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已在東方顯現了(上)(有聲讀物)

丘 珍

一天,妹妹來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說:「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

我聽後一愣:這些年「東方閃電」一直在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難道妹妹接受「東方閃電」了?還沒等我說話,妹妹又認真地說:「大姐呀!主又道成肉身來到咱們中國了。」我聽她越說越離譜,急忙說:「你別聽人說啥就信啥,神能來中國嗎?那聖經上說得多明白:『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亞14:4)神來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來在中國。虧你還是為主作工的人,連這點都不知道!」

妹妹誠懇地說:「姐,我以前的想法和你一樣,但是通過看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交通,才知道主確實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了。你說的這處經文是預言,但預言不是我們可以憑私意解說的,而是通過神作工的事實來應驗讓人看見的。你看主耶穌來作工時,彼得、撒瑪利亞婦人和埃提阿伯的太監都沒有持守舊約中預言主來的經文,而是從主耶穌說話、作工的事實中來認定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他們都跟上了神的腳蹤,得著了主的救恩。而那些持守聖經預言字句的法利賽人,他們都把已經來到的彌賽亞——主耶穌當成普通的人對待,否認主耶穌,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還把主耶穌釘上十字架,他們也遭到了神的懲罰。大姐,咱們得慎重對待主來的事啊,得有敬畏神的心,千萬不要輕易下斷案啊!」

我瞟了妹妹一眼,隨手把聖經舉起來,說:「耶和華神可是在以色列頒布的律法,主耶穌也是在以色列釘的十字架,咱中國是無神論政黨統治的國家,神會來在這樣的國家嗎?咱都信主這麼多年了,可不能聽人咋說就咋信呀!」

妹妹焦急地說:「姐呀,當初主耶穌作工時,法利賽人抵擋主時就說:『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約7:52)『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嗎?』(約7:41)但事實上主耶穌就是在加利利的拿撒勒長大的,聖經上說:『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做過他的謀士呢?』(羅11:33-34)咱們怎麼能測透神的智慧呢?咱可不能憑自己的頭腦分析神的作工!咱們天天盼主來,如今主真的回來了,如果咱們持守自己的觀念不尋求不考察,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就會悔斷肝腸的!」

我看著妹妹認真的樣子,心想:妹妹真心信主,而且是個有思想、有主見的人,她做事一般都比較慎重,在對待主來這麼大的事上,她更不可能盲目聽信哪個人的。現在她能接受「東方閃電」,難道主真的回來在中國作工了?但轉念又一想:主怎麼可能在中國作工呢?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態度堅定地說:「聖經是千層餅,各人的解法都不一樣。聖經預言神末世確實是要降在以色列的,況且中國人大多數都拜佛,國家政府又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神是不會來在中國作工的!」

妹妹急切地說:「姐呀,主回來在中國顯現作工,這裡面有很深的意義。我剛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對這方面真理還說不太明白,但我聽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見證得很透亮,我還是找他們來給你交通交通吧!」我手一擺,說:「你可別找,我走了。」回到家後,我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回想妹妹說的那些話,心裡翻江倒海,怎麼也平靜不下來,我一直都在等待主耶穌腳踏橄欖山的那一天,怎麼現在突然說主來在中國了?這怎麼可能呢?我不住地翻看聖經,也沒找出預言主來要在中國作工的章節。「當初主耶穌作工時,法利賽人抵擋主時就說:『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約7:52)『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嗎?』(約7:41)但事實上主耶穌就是在加利利的拿撒勒長大的……」妹妹的話時不時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覺得她說的話也是事實。我一會兒翻翻聖經,一會兒想想妹妹說的話,思來想去,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在心裡呼求主:「主啊,我該怎麼辦呢?主啊,你到底降臨在哪裡呀?」

沒過幾天,妹妹又來找我了。她一進屋就笑著說:「大姐,全能神教會的謝姊妹、郝姊妹來我家扶持我,她們信全能神時間長,比我懂得多,對主再來的事,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問題,去跟她們交通交通吧。」我想到自己信主這麼多年,一直盼望主來,更想知道主到底來沒來,不如趁這個機會好好跟她們交通交通。於是,我跟著妹妹去了她家。一進屋,兩位姊妹很熱情地和我打招呼,說話很親切,讓我有問題說出來,大家一起交通。我便問道:「你們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在中國作工?你們有聖經根據嗎?」郝姊妹笑著說:「姊妹,關於主末世來在中國作工,其實聖經也有預言。」我一愣,說:「這怎麼可能?我把聖經翻了很多遍,也沒發現有一處聖經記載,那聖經根據在哪兒呢?」郝姊妹耐心地說:「姊妹,咱們看兩處經文,你就知道了。瑪拉基書1章11節中說:『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馬太福音24章27節中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從這兩處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臨的地點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且是在『外邦』。我們都知道,中國就是世界的『東方』,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對於以色列國家來說,咱們中國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臨在中國顯現作工正應驗了這些預言!」聽了姊妹的交通,再琢磨琢磨這兩節經文的意思,我覺得她們交通得挺有亮光。以往雖然我也看過這兩處經文,但卻沒看出主再來是在「東方」「中國」這個意思,現在聽她們這麼講,我感覺這是出於聖靈的開啟。

郝姊妹接著說:「咱們認為主來的時候是降在猶太地的橄欖山上,按聖經的預言主來時橄欖山要裂開為兩半,事實上以色列的橄欖山早已經裂開了,那我們為什麼沒看到人子降在橄欖山上呢?其實這裡面有真理奧祕可尋求,咱們來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我們都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帶來了天國福音,這福音是從西方傳到東方;但是人未曾想到這次神再次重返肉身來在了世界的東方——中國,帶來了永遠的福音,作了一步審判、潔淨、拯救人的工作,這次神的作工是從東方傳到西方……」

相關內容

  • 回 家(上)

    「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我們應將自己的靈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騰雲駕霧的字句之中。應想想現實的神的作工,應看看神實際的一面,不要總是忘乎所以,整天飄飄悠悠,總是盼著天上的某一朵白雲上坐著主耶穌突然降在你們中間,來接你們這些從不認識他、從未見過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還是想點現實的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 心門悄悄打開(上)(有聲讀物)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需要而取了不同的名,想想主耶穌來作工時,神的名不就由耶和華更換成耶穌了嗎?如今全能神的話語把這方面的問題揭示得這麼透亮,如果不是神來發表真理,誰能打開這些奧祕呢?我是不是得仔細尋求考察?現在我因神的名不合乎我的觀念想像而拒絕神,不願意考察,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顯現,主一次次向我叩門,我卻關閉心門,到時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 見證分享:神的愛手牽我走

    末世的工作更是這樣,天主先隱祕地來,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藉著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也就是在末日所說的話來審判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徹底拯救我們脫離罪惡,達到蒙拯救,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也就是若望默示錄中預言的一班得勝者。當天主在地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那時候才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

  • 見證分享:得潔淨之路(上)

    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

  • 天主教信仰:你知道天主名字的奧祕嗎

    律法時代神取名叫雅威,恩典時代神取名叫耶穌,默示錄預言神還有新名,為什麼神會更換名字呢?很多基督徒對這方面的真理不明白,導致錯過了迎接主來的機會。作為基督徒,明白有關天主名字方面的真理對我們迎接天主耶穌的再來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