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中國 田英

我原是中國三自教堂的信徒。在我剛參加聚會時,牧師經常給我們講:「弟兄姊妹,聖經上記載:『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因著信稱義了,信耶穌就得救了,信別的都不能得救……」牧師的話我牢記心懷。於是我熱心追求,積極聚會,就等著主來接我進天國。後來,教堂裡陸續發生了一些不法的事,讓我對在教堂裡聚會產生了厭煩。不但牧師之間分幫分派,各立山頭,搞獨立王國,而且牧師講道都得聽統戰部的,統戰部不讓講啟示錄,說是擾亂民心,他們就不講;牧師還常講奉獻的道,說誰奉獻多得神的祝福就多……看到教堂這樣的光景,我心裡很納悶:教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牧師不是信主嗎,為什麼他們不遵守主的話,一點敬畏主的心都沒有呢?從那以後,我就不想再去三自教堂聚會了,覺得他們不是真信神的,是打著信神的旗號謀取弟兄姊妹血汗錢的假牧人。

1995年下半年,我毅然離開教堂進入家庭教會(因信稱義派)。起初,我覺得他們講道不受國家政府的限制,而且結合啟示錄講末世、講主的再來,等等,比教堂裡的牧師講得好,在這裡聚會比在三自教堂裡聚會有享受,我很高興。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們同工之間也是嫉妒紛爭、搞分裂,弟兄姊妹也都活不出主的要求,沒有了以往的愛心……看到教會和三自教堂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我很失望,但又不知上哪兒能找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無奈,我只好留在了因信稱義派裡,依然堅持聚會。因為牧師和講道人都說「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只要忍耐到底、為主勞苦作工、守住主的道就能進天國」,所以那時我想:不管別人如何,只要我堅持信主耶穌,不離開主的道,主回來了,我就有機會被提進天國。

轉眼到了1997年下半年,神的國度福音擴展到我們這個地方,教會裡就像炸開了鍋。帶領李某某對我們說:「現在出現一夥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到各宗派裡偷好羊,並且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已經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到主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千萬別接待傳『東方閃電』的人,誰接待就將誰開除出教會!另外,他們的話千萬別聽,他們的書千萬別看……」大小同工幾乎每次聚會都講這些內容,弟兄姊妹聽後,心裡對「東方閃電」不知不覺就產生了抵觸、防備,我更是謹小慎微,生怕被「東方閃電」偷走,失去進天國的機會。

然而,就在1998年正月的一天,我意外地碰上了全能神教會的人,並且有幸第一次聽了「東方閃電」的道。那天,姐姐打電話讓我去她家,她本村的胡姊妹也去了,見了我就笑著說:「正好你來了,我的一個信主的遠房親戚在我家,咱一起聚聚會吧。」我高興地答應了。不一會兒,胡姊妹帶著親戚來了。姊妹見了我們熱情地打招呼,我雖然沒見過她,但心裡對她有一種親切感。姊妹交通說:「教會現在普遍荒涼,講道人沒什麼新鮮東西可講,每次聚會除了講怎麼抵制『東方閃電』,就是聽聽磁帶、唱唱歌,這就是聚會了。同工嫉妒紛爭、拉幫結夥,都特別自是,誰也不服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信心、愛心也沒了,許多人離開主回世界掙錢去了。」我深有同感地點點頭,對姊妹說:「我們那裡也是這樣的光景,原先我們一個聚會點每次聚月會都有二三十個人,現在只有幾個老年人,連講道人都到世上掙錢去了!聚會沒有一點享受。」姊妹點點頭,說:「這種情況已不是個別教會,而是宗教界普遍的現象,這就說明教會裡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所以不法的事總是不斷地出現,這就是主來的預兆。就像在律法時代末期,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場所,就是因為神已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而是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頭。她接著說:「姊妹,路加福音17章24至26節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這幾節經文你是怎麼理解的?」我認真想了想,尷尬地笑笑,說:「姊妹,這幾節經文不就是講主來嗎?」姊妹回答說:「這幾節經文是講主來的事,不過不是指當初主耶穌來,而是指末世主再來,這裡的『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這個『又』字就證明是主再來。姊妹,現在教會信徒信心冷淡,消極軟弱,就是因為神又道成肉身來作了新的工作,神的工作向前推移了,凡跟不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聖靈作工……」當我聽到姊妹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馬上猜到她是傳「東方閃電」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沒了,帶領封鎖教會的話立刻浮現在腦海裡:「信耶穌就得救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不要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想起帶領的話,我就想趕緊回家。當我這個意念出來的時候,主開啟我想起一句詩歌:「耶穌是我們的避難所,有了難處往他這裡躲,主與你同在你還怕什麼?」是啊,有主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有害怕的意念不是從神來的,是從撒但來的。這時,姊妹說:「咱心裡有什麼問題,儘管敞開心說,神的話能解決我們一切的問題和難處。」聽了姊妹的話,我心想:我的問題你不一定能解答,今天我就聽聽「東方閃電」到底講的是什麼道,能把那麼多「好羊」都偷走了。

想到這裡,我就先發制人,說道:「我們帶領一直說,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經上記著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等主再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是主對我們的應許。所以,我們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

姊妹聽後笑著對我說:「很多信主的人都認為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認為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忍耐到底,等到主再來的時候就一定能被提進天國,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這種觀點到底對不對呢?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其實,『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主再來時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這只是人的觀念想像,根本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從來沒說過『因信得救的人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得救』和『遵行天父旨意』是不一樣的,『因信得救』,這個『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說的。也就是說,按律法人是該死的,但當人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主就赦免人的罪,人就脫離了律法的定罪,不再被律法處死了,這就是『得救』的真意。但得救並不是說人就脫離罪惡得潔淨了,這個我們都深有體會,雖然我們信主多年,常常向主認罪悔改,也享受了罪得赦免的平安喜樂,但是我們還能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受罪的捆綁,這是事實。就如:我們身上的狂妄、詭詐、自私、貪婪、邪惡等敗壞性情依然存在;還都喜歡追求世界潮流、錢財名利、肉體享受,貪戀罪中之樂;為了維護個人利益,還能常常說謊搞欺騙;等等。所以說,『得救』並不代表就是蒙拯救了,這是事實。經上記著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神是聖潔的,神能允許常常犯罪、抵擋神的人進天國嗎?如果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那主耶穌為什麼還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為什麼還說主來要分別山羊綿羊、稗子麥子呢?所以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這種說法根本不成立!完全是與主耶穌的話相背離的!是抵擋主話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接受、相信主的話,而是持守牧師長老散佈的謬論,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來信神,那我們永遠也達不到主的要求,永遠不可能被提接進天國。」

相關內容

  • 我回家了(下)(有聲讀物)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 見證分享: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有聲讀物)

    神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神叫神救主耶穌,今天神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

  • 探尋進天國之路(有聲讀物)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 見證分享:神的愛手牽我走

    末世的工作更是這樣,天主先隱祕地來,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藉著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也就是在末日所說的話來審判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徹底拯救我們脫離罪惡,達到蒙拯救,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也就是若望默示錄中預言的一班得勝者。當天主在地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那時候才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

  • 悉心傾聽,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有聲讀物)

    全能神的話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