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選後的收穫

小 香

林潔腳下踩風似的蹬著自行車,飛奔在空曠的鄉間小道上。微風吹過,道路兩邊的白楊樹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慶賀著什麼,忽然在拐角處,她看見一片梔子花,潔白的花朵迎著風上下搖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真好看,梔子花開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謝神!」沒走多遠,她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頭對一片梔子花說:「我要努力盡本分,像你們一樣見證造物主。」

車子沿著鄉間小路前行,而林潔的思緒卻回到了剛剛聚會結束時的場景:

一向大大咧咧、在生命進入上不太求真的郭姊妹說:「呀!今天聚會聽林潔姊妹談的經歷,我很得益處。弟兄姊妹聚在一起,你交通神的話,我講經歷見證,配搭在教會裡就是好啊,感謝神!」

王姊妹:「嗯,感謝神!今天的聚會,林姊妹對神的話領受得很純正,交通的經歷也很實際,我也很得益處……以後咱們要常在一起聚會啊!」

弟兄姊妹的這些話,使林潔懸著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帶領安排她去聚會點帶小組時,她因著自己信神時間短,感到壓力很大,就提議讓帶領先帶她一段時間。後來她為此事也常常向神禱告,沒想到今天聚會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她知道這是神的帶領,從心裡感謝神!再加上聚會結束後帶領的一番鼓勵,更讓林潔充滿了信心,她認為只要好好盡本分,以後肯定也能像帶領一樣給很多人講道,到那時該有多風光呀!

林潔帶著微笑使勁地蹬著自行車漸行漸遠……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林潔雖然還不明白多少真理,但她熱心十足,常常奔走在幾個小聚會點之間,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林潔從未間斷跟弟兄姊妹聚會,對弟兄姊妹所提的問題,她盡全力幫助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她就向有經歷的弟兄姊妹尋求。一段時間後,因著她的努力與付出,得到了多數弟兄姊妹的好評與高看,並被選為教會帶領,她便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做帶領的料。正當她春風得意之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天晚上,林潔從教會裡剛回到家。忽然聽到手機裡傳來信息的提示音,林潔拿著手機走進房間,迅速點開信息,她微微一怔,緩步走到床邊坐下,心想:「明天去聚會?還聚兩天?什麼情況?」她沒有多想就放下手機,去做別的事情了。夜深了,林潔又想到中層負責人讓她明天去聚會的事情,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心想:「這次去聚什麼會呢?聽一個姊妹說過準備選中層同工,莫非明天是要選中層同工?我要是能被選上中層同工,這幾年的花費跑路也算有了成果,到時負責更大範圍的工作,露臉的機會多了,弟兄姊妹肯定會更加高看我的,那時臉上該多有光啊!」林潔美美地幻想著自己當上中層同工的情景,不知不覺睡著了。

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聚會讀神話

第二天,林潔早早地來到聚會點,找個位置坐下,在心裡跟神作了簡單的禱告,就翻看手中的神話語書,心裡雖有些忐忑,但還強裝鎮定地安慰自己:「如果真是選舉中層同工,我的實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肯定能選上。」聚會中,兩名中層負責人說明了來意:「因現在缺少一名中層同工,通過弟兄姊妹的初步推選,要從你們四人當中選出一名來擔任。」負責人話音剛落,年齡稍大一些的王姊妹就說:「林潔姊妹年輕,有素質,能幹!」聽到這話,林潔心裡一陣竊喜,揣測著王姊妹說這話是不是有意選她啊!但為了不讓別人看出她內心的真實想法,便急忙說:「王姊妹,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可不行。」說完之後,林潔在心裡暗暗衡量誰是最佳人選:看看今天來參選的另外三位弟兄姊妹,王姊妹就不用說了,從說話中就能聽出她很看好我,而且她在談自己以往的經歷時,帶領的表情不是很滿意,再說大家也都聽得出王姊妹這個人有些狂妄。林潔又看看坐在不遠處的李弟兄,今天他交通神的話和經歷都沒有什麼新的亮光;旁邊這位張姊妹,她剛才提出的問題,還是我結合經歷給解決的,肯定沒我好。想到這裡,林潔回想自己這一天的表現,覺得自己不管是在交通真理方面還是解決問題上都不錯,負責人應該都看在眼裡了。綜合對比後,林潔坐直了身子,感覺自己被選上中層同工應該是十有八九的事。但為了以防萬一,林潔在心裡告誡自己:「千萬不能懈怠,得好好表現,爭取讓大家能認同只有我才是中層同工的最佳人選。」緊接著又聚了一天的會,林潔很用心地交通,小心翼翼地表現著……終於到了投票的時候,林潔正襟危坐,期待美好的願望實現,但隨著負責人的口型,卻發出了這樣的聲音:「通過選舉,李弟兄被選為中層同工。」

「什麼?李弟兄當選中層同工!」林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沸騰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停滯,讓她透不過氣來,坐直的身子慢慢彎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低著頭,手裡擺弄著衣角來掩蓋內心的失落與消沉。林潔心裡不停地思索著:「怎麼會落選呢?我這兩天表現得也不差啊,況且王姊妹不是也看好我嗎?張姊妹提出的問題,也是我交通解決的呀!難道她們倆都沒有選我嗎?可李弟兄交通的也沒有什麼新亮光呀,怎麼會被選上了呢?」選舉結果似謎團般的在林潔心裡縈繞著。為了不讓眾人感覺出異樣來,林潔簡單收拾了下糟糕的心情,抬頭準備加入大家的談話,但這時正好看到李弟兄臉上似乎露出勝利的笑容,她剛剛平靜的心瞬間垮了下來,心裡嘲諷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做個中層同工嗎?至於那麼得意嗎?看把你樂得嘴都合不住。哼,交通的沒有一點亮光,選上又怎樣,要是不追求真理,早晚也得被顯明淘汰,到時你就不會這麼樂了!」雖然這樣的想法讓林潔逞了一時之快,但是落選的苦悶、壓抑如濃墨滴水般的在林潔心裡暈化開來……

走在回家的路上,憋屈的眼淚順著臉頰止不住地往下流。林潔不停地在猜想:「如果負責人把選舉結果公布於眾,到時弟兄姊妹會不會看不起我呢?」一想到自己落選會被弟兄姊妹小瞧,林潔心裡就有種鑽心般的疼痛。到家後,林潔腦海裡不停地回放著選舉時的一幕幕,越想越痛苦,越痛苦越感到委屈,不爭氣的眼淚肆意地流淌著。消沉與痛苦中,林潔想到了神,她跪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啊!為什麼我感覺心裡這麼痛苦?雖然我也常說凡事臨到都有你的美意,可在我落選的事上你的心意是什麼呢?我不明白,願你在這事上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按你的心意去實行。」

之後,林潔看到神的話說:「所以一聽說神家要培養各種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又看到交通講道中說:「在教會裡所有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注重什麼,他們都做了什麼,他們的心在哪些事上,知不知道?……名義上是信全能神,口頭上也說在經歷神作工,但是神作的是審判刑罰人的工作,是用試煉熬煉潔淨人的工作,是在教會生活中對付修理人的敗壞行為使人能認識自己的工作,在這幾方面他都迴避不接受,那他注重什麼呢?追求權力、名譽,爭奪帶領工人的地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這些事,他的心思全用在這上面了,這樣的人作工說話主要是靠講道理來迷惑人,也就是靠講道理騙取大家的好感和信任,讓人贊成他、聽他的、維護他,最後達到當選帶領工人的目的,他所忙活的都是這些事。這樣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七)·經歷神的作工要達到蒙拯救最主要得具備什麼》)林潔站起來抬頭看著窗外的月光,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反覆揣摩著這些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涉及到名利地位、出名露臉就爭就奪,整天不注重生命進入,總是把心思用在爭奪做帶領上,這樣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呀,想想信神這幾年風裡來雨裡去,為教會工作奔忙花費,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林潔冷靜下來思量著,當她接到帶領信息的時候,激動得半宿沒睡著覺,想到自己要是能選上中層同工負責的範圍大,接觸的人多,講道作工能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高看,那多風光、露臉……想到這裡,林潔愣住了,信神多年總是誇誇其談,一直以追求真理標榜自己的她,在事實的顯明中,她不得不承認自己都是在為地位忙活,就是喜愛地位名利、自私卑鄙的小人,根本不是什麼追求真理的人。此時,林潔落選的苦悶似乎逐漸消散開來。

一個姊妹靈修抄寫神話

林潔回到書桌前,繼續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林潔看著這些神的話不住地點頭,在以往的審判刑罰中她也認識到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但今天再看這些神的話,她更加明白了,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是為了名和利,甚至為了名利地位艱苦奮鬥、在所不惜。林潔想到這次選舉時自己的流露與種種表現,讓她心服口服,甚是蒙羞,因深受名和利的思想控制,爭名奪利的撒但性情已深入她的骨髓、血液,只要一涉及到露臉出名的事,她就會身不由已地去爭去奪,活出的是如此的低賤、下作。林潔不敢再往下想,似乎害怕面對更醜陋的自己,但選舉中的一幕幕又總在腦海重現,當追名逐利、高居人上的慾望破滅時,心裡卻對李弟兄滿了嫉妒與不服,甚至還存著惡毒的心巴望他被淘汰,在心裡看他的笑話、攻擊他;當選舉結果出來害怕自己被弟兄姊妹小看時,內心就發怨言,宣洩自己的無奈與痛苦。林潔想到信神理當敬拜神、愛神、滿足神,而她卻為了爭奪名利地位,喪失人格,哪有一點基督徒的樣式。此時,林潔懊悔自己的所做所行,不願再悖逆神,跪在神面前向神認罪悔改,立志不願再追求名利地位走錯誤的道路傷神的心。

神的話語如利劍般地剖開林潔內心的敗壞性情,雖扎心疼痛,但林潔心裡敞亮了許多,也藉著這次落選,使她對自己的錯誤追求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她感恩神特殊的賜予。

後來,中層負責人又約林潔一起聚會,聽到這個消息,林潔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不知該怎麼面對新選上的中層同工。她藉著禱告尋求真理,看到神的話說:「你總想爭地位你跟神說,讓神管教你,讓神給你擺設環境,讓神來幫助你渡過這一切難關,解決這一切的問題,把心打開別封著。你封著神也能鑒察到,你打開你還能得著真理,你說你應該選擇什麼道路?人千萬別偽裝,先從做誠實人開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從神的話中林潔明白了,要想解決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就要實行做誠實人,不光把自己的情形向神訴說,還得有勇氣向弟兄姊妹敞開亮相。明白神的心意後,林潔下定決心:不管弟兄姊妹怎麼看,她都要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向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自己的敗壞性情。

聚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眼望著負責人和弟兄姊妹,林潔卻沒有勇氣亮相自己,嘴巴像糊了膠水一樣張不開,內心左右徘徊:「要是把自己的敗壞性情敞開來談,負責人和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哪?他們會不會看不起我,覺得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左右徘徊中,林潔想到在神面前立的心志,要做誠實人實行真理,如果再不實行真理,不就是在明目張膽地欺騙神嗎?於是,林潔在心裡默默禱告神,讓神加給她背叛肉體的信心和勇氣,使她能實行出真理來。禱告後她心裡平靜了許多,在交通神的話時,林潔鼓起勇氣講述了自己落選之後的情形及認識。負責人和弟兄姊妹聽後,不但沒有小看她,反而還鼓勵她:信神就要實行神的話做誠實人,這才是追求真理的正道。緊接著,大家彼此分享了各自的經歷與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此時,林潔才真正的體嘗到只有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心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喜樂!

林潔走在回家的路上,如釋重負,眼望天空中飛翔的小鳥,傾聽道路兩旁白楊樹的合奏曲,她舒展雙臂,仰望天空,似乎在對造物主說:「神啊!感謝你,是你話語的帶領引導,使我從黑暗走向光明,更是你的審判刑罰指引我前行的方向,我要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像自由的鳥兒,像挺拔的白楊一樣讚美你,見證你!」

陽光照射樹葉

夏日裡的蟬鳴讓燥熱的人們平添了幾分焦灼。林潔顧不得窗外的聒噪,正在和幾名同工埋頭整理教會的福音資料。安靜的房間忽然傳來了訊息聲,林潔害怕打擾大家,趕緊把手機關了靜音,順手打開信息,映入眼簾的竟是負責人讓林潔寫講道稿和兩天後參加聚會的通知。看著信息,林潔手裡停下了繁忙的工作,心想:「又是出去聚會,還讓寫講道稿(教會規定被推選的人要在選舉中讀講道稿,這也是衡量選舉者的一項指標),這肯定不是平常的聚會,要是一般的聚會也會讓同工姊妹們參加,可這次為什麼不通知同工姊妹呢?看這架勢,莫非一年一度的換屆選舉的初選結果有我的選票?不對,自從半年前,我被調到福音資料組盡本分,就很少見到教會的弟兄姊妹,應該不會是選舉吧,可是不選舉,怎麼會突然通知我聚會……」想到這兒,林潔心裡突然有種莫名的高興,甚至有些喜不自禁:「雖說上次選舉中層同工落選了,可一年後的今天不照樣有我的選票嗎?看來,比起有的教會帶領我還是行的。這次如果能夠選上中層同工,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做出個名堂來讓大家看看,到時候不愁弟兄姊妹不對我刮目相看,也好挽回以往失去的顏面。」

隨後,林潔把要去聚會的消息告訴給了同工劉姊妹,劉姊妹帶著幾分憂慮說:「林潔啊!我看這次通知你去聚會,十有八九是選中層帶領或同工的,要是你被選上了,我不就又少了一個配搭,到時商量工作都不知找誰去?」

聽到同工這樣說,林潔暗自高興,但故作鎮定地說:「劉姊妹,你多想了,八字還沒一撇呢?」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能得到同工姊妹的高看,林潔心裡還是挺美的,覺得自己是個人才,心裡不由地盤算:「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我能談出一些真實的經歷認識了,盡的本分也有點起色,這次要真是選舉,怎麼也不會落選的。」

為了選舉時能拿出出色的講道稿來證實自己的實力,林潔以最快的速度把手頭的福音資料整理好,就開始加班加點地寫講道稿,奮戰到凌晨終於把講道稿寫好了。看著剛剛出爐的講道稿,林潔又反覆修改整理,恐怕一個用詞不恰當影響稿件的整體效果。拿著修改好的講道稿,林潔似乎拿到了選舉「通行證」,長長地舒了口氣,望著窗外佈滿繁星的夜空,林潔向神作了感恩的禱告就睡下了,期待著明天的選舉能給自己信神生涯帶來轉折。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第二天一大早,林潔就坐上了去聚會的車,望著窗外飛速後移的街景,林潔面露喜色,只希望能早點到聚會點,開始這場對自己有著非凡意義的選舉。來到聚會點,林潔從來聚會的同工那兒得知今天果真是來參選的,而且是選舉中層帶領與同工,並且這次選舉是由上層負責人親自主持監督。林潔一看是上層負責人親自監督,又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告誡自己一定得好好表現,把握住這次「升遷」的機會。聚會中,弟兄姊妹都還沒開始交通,林潔就爭先恐後地把自己的領受與認識交通出來,爭取達到讓上層負責人及在場的弟兄姊妹認可、高看,到時好投她的票。中午吃飯時,林潔又主動給負責人端飯、拿筷子,有意在負責人面前獻殷勤,好給負責人留個好印象,以助自己選上帶領一臂之力。聚會中,林潔看到負責人對她的表現滿意地點頭時,林潔心裡就很踏實。聚會到最後,來參加選舉的弟兄姊妹又各自讀了自己的講道稿,林潔聽後覺得別人寫的都沒有自己的好。在預料之中,林潔最終以小組最高票數,進入最後一輪的選舉。

第二天,林潔滿懷信心地來到聚會點,她環顧四周,看到參加選舉的人中有三名是時任中層同工,另一名是與她一起聚過同工會的姊妹,林潔的笑容凝固在臉上,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心裡犯嘀咕:「看來這次當選中層帶領的指望不大了,三名時任中層同工肯定有經歷,到時肯定比我交通的好,而且剛好就選兩名中層帶領。」想到這兒,林潔耷拉著腦袋嘆了一口氣,但轉念又一想:「不是說選中層帶領與同工嗎?即使中層帶領當不成,以我的素質、經歷及盡本分的果效,應該被選為中層同工不成問題。」此時,林潔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臉上也露出自信、高興的笑容。正當林潔得意時,負責人在落實教會工作時,發現林潔盡本分當中存在些問題,暫不適合參選帶領、同工。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般給了林潔當頭一棒,還沒開始選舉,半路就被淘汰了,她羞得如果有老鼠洞恨不得鑽進去。接下來的聚會,林潔如坐針氈,強忍著眼角的淚水沒讓它流出來,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公布選舉結果。最後的理智讓她給弟兄姊妹打了聲招呼,就退出了聚會房間,獨自一人先去睡了。

當推開屋門的那一剎那,林潔渾身無力倒在床上,眼淚止不住地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跪在神面前失聲痛哭:「神啊!現在我心裡很痛苦、難受,道理上我也知道每天臨到的人事物、環境都有你的安排,今天你允許這樣的環境臨到我,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是什麼,讓我學什麼功課。……」那一夜,被取消參選資格的一幕幕無數次在林潔腦海閃現,每一次都如鋼針刺心般疼痛難忍,她一遍遍地呼求神;那一夜,她第一次感到夏日的夜晚是那麼的漫長、難熬,但她又害怕黎明的到來,害怕回家面對同工及弟兄姊妹的詢問,害怕自己就這樣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糾結與無奈撕扯著她原本已被刺傷的心。

雪地裡的麥子

第二天,林潔逃跑似的離開了聚會場所,看著回家的車緩緩地開過來,她多想時間定格,只停留在此時此刻,讓她靜一靜,想一想。但揮手攔車,車停下,她走了上去,時間還是無情地把她帶入了下一秒,下一分鐘,下一個階段。林潔坐在車上,閉上眼睛,腦海裡徘徊的是聚會的尷尬場面,她多想切換畫面,不再想起這些事,但記憶似乎被按下空格鍵,定格在那裡,揮之不去。無奈之餘,林潔不住地在心裡問自己:為什麼會是這樣呢?盡本分的失誤為什麼偏偏就在這時被顯明,她承認自己的過失,但為什麼就在選舉中途出現呢?林潔怎麼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

回到家後,林潔再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選舉中途,我被取消資格,心裡很難受,我也不想活在這樣軟弱、消極的情形裡,可你的心意是什麼呢?我不明白,求你開啟帶領我。」

夏日的窗外,鬱鬱蔥蔥的花草競相開放,伴隨著無償的蟬鳴,工作間隙賞聽一番,也是別有一番趣味在其中。林潔兩眼無神地望著窗外,似乎就沒有看到眼前的美景。小姊妹波爾饒有興趣地說道:「這個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是吧?林姊妹。」見林潔依然看著窗外,沒有反應。似乎是為了引起林潔的注意,波爾打著手勢,更大聲音朗誦式地說:「你看,那蟬鳴小曲;你看,那芳香四溢,你看,那……」林潔轉過頭看向波爾,波爾轉頭對上林潔的無望眼神,揮動的手臂僵硬在半空,尷尬地抿嘴笑著說:「林姊妹,不是你看,是我看,我看。」

林潔從嘴角扯出一絲生硬的笑容,算是對波爾的回應,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波爾不依不饒地跟著林潔,坐到林潔旁邊的位置上。忽然收回了玩笑話,一本正經而又小心翼翼地問林潔:「林姊妹,最近我看你心情不好,有什麼事情想不明白,說出來大家交通交通。」

劉姊妹也探過身子說:「是啊,林潔,遇到挫折失敗,大家在一起交通,也許不知不覺就明白神心意了。神說:『神是這麼帶領你的,又是那樣帶領他的,這樣大家在一起一交通就豐富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達到真實的信得具備什麼》)」

林潔將頭埋在雙臂間,聽到弟兄姊妹耐心的詢問,所有的苦悶、委屈聽到了召喚,又一次湧上心頭,似暈開的波浪一層推向一層,向四周擴散開來。她似乎在準備著該怎麼說,似乎在找各種推脫的藉口,但最後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劉姊妹離開座位,過來輕輕地拍著哭泣不止的林潔,其他同工也紛紛圍坐過來。林潔止住了淚水,把自己落選後的難受、痛苦都說了出來。聽後,劉姊妹打開神的話讀道:「如果有的人依然不滿足於現狀,覺得自己有某一方面特長,有某一方面能力,依然抱著僥倖的心理想改變或擺脫現在的處境,或者試圖想借助人為的努力來幫助自己改變自己的命運,以達到出人頭地、名利雙收的目的,那我說你是自找苦吃、自討沒趣、自掘墳墓!早晚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的選擇是錯誤的,你的努力是徒勞的,而你與命運抗爭的野心、慾望與你自己不軌的行為必將帶你走上一條不歸路,也必將讓你為此付出沉痛的代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越是你這樣的人越得作襯托物,你越怕當襯托物,我越給你戴襯托物的帽子,像你這樣的人非得嚴加管教、嚴加對付,越是悖逆的人越是效力的對象,到最終什麼也得不著。……今天我道成肉身作工在你們中間,你還看不著嗎?你什麼不明白?你說你虧本,那我道成肉身拯救你們這幫亡命徒,作了那麼多工,到今天你還在發怨言,你說我虧不虧本?我作的不都是為了你們嗎?現在按照人的身量,對人是這麼稱呼,今天稱呼你是襯托物,你馬上就是襯托物,稱呼你是子民,你馬上就是子民,說你什麼你就是什麼,還不都是我的一句話嗎?就這一句話就惹你發這麼大火?太勞駕你了!你若現在不順服下來,到最終你得個咒詛回去就高興了嗎?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稱呼,你的生命怎麼樣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三名基督徒一起讀神話語

讀完神的話,劉姊妹交通道:「我以往在盡本分期間,為了證明自己的才華,總是和弟兄姊妹爭名奪利,總想以自己的長處或者有力條件超過別人,高居人上,改變自己總是落後的現狀,但正如神的話所揭示的『是自找苦吃、自討沒趣、自掘墳墓!』一次次失敗跌倒才看到自己走的路不對,後來經歷神一次次的對付修理,明白神藉著這些環境來拯救潔淨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慾望……」接著,其他弟兄姊妹也都交通了對神話的領受與各自的經歷。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交通,使林潔明白了,今天選舉失敗是神藉著這樣的環境對付她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慾望;當帶領通知聚會時,她似乎看到了實現做中層帶領、同工的希望,燃起了她再次追求地位讓人高看的野心,她就想憑著自己一年來的作工果效為資本,再利用寫講道稿,極力地表現自己,好讓負責人對她有個好印象,贏得這場選舉的勝利。反省到這裡,林潔看到自己為了追求名利地位,就像跳梁小丑一樣表演著自己的醜相,若不是因本分問題被取消選舉資格,她真被選上帶領不知道會成什麼樣。想到這裡,林潔不再為被取消選舉資格而耿耿於懷了……

都說六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剛還是晴空萬里,一會兒就下起了瓢潑大雨,這會兒太陽又出來了。

房間裡,林潔抬起頭把自己的反省認識敞開向弟兄姊妹交通,弟兄姊妹沒人笑話她,還幫助她認識,鼓勵她。隨後林潔問道:「只是有個問題,我不太明白了,為什麼一臨到涉及名利地位,出頭露臉的事情,我就總想爭?」

林潔話音剛落,同工周弟兄接過話題說:「林姊妹,關於你問的這個問題,我談一點個人的領受吧。」說著便打開神的話讀道:「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還有講道交通中說:「撒但的毒素、撒但的知識、各種學問在人裡面,使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使人產生野心老想高於萬人之上,老想做首不做尾,老想當皇帝、當總統,老想出人頭地,所以這裡面人的敗壞就顯明了。人裡面的生命性情都是從撒但各種毒素當中產生出來的。你看人的狂妄自大,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自私卑鄙,人的誰也不服、天性好鬥,人都有野心,另外犯了錯誤誰的話也不接受,都想讓人服自己,不願意服天下人,每一個人都想搞自己的一套,都想使自己的夢想成真,都想追求自己所願意得到的,都想達到自己的卑鄙目的。從人的這些表現就可以看見,人的本性、人的性情是抵擋神的,是背叛神的。」(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達到生命性情的變化》)

讀完神的話和講道交通,周弟兄接著說:「很多時候,當臨到出頭露臉,涉及名利地位的事情,我們都會身不由己地爭、鬥,這不是一種外在的性格好壞的問題,主要是我們經撒但敗壞後,在我們裡面受各種撒但毒素的捆綁轄制,就像『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等撒但毒素,使我們總想做首不願做尾,追求做名人、偉人,成名成角,讓別人贊成、服氣;若讓人家看不起,或低人一等,就像是受了奇恥大辱,甚至都不想活下去了。經撒但敗壞之後,撒但毒素已經成為我們的本性,所以不管做什麼事都想爭得名利地位,謀求自己的利益,臨到事身不由己就要爭,就要鬥,甚至為了名利放棄人格尊嚴,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活出。一旦失去名利地位,就像要了命一樣難受痛苦……」

林潔聽著周弟兄娓娓道來的交通,心裡很平靜,完全認同周弟兄所談的,追求名利地位不是外表性格的事,而是各種撒但毒素已經成了她的生命,早已成了她人生的追求目標。林潔回想自己小時候無論做什麼事都想讓別人誇獎、高看;長大參加工作後,又總想在工作中嶄露頭角,得到同事的誇讚,哪怕受苦受累也在所不惜;信神在教會盡本分時,也總是想比別人高,追求做帶領、同工讓人贊成、高看,為此樂此不疲地花費付代價。此時,林潔認識到就是這錯謬的人生觀,讓她失去了人格尊嚴、良心理智,總想攀高,不甘於做個平凡人,違背神對受造之物命運的安排與主宰,一旦慾望沒有得逞就開始怨天尤人,活在痛苦中無法自拔。揣摩到這裡,林潔的心有些亮堂了,籠罩在她身上的鬱悶氣氛也漸漸散去。

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聚會讀神的話語

這時,劉姊妹接著說:「咱們再來看幾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你不好好做,總想露臉,總想爭地位、爭臉面、爭名譽、爭利益,你這是想效力啊?你想效力也可以,但是你效不到頭可能就被顯明了。這一被顯明,你的末日就到了,末日一到,還好扭轉嗎?那就不是情形能不能轉變的問題了,弄不好結局都定了,那就麻煩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其實我們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不對,但卻放不下,最關鍵的就是因我們看不透追求名利地位會帶來哪些危害與後果。從神的話語中看到,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來控制人、毒害人,致使人世間充滿無休止的廝殺與爭鬥。咱們都知道古代魏蜀吳三足鼎立局面,為了搶佔他人的地盤各自為首,展開了幾十年的爭戰,使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常年飽受戰亂的痛苦,這都是因為統治者爭奪名利給百姓帶來的災難。多少仁人志士為『金榜題名』『衣錦還鄉』夜以繼日地奮鬥,多少人因為失利喪失了人生目標,從此一蹶不振,渾渾噩噩地了卻殘生。就如一代英雄人物周瑜竟然說出『既生瑜,何生亮』的話,最後在嫉妒與失落中英年早逝;還有被教會開除的那些敵基督,一心只為追求名利地位,竟與神爭奪神的選民,作惡多端,觸犯神的性情,被神淘汰。從這些事實當中我們就能看到,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什麼正面事物,就是撒但敗壞人的方式,最終把人引到與神對抗的邪道上,自取滅亡。如果我們對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看不透,始終抱著名利地位不放的話,就會導致我們隨時隨地地背叛神,抵擋神,最終只能走上滅亡的道路。」

波爾接過話茬說:「是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撒但毒素,已成為我們的本性,活在撒但敗壞性情中,隨時隨地都會抵擋神、背叛神,最後因觸犯神的性情活在黑暗中,得不到神的帶領。想想我追求名利地位的心就很重,無論做什麼事都想高過別人,讓人高看。剛開始信神的時候,我和一個姊妹經常在一起聚會,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操練,教會安排我給老人組聚會,安排姊妹給新人組聚會,得到這樣的本分,我就在心裡跟姊妹一比高下,覺得我比姊妹追求真理、素質好,才讓我給老人組聚會,活在飄飄然的情形中小瞧姊妹,後來導致失去聖靈作工,聚會乾巴,弟兄姊妹得不到益處,我被撤換了本分。那時我才體會到爭名逐利不是正道,不合神心意……」

林潔點了點頭說:「聽了弟兄姊妹讀的神話語與交通,我現在明白了,是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敗壞性情,使我總覺得慾望不能得到滿足而常常活在痛苦當中,如果一直追求名利地位,妄想達到讓弟兄姊妹高看仰望,肯定會觸犯神的性情,最終只會成為敵基督被神顯明淘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藉著經歷這次落選,使我對自己所追求的、所走的道路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與分辨……」

雨過天晴的傍晚,朝霞滿天,不勝好看,林潔走在回家的路上,眼望周圍綠油油的田地,內心舒暢,無以言表,她感恩神創造萬物供人享受,更感恩神對她生命的供應。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總是給人帶來希望,當它照進窗戶的剎那,似乎驚動了房間的主人,林潔梳洗完畢,坐在窗前,沐浴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開始靈修。

林潔看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你先把存心、慾望解決好了,你裡面的情形就逐漸轉變了。你先把情形調整好了,轉變了,積極的東西越來越多了,情形轉變好了,這樣你盡本分的摻雜就越來越少了,你的心就越來越單純了,越來越簡單了,就是為了盡好本分而盡好本分,這樣,撒但敗壞人的那些東西,思想觀點啊,哲學啊,就不容易控制你了,你就越來越釋放,越來越輕鬆加愉快。」(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又看到交通講道中說:「在神家裡讓你盡什麼本分,咱們就盡啥本分。讓咱們做一棵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別做大樹,你是一顆樹,你也別想成為一座高樓,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樣活著最好,活著不累。」(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揣摩著神的話與講道交通,林潔彷彿感到神在面對面地對她說:信神盡本分不要追求名利地位,要學會捨、學會放,做一個默默無聞,不顯在人前,安分守己盡好本分,做個讓神放心滿意、順服神擺佈安排的人。此時,林潔用力地點了點頭,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實行神話,不再受撒但的愚弄追求名利地位讓人高看了。隨後,林潔向神獻上了感恩的禱告。

一個姊妹在沉思

幾個月後的一天,林潔在和教會的幾個姊妹正在聚會,當談到教會的工作時,無意間聽到趙姊妹說:「秦姊妹接到了上層負責人的信,讓她去參加兩天的聚會,可能是選舉中層同工吧,今天選舉應該都結束了。」聽到這話,林潔心裡突然有一絲的沉重、不快,心想:「難道秦姊妹去參加中層同工選舉聚會了?不會吧,雖然對這個姊妹不是很了解,但是在交通真理,工作能力上,她都沒有我好,怎麼沒有讓我參加聚會,難道弟兄姊妹沒投我的票?」正當林潔這樣想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勁了,所思所想還是在爭奪名利地位,走的還是與神敵對的道路,這時她想起神的話說:「聖靈作工在人身上扭轉人的一個情形,需要人有很大程度的轉變、放下、受苦還有人的捨棄,讓人一步一步扭轉、配合……」「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是啊!只有背叛肉體,放下自己的存心、慾望,把自己的情形調整好,與神建立正常關係活在神面前,這樣才是在盡本分中實行真理滿足神,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與帶領,脫離撒但的捆綁與苦害,從而達到性情變化得潔淨。想想之前在神面前立的心志,不能再追求名利地位悖逆神、傷神心了。於是,林潔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保守她的心能放下、棄絕名利地位對她的捆綁,徹底與撒但決裂,能夠實行出真理滿足神。當她呼求神、禱告神,揣摩神的話尋求進入時,心裡立時平靜了下來,釋然了許多……

沒想到聚會結束的時候,一個姊妹來公布新選中層同工的名單,林潔聽後心裡雖有一絲波動,但很快平靜了下來,她知道神對每個人都有合適的安排,應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林潔深深地體會到自己能有這樣的變化,這全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

林潔坦然地走出聚會點,跨上自行車,嘴裡哼著:「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拐彎處,林潔又看到盛開的潔白梔子花,這次,她下了單車,低下頭,凝視著梔子花瓣的嬌嫩,她感恩造物主造物的奇妙!

那年,梔子花開,她跟過去告別,走向一段新的征程……

相關內容

基督徒的見證《選舉之後》神的審判是神的恩典祝福
平凡的小角色照樣有獨特的美
嚮往小草般坦然灑脫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