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婚姻 從接受神救恩開始(有聲讀物)

馬來西亞 追求

我是一位美容師,丈夫是一個農民,我們是在馬來西亞的一次「拋柑」活動中相識的。一年後,我們在牧師的見證下舉行了婚禮。當聽到牧師為我們的婚姻祈禱時,我深受感動,在心裡默默向上帝祈求:希望這個男人能始終如一地呵護、照顧我,陪我度過一生。

步入婚姻生活後,我和丈夫之間的矛盾就一點點出現了。丈夫每天凌晨四點多鐘就出門賣菜了,晚上七點多才回來,而我下班都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所以我倆共處的時間很少。當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時,很希望得到丈夫的關心、呵護和理解,問問我工作怎麼樣啊,開不開心啊。但令我失望的是,幾乎我每次下班回到家,丈夫不是在看電視就是在玩手機,有時甚至連招呼都不和我打,彷彿我不存在一般。看到這一幕我很失落,對丈夫也漸生不滿。

一次,我和客戶之間發生了一些矛盾,心裡很煩,回家後就向丈夫訴苦,希望他能安慰我,誰知他邊玩手機邊愛搭不理地應了一聲,然後繼續低頭玩。丈夫對我漠不關心的態度使我很難過,於是我衝著他大聲喊:「你是木頭人嗎?不會聊天啊?會不會關心人啊?……」丈夫看我生氣就不再搭理我了,他越不說話,我心裡的火氣就越大,不停地嘮叨他,非要逼他說話不可,誰知他突然大喊一聲:「你說夠了沒有!」我聽了越發地生氣、委屈,心有不甘的我繼續和他講理,最後還是他先停止說話,我們之間的爭吵才算結束。還有一次,我向丈夫訴說自己在外面受的委屈,本以為他會安慰我,想不到他卻冷冰冰地來了一句:「一個巴掌拍不響,你看到的都是別人的問題,怎麼不找找你自己的原因?」聽他這麼一說,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忍不住和他吵了幾句,心裡滿了埋怨:「這是什麼人啊,我怎麼找了這樣一個丈夫?一點都不體諒我的感受,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之後我在公司發生的事情就很少和他說了。後來,丈夫也試著問我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但我也懶得搭理他,漸漸地,他也不再問什麼了,我們之間也越來越沒有共同話題了。再遇到煩心事,我就去找朋友訴苦,有時聊到凌晨才回來。丈夫看我回家晚也不關心,還說我把家當成了旅館,我心裡很不平衡,對丈夫更加不滿了,為此我們經常爭執、吵架,都活在了痛苦中,我不想再這樣下去,就想找機會坐下來和他好好溝通溝通。

夫妻之間發生矛盾

一天吃過晚飯,我問丈夫:「你是不是討厭我啊?為什麼對我總是愛搭不理的?你要是對我有想法就直接說出來吧。」丈夫沒有吱聲,我就繼續追問,誰知他不耐煩地衝我大聲喊道:「你不要再問了,天天那麼多問題,煩死了!」看到他如此的反應,我的火氣一下子又上來了,之後我們就你一言我一語地吵了起來,吵著吵著他起身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子倒在了沙發上。看到丈夫竟然對我動手,我的心都要碎了:「這就是我精挑細選的丈夫嗎?這就是我期待的婚姻嗎?他怎麼可以如此待我?」從那之後,我對丈夫再也不抱什麼希望了。

2016年4月,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姊妹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說主愛我們,為了拯救我們被釘在十字架上,我被主的愛感動了,於是接受了主的福音。後來我就跟牧師說了我和丈夫之間的問題,他們告訴我:「我們只有先改變自己才能改變別人,我們要效法主耶穌,對人實行包容忍耐。」於是我開始嘗試著改變自己,下班後我早早回到家收拾屋子,有時看到丈夫不搭理我,我想發脾氣時就禱告主,求主賜給我一顆包容、忍耐的心;有時候控制不住自己與丈夫爭吵了,過後我也嘗試著主動緩解僵局。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也跟我一起信了主。信主後,我們的爭吵少了,交流也多了,看到主在我們身上的拯救,我對主充滿了感激。

但時間久了,我發現我們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家庭戰爭還會時不時地爆發,尤其遇到對方心情不好時,我們誰也沒有包容忍耐,結果兩人就越吵越凶。每次吵完架我心裡就很痛苦,向主禱告說:「主啊!你教導我們包容忍耐,可我卻做不到,看到丈夫做得不合我意,我心裡就有很多不滿。主啊!我該怎麼辦?」後來我積極參加教會組織的一切課程,希望能從中找到實行的路途,但始終也沒能如願。我又向組長求助,可組長卻說:「我們夫妻倆也常常爭吵,就連保羅都說:『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7:18)對於我們常常犯罪認罪的問題,我們誰也沒辦法,只能向主禱告求主憐憫。」組長的話使我感到很茫然:難道我們夫妻一輩子就只能在爭吵中度過嗎?

2017年3月,一向不愛說話的丈夫突然變得健談起來,還時常與我交通對一些經文的認識,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分享很有亮光。我有些納悶丈夫怎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說出的話這麼有見地,我很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無意中,我發現他的line裡有一個群組,因為當時已經深夜了,我只好等著明天再問他。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迫不及待地問他在網上和別人聊什麼,他一臉認真地告訴我他正在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還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名叫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末世審判潔淨人的工作,這正應驗了聖經上說的:「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我們尋求神的顯現作工,得注重聽神的聲音,不能一味地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不尋求真理,只等著神的啟示,那就迎接不到主的再來了。聽到這個消息,我一下子驚住了,感到很不可思議。之後我想到一個印度牧師曾說過,凡是聽到關於主再來的事情我們都要虛心尋求,認真考察,不能憑著觀念想像盲目下斷案。於是,我向主禱告:「主啊!如果全能神是你的再來,願你帶領引導我,使我有一顆尋求真理的心虛心考察,如果不是,求你保守我的心不遠離你。阿們!」

禱告後我打開聖經讀,當讀到啟示錄3章20節:「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我心裡突然有些觸動,感覺是主在向我說話,告訴我們他回來時要向我們叩門,並囑咐我們聽見他的聲音就開門,就像聖經中記載的聰明的童女一樣,聽見新郎的聲音就趕緊出來迎接。我又想起約翰福音16章12至13節:「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揣摩這些經文,我心裡很激動,原來主早就說過他回來的時候還要發聲說話,賜給我們真理。而全能神末世作的正是發表話語潔淨人、變化人的工作,難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如果主真的回來了,發表真理解決人的一切難處,那我和丈夫之間的問題是不是就可以得到解決了呢?於是,我趕緊讓丈夫幫我聯繫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我也想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效法主耶穌

聚會時,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結合聖經給我交通了主再來的方式、主的新名和主來作什麼工作等方面的真理,他們的交通使我心服口服,耳目一新。我很想更多地了解主末世的作工,於是我不斷地向神禱告,求神開啟使我明白神的話。通過讀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漸漸明白了神經營人類的宗旨,神為了拯救人作的三步工作,人類以後的結局、歸宿,等等。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期間,我控制不住自己又因一些事情和丈夫爭執了起來,過後我心裡很難受,就問自己,我為什麼總也實行不出神的話呢?為此,我很困惑。一次聚會時,我不禁問姊妹:「為什麼我和丈夫總是吵架,不能心平氣和地相處呢?」姊妹給我找了兩段神的話:「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身的奧祕(四)》)「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姊妹交通說:「起初的亞當、夏娃在伊甸園之中,幸福地活在神面前,他們聽見神的說話,享受著神的愛,沒有爭吵,沒有痛苦。但自從他們聽了蛇的話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後,就遠離、背叛了神,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活在了撒但的權下,悲哀痛苦的日子就開始了。直到今天,我們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身上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都特別狂妄、自私、詭詐、任性,凡事以自我為中心,總想讓人聽自己的,為此人與人之間互相爭鬥、廝殺,就連父母與兒女之間、夫妻之間都沒有包容忍耐,不能和睦相處,連最起碼的良心理智都沒有了。我們雖經主耶穌的救贖,也向主禱告認罪悔改,努力地遵守主的教導,但還是身不由己地犯罪抵擋神,因為主耶穌作的只是救贖人類的工作,並沒有作除罪的工作,我們的敗壞性情並未得到潔淨。也就是說,我們接受主耶穌的救恩,只是不再屬罪了,能有機會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得到神的憐憫罪得赦免了,但犯罪的本性還在我們裡面根深蒂固,我們還需要神在末世再作一步潔淨人、變化人的工作,解決我們的犯罪本性問題。如今,神已再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審判潔淨的工作,徹底拯救我們脫去敗壞性情,脫離撒但的權勢,達到蒙拯救。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作工,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追求真理,按神的話語實行,敗壞性情逐步得到變化,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人與人之間才能達到和睦相處。」

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原來我們總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是因為主耶穌作的是救贖人類的工作,我們信主只是罪得赦免,但我們犯罪的本性並未得到潔淨。就像自己也想按照主的教導實行包容忍耐,但一臨到丈夫說話做事不合我意的時候就不由自主地發火,自己怎麼克制都不行,如果神不作工拯救我們,靠我們自己是無法擺脫撒但敗壞性情的。如今神又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了,我們接受神的新工作,好好追求真理,就有機會得到變化。此時,我有些受感動,十分感謝主的憐憫使我聽到他的聲音。但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神這次是發表話語來潔淨、變化我們,可話語是怎麼審判、變化我們呢?於是我就把這個困惑說了出來。

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我找到了夫妻和睦相處的良藥

姊妹交通說:「神的話把神如何作審判工作都給我們說清楚了,神的話告訴我們當如何順服神、敬拜神,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對我們人類的心意、要求,神喜歡什麼人,淘汰什麼人,人的撒但本性是什麼,等等。這些話語都是針對我們的敗壞本性實質和敗壞真相所發表的真理,是我們得潔淨蒙拯救所必須明白的真理,神的話語有權柄、有能力,都是神性情的發表。當我們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時,我們就能感覺到神在面對面地與我們說話,神的話將我們的撒但敗壞性情,我們對神的悖逆、抵擋及觀念想像揭示得淋漓盡致,我們才看到自己本性實質裡充滿了狂妄自是、彎曲詭詐、自私卑鄙,我們憑著撒但敗壞本性活著,流露出來的都是撒但性情,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因此從心裡恨惡自己、厭憎自己,不想再活在撒但的權下被撒但愚弄了。同時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們看到神的聖潔實質與神不可觸犯的公義性情,對神生發敬畏的心,願意實行真理滿足神。當我們實行真理時,神慈愛憐憫的性情又向我們顯現。隨著我們不斷地讀神的話語,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了更深的認識,對神所發表的真理也越來越明白,從而更加願意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刑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滿足神,敗壞流露也就越來越少,實行真理也越來越容易了,漸漸地就走上了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們都能從心裡印證神的審判刑罰是拯救我們脫去敗壞性情的良藥,是神對我們敗壞人類最真實的愛,如果不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們永遠無法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神的話語和姊妹的交通對我觸動很大,我感覺神末世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很實際,我們的敗壞性情要想得著變化,確實需要神的審判刑罰,不然我們會一直活在犯罪認罪的循環式生活中,永遠擺脫不了罪的捆綁。於是我在心裡向神禱告,願神用話語澆灌餵養我,擺設環境審判刑罰我,使我能認識自己,敗壞性情能早日得到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接受神末世作工後,在神的話語中我對神安排的婚姻也有了新的解讀。一次,一個姊妹給我讀了幾段神的話:「女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馬王子,男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雪公主。人的這些幻想意味著每一個人對婚姻的要求都是有條件的,都有自己的要求標準。」「婚姻是人一生中的重要關口,它因人一生的命運而產生,它是一個人一生命運的一個重要環節,它不以人的意志與人的喜好為基礎,不受任何外界條件的影響,而是完全取決於兩個人的命運,取決於造物主對擁有此婚姻的兩個人的命運的命定與安排。」「當一個人走入婚姻的時候,他的人生之路會影響、涉及他的另一半,而另一半的人生之路也將會影響、涉及他一生的命運。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命運是相互關聯的,沒有一個人能真正地獨立完成自己一生的使命,也沒有一個人能真正獨立扮演自己的角色。一個人的出生牽扯到一個巨大的關係鏈,一個人的成長也涉及到一個複雜的關係鏈,同樣,一個人的婚姻也不可避免地是在一個龐大而複雜的關係網中存在與維持著,它牽扯到在此關係網中的每個成員,也影響著在此關係網中的每一個人的命運。每個婚姻並不是根據人的出生家庭、成長背景、人的長相、年齡、人的素質才能等等諸多方面的因素而產生的,而是根據擁有每個婚姻的雙方的共同使命與相關的命運而產生的,這就是造物主所擺佈與安排的人的命運中所產生的婚姻的由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讀完後姊妹交通說:「我們每個人的婚姻都是神命定的,我們和誰組成一個家庭也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這都是神智慧的安排。神如何安排我們的婚姻,不看我們在社會上的地位高低,也不看我們的長相、素質如何,而是由我們雙方的使命決定的。但我們受敗壞性情的支配,對另一半總有自己的要求和喜好,總想讓對方按著自己的意思來,當對方不如我們的意時,我們心裡就會有許多不服、不滿,和對方吵架、生氣,甚至會怨天尤人,埋怨神、誤解神,使自己和對方都活在痛苦中。這種痛苦不是別人帶來的,也不是因為神的主宰安排導致的,而是受我們裡面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支配的,這種性情使我們和神的主宰相對抗。」

聽著姊妹的交通,回想與丈夫相處的過程中,我對他的表現總是不滿意,總要求他達到我的標準,能關心我、呵護我,對我噓寒問暖,把我放在心上能重視我,否則我就埋怨他,認為他不好,處處看不上他,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確實是一個狂妄自大、自私卑鄙的人,是一個做事只考慮自己喜好、利益而不顧及他人感受的人。仔細想想,丈夫其實並不是不關心我,只是他性格內向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而我非逼著他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所以才造成我們之間這麼多的矛盾,我不禁對自己以往的行為感到懊悔。我又想到丈夫說當年我把主的福音傳給了他,如今他又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這是神對我們極大的恩待,也是神奇妙的安排,我們都是最蒙福的人,而我卻不懂得感恩,對神給我安排的婚姻不願意順服,常常誤解神、埋怨神,我真是太狂妄、太沒理智了!感謝神話的帶領,我找到了造成自己婚姻痛苦的根源,心裡坦然釋放了很多。我也願意在以後的生活中能依靠神、仰望神,背叛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與丈夫和睦相處。

之後,我和丈夫經常在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也都力所能及地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們每天接受神話語的澆灌餵養,臨到事時都根據神的話尋求神的心意,即使流露敗壞或發生爭執,我們也會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當我們這樣實行時,我們之間多了份理解,爭吵越來越少了,生活也變得越來越充實。最令我感動的是丈夫領受真理比我好,他經常和我交通對神話語的純正領受和一些經歷認識,當看到我流露敗壞性情時,他也和我交通真理、交通神的心意,我感受到了他對我的關心和愛護,心裡很幸福。回頭看看走過的路,我還是我,他還是他,只因為我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明白了一些真理,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們!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