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陳 靜

裂痕

傍晚,秋風瑟瑟透著絲絲涼意,枯黃的樹葉隨風緩緩飄落在地面上、水面上,遠處天際的烏雲正向這邊浮動,在這昏沉的天氣中,眼前的景象顯得更加的落寞、蕭條。海寧坐在家附近的河岸邊,雙手搭在微微蜷縮的腿上。此刻,海寧眼神迷離地望著遠方,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幕幕浮現在她的眼前:

一天,李梅對海寧說:「這次咱倆能被選上教會負責人,不代表咱們比其他弟兄姊妹強,這都是神的恩待。咱們一定要同心合意把本分盡好,滿足神的心意。」海寧看著李梅滿懷信心地點點頭。

海寧是一個性格開朗、愛說愛笑的人,沒過兩天,她就和李梅處熟了。剛開始盡本分時,海寧表現得非常謙卑,臨到什麼事都和李梅一起交通、禱告,兩個人配搭得還算和諧。海寧有些沾沾自喜,她覺得自己看到弟兄姊妹有點缺點或是小毛病都能正確對待,還能學著去包容、忍耐別人,她就認為自己是一個不會跟人計較的大度之人。可一段時間後,看到李梅交通真理、工作能力等各方面都有些長進,弟兄姊妹時不時地當著海寧的面誇獎李梅,這讓海寧有些難受。每當這個時候,海寧都勉強擠出一絲尷尬的笑容,然後微低著頭,不知該說些什麼,心裡不知不覺與李梅有了一絲隔閡。幾天後,她倆一起去扶持張同工,針對張同工的問題和難處,李梅能及時找出相關的神話語交通神的心意,並談得頭頭是道,很有路途。看到這一幕,海寧的臉色微沉了下來,與李梅攀比的心油然而生,眼神裡還透露出一絲不服,心想:「你能結合相關的神話語和張姊妹交通,我也會用神話語解決問題。」接著,海寧努力地參與交通,可並沒有解決張姊妹的情形,最後還是李梅幫助解決的。此時海寧顯得有些挫敗,想到之前她走到哪兒弟兄姊妹都誇她會解決問題,可如今李梅卻出盡了風頭,海寧覺得是李梅搶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這一切,心裡對李梅有了嫉妒與厭煩,並在心裡暗暗盤算要超過李梅,好讓弟兄姊妹看看她的實力。於是,海寧走教會時在弟兄姊妹面前就多談自己的實際經歷,同時有意貶低李梅,降低李梅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的形象;晚上,海寧又加班加點地寫信扶持弟兄姊妹、解決教會的問題。海寧覺得這下應該會比過李梅了,誰知一段時間後,她走到哪裡耳中聽到的還是弟兄姊妹對李梅的誇讚聲,她心裡憋氣,整天一副冷臉對著李梅,甚至看李梅哪兒都不順眼,心裡越來越煩她、氣她,甚至都不想看見李梅。兩個人盡本分失去了起初的默契與和諧,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

一滴小雨點打在海寧的臉上帶著絲絲的涼意,海寧猛地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臉頰上不知什麼時候印著兩行淚痕。海寧揉了揉眼睛裡沁著的一層薄薄的水霧,抬頭看看昏暗的天空,微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起身拍打了一下,挪動著沉重的腳步,緩慢地走在回家的小道上……

姊妹失落的走在街道上

初醒

房間裡的鐘錶「嘀嗒嘀嗒」地走動著,已經深夜十二點了,可海寧躺在床上毫無睡意,她煩躁地撥動一下頭髮,順勢坐了起來,臉上一副痛苦無奈的表情。這時,海寧陷入了沉思:之前我和李梅能正常相處,互相交通,這段時間我們為什麼越來越不能同心合意地盡本分,甚至我都不想看到李梅了呢?痛苦迷茫中,海寧向神尋求禱告:「神啊!我這些日子就不想聽見別人誇李姊妹好,別人越誇她,我越煩她、氣她。神啊!願你開啟我,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與缺少,從這種情形中走出來。」禱告後,海寧打開講道交通看到:「心胸狹窄,嫉妒人有沒有好處?一點好處都沒有,小氣、狹窄、惡毒,讓人看笑話,他不配活著。心胸狹窄不好,這是肯定的。……人心胸太狹窄,活得彆扭,活得痛苦,活得累啊。」(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三)》)

這段講道交通直接把嫉妒人的後果點出來了,海寧感到很扎心,她不禁揣摩著:「這話不就是面對面地說我嗎?我就是個心胸狹窄、小肚雞腸、斤斤計較的人,眼裡容不下別人。唉!當我看見李姊妹一段時間長進挺快,各方面比我好時,我就難受,就嫉妒她;當看到她會解決問題,我更是不服氣,也爭著給別人解決問題,結果沒比上李姊妹,我就更嫉妒她了,別人越誇她,我就越煩她,不想見她。外表上看我是在解決問題,實際上我是在與李姊妹勾心鬥角,我不就是心胸狹窄的人嗎?李姊妹想的是怎樣能幫助張姊妹儘快從消極的情形中扭轉過來,正常盡本分,完全是為體貼神的心意,而我爭著給張姊妹解決問題,存心是為了跟李姊妹較勁,比試高低,甚至為了超過姊妹,我白天下教會,晚上加班加點地扶持弟兄姊妹,就為了得到別人的好評、誇獎。我處處都是為保全自己,不維護教會利益,不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著想,失去了一個正常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我的心真是太壞了。」此時海寧越想越恨自己,恨自己不好好盡本分還報神愛,卻不務正業,處處與人爭名奪利,她為自己感到羞恥,她也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是在盡本分,而是在作惡,是抵擋神的。明白這些,海寧不願意再這樣活下去,她要扭轉自己的觀點和存心,做一個遇事不再斤斤計較的人,也不再和李梅勾心鬥角,她要取李梅的長處,共同把本分盡好來滿足神。這時,海寧心中的痛苦漸漸消散了,她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較量

一天,中層負責人約海寧、李梅和其他幾處教會負責人一起聚會,期間針對如何能更好地提高教會生活的質量,使弟兄姊妹的生命長進更快這個問題,讓大家談談各自的想法和建議。大家正在揣摩時,李梅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議說了出來,負責人和其他幾個姊妹都點頭認可她的交通。看到這兒,海寧心裡很不舒服,又開始嫉妒李梅了,並暗自與她攀比、較勁。海寧心想:「你們都覺得李梅談的好,我也不比她差,她能舉一個例子,我就多舉幾個例子,讓你們看看誰的經歷多。」可真輪到海寧交通的時候,她卻不能正常發揮,乾乾巴巴不說,還越談越亂,總也談不到正題上,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海寧還沒有停下的意思,負責人看著錶提醒道:「姊妹,教會聚會的原則是每個人交通時間不超過十分鐘,你這次談的時間有點長,我們得按著真理原則實行,不能搞一言堂,還是讓別人輪流交通吧!」海寧聽了負責人的提醒,快速地掃了一眼弟兄姊妹,看到大家都在看著自己,海寧頓感臉上火辣辣的,心裡甭提有多難受了,羞得有地縫都想鑽進去,心想:「我這幾十歲的人了,還讓小姊妹指點一頓,這讓我多沒面子!」

熬煉

散會後,海寧回到家疲憊地靠在沙發上,揉了揉眉心,痛苦地閉上了眼睛。腦海中不斷地浮現出聚會時的一幕幕,海寧感到無地自容,心裡久久不能平靜。於是海寧向神禱告:「神啊!這次看到李姊妹交通得比我強,我心裡又開始難受了,我到底是個什麼人呢?就不願意看到別人贊同姊妹的觀點,總怕她高過我。神啊!我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合你的心意,可我的情形一直扭轉不過來。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海寧打開神的話,看到神說:「做帶領的別嫉妒人才,這樣你們就合格了,你們就盡到你們的責任了,也盡上忠心了。你們總怕別人出頭高過你們,總怕別人成才高過你們,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體貼神心意的表現?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不考慮別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其實這不涉及個人的利益,你把別人培養成才了,神家又多一個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嗎?你在這個本分上不就盡上忠心了嗎?這在神面前是善行。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讀完神的話,海寧開始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我不就是嫉妒人才、嫉賢妒能嗎?每當李姊妹談出的觀點得到負責人和弟兄姊妹的認可時,我就嫉妒她,總怕她高過我會被別人小瞧。為了超過李姊妹,我和她爭,跟她比,想交通的比她好,露一手給負責人及弟兄姊妹看看,好得到大家的認可,結果處處不如意,越想露臉反而越丟臉。唉,從我與李姊妹一起盡本分到現在,這方面敗壞就沒少流露啊!看到李姊妹能解決問題,我就與她較勁;看到她交通認識得好,我心裡難受,就與她攀比。我關心的全是自己能否露臉,弟兄姊妹心中是否有我的位置,我只為自己的私慾,絲毫不維護教會利益,更不體貼神的心意,我這哪是盡本分呢?簡直就是作惡,是在抵擋神!想想神高抬我作教會工作,我不為教會的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想,反而與配搭姊妹勾心鬥角、爭名奪利,為一己私利竟置教會的利益於不顧,甚至明目張膽地違背原則打岔攪擾教會生活都在所不惜,我的心地太惡毒了,還哪有一點人性理智可言?在神話語的揭示與顯明下,我才看到自己骯髒的靈魂,認識到自己就是一個沒有正常人性,好嫉妒人的卑鄙小人,我的所做所行太讓神噁心厭憎,真不配活在神面前。」想到這裡,海寧內心備受譴責,不禁對神產生虧欠,深深地懊悔自己,她俯伏下來向神禱告:「神哪!我現在認識到自己嫉賢妒能,心地惡毒陰險,一點也不維護教會利益,還做了一些打岔攪擾的事,藉著你作工的顯明和你話語的引導,我才看到自己是一個沒有正常人性,滿了嫉妒之心的卑鄙小人。神啊!我決心悔改,盡好本分滿足你。」

接下來,海寧注重多讀神揭示人嫉賢妒能方面的話語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同時,臨到事能放下自己和李梅一起商量達成共識再做。看見自己有這點變化,海寧心裡有些高興,在心裡默默立下心志:願意朝著這個目標繼續追求。

姊妹在讀神話

爭戰

太陽冉冉升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小鳥棲息在路兩旁的大樹上,嘰嘰喳喳地歌唱著。海寧騎著車,一路微笑著來到李梅家。

見面後,李梅把上層負責人讓她去參選中層負責人的事告訴海寧了。海寧微笑的臉僵硬了一下,嫉妒之火又開始在她心中燃燒。海寧心想:「上層姊妹為什麼高看她,眼中怎麼就沒有我呢?論文化、口才、年限、經驗,我哪一點都比她強,為什麼不讓我去呢?如果沒有她,可能參選的就是我了。」這時,海寧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撒但性情又在作祟,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這事臨到是你在檢驗我,可我又身不由己地受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轄制,對姊妹的嫉妒之心又開始往外冒了。神啊!我不願再被撒但愚弄,願活出正常人性,姊妹去參加選舉這是你的主宰安排,沒讓我去是你的公義,也有你的心意在其中。神啊!我願順服你的安排,不再嫉妒姊妹,願和姊妹在一起取長補短,在本分上盡上忠心,還報你的愛。」禱告後,海寧想起一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

神嚴厲的話語句句都扎在海寧的心上,她不禁反思:「我每次爭名奪利、嫉妒紛爭,的確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啊,看到別人被高看或重視就嫉妒、排斥,巴不得教會沒有人才才好呢,我嫉妒人的心太強,人性太壞了!這不是觸犯神性情、遭懲罰的事嗎?」感謝神及時的審判與提醒,海寧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不再嫉妒李姊妹,能正確地看待這事了。海寧為自己這次能夠背叛嫉妒心而高興、激動,她堅信自己只要不懈地往真理上努力追求,肯定能衝破名利地位對自己的束縛捆綁,活出正常人性來滿足神。

第二天,海寧主動和李梅交心,把這段時間自己所流露的敗壞,包括不對的存心以及對李梅的嫉妒、成見都談了出來。隨後,李梅也敞開談她的敗壞性情,並且非常溫和地對海寧說:「以上發生的那些事不能都怪你,我也有敗壞性情,咱倆不能和諧配搭都是我們不追求真理導致的,看不透這一切都是撒但的愚弄、殘害,我們才中了撒但的詭計。以後,咱們要好好追求真理,多讀神的話,識破撒但的詭計,用神話真理作為打敗撒但的銳利武器。」海寧聽到李梅這樣說,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的愛!海寧心裡清楚,今天能和李梅心平氣和地在一起交心,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此時,海寧心裡感到特別的釋放,再看李梅也不煩也不氣了。她倆相視而笑,沉浸在釋然、愉悅的氣氛中。

醒悟

沒多久,神的檢驗再次臨到了海寧。一天早上,海寧正在家裡看神的話,接到負責人的來信,說有個同工反映海寧之前扶持幫助她時並沒有真正解決她的問題,現在她還有些消極軟弱,帶領已經安排李梅去扶持這個同工了。看後,海寧心裡很難受,心想:「負責人直接安排李梅去解決這個問題,是不是覺得我不行呢?」想到這兒,海寧心裡不由得又有些嫉妒李梅了,可轉念想到之前幾次失敗都是因為嫉妒導致的,海寧決定這次要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心想:「負責人讓李梅去解決問題,這事臨到是對我的刑罰審判,裡面肯定有神的心意,我先順服下來,再禱告尋求。」於是,海寧就趕緊向神禱告,尋求神的心意與帶領。禱告後,海寧看了兩段講道交通:「有的人就為個虛榮、地位,有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就不舒服,有的人看見別人作點兒工作就嫉妒,爭這些虛榮、名利有啥用?那不是追求真理呀。你追求這些東西能得著啥?能得著生命性情變化嗎?這些東西是真理嗎?你追求這些這不是愚昧嘛。」(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作工才能達到蒙拯救》)「你因為什麼老嫉妒人哪?人家有長處,你為什麼不學學呢?你老嫉妒人幹什麼呀?嫉妒人是不是魔鬼撒但的性情?正常人性是誰有長處,咱們就跟誰學;你比我高,我跟你配搭;你比我高,我服你,我聽你的。這有什麼難的?」(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五)》)

看完講道交通,海寧羞愧難當,她心裡暗暗琢磨:「追求虛榮臉面、嫉妒人,這是魔鬼撒但的性情啊,不是人該追求的正道,這沒有正常人性,遭神咒詛啊!神擺上李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強,這正是神對我的愛,要藉著姊妹的長處補足我的缺少,使我生命、業務等方面長進更快,能更合神心意,與姊妹互相取長補短,共同體貼神心意,盡好各自的本分滿足神。可我卻活在撒但的愚弄中,鬼迷心竅,不務正業,放著現成的真理不去追求,卻為著這一文錢不值的地位虛榮患得患失,被其折騰得神魂顛倒、痛苦不堪,真是瞎眼、愚蠢至極啊!我扶持同工沒達到果效,負責人讓李姊妹去,這樣我就可以從李姊妹那兒知道我的問題與缺少,得著及時的補足,再說李姊妹的確比我有真理實際,這也是大家公認的,弟兄姊妹都能認可,而我為什麼就不敢正視呢?今天神的審判刑罰不離開我,正是神根據我的敗壞與需要安排的,是為了變化潔淨我,使我活出正常人性。我不能辜負神對我的期望,不應再為名譽地位而嫉妒姊妹,我可以為姊妹禱告,在這關鍵時刻和姊妹同心合意盡本分,共同維護教會的利益。」當海寧願意順服下來的時候,心裡坦然了,也不再嫉妒李梅了。後來,海寧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沒有解決這名同工的問題,是因為自己只看事情的外表,卻忽略了解決問題的根源,導致這名同工一直沒有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而李梅在了解實際問題後,抓住問題的關鍵對症下藥解決了這個同工的問題。同一件事不同的處理結果使海寧的心靈很受觸動,她清楚的從這件事中看見了自己的缺少,也看見了李梅的長處,同時她也更加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在盡本分中能放下嫉妒心,跟弟兄姊妹和諧配搭、互相補足,才是神的心意。海寧從心裡感到神作的太好了,使她心服口服。

之後的日子裡,海寧能正確對待李梅了,也不再為自己不能露臉而有嫉妒之心了,她和李梅能和諧配搭了,心裡也有享受,感到踏實平安;當再聽別人說李梅人性好或是能解決問題時,海寧心裡也不難受了,還能虛心吸取李梅身上的長處;在盡本分中有時流露敗壞,她倆就敞開心談出來,針對各自的情形找相應的神話語來解決;遇到什麼難處她們就一起商量,尋求真理原則達成共識,再付諸實行。當她們有了這些實行後,海寧感到這樣做人真是太好了,活得輕鬆釋放、踏實平安,她從心裡由衷地感謝神!

合癒

春天,百花綻放,鳥語花香,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路邊的花叢中,幾隻蝴蝶時而遊戲,時而翩翩起舞。海寧無心觀賞路邊美麗的景色,此刻,她正沉浸在昨天負責人對她說的一番話中:「海寧,明天你和李梅都來參加選舉……」海寧嘴角露出了一抹愉悅的笑容,越發賣力地蹬著自行車趕往聚會處……

幾個姊妹在一起交通神話

來到聚會處,海寧高興地和大家打招呼,通過交通選舉負責人的原則與條件,海寧也在心裡衡量著,她覺得在坐的這些弟兄姊妹中李梅是負責人的合適人選,可一想到要把票投給李梅,心裡還隱隱有點不甘心。猶豫之間,海寧默默地向神禱告,這時她想起一段講道交通說:「如果讓你投票選舉,有一個比你好的人,他正好以前跟你不合,你嫉妒他,恨他,現在你能不能公正地投出一票,『我就選他,按真理衡量就他合適,雖然以前我對他有成見,我現在放棄成見,我就選他,我得投出公平合理的一票』?你如果能這麼實行,說明你變了,你能堅持真理,你能按原則辦事。那現在你衡量衡量自己,你信神以後到底有哪些變化?你到底對人有沒有公平,有沒有合理?你到底能不能為了堅持真理而背叛自己,放棄自己的利益,寧可自己利益受損失也堅持真理?你能做到這一點,說明你變了。」(摘自《講道交通(六)·怎麼追求真理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從這段講道交通中海寧找著了實行的路途,她思忖著:「這次選舉我得投出公正的一票,李姊妹比我有長處,並且符合選舉的條件,我應把票投給她。」之後,李梅被選上中層負責人了,海寧從心裡為她高興。一方面,教會又多了一個能擔當大範圍工作的人才,這是好事;另一方面,海寧心裡也清楚,人什麼時候到哪裡盡本分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不是哪個人憑自己能爭來的,今天李梅被選為負責人,而她還盡原來的本分,雖然所處的背景、環境不同,但在神命定安排的角色中活著或盡本分都是最有意義的。海寧覺得盡好現在的本分,和新配搭同心合意、和諧配搭,共同維護好教會工作,這就是她今後該追求、實行的。

李梅走的那天,兩人互相鼓勵,揮手告別,海寧微笑著目送李梅坐上通往他鄉的汽車,默默獻上祝福。雖然李梅走了,可神在她倆身上所作的點點滴滴,以及她倆從感情破裂到癒合的過程,已深深地烙在雙方的心裡,成為最美好的回憶。

感悟

站在橋上的圍欄邊,海寧張開雙臂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心情格外的輕鬆釋放。此時,海寧望著波光粼粼的水面,不禁感慨萬千:「這段時間通過神多次的顯明,我才認識到人性實質的東西不是偽裝出來的,也不是學來的,一旦遇到合適的場合,本性的東西就會自然流露出來,包都包不住。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就是一個愛說愛笑、心胸寬廣,從來不會跟人斤斤計較的大度之人,在神的刑罰審判中,我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才被顯明出來,當自己不追求真理被撒但苦害、愚弄的可憐相被暴露在光中時,我才看清自己原來是一個斤斤計較、心懷嫉妒的卑鄙之人。藉著神一步步帶領我實行真理背叛肉體,如今我體嘗到做一個單純誠實、心懷坦蕩的人,給我帶來的都是安慰和快樂。若是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會一直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爭名奪利,嫉賢妒能,不維護神家的利益,活不出正常人性,永遠都得不到神的稱許,永遠是神噁心、厭憎的人。」此時,海寧對神給她安排了那麼多的環境和人事物來潔淨、變化她的良苦用心有了一些實際的體會,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同時海寧也更加印證了,只有神的話語是真理,能扭轉人錯誤的觀點,變化人的敗壞性情。海寧暗立心志:我要追求真理體貼神的心意,不再計較個人得失,以維護教會利益為職責,竭盡全力地盡好自己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相關內容

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
我體嘗到了和諧配搭的甘甜
放下地位好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