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的審判 神愛的拯救

單 一

我從小就喜歡爭當第一,追求做人上人,受父母和學校的教育、薰陶,我更是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這些生存法則當成了座右銘。為了實現出人頭地的願望,我刻苦學習、鑽研各門學科知識,處處跟同學競爭;長大參加工作後,我更是力爭做到最好,希望成為廠裡最出色的員工,得到別人的高看、仰慕,我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價值!為此我付了很多代價,常常累得筋疲力竭,心中也苦不堪言,但為了實現自己活著的價值,我覺得受這些苦都值。

2008年,婆婆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通過讀神的話、看福音視頻,我才知道原來天地萬物都是神創造的,我們人類的生命氣息也都是神賜給的,是神把我們一步步帶領到了今天,整個人類都應該信神、敬拜神。歸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從此,我認真讀神的話,常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唱詩歌讚美神,我感到很開心、很快樂。

兩年後,因我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我深知這是神對我的高抬,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走路都一步顛三下。我在心裡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把弟兄姊妹都帶到神面前,絕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聚會時,我儘量把自己明白的真理都分享給弟兄姊妹,解決大家的難處與問題;我還常與福音組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探討福音工作,竭力交通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使弟兄姊妹都能在中共政府與宗教界的逼迫中繼續信心百倍地傳揚神的末世福音。一段時間後,教會各方面工作果效逐步上升,教會生活越來越好,前來尋求考察真道的人也越來越多。看到這樣的喜人景象,我心裡美滋滋的:教會工作果效這麼好,多數可都是我的功勞啊,看來還是我有工作能力,要是再加把勁兒工作果效會更好,弟兄姊妹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後來,我與中層帶領一起聚會時,看到姊妹結合經歷談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時滔滔不絕,弟兄姊妹都向她投去羨慕的目光,我就暗暗較勁兒:「能說會講就是好,走到哪兒都能得著弟兄姊妹的高看,我也要好好追求,將來也要當大帶領,盡上大本分!」為了迎來這一天,我開始學中層帶領的作工方式,聚會時有意識地針對弟兄姊妹的難處與情形來交通,當看見大家都向我投來讚賞的目光時,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覺得自己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像我這樣有工作能力的人當大帶領那是指日可待的事!

美好的盼望

一天,帶領說要在我們幾個同工之間選舉一名中層帶領。聽到這個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機會終於來了!我要是做了大帶領,負責大範圍的工作,那多風光、多露臉哪!」選舉那天,我打量著前來參選的幾個同工,心裡不停地衡量著:「論年齡,我比他們年輕;論文化素質,我比他們高;論作工能力,我比他們略勝一籌……」越衡量越覺得自己是最有培養價值的。在投票時,我很想投自己一票,如果多一票,我當選帶領的機率不就更大了?但轉念又一想:「要是弟兄姊妹得知我毛遂自薦,那多不好意思啊……」我手裡拿著筆,內心激烈地爭戰著,抬頭看看身邊的幾個同工,最後很不情願地把這一票投給了鄭姊妹。沒想到最終結果是鄭姊妹當選帶領,我因一票之差落選了!我表面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鼓勵姊妹加油,內心卻翻江倒海般地難受,後悔自己投了鄭姊妹一票,如果我這一票不投給她,投給自己,這中層帶領的位子不就是我的嘛!我們原本是盡相同本分的,現在她成了我的上層帶領,以後還要來給我安排工作,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啊?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呀?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實在不願接受這個事實。我起身走進洗手間,忍不住難過地哭了起來……我也知道這眼淚流得不合神心意,自己這是在爭名奪利。於是,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不然被弟兄姊妹看出我地位心這麼重,那我不是顏面盡失了嗎?接著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擦乾臉上的淚水,強打精神走了出來,硬著頭皮與鄭姊妹商量教會工作……

第二天,鄭姊妹說要和我一起去小組聚會,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原本我們都是平級的同工,我的工作能力還比她強,我倆要是一起去聚會,弟兄姊妹都知道是她當選了帶領而不是我,大家會怎麼看我呢?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呀?可想到這是自己的本職工作,非去不可,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聚會期間我特別不愛聽鄭姊妹交通,覺得自己比她強,帶領的位子本該是我的卻被她搶去了,心裡就不服氣,因此鄭姊妹讀神的話時,只要她讀錯字,我就抓住機會故意大聲給她糾正過來,以此證明我的文化素質比她好,讓她知道她不如我。當弟兄姊妹向鄭姊妹尋求問題時,我坐在一邊有種被冷落的感覺,故意藉著倒茶來掩蓋自己內心的不平衡,巴不得聚會早點結束。最後嚴重到一個地步,只要是鄭姊妹來聚會,我就把頭扭向一邊,不願聽她的交通,總覺得自己比她強,讓她來給我聚會,這不是讓我甘居人下嗎?漸漸地我靈裡黑暗、下沉,連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了,每天感覺特別累,特別苦,還有一種莫名的驚悚與懼怕,總怕自己被神離棄。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不好了,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靈裡很黑暗、痛苦,我知道自己這種情形不合你的心意,可我實在勝不過敗壞性情的捆綁。神啊!臨到這事都有你的美意,願你開啟我,讓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明白你的心意。」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把我追求名譽地位的野心慾望揭露得淋漓盡致,使我感到無地自容。揣摩著神的話,我反省自己盡本分的存心目的:我整天奔波忙碌在教會間處理各種事務,是想讓弟兄姊妹認為我有負擔、會作工,因此而高看我;為了得到中層帶領的位置,我馬不停蹄地穿梭在教會中,加緊聚會扶持弟兄姊妹,目的是為了「換取民心」,為自己拉選票;當鄭姊妹被選為中層帶領,我就產生了嫉妒之心,與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此時我才意識到,我整天在教會裡奔波忙碌,外表看好像是在體貼神的心意,實質卻是在用好行為迷惑弟兄姊妹,是打著事奉神的旗號為自己的名利地位而作工跑路,把教會當成了爭名奪利的場所,一心只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追求得到人的高看、仰慕,絲毫不追求真理,不體貼神的心意,更不維護神家的利益,事奉著神卻背著神搞自己的經營。想想是神的揀選把我帶回他的家中,使我有幸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還蒙恩有了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機會,可我不但不還報神的愛,反倒利用作工來謀得個人的名利地位,像我這種自私卑鄙的人怎能不令神厭憎呢?我落在黑暗中被神離棄,這的確是神的公義!細想想,我的地位再高不還是個塵土不如、敗壞至深的受造之物嗎?我總追求一文不值的名利地位,又怎能得著真理、蒙神拯救呢?

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在跟隨神的同時我還能痴迷地追求名利地位呢?揣摩著神的話「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過去的一幕幕立時一連串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小時候,在老師的教育與大人們的薰陶下,「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生存法則不知不覺種到了我的心裡,成了我的座右銘和追求目標;在世上打拼時,為了成為人上人,得到別人的高看、誇讚,我加班加點地工作,甚至懷孕期間都捨不得休息,結果胎兒不幸死在腹中,我也差點送了性命;信神後,我仍然以追名逐利為享受,作工不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不是為了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想,而是為了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追求在教會做大帶領。當自己想當大帶領的慾望破滅時,我就嫉妒、排斥新任帶領,熬得死去活來,以致被神厭棄,落在黑暗中失去了聖靈作工。回顧自己一路走來,我把名利地位看得高於一切,當成了人生唯一的追求目標,哪怕耗費一切心血代價,甚至不惜丟掉性命也要得到它。這一錯誤的人生觀點導致我喪失了良心理智,一心只為得著名利地位,絲毫不知盡受造之物的本分,甚至公然與神爭奪地位、爭奪神選民,我這樣的追求完全偏離了神的心意走上了歧途。神的性情公義聖潔,更不容人觸犯,若我不及時回轉,只能離神越來越遠,最終被神撇棄、淘汰。想到這兒,我對神的良苦用心有了一些認識與理解,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使我失去聖靈作工落在黑暗中,促使我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我會繼續在名利地位的漩渦中苦苦掙扎,在錯誤的道路上狂奔不止,今天臨到神的審判刑罰,這都是神的愛與拯救啊!我在心裡向神作了個默禱,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看顧與保守。後來,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在神家裡讓你盡什麼本分,咱們就盡啥本分。讓咱們做一個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別做大樹,你是一棵樹,你也別想成為一座高樓,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樣活著最好,活著不累。不管咱們在神家盡什麼本分、是什麼地位,咱們只要能活出真理、滿足神,能正常敬拜神,這樣的人生最快樂。不要受野心支配,不要受存心支配,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上面的講道交通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讓我明白了在神家只有本分不同,沒有地位之分,無論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要學會順服,就像小草一樣本本分分地做好自己,不與百花爭奇鬥艷,我要腳踏實地地做人,把神賜給我的功用都發揮出來,盡心盡力把自己的本分盡好,追求真理滿足神,這才是我一個受造之物該走的人生正道。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悔改:「神啊!我錯了,我願意悔改,以後再也不追求毫無意義的名利地位了!我要好好追求真理,腳踏實地地做人、做事,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你的愛。阿們!」

扭轉情形

聚會時,我跟弟兄姊妹敞開解剖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並誠懇地向鄭姊妹道歉。弟兄姊妹聽後都很受感動,也從中得到了一些造就,看到追求名利地位的確是反面事物,唯有追求真理才合神心意。以後的日子裡,我一心投入到本分中,與鄭姊妹一起尋求怎麼做能滿足神的心意,當我的地位心冒出來時,我就找相關的神話來解決,漸漸地對地位看淡了一些,我們倆配合得也很融洽,工作也得到了神的祝福,看著教會工作果效越來越好,我和鄭姊妹高興地向神獻上了感謝和讚美。經歷了一次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以為自己追求地位的錯誤人生觀點已經得以扭轉了,卻不知撒但的毒素在我裡面根深蒂固,還需要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才能將我的心靈喚醒。神為了潔淨變化我,又給我擺設功課讓我學習。

兩個月後,我被選舉為中層帶領,我覺得接過來的不是地位,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是自己當履行的使命,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高抬。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比較注重尋求真理原則,聚會交通時則敞開心談自己的實際經歷,使弟兄姊妹從我的經歷中能達到對神有些認識;弟兄姊妹提的建議我也虛心接受,跟大家互相取長補短;與配搭的姊妹一起商量工作時,我不再注重自己的地位高低,而是把心完全投入到本分中,遇到難處與姊妹同心合意地禱告依靠神。一段時間後,教會各項工作果效明顯上升,弟兄姊妹都比較認可我的工作能力,不知不覺我又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中,心想:「我一上來工作果效就提上來了,看來我還真是當大帶領的料啊!」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時,我說話的聲調也和往常不一樣了,經常在弟兄姊妹面前說自己如何能吃苦,如何維護神家利益,無論走到哪兒都把自己這些「光榮史」講給弟兄姊妹聽,弟兄姊妹因著不明白真理對我沒有分辨,都喜歡聽我的交通,有問題也喜歡向我尋求,尤其聽到弟兄姊妹說我寫的字比配搭姊妹寫得好,交通得比配搭有真理實際時,我心裡就美滋滋的,有一種眾星捧月的感覺。那段時間,我整個人都活在了貪享地位之福的墮落情形中,總覺得自己比誰都高、都好,什麼都想自己說了算,最後導致我們在本分上出現了不和諧。

一次聚會結束後,李同工叫住我,認真地說:「陳姊妹,我看你這段時間聚會交通時常常高舉、見證自己,說自己如何受苦,如何體貼神心意,現在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妹都很仰望你,對你前呼後擁的,你這不是把人帶到自己面前了嗎?咱們得趕緊扭轉這種情形,不要像當官的一樣追求被眾人擁護了,否則這樣下去很危險啊!」我一聽心裡「咯噔」一下,有一些緊張:「我像當官的?那不成中共政府官員了嗎?要真是這樣,我還能盡這個本分嗎?是不是會被撤換啊?」但轉念又一想:「是不是我當帶領你不服氣呀,故意給我找茬?我才不受你影響呢!」於是,我尷尬地冷笑了一下,瞄了她一眼,轉身就走了。過後我也不反省認識自己,依然我行我素。神是公義聖潔的,我的言行逃不過聖靈的鑒察,漸漸地我靈裡越來越黑暗,弟兄姊妹有什麼難處,教會裡有什麼問題,我看不透也解決不了,聚會交通神的話也很乾巴。但我仍不知反省,硬著頭皮強撐著,生怕弟兄姊妹看出我的真實情形。後來,上層帶領看我實在作不了實際工作,就撤銷了我的帶領職務……

回到家,我渾身癱軟無力,仰靠在沙發上,回想自己一路走來,作工講道時滔滔不絕,贏來了多少弟兄姊妹羨慕的目光,那時候的我多「風光」啊!如今我卻落到這個地步,連本分都沒有了,這讓我以後怎麼面對弟兄姊妹呀?我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現在連本分都盡不上了,我是不是被神顯明淘汰了?神還會拯救我嗎?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滋味,好像突然間一無所有了,頓時一陣淒涼之感湧上心頭,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那幾天我整個人像生了一場大病,吃不下、睡不著,沒有一點精神,幹什麼都覺得沒有意思。極度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啊!這次被撤換,我知道是你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只是我太麻木不認識自己,也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麼,求你帶領、引導我,使我能學到功課,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

祈求神引導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還能到處宣揚自己、顯露自己,根本沒把神放在心上。我說這話你們有沒有體驗?有很多人一味見證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麼作工,神怎麼對待我,最後神又讓我做什麼,特別器重我,我現在如何如何。說話用一些口氣,擺一些架勢,最後有的人該認為他是神了,人到這種程度時聖靈早就離棄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以及講道交通中說:「……總愛表現自己、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佩服,特別貪圖虛名、地位,作工、說話總為自己,無時不在享受地位之福。這樣的一種性情是不是撒但性情啊?撒但就是這麼沒理智,你讓他作工帶領別人,他找著機會了,他不見證神,卻表現自己、顯露自己,他不追求讓神得著滿意,反而先顧自己的享受,讓別人高看、佩服,他心裡才滿意,如果達不到自己的慾望,那就不舒服,非要見證自己、顯露自己,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在人心裡虛名、地位高過一切,比什麼都重要,不滿足虛榮心那就睡不好覺、吃不好飯,他事奉神得著地位完全是為了享受地位之福,為達到自己的可恥目的——出人頭地。你怎麼跟他交通真理,讓他體貼神的心意,說『人信神最主要得追求真理,你把弟兄姊妹帶進信神的正軌,讓他們都會追求真理,都會吃喝神話,都能達到蒙拯救,這是神的託付』,他一旦有了地位怎麼樣?把神的託付拋到九霄雲外,把自己心裡所要享受的、所要得的趕緊放到第一位,放到最重要的地位上,天天為滿足它、為享受地位之福來奔波,吃苦耐勞,受多少苦都甘心。把神託付人的該盡的本分忘在腦後,拋到九霄雲外,這是不是背叛神的表現哪?神讓你盡什麼本分、做什麼事情,你為什麼不那麼做呀?為什麼總是滿足自己,不能滿足神,也不想滿足神?這種撒但背叛本性在人心裡控制人,人能事奉神嗎?能達到滿足神嗎?能完成神的託付嗎?這樣事奉神的人是不是抵擋神的人哪?這是抵擋神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五)·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解決人的敗壞性情》)從神的話與講道交通中我認識到,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的人都是在為名譽地位作工,是貪享地位之福的人,他們的可恥目的就是想轄管人、佔有人,讓人把他當神一樣仰望、崇拜,這樣的人絲毫沒有敬畏神之心,實屬抵擋神、背叛神的敵基督,必遭神的咒詛、懲罰。面對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對照自己的表現,羞愧地低下了頭,看到自己被名利地位沖昏了頭腦,神高抬我做帶領,是希望我能體貼神的心意把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成為順服神、愛神的人,被神得著,可我狂妄自大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聚會交通時一味高舉、見證自己,談自己如何能受苦、如何為神花費,用外表的好行為迷惑弟兄姊妹,達到讓人高看、仰望的卑鄙目的,把弟兄姊妹都帶到了我的面前。人的心本是神的殿,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妄想與神平起平坐,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這不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神選民嗎?我走的不正是敵基督的道路嗎?恩典時代的保羅不就是敵基督的典型代表嗎?他身為使徒卻從不高舉、見證主的話,而是常常見證自己如何坐監受苦,跑了多少路,傳了多少福音,他的野心目的就是為了讓信徒都高看、仰望他,讓人把他當神一樣敬拜。保羅狂妄自大、野心通天,心中絲毫沒有神的地位,更不敬拜神,他甚至說出「我活著就是基督」(腓1:21)這樣的狂話,最終因著他頑固地走敵基督的道路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我與保羅所走的路又有什麼區別呢?不也是打著事奉神的旗號卻站在神的位置上,厚顏無恥地樹立自己迷惑弟兄姊妹嗎?神不忍心看著我繼續墮落下去,藉著李姊妹提醒我,可我不但不聽,還心生抵觸,依然任意妄為,神怎能容得下我這樣頑固不化畜生不如的人在神家作威作福呢?撤換我帶領的本分完全是神的公義,是神對我的拯救,如果我繼續盡帶領本分,只會繼續坑害神選民,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充當撒但差役打岔神的作工,最終自己也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神高抬我盡這麼重要的本分,我卻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真恨惡自己邪惡的本性,像我這樣的人真該遭神咒詛,不配活在神的面前。我越想心裡越難受,不由得有些消沉,我這麼敗壞神還能拯救嗎?撤換我的本分是不是神在顯明、淘汰我呀?隨即,我針對自己的情形看了兩段神的話:「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卻不知道神要藉著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沒法經歷,更沒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毀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擺上環境審判刑罰我,是為了對付我裡面的地位之心,扭轉我錯誤的人生觀點,帶領我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達到蒙神拯救。不管神的話說得有多嚴厲,多扎心,背後都隱藏著神的愛與拯救,神的心意都是為了潔淨我、變化我,並不是顯明、淘汰我。想想這次若教會不撤換我的本分,任憑我一直追名逐利下去,我只會把弟兄姊妹都帶到自己面前,把教會搞成宗教團體,嚴重觸犯神的性情,最終一步步走向抵擋神的滅亡之路。但神不願眼睜睜地看著我走錯誤的道路,興起弟兄姊妹修理對付我、撤換我,又用他的話語開啟、引導我,喚醒我麻木痴呆的心與靈,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神對我的愛是實實際際的,能看得到、摸得著,只是我太愚昧、瞎眼,對神作審判工作背後的良苦用心沒有真實認識,把神的愛當作顯明、淘汰,我就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不懂得理解父母,只知道傷父母的心,我深感自己對神的虧欠太多……現在我才真實體會到,神嚴厲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最大的看顧與保守,人要想脫去敗壞性情,達到生命性情有變化,對神能絕對的順服與敬畏,必須得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與試煉熬煉,這是蒙拯救的必經之路。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對神充滿了感激,向神獻上了悔改的禱告:「神啊!我錯了,你高抬我盡本分,我卻沒有按照你的話語去實行,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在弟兄姊妹面前不高舉神、見證神,卻見證自己、顯露自己,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實在令你厭憎,我願意向你悔改,在以後的日子裡好好追求真理,接受你話語的審判刑罰,盡好本分還報你的愛,阿們!」

靈修的日子裡,我每天都安靜在神面前看神的話,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對撒但利用名利地位捆綁人的邪惡手段有了一些分辨,也明白了神是如何定規人類結局的,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的話將神定規人結局的標準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使我知道了神喜悅、成全什麼樣的人,恨惡、淘汰什麼樣的人。神不看人勞苦功高、資格大大,或名望頂天,只看人是否追求真理、實行真理,對神有無忠心與順服。人只有得著真理,憑神的話活著,才能蒙神拯救,有資格進入神的國中,否則在神眼中仍是作惡的人,照樣會被神淘汰、懲罰。就像兩千年前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當主耶穌來作工之時,他們絲毫不尋求考察,不悉心聆聽主的聲音,頑固持守觀念想像極力定罪、逼迫主耶穌,甚至為了維護他們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保住自己的飯碗,喪心病狂地將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雖然位高權重,但因著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絲毫不遵行神的話,還能定罪神、抵擋神,最終神公義的懲罰臨到了他們;而彼得就不一樣了,當主耶穌來作工之時,他注重聽神的話,凡主耶穌所說的他都牢記在心並遵照實行,甚至衣食住行都不由著自己的意思來,追求凡事滿足神,最終他被神成全為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被神立為後人效法的標杆、模型。還有律法時代的挪亞、亞伯拉罕、約伯等人,他們也都是遵行神道、實行神的話的人,神的祝福、應許常常伴隨著他們。從歷世歷代信神之人的追求以及神對待他們不同的態度中更加明確地看到,一個人無論地位高低,只要他能夠聽從神的話、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樣的人就能得著神的稱許與祝福,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我真實地感受到神的性情實質太美善了,神拯救的不是高人、偉人,只希望我們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以後我也要老老實實地追求真理,在神給的託付上盡上自己的全力,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滿足神的心意!感謝神話語的帶領使我找到了正確的人生目標!

此後,我開始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了,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時,我不再像以往那樣注重在人心目中的形象,而是操練實行做誠實人,單純敞開交通自己的實際經歷,說心裡話,讓大家分辨我的敗壞本性,見證神在我身上的作工;弟兄姊妹有什麼實際難處,我也會依靠神,給弟兄姊妹讀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扶持幫助他們。這樣實行過後,我的心裡感到踏實、平安、有享受,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尊嚴、有人格!

嚴厲的審判 神愛的拯救

後來,教會安排我盡整理文稿的本分。一段時間後,負責人說要在我們中間選出一名組長,聽後我心裡開始蠢蠢欲動:「某某姊妹論素質、業務水平都不如我,她當選組長的可能性應該不大,而劉姊妹工作能力比較強,交通真理思路清晰,口才也好,姊妹有可能會當選組長,不過與姊妹相比較,我的工作能力要略勝一籌……這次如果提拔我當組長,那我不就露臉了嗎?可如果這次提拔的是劉姊妹而不是我,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不如劉姊妹呢?」想到這兒,我心裡有些慌,很希望弟兄姊妹都能投我的票,這樣的話既不傷臉面,還能露臉,兩全其美啊!流露了這個意念後,我突然意識到地位心又在我裡面作祟了,我趕緊禱告神,求神帶領我背叛自己的存心。隨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是受造之物,沒什麼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而且你會禱告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只是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塵土不如,本沒有什麼身分與地位可言,有什麼資格讓人高看、仰望呢?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安分守己地敬拜神,順服造物主的主宰與安排,盡心盡力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樣神就滿足了。神的話使我找到了自己合適的位置,找到了正確的追求目標,我願追求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不管神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是有地位還是沒有地位,我都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安分守己地守住自己的本位,盡好本分滿足神。想到這兒,我的心裡很踏實,一點也不受名譽地位的轄制了。幾天後,我和劉姊妹都被選為組長,負責兩個組的工作。盡本分期間,我時時警醒自己不再走以往的錯誤道路,而是注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聚會時有意識地背叛不對的存心,敞開亮相自己的敗壞;整理文稿遇到難處時,我就禱告、依靠神,並向周圍的弟兄姊妹尋求交通,同時也讓弟兄姊妹監督我的工作,給我提缺欠,使我能從大家身上吸取長處補足自己的缺少……常常這樣實行,我的名利地位心漸漸淡了很多,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越來越感興趣了,覺得這樣做人真好,心裡釋放自由,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正常,這種心靈裡的平安、踏實、幸福感是什麼都換不來的。

和煦的陽光透過明亮的玻璃窗斜射進臥室裡,電腦前的我輕輕地點擊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立時熟悉、輕快的曲調回響在暖暖的小屋裡:「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經歷過後再來聽這首詩歌,我感受頗深,人要想得著潔淨達到性情變化,成為順服神、愛神的人蒙神拯救,必須得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在神的審判、責打、管教中,我們麻木的心靈才能得以甦醒,認清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明白神拯救我們的良苦用心,找到正確的人生方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神嚴厲的審判背後飽含著父教子般深沉的愛,只有親身經歷了才能真實地體嘗到。感謝神!是神的話語扭轉了我錯誤的人生觀,使我明白了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使我掙脫了名譽地位的捆綁。我立定心志:從此以後為得著真理而活,為正義的事業而活!我願把自己一生奉獻給神,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卸下枷鎖好輕鬆(有聲讀物)
走出地位的牢籠(有聲讀物)
放下官架子 心裡真輕鬆(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