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書信——出獄後 給爸媽的一封信

純 心

爸爸、媽媽:

你們還好嗎?我都好久好久沒喊你們了,此時喊你們,我直想掉淚。你們不要笑話我太脆弱,雖然因著信神有著與同齡人不同尋常的經歷,使我因此變得成熟、剛強,但在你們面前我永遠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爸、媽,你們知道嗎?我那時就盼著出來後能與你們分享我在獄中的收穫,讓你們也感知神對我的拯救。可出來後才知道,你們因我被抓的緣故,為躲避中共的抓捕也早已離開了我們那溫暖的家,不過,我還是想把我的心裡話跟你們說說,因你們向來最關注的就是一段時間我的生命有沒有長大!爸、媽,你們最清楚臉面地位是我的致命處,神就是針對我這方面敗壞性情而擺設的人事物、環境,藉著中共的逼迫效力醫治了我心靈裡的頑症,使我對正反面事物有了分辨,擺脫了臉面的轄制和捆綁,經歷過來才知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愛!好,下面聽我慢慢給你們道來……

姊妹在夕陽下看海

爸、媽,還記得我被中共抓捕的時間嗎?那是2014年底我在外地盡本分時發生的事了。說實在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環境,我有些慌亂、害怕,但心裡有一個很清晰的意念:神的試煉臨到了,得為神作見證,不管怎樣也不能背叛神!之後,我藉著禱告心慢慢平靜下來,並有了信心面對這次的試煉。在被監禁審問的日子裡,我盼望早點離開這個凶險的地方,可時間一天天過去,我意識到自己真的走不了了,可能要被判刑坐牢。我有些失望,也很無助,但又不敢往家裡寫信,怕鄰居知道我被抓會看不起我,怕你們為我擔心,更怕給你們和教會帶來麻煩。在我軟弱的時候,裡面的犯人勸我說:「你信神,是要犯,共產黨至少得判你三年,你小小年紀何必在這兒受苦?別跟共產黨較勁,共產黨不講理,你寫個悔過書先回家,回家了再信……」聽到這話,我心裡開始翻騰起來:「是啊,我還這麼年輕,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難道就要頂著一個『坐過牢』的帽子過一輩子嗎?如果我真的被判刑,親戚朋友、鄰居還有同學不就都知道了嗎?他們會怎麼看我,以後我還怎麼做人呢?……」那段日子我陷在痛苦煎熬中,整天唉聲嘆氣,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滿腦子想的都是親戚朋友對我的態度、評價,很怕會因此被他們看不起。正當我痛苦、難過,在黑暗中無路可走時,突然想起神的話說:「你們中間的很多人不都在是與非之間徘徊過了嗎?家庭與神、兒女與神、和睦與破裂、富足與貧窮、地位與平凡、被擁護與被棄絕等等一切正與反、黑與白的鬥爭中你們選擇了什麼,想必你們不會不知道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神的話使我無地自容,在這正與反、黑與白的鬥爭中我在選擇什麼呢?我整日所思所想所流露的,不正是在背棄真理屈從邪惡嗎?因擔心親戚朋友知道我坐牢會嫌棄、看不起我,就抵觸、拒絕,想逃避這樣的環境與試煉。我捫心自問:為了臉面地位,為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我難道要放棄真理、放棄神嗎?臉面地位真比神重要嗎?這時我又想到神說:「過去沒有神話作生命的時候,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裡面當家做主支配人,那個本性裡具體是什麼東西呢?好比說,你為什麼要自私?你為什麼要維護自己的地位?你為什麼情感那麼重?你為什麼喜歡那些不義的東西,喜歡那些惡?這些東西的根據是什麼?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能喜歡接受這些東西?現在你們已經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裡面。……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的人類都是受這個東西支配活到現在。」(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的話使我明白了自己痛苦的根源,我之所以面臨這樣的環境心裡黑暗失落、痛苦難熬,就是因為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等撒但毒素的支配,把臉面看得比命還重要,一旦臉面受挫、名聲受損就覺得失去了活著的意義,這正是撒但毒素對我的毒害。因我信神時間短,讀神話語太少,還沒有得著真理作我的生命,對撒但毒素還分辨不清,所以為了臉面還想放棄真理。我真是太瞎眼愚昧了,差點隨從撒但背叛神!神說:「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別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丟掉真理,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話語的諄諄教誨告誡我該追求什麼、該怎麼選擇。我明白了真理是最寶貴的,是我們一生所該追求得著的,得著真理也就有了生命,為得真理捨棄一切都是值得的,今天能為真理而失去臉面虛榮,活得才有人格、尊嚴,為維護臉面而丟掉真理、放棄神,是最可悲也是最無恥的。神的話點醒了我,使我對自己的取捨有了分辨,也清楚了該作出什麼樣的選擇,我得站在神一邊,把自己的一切交出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管判多長時間我都順服,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評價,只要能滿足神就行了。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心志,使我有了放下臉面滿足神的心,當我作出正確的選擇時,心裡特別平安踏實,也能坦然面對接下來的環境了。

一晃三年的牢獄生活結束了,2017年冬,我被刑滿釋放。我就像出籠的小鳥一樣,盼望早點見到你們,只因中共政府對剛釋放的信全能神之人進行監控、跟蹤,企圖以此搜尋、抓捕更多的基督徒,我只得放棄見你們的奢望,得知你們早已離開家,我也就放心了。想到雖然你們沒有在家,但我也不能回家,擔心會連累信的親人和教會的弟兄姊妹,所以我打算與教會聯繫上就去外面打工、租房子住,寧可自己過得不好,也不能再讓更多的無辜之人受牽連遭受中共的殘害。但回來後看到一切和我想的都不一樣,教會提前得知我刑滿出獄的消息,給我安排好了住處,弟兄姊妹也在幫我找工作,為我打算、安排以後的去處。看到這些,我感動得淚流滿面,覺得神的愛太大,雖然你們沒能在我身邊,可是弟兄姊妹跟你們一樣關心照顧我,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我從心裡感謝讚美神!但我還是想趕快找個工作出去打工,免得住在弟兄姊妹家給他們帶來牽連。

幾個年輕女孩在唱歌

沒過多久,神的試煉再次臨到我。不經意間,我聽到一個姊妹說咱們家一個不信的親戚因信的親人而要出去躲藏,就把怨氣全發在我身上,說:「她要是不回來也不至於這樣」。聽到這話,我心都碎了,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眼淚止不住地流,我委屈地對姊妹說:「我從釋放那天開始就做好了要出去打工、租房住的打算,就怕連累別人,不管條件再艱苦、中共政府怎麼逼迫我,我也不想給別人帶來麻煩。可當聽說不信的親戚埋怨我時,我覺得自己在別人眼裡成了個災星,給周圍的人帶來了災難和痛苦!你們因我被抓出去躲藏至今未歸,不但為我擔心掛慮,還要躲避中共的抓捕迫害;親人們因我也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家園,從此過流離失所、提心吊膽的生活。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說完這些我已泣不成聲。姊妹安慰我,給我交通說:「你想想誰主宰人類的命運?你能給他們帶來災難嗎?你有那能力嗎?你連自己的命運都主宰不了,還能影響別人嗎?這一切不都在神手中嗎?」揣摩著姊妹的交通,我想起神的話:「什麼是命定好的?細節是什麼?在神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神早就計劃好了,你來人間多少次,最後末世你生在哪個家族哪個家庭裡,你的家庭是什麼條件,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你有什麼特長,你是什麼文化,你有什麼樣的口才,你是什麼素質,你是什麼長相,你多大年齡來到神家開始盡本分,到一定時間你開始盡神託付你的那個本分的時候你該做什麼,一步一步神早就給你定好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是啊,神清楚地告訴我們是神主宰安排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及一切,家人和親戚的生活或命運都不是我能左右、影響得了的,神主宰安排人的一切不會因著人的意志而轉移,而是神早已命定好的。我臨到的一切是神主宰命定的,就是臨到被抓捕也是因著要潔淨我的敗壞,親人臨到什麼環境,那也是神為成全他們而安排的,都有每個人當學的功課。感謝神!揣摩著神的話,不知不覺我心裡亮堂了許多。

可姊妹走了以後,我又消極了。想想親戚說的那句話我就感到扎心,覺得自己跟罪人一樣,沒給別人帶來什麼益處,反而讓人討厭、嫌棄,如果我做人做到這份上,連親人都不喜歡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還不如死了好受呢!死了這一切就都結束了,中共政府也不會再抓我了,親人也不用因著我到處躲藏,我也不用受別人的嫌棄、埋怨之苦了!……我消極到一個地步,做什麼都沒心情,也不想跟任何人說話,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坐著。接待的姊妹看我很痛苦,就對我說:「小姊妹,咱聽聽詩歌吧!」我點頭答應,當聽到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世界也棄絕,家裡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悅,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是懦弱無能之人!神巴不得人能愛他,但人越愛他,受的苦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你愛他就有各種各樣的苦都臨到你,你不愛他就可能一切順利,周圍環境也平息了。神巴不得人能愛他,但人越愛他,受的苦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你一愛神,總覺著周圍有許多環境勝不過去,而且因著自己身量太小而受熬煉,還不能滿足神,總覺著神的心意太高神的心意太高,人夠不上,因著這些事受熬煉,因著自己裡面有許多軟弱、有許多地方不能滿足神的心意,裡面受熬煉,但你們都得看清,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也在安撫著我,我流淚向神禱告:「神啊!只有你最了解我的所需,只有你最知道我的處境和難處,我現在痛苦得想死,我已被世界棄絕,被中共政府追捕、監控,但使我最痛苦的是親人的埋怨、不理解,我覺得自己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看到我真是太懦弱,身量小得可憐,遇到這事就經歷不上去了,還要死要活的,我這樣太傷你心了!今天你作的是試煉熬煉潔淨人的工作,我受痛苦是因我敗壞沒得潔淨,雖然我現在還不明白你擺設環境的心意是什麼,但我願尋求,願在試煉熬煉中脫去敗壞性情得潔淨,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知道神在擔諒我身量的幼小,在用話語扶持澆灌我,我不能讓神擔憂、失望,我要振作起來,你們以前也常跟我說依靠神沒有難成的事,是啊,沒有邁不過去的坎兒,我要學著依靠神解決自己的問題。於是,我就揣摩自己遇到這事為什麼會這麼痛苦,甚至都想到死?這是什麼導致的?我想起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藉著神話語的開啟我才明白,神這麼作工還是為對付我的臉面地位,我還以為經上次對付破碎自己不受這方面影響、控制了,事實顯明才看到「人活臉面,樹活皮」這一撒但毒素仍在腐蝕著我的思想,影響著我的行為,它已深深扎根在我裡面成了我的生命,主導著我人生的目標與方向,更成了我活著的價值、動力,我還沒有徹底擺脫它的捆綁與控制。當親人埋怨、誤解我時,我就受不了了,失去臉面就像失去了一切,覺得活著也沒意義了,甚至想以死來解脫,看到臉面地位這一毒瘤真能致我於死地啊!之後,為此事我尋求神的心意與帶領,想起約伯的經歷,約伯本在東方人中為至大,但在神試煉他時,能不顧忌自己的臉面地位,坐在爐灰中刮瘡,別人譏笑他,他也不受轄制,仍然稱頌神的名,因他知道得福、受禍都是神的主宰,他走的是敬畏神、遠離惡的路,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試煉中為神站住了見證。再想想我追求的是臉面地位,丟了臉面就消極、後退、抵觸、埋怨,以死反抗,沒有一點順服,更不能為神作見證。對照約伯的經歷,我感到無地自容,更加恨惡厭憎自己,不願再活在臉面地位的敗壞性情中抵擋神,我要背叛它滿足神!

晚上睡不著覺,我打開神話書,看到神說:「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也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明白,撒但是怎麼將這些毒素灌輸到我裡面,又是怎麼帶我一步步走上追求名利這條不歸路的。你們知道我從小愛慕虛榮,別人誇獎我一句我得美半天,若說我的不好,我就會噘嘴;上學後又不斷地接受知識文化教育以及名人偉人的灌輸薰陶,以至於我把名利當成了人生正當的追求,發奮學習是為了名和利,與人相處也是為著名利地位,只要大家看為好的,我就會去做,心甘情願地受苦,小心翼翼地做事,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寧肯委屈自己也要讓親戚、朋友及周圍人滿意,深怕考慮不周會觸及到別人,遭人棄絕或冷落;在教會盡本分也是如此,我整天起早貪黑,忙得吃飯都嫌浪費時間,只為享受付出後換來的榮譽,好在人前臉面有光;再想想被抓時,我因顧及臉面怕判刑被人笑話,差點背叛神失去見證;現在世人瞧不起,親人埋怨、誤解,我就消極到一個地步,甚至都覺得活著沒意思了。我為臉面付出那麼多,最後得到了什麼?全是痛苦和折磨。這個慘痛的教訓使我看清了撒但灌輸這些似是而非的東西就是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給我一個錯誤的人生觀去追求。我沒有分辨,接受它作生命,憑自己狂妄的撒但本性,一個勁兒地為達到自己的野心慾望而奮力拼搏,最後因這些東西抵擋神而被毀滅。我真是愚蠢至極啊,不知這是撒但虛設的圈套,竟被撒但玩弄得生不如死!撒但敗壞人的目的就是讓人死,從古到今,有多少人為了這虛無的東西搭上了性命,有誰得到真正的人生了?即使有的人功成名就被眾人仰望又能如何呢?誰又有心靈的享受呢?還不是一樣的黑暗痛苦!

姊妹在看月亮

神的話使我看清了人類敗壞至深的根源,知道了受撒但本性支配所帶來的危害與後果,才開始恨惡撒但,恨惡以往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法則。於是我便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啟和帶領,我從這次的試煉中認識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活著、怎麼做人,只是身不由己地受著撒但的苦害、愚弄,真是太可憐了,感謝你藉著這次的被抓捕把我從撒但的權下一步步帶出來,否則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追求的觀點不對,永遠脫離不了撒但的捆綁,我不願再憑『人活臉面,樹活皮』這個錯謬的觀點活著,願神帶領我走上人生正道。」

後來,我看到神說:「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有了新的人生目標: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我的託付,不再維護在人心中的形象追求讓人高看,而是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自己當盡的本分,追求真理、順服神,這才是我活著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為臉面、為地位,憑撒但哲學活著都是虛空,毫無意義,只有為得真理,為滿足神活著才有意義。

爸、媽,從那以後,我開始扭轉自己的追求,不再注重在別人心中的形象和地位,也不再盼望別人誇獎我,雖然我有時也想為臉面做事、說話,但能馬上意識到,有意識地去背叛,按真理原則去實行,有意識地放下臉面,解剖亮相自己的敗壞。後來,教會來信了解我被抓捕的經歷過程,因期間自己流露了很多悖逆、敗壞,怕弟兄姊妹看不起,所以在寫的時候就想表白一下,讓弟兄姊妹知道我是在什麼情況下沒有實行真理的,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在為臉面說話、做事,就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不願再為臉面活著,我願背叛肉體實行真理,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起神說:「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於是,我依靠神背叛肉體,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如實地寫出自己的情況,不為臉面表白、患得患失了。這時我感到背叛自己實行真理不那麼難了,這麼實行、這麼做人心裡平安,輕鬆、釋放!

爸、媽,聽到這兒,你們是不是也很受激勵,並暗暗為我加油呢?感謝神的拯救!

經歷這一次次環境試煉,使我認識了撒但敗壞人、苦害人的手段和我為臉面活著的可憐相,開始恨惡撒但,憑真理做人,走人生正道,這是神利用中共效力試煉成全我達到的果效。如果我不經歷這些苦難試煉,就不能真實看透撒但敗壞人抵擋神的邪惡實質,也不能達到棄絕撒但歸向神。我更體嘗到只有神最憐恤人、愛人,只有順服神的作工、接受真理才能脫離撒但權勢,得著心靈的平安、喜樂。還有就是,雖然因中共的抓捕迫害,我們與親人們有家難歸,不能團聚,遭受逼迫患難之苦,也藉此使我們看清了中共政黨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我們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中共政府卻瘋狂逼迫、抓捕,想把信神的人趕盡殺絕,它是因仇恨神而仇恨我們信神的人,我們所受的這一切的苦楚都是中共撒但政權給我們帶來的,使我更加恨惡這個邪黨、惡魔集團,更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心和心志。

姊妹在使用全能神教會app聽音樂

爸、媽,你們聽完我這段時間的經歷,會有什麼想法呢?我想你們肯定會為我能有這些認識與收穫而高興吧!更重要的是我因著明白了一些真理,在一直捆綁我的這方面敗壞性情上總算有了突破,能以擺脫撒但的苦害,得著了釋放自由,我從心裡感謝神的拯救、神的愛!雖然我還沒有完全徹底地脫離撒但權勢對我的捆綁與束縛,但我已從神的話中明白了實行的路途,相信只要我繼續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按神的要求做人,這些敗壞性情就會逐步得著潔淨變化的。

爸、媽,你們不用掛牽我,我有神話語引領、有弟兄姊妹幫助扶持,生命會不斷成熟長大,我也會常給你們寫信交流自己的經歷與收穫。爸、媽,你們也要多多保重,凡事多依靠神,相信神必會帶領我們的。我們一起加油!

女兒 純心

相關內容

卸下枷鎖好輕鬆(有聲讀物)
上好的福分(有聲讀物)
給媽媽的一封信(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