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上搭建起的生命橋梁(上)

臺灣 永擇

自從我們一家搬到台北後,我和妻子整天都忙於生意上的事,沒有時間照顧孩子。為了彌補對孩子的虧欠,他們要什麼我們都儘量滿足,但是漸漸地我發現孩子們口裡的髒話越來越多。為了教育好他們,我該講的道理也講了,該教訓的也教訓了,但都無濟於事,我感覺自己做人很失敗,連孩子也教育不了。就在這時,主耶穌的福音臨到了我們家。我們全家人一起去教會聽道、查經,漸漸地,我發現孩子們口裡的髒話少了,我們一家人變得和和睦睦、其樂融融。看到這些變化,我認定主耶穌就是真神,便開始在教會裡積極追求。2016年之後,我在教會裡參加了帶領聚會服事、領唱詩歌,看到自己能為主作工花費,我感覺自己還是比較追求屬靈的人。

在召會裡,我們主要強調的是:「藉著天天守晨興,禱、研、背、講的消化吸收,將主的話構成到我們裡面,再藉著那靈在我們裡面作調和的工作,最終達到與主聯合,與主調和成為一靈。」同時我們還得天天呼求主名,禱讀主話,這樣主就會在我們裡面作更新、變化、模成、得榮的工作,讓我們不再活在罪中。同工講道的時候也常常講:「主耶穌道成肉身釘十字架復活後,成為那賜生命的靈,那賜生命的靈就內住到我們裡面,與我們的靈調和,二靈成為一靈,等主耶穌回來了,我們就能被接進天國。」所以那時候我們的操練就是每天禱讀主話,早上晨興,晚上晚禱,不管什麼事都呼求主名,這樣我們就能與主聯合,達到更新、變化,活出基督的形像。我覺得只要堅持這樣實行,等主回來的時候我們就能被提進天國。

Facebook上搭建起的生命橋梁

正當我沉浸在喜悅的氣氛中時,我和妻子之間出現了矛盾。妻子覺得我很虛假,說我每天早上起來讀經,但根本沒什麼變化。還說我在教會裡表現一個樣,回到家又是一個樣,在教會裡對弟兄姐妹蠻有愛心,比較謙和,回到家就對家人大聲訓斥,站在一家之主的地位上要求家人做這個、做那個,根本沒有活出主的彰顯。當時我根本不接受妻子說的話,總覺得自己還是比較追求的,因為我每天都在按照召會裡所講的信息實行。至於犯罪,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不都是這樣嗎?早上聚會時說論斷人是犯罪,但是等散會的時候兩三個人還是會聚在一起論斷這個弟兄或者那個姊妹。保羅也曾說:「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7:18-19)我們內心裡的罪性是沒有辦法根除的,當我們犯罪時,只要向主認罪悔改就好了。因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信而受浸的就必然得救,我們只要天天呼求主名,主就會在我們裡面作更新、變化的工作,讓我們不再活在罪中。我就這樣自我安慰了一下,並沒有把妻子的話放在心上。

隨後我臨到了更大的環境,妻子向我提出了離婚,這個打擊對我來說太大了!我心裡很困惑:「沒信主的時候,我有那麼多的缺點,妻子都能包容我,為什麼我們現在都信主了,卻達不到包容忍耐,最後走到離婚這個地步呢?」離婚後,我心裡對主產生了一些怨言,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不解、痛苦中,我來到主的面前禱告:「哦!主耶穌啊!我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發生這些事?主啊!求你讓我明白你的心意……」那段時間我每天都這樣呼求主、禱告主。

感謝主垂聽了我的禱告。2017年2月初,在我最痛苦的時候,我在Facebook上認識了希臘的李姊妹和瑞士的陳弟兄,我們常常在一起分享經文和各自經歷主話的所得與認識。後來李姊妹給我介紹了她在德國的舅舅(秦弟兄),感謝主的預備,讓我有機會和好幾個國家的弟兄姊妹在Facebook上分享交流。在一次交流聚會中,我們談到了召會所持守的信息「聖靈內住,二靈相調」,當時我說:「我們認為,主耶穌死後復活升天,成了賜生命的靈,那賜生命的靈就內住到我們裡面,與我們的靈調和,二靈就能成為一靈,我們就能活出基督的形像。」秦弟兄說:「弟兄,你說的這個觀點符不符合主的話呢?主耶穌這樣說過嗎?這個問題有待於我們探討。」緊接著秦弟兄發來《驚險被提》這部電影中的精彩片段:揭露「聖靈內住,二靈相調」之荒唐。我們看完後,秦弟兄與我們分享說:「其實,神原有的靈也是七倍加強的靈,他不可能成為賜生命的靈,他如果成為賜生命的靈,都賜給每個人,那每個人就有神的靈,那這些人不都成為神人了嗎?事實上,聖靈在真心信神的人身上作的只是拯救的工作,當我們與神的關係正常時,聖靈開啟光照、帶領引導我們,讓我們明白真理認識神。但聖靈不是作人的生命,也不是一直在人裡面作工,當我們不來在神面前活在罪中,或貪戀罪中之樂犯罪抵擋神時,聖靈還會離棄我們。所以說『聖靈內住,二靈相調』的說法不符合神作工的事實,而且到現在我們也沒看到哪個人與神的靈調和成為一靈,活出神的形像了。因此,這樣的說法完全是出於人的觀念想像。就像電影片段裡講的,我們持守這樣的論調,總這樣與神相調還會帶來一種與神平等的心理,產生自己是神、自己當神的慾望,要是按這種方法再相調下去,就都成了敵基督、天使長了。所以說,這種實行法對我們的生命根本沒有益處,這種理論也是錯謬、迷惑人的說法。」看到電影片段裡召會的弟兄提出「聖靈內住,二靈相調」的觀點和我們平時持守的是完全一樣的,幾名見證人把這個觀點揭露得淋漓盡致,所講的完全合乎事實,再加上秦弟兄的一番交通,不禁讓我對我們一直持守的觀點產生了反思:「他們所講的這些話好像也對啊!我們如果有神的靈,不都變成神了嗎?我們怎麼能這麼大膽,還妄想成為神呢?神的靈就是神的靈,神的靈是聖潔的,不可能內住在我們裡面,讓我們也有神的生命。看來我們召會所追求的『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林前6:17)這個觀點是不成立的!」隨後秦弟兄又發來一個電影片段:揭露「神人論」之荒謬。片段裡的內容把我們之前持守的「神成為人,為要使人成為神」這個荒謬的觀點也解剖得很清楚。我認識到我們召會的信徒都是為了追求活著成為基督,好進天國與神一同作王掌權,受這個觀點影響,我們的性情變得越來越狂妄,野心慾望越來越大,還想成為神上天與神爭奪寶座。在事實面前,我不得不承認我在召會裡持守的那些觀點是錯誤的,神是造物的主,人是受造之物,人與神的實質是不同的,人又怎麼可能成為神呢?而且神造人的目的就是把人作成敬畏神、順服神的人,並不是要使人成為神啊!秦弟兄給我們分享的影片中所交通的真理很實際,讓我心服口服。

後來在一次聚會中,秦弟兄問我:「弟兄,你知道主耶穌還會再來嗎?」我說:「會啊!我們還要等主來了被接進天國呢!」他說:「主已經回來了,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了一步刑罰審判的工作。」聽到主回來作審判的工作,我心裡一驚,心想:「主耶穌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我們藉著天天呼求主名就必得救,主就會在我們裡面作更新、變化的工作,我們怎麼還要接受神的審判呢?主來了不就直接接我們進天國了嗎?」我心中有好多疑問,對秦弟兄的話我當下真是接受不了,可我又想聽秦弟兄更多的分享,看看秦弟兄講的是不是出於神的,萬一秦弟兄講的是出於神的,那我不就抵擋主了嗎?此時的我心裡很矛盾。於是我就在心裡呼求主:「哦!主耶穌啊!求你安靜我的心……」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就繼續聽秦弟兄交通:「聖經啟示錄14章7節明確記載著:『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主耶穌也說:『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從這兩節預言看,神末世來還要作一步話語審判工作來潔淨人、拯救人。」我說:「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擔當了我們的罪,我們犯罪了,藉著天天呼求主名,守晨興、背聖經章節,主就會變化我們的罪,當主耶穌再來的時候我們就直接被提進天國了,怎麼可能還要接受審判呢?」

相關內容

  •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上)(有聲讀物)

    神的工作是不斷地向前發展的。律法時代神以耶和華的名來作工,頒布律法、誡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讓人知道什麼是罪,人該遵守哪些律例、該如何敬拜神等等;恩典時代神道成肉身以主耶穌的名,在律法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赦免人的罪;末了的國度時代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回來了,以全能神的名,在恩典時代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除去人裡面的犯罪本性與敗壞性情,徹底解決人犯罪抵擋神的根源問題。

  • 叩門就必給開門(下)(有聲讀物)

    我在心裡問自己:神是造物的主,是生命的源頭,神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萬有,聖經能作這些工作嗎?不能。這樣看來,聖經確實不能代表神,聖經與神不能相提並論,我應該跟隨神的腳蹤,不應該持守聖經拒絕神的新工作。越揣摩神的話語我對聖經的實質、內幕越有認識,也越感到蒙羞慚愧,

  •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上)(有聲讀物)

    「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從這處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臨的地點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且是在「外邦」,世人都知道,咱們中國就是世界的「東方」,所以,神末世降臨在中國顯現作工正應驗了這些預言!

  • 回 家(上)

    「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我們應將自己的靈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騰雲駕霧的字句之中。應想想現實的神的作工,應看看神實際的一面,不要總是忘乎所以,整天飄飄悠悠,總是盼著天上的某一朵白雲上坐著主耶穌突然降在你們中間,來接你們這些從不認識他、從未見過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還是想點現實的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 悉心傾聽,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有聲讀物)

    全能神的話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