是與撒但同流合污,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我的所作所為真是令神厭憎、恨惡。楊弟兄如果知道我早已看出他的問題,但卻沒有實行真理幫助他,他還會說我是好人嗎?我這才看清自己完全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是站在撒但一邊拆毀教會工作,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的是虧損。想到這兒,我的內心感到懊悔、自責。

一天早晨,我看到神的話說:「有的人總標榜自己人性好,從來不做壞事,也不偷別人的東西,也不貪圖別人的東西,甚至在臨到利益糾紛時能讓別人佔便宜,寧可自己吃虧,看見惡人作惡也不揭露,一點原則沒有,人都感覺他是好人,但是在神家盡本分,他卻藏奸耍滑,總為自己圖謀,沒有一件事能考慮到神家的利益,沒有一件事是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沒有一件事是為了自己的本分能夠放下自己的利益,他從來不捨棄自己的利益,這就不是好的人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那些走中庸之道的人都是最陰險的,誰都不得罪,八面見光,八面玲瓏,逢場作戲,誰都看不漏,那就是個活撒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能擺脫敗壞性情的捆綁》)神的話使我更加明白了,走中庸之道並不是真正的好人,相反卻是最陰險、最詭詐的老好人。外表看老好人對人挺和善,遇事能忍讓,也不做什麼明顯壞事,可在教會工作與個人利益面前,他卻處處考慮、維護自己的利益得失,不願擔責任,想方設法把自己保護起來,誰也不得罪,絲毫不維護教會利益,這樣的人就是自私卑鄙的小人,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回想我從小就比較高看那些外表隨和,誰也不得罪走中庸之道的人,認為這樣的人就是好人;結婚後,無論與誰接觸、交往,我都是抱著這樣的態度對待別人,誰也不得罪,親戚朋友、鄰居對我的看法都很好;信主後,我與弟兄姊妹也沒有發生過爭執,即使看到誰做的違背主的心意,我只是做到心裡有數,可交往的關係近點,不可交往的敬而遠之就行了。弟兄姊妹都喜歡與我接觸、聽我講道,我就更認為自己是個好人,所做的肯定合主的心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看到神揭示人類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我只是在道理上承認,口頭上認可,並沒有真實的與自己對號,更沒有根據神的話看事、行事,而是憑撒但的處世哲學活著,走中庸之道,處處維護與人之間的關係,即使看到有不對的人在攪擾、攔阻教會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受到虧損,我也無動於衷,絲毫不考慮神的心意與神的要求,也不琢磨怎樣實行才能夠安慰神的心。我這哪是什麼好人,純粹就是假好人、濫好人。我對神、對人都沒有真心,說話、做事都是為自己圖謀,滿了虛偽和欺騙,絲毫不捨棄自己的利益,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現在才看清,這中庸之道是詭詐人的生存之本,是與神所說的好人恰恰相反,我走這樣的道路實際上就是在悖逆神、抵擋神,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醜惡嘴臉,給教會的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的危害太大了,如果不及時扭轉,還會作出更大的惡,最終被神厭棄、淘汰,不能達到蒙神拯救!

想到這兒,我趕緊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全能神啊!我盡本分沒有維護你的作工,而是憑撒但毒素活著走中庸之道做老好人,給你的工作帶來了打岔、攪擾,給楊弟兄帶來的是傷害,自己的生命也受虧損。神啊!我錯了,我願意向你悔改,以後做事、說話要注重維護你的工作,不再做撒但的差役!求你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滿足你!」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三篇》)神的話清楚地闡明了神喜歡的是誠實正直的人,神厭憎、恨惡詭詐的人。因神的實質是信實的,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實實在在,很直白。就像當初神囑咐亞當、夏娃伊甸園中什麼樹上的果子可以吃,什麼樹上的果子不能吃,吃了會有什麼後果,神把這些清晰明瞭地告訴他們,沒有拐彎抹角;還有神發表的每一句話,不管是揭示人類敗壞實質的話,勸勉人類的話,還是教導人類如何順服神、如何做誠實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如何脫離撒但黑暗權勢蒙神拯救的話語,都是直接向人類闡明神的心意,絲毫不含混,並且神口說出的話必定會按著神的經營計劃一步步成就、應驗,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從這裡完全能看出神的性情裡沒有虛假、偽裝與欺騙,都是真實的、實在的,神喜歡、祝福誠實的人,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而走中庸之道的人是圓滑詭詐的卑鄙小人,是屬撒但的人,這類人雖然在邪惡黑暗的世界上能吃得開,被稱之為「好人」,可在教會是行不通。因教會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基督的國度是光明的、公義的,不容絲毫的污穢存留。國度的大門是基督把守,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進入國度,走中庸之道的詭詐人是永遠沉淪滅亡的對象,這完全是神公義、聖潔、美善的實質決定的,從中也看到神的可愛之處,神的實質裡都是正面事物,是美善的事物,神恨惡一切反面事物,咒詛、毀滅一切反面事物。我明白這些後,下決心要棄絕、背叛撒但的中庸之道,立志以後在凡事上學會根據神的話看事、行事,做個神所喜悅的誠實人,盡好本分滿足神。

立志盡好本分滿足神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關係,必須達到心歸向神,在此基礎上,你與人也有正常關係了。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這樣,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沒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裡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著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要想實行真理滿足神,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必須得把心交給神,對待各種人事物,不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維護與人的肉體關係,不考慮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能存著誠實正直的心,凡事根據真理原則實行,追求滿足神的心意,這樣與弟兄姊妹的關係自然也就正常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對實行的路途更透亮了,再次向神立心志,願意在以後的光陰中,注重維護教會的利益,凡事尋求真理、實行真理,做一個有正義感、堅持真理原則的誠實人。

一天,負責人來找劉弟兄了解段弟兄盡本分的情況,「他有沒有負擔?適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劉弟兄想了想說:「適合,他比我有負擔,整理文稿的思路也挺清晰……」聽到劉弟兄違背事實的一番話,我心裡有點氣憤:「段弟兄盡本分明明就沒有負擔,貪圖肉體享受,盡本分沒有果效,整理的文稿也是思路不清,而且他與人配搭總是爭名奪利,你為什麼不根據事實說話,這不是耍詭詐嗎?不行,我得把事實說出來,可是……負責人又沒有問我,我如果說出事實,這不明擺著是揭劉弟兄的短嗎?這會不會影響我和劉弟兄之間的關係呢……」我看了看劉弟兄不自然的表情,欲言又止,沒有勇氣說出來。

負責人走後,我心裡很受責備,思想不斷地爭戰著:「劉弟兄明明知道段弟兄不適合盡這個本分,怎麼還違背事實說話,不維護教會利益呢?負責人不明真相,繼續讓段弟兄盡這個本分,這不得耽誤教會工作嗎?不行,我不能再走中庸之道做老好人了,我得實行真理揭露事實真相,跟負責人說明段弟兄的實際情況。」可轉念一想,「我盡這個本分才一個多月,若當面指出劉弟兄的問題他能不能接受呢?要是把他得罪了,以後還怎麼相處啊?可我明知道劉弟兄說謊,卻不維護教會利益,這也不合神心意呀!唉,我該怎麼做呢?」就在我猶豫不定時,想起神的話說:「教會一進入建造帶下了一場聖徒爭戰,撒但的各種醜惡的嘴臉一一地擺在你們面前,是停止退步,還是站起來靠我而行?徹底揭露撒但的敗壞醜相,不講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氣!與撒但決一死戰!我是你的後盾,要有男孩子的氣概!撒但最後垂死掙扎,但也逃脫不了我的審判,撒但就在我的腳下,也踩在你們的腳下,就這麼實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意識到這個環境是神擺上檢驗我的,我要是總維護與劉弟兄的肉體關係,為保全自己怕得罪人而不揭露反面事物,這就代表撒但的作為,不是做誠實人按照真理原則來維護教會的利益,走的還是中庸之道,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啊!之前我看到楊弟兄的問題沒能實行真理給他指出來,坑人害己,今天又臨到這事,這是神給我一次實行真理的機會,我不能再有任何的顧慮了,得勇敢地站起來,實行真理維護教會的利益,就算是得罪了劉弟兄,他對我有看法那也無所謂,我得先滿足神再說;相反,我要是不揭露劉弟兄的所作所為,這是包庇撒但、縱容撒但,是得罪神、抵擋神,讓神厭憎、恨惡的事啊!劉弟兄若是明白神的心意,這對他認識自己、生命進入也有益處。想到這兒,我決定找個合適的機會幫助劉弟兄。

幾天後,負責人和我們聚會,當負責人讓我們互相提缺少時,我心裡沒有什麼顧慮了,就把自己臨到事不實行真理總是走中庸之道的老好人表現都說了出來。當看到劉弟兄臉上流露不自然的笑時,我一點也沒有受轄制,心想:「我寧可得罪人,也不能再得罪神了,我這樣實行只要能讓神喜悅、滿意就行。」當我按著神的要求實行真理做誠實人維護教會利益時,劉弟兄並沒有對我產生成見,這讓我體嘗到只有實行真理才能與人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才能獲得神的祝福,只有實行真理才是做人的根本!

事後,再細細回味這次實行真理的經歷時,我深深地感受到雖然當時心裡有些爭戰,但當我有點實行真理的心志時,神就加給我信心、力量,實行的時候一點也不費勁,過後心裡亮堂、踏實有享受,良心平安沒有控告,這就是神的祝福、恩待啊!回想之前,每次我明知真理卻不願意背叛肉體去實行,而是走中庸之道,憑著撒但處世哲學與弟兄姊妹交往,當時的地位、名譽是維護住了,可心裡是渾濁、黑暗的,良心還受控告、責備,懊悔自己不該那樣做、那樣說,心靈痛苦不得釋放,這與實行真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讓我心裡更加印證中庸之道就是歪道,憑它活著給自己帶來的都是痛苦黑暗,甚至喪失良心、人格,讓神厭憎、痛恨!只有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凡事維護教會利益才是真正有良心理智的好人,這才符合神的心意,也是我該走的人生正道!今後,我願在凡事上根據真理原則看事、行事,背叛撒但的處世哲學,不再走中庸之道,使自己能早日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的心!

相關內容

  • 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心靈得釋放

    所盡的本分能不能讓人高看不重要,關鍵是當面臨本分時人的心是不是順服神的,對待本分的態度如何,能否守住神交給自己的託付,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盡心地去配合。

  •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教會帶領。一天,我接到上層帶領的通知,要我去聚同工會,想到參加同工聚會能明白更多的真理,我心裡很高興,可又一想:「這段時間,我負責範圍內各方面工作的果效都不好,抓工作的姊妹若知道了肯定會對付我,甚至還有可能撤換我,到時我可怎麼辦呀!」想到這兒,我心裡不禁擔憂起來。

  • 神賜給我的上好贈品

    以前,經常聽弟兄姊妹說:神所作的都是最好的,都是人所需要的。對於這話我只是口頭上承認、贊同,卻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和體會。後來,藉著神擺設實際的環境,我才認識到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根據我的需要,是賜給我的上好的贈品。

  • 不再受存心蒙蔽

    同時也使我明白了,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即便存心對,外表作法合適,所流露出來的也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這時候也應該反省認識自己。今後,我願意注重生命性情的變化,從本性實質上來認識自己,不再從表面看問題,不以存心對而忽略對自己敗壞本性的認識,要在凡事上追求認識自己,使自己早日達到性情變化,讓神心得安慰。

  • 對蒙拯救的一點認識

    信神以來,我一直認為只要撇下一切為神花費,作好教會工作,不管遭遇什麼患難、痛苦不撂挑子,不背叛神,能夠跟隨神走到最終,就是神喜悅的人,就能蒙神拯救剩存下來。因此,我撇下家庭,放棄肉體的享受,每天在教會裡奔波忙碌。就這樣,我認為自己已經走上了蒙神拯救的路,只差跟隨到最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