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榮臉面拜拜了

李 梅

我從小虛榮心就特別重,很注重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做什麼事總想讓人說個好,認為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好,臉上就有光,活著就有價值。那時父母每天都會去集體地裡幹活,為了減輕大人們的負擔,更為了得到他們對我的誇獎,放學後我就和鄰居家的小女孩跑到地裡挖野菜回來餵豬,並幫父母做家務;十五六歲時,我一有時間就主動去地裡種菜、除草、澆地等等,村裡人都誇我是個懂事的孩子,得到村裡人的好評,我心裡美滋滋的,幹起活來也更有勁了。結婚後,為了在大家族中有個好名聲,我主動承擔起照顧久病年邁的婆婆,逢年過節,親戚們和家族中的人來看望婆婆,我總是忙裡忙外做可口的飯菜給大家吃,婆婆過八十大壽時,我把縣城的文藝隊請來給婆婆過壽,村裡的老人們看了排演孝敬老人的短劇感動得哭了,連連誇我是個好媳婦,說我婆婆可真是有福氣,並向我投來讚許的目光。聽了大家的誇獎,我心裡甭提多美了!婆婆除了心臟病,還有其他病,每次發病都是我跑前跑後的。嫂子們從來都是不管不問,村裡有的人看不下眼,說嫂子們不孝順,可她們不但不認為自己有錯,反而還說我的不是,我感到很委屈,就想跟她們理論,但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生存法則影響,我怕引來村裡人的笑話,落下不好的名聲,就忍氣吞聲把苦楚往肚裡嚥,一個人承擔起照顧婆婆的重擔,一晃就是二十年。後來,因著婆婆的病,我們一家信了主耶穌,之後又和教會裡一千多個弟兄姊妹一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赴上了羔羊的筵席。

接受神的新工作後,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的甘甜,特別渴慕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為了還報神的愛,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積極迎合。因著我熱心追求,一段時間後,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的澆灌執事,負責澆灌初信的弟兄姊妹,我心裡感到很高興,覺得自己真是蒙了神極大的高抬,下定決心一定不負眾望把弟兄姊妹澆灌好!

一次同工會上,教會帶領安排我去澆灌一個新人組,這個聚會點離我們村有二十多里山路,步行一趟至少五六個小時。雖然路程有點遠,但我心想:這是神的託付臨到了,神愛每一個人,不管新人姊妹們家住得多偏僻,只要是真心渴慕真理的人,神都不丟棄,我一定得帶著負擔把這幾個新人澆灌好來滿足神的心,讓大家都看到我對神的忠心。於是我滿懷信心地答應了。之後我去新人小組聚會點,新人們見了我都特別高興,我帶著大家一起唱歌、跳舞、讀神的話。通過一段時間的澆灌供應,新人們明白了一些真理,越來越喜歡聚會,對我也很熱情,每次走時,新人老姊妹都把我送到門口,一再囑咐:「我們在家等你,下次一定得來啊!」我高興地答應著:「我一定來!」看到自己能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心裡真是高興,覺得跑這些路,受這些苦都值了。那段時間,我不僅澆灌新人組,還澆灌老人組,每到一個小組聚會,大家都對我很熱情,我心裡感到很舒暢、很快樂,走起路來也特別有勁,不由得想:「過段時間就是一年一度的教會選舉了,照我盡本分達到的果效來看,說不定我會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呢,到時候弟兄姊妹肯定會誇我是個真心追求的人。」我越想越美,越想越甜,盡本分付出花費的勁兒更大了。

眺望遠景,審判中的拯救

就在我為自己編織著美夢時,一天帶領來到我家,告訴我教會工作作了調整,需要我暫時把發放書籍的本分擔起來。聽到這個消息,我頓時矇了,頭「嗡」的一下子就大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當帶領再次給我說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時,我才回過神兒來。此時,我感覺自己的心涼了半截,低著頭沒有吭聲,心裡不停地翻騰:「為什麼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呢?我每天這麼辛苦地盡本分,解決弟兄姊妹的情形,弟兄姊妹挺喜歡聽我交通,對我也很熱情,我要是盡了發放書籍的本分,大家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覺得是我作工能力不行呢?這樣的話,我以後可怎麼面對弟兄姊妹呢……」我心裡抵觸著,但為了自己的臉面,不想讓帶領說我不順服,只好勉強答應了下來。

緊接著,教會裡的一個弟兄把一大包新的神話語書籍拿到我家,讓我儘快送到各組弟兄姊妹手中。弟兄走後,我就趕快把書裝到大包裡。就在我準備背著包走的時候,想到要面對各組的弟兄姊妹,頓時心裡感覺特別難受,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似的邁不動步。我把一包書往床上一放,癱軟地坐在了椅子上,心裡翻江倒海:「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新人組、老人組都得去,他們要是問我做澆灌做得好好的,怎麼開始盡發放書籍的本分了,我可怎麼給弟兄姊妹說呢?那該多沒面子啊!特別是新人組,以前我還帶著大家唱歌、跳舞、交通神的話,解決弟兄姊妹的實際難處,他們見了我都很熱情,特別是老年姊妹還總讓我給他們多交通,讓我常去他們那兒。現在我去了後,只是發發書就走了,這讓新人們怎麼看我呢?我這臉往哪兒放呢?他們會不會小瞧我,說我不行呢?要是那樣的話,我真是沒法面對大家了。信神這些年,本想著好好努力,說不定還能做上帶領,沒想到不但沒被選為帶領,連澆灌也做不成了,反而成了跑路的,只能給大家送送書,真是窩囊透了……」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委屈的眼淚不由得流了出來……後來我到了張姊妹家,姊妹見了我,驚訝地問:「今天怎麼是你來給我們送書?」我強裝鎮定,紅著臉說:「現在教會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以後教會的東西都由我來送。」說完後,我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尷尬得都不敢抬頭看姊妹的臉,簡單交代完就匆匆離開了。出來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又背著包硬著頭皮陸續給其他小組送去。

送完書回到家,我癱軟無力地坐到椅子上,回想弟兄姊妹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問怎麼是我來送書的情景,我心裡就扎心般難受,感到自己真是顏面丟盡,不願再面對弟兄姊妹了。沒過幾天,弟兄又送來很多神話語書籍,一想到明天又要面對弟兄姊妹,我心裡就特別黑暗、痛苦,不由自主地埋怨道:「帶領安排我盡這個本分不是在難為我、輕看我嘛?好歹我也盡了幾年澆灌新人的本分,就算做帶領不夠格,做澆灌應該還可以吧!現在卻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滿教會跑著給弟兄姊妹送書,這下弟兄姊妹都知道我被降級使用了,這不是故意讓我難堪嗎?」此時,我更加消極難受了。痛苦中,我打開弟兄剛送過來的神話語書籍,看到一段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麼程度呢?你們會說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沒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今天能夠親自接受神的訓練,接受神的刑罰、審判,這更是神的高抬,你們能親自接受神的潔淨、焚燒,這是神極大的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著神的話,我覺得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實情形,自己沒有想著怎麼把本分盡好來滿足神,反而時刻在意的是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的是能不能在弟兄姊妹心中有個好形象,我這不就是在追求名譽地位嗎?以往盡澆灌新人的本分時,為了能在弟兄姊妹面前滔滔不絕地講,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不管跑再遠的路,吃再多的苦,我都心甘情願,甚至還想有朝一日能盡上帶領的本分,贏得更多弟兄姊妹對我的羨慕、認可;現在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我覺得自己在弟兄姊妹面前顏面盡失,心裡就總有怨氣,不甘願順服,甚至開始消極怠工。我對待神給的託付哪有一點忠心?地位高了能讓我露臉我就熱心花費,失去地位不能在人前露臉我就不願順服,對待本分挑挑揀揀,真是太沒有理智了,這樣信神盡本分怎能不讓神恨惡呢?想想神高抬我給我本分盡,神期待我能追求真理,以自己的活出來見證神,可是我對待神的託付竟是這樣的態度,一心只為滿足個人的野心慾望,一點忠心、順服都沒有,真是太傷神的心了!我感到很蒙羞,真是無顏面對神!其實,本分沒有高低大小之分,每個本分都很重要,都不能出半點差錯。這些神話語書籍都是弟兄姊妹冒著被中共抓捕,甚至坐監喪命的危險送到每個教會來的,這些生命的言語飽含著神對我們每一個神選民的愛與拯救,對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至關重要,可現在這些神話語書籍到我的手中,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不想著如何在第一時間內送到每一個弟兄姊妹手中,讓弟兄姊妹都能得到及時的供應,反而因著自己的名譽地位心沒有得到滿足就在這裡消極怠工,我真是太不務正業,太沒有良心、理智了!這時,我明白了教會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這不是哪個人安排的,而是神根據我生命的需要精心擺佈的,神要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追求名譽地位的卑鄙存心,使我認識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放下自己的奢侈慾望,及時向神回轉,在盡本分中追求真理滿足神,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啊!我得擺對心態,不能再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了,應該在發放書籍的本分上盡上自己的忠心,把教會下發的書籍按時送到每一位弟兄姊妹的手中,讓大家都能享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這樣才能滿足神心意,讓神放心啊!

基督徒靈修

此時,我看到神的話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了這段話我認識到自己只是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塵土不如,本沒有什麼地位、身分可言,我能做的就是順服神的擺佈與安排,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造物主的心意,這才是一個有理智、合格的受造之物。想想自己對待神託付的態度,我心裡感到懊悔自責,真是虧欠神啊!我含著淚水暗立心志:以後不管教會讓我盡什麼本分,不管有沒有地位,能否得著人的高看,我都要順服神,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上自己的忠心。

第二天一大早,我背著包高高興興地去給弟兄姊妹送書,一路上我只想著怎麼能把神交給我的這個本分盡好,雖然跑的路有點遠,但我一點兒也不覺得累。見到張姊妹,我把書放下後又帶著負擔叮囑姊妹,讓她給弟兄姊妹交通,在中共掌權的無神論國家信神,一定要把神話語書籍放到安全的地方保管好,共同維護神家利益。接著我就繼續給別的組送書,此時我心裡不再受臉面地位的轄制了。當我把神話語書籍安全地送到弟兄姊妹的手中後,我心裡感到特別平安、踏實,體嘗到了不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把全心投入到本分當中,盡自己的全力滿足神,心靈裡是輕鬆釋放、快樂與享受!經歷了這次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憑神話語做人的幸福,明白了神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完全是為了變化、潔淨我的名譽地位心精心安排的,背後飽含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也有了盡好本分滿足神的心志與願望。

一個多月後,教會又安排我盡上了澆灌新人的本分,不久我又被調到別的教會盡帶領本分。看到神這樣高抬、恩待我,我心裡很感恩,立定心志一定要在神給的託付上盡上自己的忠心,不能讓神失望。剛開始盡本分時,我對各項工作都感覺很生疏,但我知道神的工作是神自己在作,只要我真心地依靠神、仰望神,實際地與神配合就能獲得神的帶領,把工作作好。於是,我積極與神配合,每天奔走在教會中,給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心意,讓弟兄姊妹都能明白真理,盡上自己的本分。不管教會出現什麼問題,我都懷著一顆真誠的心,帶著負擔迫切地禱告神、依靠神,並尋求相關的真理原則,使每項工作都能按神的心意去配合。一段時間後,我所負責的教會各方面工作都獲得了神的祝福,有了明顯的果效。聚同工會時,我發現自己的作工果效突出於其他教會,便高興地想:「這段時間我的作工果效比其他同工都好,看來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呀!」但轉念又想:「畢竟我比其他同工信神時間長,果效比他們突出也是應該的,回去後我還得繼續好好配合,千萬不能落在他們後面,要不然我的臉往哪兒擱啊?要是我的作工果效一直領先於其他幾處教會,肯定會被帶領提拔重用,那才叫前途無量呢!」

受這些思想觀點的支配,我不知不覺又活在了為臉面地位作工的情形裡。聚完同工會後,我沒有回家,馬不停蹄地找到同工落實工作,同工們聽了我的交通,都頻頻點頭認同,拿著筆在本子上奮筆疾書地寫著,看到大家明白了神的心意,有了實行路途,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我感到很高興,雖然嘴上說這是神的開啟帶領,但心裡卻覺得聚會達到這樣的果效,還是自己有負擔,交通得好,並且還想只要我這樣積極配合下去,工作果效肯定會比之前更好,到時候帶領和弟兄姊妹肯定都會高看我,說我有工作能力,是個實幹家。想到這兒,我心裡美滋滋的,盡本分的勁兒更大了。聚完會回到家,我還把和同工落實工作找到的實行路途,寫信給中層帶領交流,想讓帶領看到我在積極配合本分,好認可我的工作能力。為了提高工作果效,我又把福音小組的成員召集到一起,給他們交通、扭轉工作中的偏差,並讓大家明白神的急切心意,積極與神配合。

靈修筆記,一個姊妹在抄寫神話

一段時間後,又到了聚同工會的時候,我看著自己寫的工作彙報,心想:「這次我們教會的工作果效還是挺不錯的,要是中層帶領和同工看到我配合的成果,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果不其然,聚會中大家交通了各自負責範圍內的工作情況,我發現自己的作工果效仍然突出於其他教會,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當帶領問我是如何配合工作的,我底氣十足地開始講這段時間自己是怎麼配合工作的,怎麼給弟兄姊妹交通的,又是怎麼得到神祝福的,把這些過程詳細地說了一遍,說的時候,我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四周,看到同工都以羨慕的目光看著我,帶領也是面帶微笑,我心裡更是得意洋洋。當聽到其他幾個教會的工作果效比較差,並且帶領還讓他們吸取我們教會配合工作的一些方式時,我感覺臉上特別有光,地位好像一下子比其他同工高了一截,能在幾處教會中脫穎而出,成為帶領器重的對象、同工學習的榜樣,我感到特別風光、有享受。

就在我洋洋自得享受著弟兄姊妹對我的高看、認可,追求被神大用時,不知不覺神向我掩面了。之後,我在聚會交通時感覺交通得特別乾巴,沒有一點享受,好幾次都是說了上句沒下句,乾著急交通不出來,弟兄姊妹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坐在那兒也不記筆記了,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心裡很著急,也感到很尷尬,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平時自己跟神禱告也沒多少話,讀神的話沒有開啟亮光,感受不到聖靈的同在,靈裡特別黑暗下沉;面對教會裡存在的問題,我也看不透實質根源了,處理起來特別吃力,雖然外表也在忙碌,但問題總也得不到解決,教會各項工作果效也都直線下滑。看到教會這樣的光景,我的情形越來越不好,靈裡遲鈍麻木,根本沒有到神面前省察自己的意識。

後來,中層帶領看我失去聖靈作工,已經無法再配合教會的工作了,只好撤換了我的本分,安排我靈修反省。當聽到這個安排後,我感覺像是當頭一棒,一下子愣住了,大腦一片空白,心裡驚訝地想:「停止我的本分?我怎麼會落到被撤換的地步呢?」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只感覺前途一片黑暗,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又想到我盡帶領本分還沒多長時間就被撤換了,這回去要是見了原教會的弟兄姊妹,我該怎麼面對他們呀?他們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說我沒有工作能力,盡不了帶領的本分,不是個追求真理的人……我越想心裡越難受,不禁潸然淚下。

撤換後,我感到自己沒臉見弟兄姊妹,每天躲在家裡哪兒也不去,心裡特別沉重、痛苦。漸漸地,我活在對神的誤解中,認為沒有了地位就等於失去了一切,神肯定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淘汰我,越這樣想,我心裡越感到痛苦難受,不禁痛哭流淚。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整天無精打采的,一想到自己已經被撤換了,就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不聽話的孩子被大人趕出了家門,孤苦伶仃特別淒涼,好像神不要我了,心裡感到特別傷心、失落,也悔恨自己不追求真理,沒有好好珍惜神給我盡本分追求蒙拯救的機會。

就在我活在誤解神的情形中消極軟弱時,我聽到一首神話語詩歌裡唱道:「不管什麼時候,經歷被顯明或者對付修理,或者被上面對付修理了,或者被弟兄姊妹對付了,你得記住這個事記住這個事:失敗跌倒不是壞事,人被顯明也不是不是壞事,這不是被定罪,這是好事,這不是被定罪,這是好事,這是認識自己最好最好的機會,你信神有轉折了,你信神有轉折了,要不你沒有機會,也沒有這個條件、沒有背景能達到認識自己的真相。你把自己裡面的東西,把自己的方方面面,把自己深處很難認識到的、很難挖掘出來的東西認識到了,這是這是好事,是你改頭換面重新做人最好的機會,是你獲得新生最好最好的機會,你跨過了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這一道坎兒,這是太好的事!這是太好的事啊!你如果能抓住這個機會,藉著這個事多尋求真理,多禱告,有認真、負責的態度,並且你是尋求真理、喜愛真理的人,過了這道坎兒,你就能長進一大步!過了這道坎兒,你就能長進一大步!」(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失敗跌倒是人認識自己最好的機會》)神的話就像神的愛手一樣撫平了我內心的傷痛,我不禁流下了感動的淚水,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我。從歌詞裡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臨到這樣的失敗跌倒不是神有意顯明淘汰我,而是給了我一個反省認識自己的好機會,只要我接受順服下來,從中學功課,生命就能長進一大步,這裡面包含著神對我的拯救與期待。看到自己真是太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了,我那樣消極軟弱、誤解神真是太不明事理了。當我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後,心裡感覺輕鬆了許多,也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願意藉著這個機會好好禱告神、尋求神的心意,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學到功課,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

揣摩神話,靈修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就是敗壞人類都有野心,都喜歡讓人崇拜,都喜歡站在地位上做事。站在地位上做事能做好事嗎?能不能做對人有益處的事?不一定,為什麼說不一定呢?看你走什麼道路,你怎麼對待這個地位。你走的道路如果是不追求真理,想籠絡人,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想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慾望,這是什麼道路啊?(敵基督的道路。)這個敵基督的道路有沒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沒有。)哪兒不合真理?他為什麼做事?(他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經營。)就為地位做事。那為地位做事的人有哪些表現呢?有些人說了,總講字句道理的人是為地位做事,總為自己說話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見證神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講真理實際的人是為地位做事,這話對不對?(對。)那人為什麼能講字句道理?為什麼就不高舉神、不見證神呢?人心裡如果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只滿足自己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反之他所做的都是什麼?(所做的這些都是惡,是在抵擋神。)他只圍繞地位做事,那他容易說哪些話,做哪些事?(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常常為自己表功,說自己做了哪些事,或者自己如何受苦,自己如何滿足神,自己挨對付之後怎麼忍耐,對哪些人怎麼愛護或者怎麼獻愛心,這是為地位做事。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能追求真理嗎?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們說會走什麼樣的道路?(敵基督的道路。)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會成為敵基督,被淘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看了神的話我認識到,凡是常常在人前表功,高舉、見證自己如何受苦,如何滿足神的人,存心都是為了讓人高看、仰望,為了籠絡人心、搞獨立王國,這樣的人所走的正是敵基督道路,最終定會被神厭棄、淘汰!揣摩著神的話我感到很扎心,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在盡本分中的所作所為:當我積極與神配合,在聖靈的帶領下工作有了一些果效時,我把作工果效當成了顯露自己的資本,想藉此贏得帶領的高看、器重;為了保持自己的作工果效,不落在其他同工後面失了臉面,我整日受苦花費,奔忙在教會裡;在聚會交通中獲得了一些聖靈的開啟光照,能談出點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時,我就急忙給帶領寫信炫耀自己,想得到她對我的認可;作工有果效時,我不高舉見證神,而是眉飛色舞地演講自己是怎麼積極配合工作的,在弟兄姊妹面前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仰望我;當上層帶領讓其他幾個教會學習我們的工作方法時,我以得到帶領同工的誇獎、高看為享受,沉浸在眾星捧月的感覺中,期待被神大用,謀取更高的地位……回想著這一幕幕,我才看到自己還在不知不覺地追求名譽地位,野心慾望已經膨脹到了一個地步,做事說話處處樹立自己的完美形象,處處爭當第一,想讓人都聽我的,圍著我轉,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我這哪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分明就是為地位作工,搞自己的經營!外表上看我是在事奉神,實質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妄想讓人把自己當神一樣敬拜,我走的是一條與神為敵的敵基督道路啊!這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事啊!這時,我不禁想起兩千年前的法利賽人,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整天在會堂裡給人講道,但他們花費作工都不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在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而是以外表的好行為來博得眾人對他們的崇拜、仰望,博得眾人的誇讚,都是在為他們的地位名譽作工。不管法利賽人外表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假冒為善,都是迷惑人的,其實質就是在與神爭奪地位、爭奪人,雖然他們的卑鄙存心人不知道,但神鑒察人心肺腑,神不但不稱許他們的信,反而還定罪、咒詛他們。今天我外表也在盡著本分,但所做的一切和法利賽人一樣,滿了自己的存心、動機,只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與神爭奪地位,已經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我被教會撤換了帶領的本分,這完全是神公義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神及時地攔阻住我作惡的腳步,讓我趕緊勒馬回頭,否則我沿著失敗的路一直走下去,最終肯定會和法利賽人一樣被神定罪、淘汰,最終落得個遭神懲罰的下場!現在我才有所醒悟,神的審判刑罰對我來說表面是痛苦的熬煉,但實際上是最好的看顧與保守。此時我深感神對我的大愛,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同時,我也為自己的悖逆、敗壞感到痛心、自責,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認識,享受著神的愛與拯救卻還在不可理喻地誤解神、埋怨神,我就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不懂得父母的心,只會傷害父母,讓父母為自己操心。此時我百感交集,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拯救,現在我才明白,你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愛,都是拯救,在你話語的開啟引導下,我看清了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神啊!我願意悔改,在以後的光陰裡,我的一言一行都願接受你靈的鑒察,只願還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更多地接受你的刑罰審判,早日變化成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安慰你的心。阿們!」

禱告,向主禱告

不久,中層帶領來看望我,我把自己撤換後的一些反省認識給她談了談,並且還把自己心中的疑問說出來向她尋求,自己明明知道追求名譽地位是神所厭憎的,但在作工中為什麼還總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譽地位,問題的根源到底是什麼?

帶領針對我的問題和我讀了一段神的話:「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到底是什麼?現在清楚了吧!撒但可恨不可恨?(可恨!)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沒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但是慢慢地,有一天你們都會認識到名和利是撒但戴在人身上的多麼大的一個枷鎖,等到那一天你認識到的時候,你就會徹底反抗撒但的控制,徹底地反抗撒但帶給你的枷鎖;當你想掙脫撒但所灌輸給你的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就會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也會真實地恨惡撒但帶給你的這一切。那個時候人對神才有真正的愛與渴慕,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正確人生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通過看神的話、聽帶領的交通我明白了,撒但敗壞人主要是給人強行灌輸各種邪惡、謬妄的思想觀點,藉此讓人樹立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如:「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等,撒但利用這些毒素毒害人,把人引向追求名和利的錯誤道路上,用名和利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心只想著名和利,甚至傾其一生來追求,無暇信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人類被撒但毒害後為了追求名利地位,互相爭鬥、廝殺,人與人之間失去了親情、真愛,人都變得自私、邪惡、凶殘,整個世界變得黑暗、邪惡,沒有愛與溫暖,人都無法生存,因此出現了「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動物世界式的生存規律,背負著這個沉重的枷鎖,每個人都活得痛苦不堪,最終無論名望地位如何,是貧是富,都被毀於名利之中,失去神的救恩。對照自己的追求我這才認識到,原來我也是深受這些撒但毒素毒害捆綁,上學時撒但就把這些謬論鬼話灌輸到了我幼小的心靈裡,以至於我把它當成我人生的方向、目標,完全憑它活著,把臉面地位看得高於一切,認為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活得才有意義、有尊嚴,這些撒但毒素才是導致我追求地位,身不由己抵擋神的根源啊!受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我做什麼事都注重做在人前,凡事都想讓人說個好,小時候為了得到家人、老師、親朋的誇讚,我努力學習,吃苦耐勞,當得到大家的誇讚和表揚時,我就感覺自己受什麼苦都值;成家後,為了得到「好媳婦」的美稱,我主動承擔起照顧婆婆的重擔,無論家裡生活得多艱難,或是嫂子們冷嘲熱諷、漠不關心,我都忍受了下來;信神後,作工講道總想得到弟兄姊妹的誇讚,得到帶領的賞識,盡能出頭露臉的本分我就高興,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我覺得被人低看就抵觸,不願順服,作工有果效時,我在帶領和弟兄姊妹面前顯露自己、高舉自己,追求更高的地位,失去地位我就覺得自己身敗名裂,前途無望,活在消極中誤解神,甚至覺得活著沒有意思……我整天為了名譽地位苦思冥想、患得患失,活得痛苦不堪。撒但的這些鬼話使我完全喪失了良心理智,變得越來越自私、詭詐,盡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名譽地位,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考慮神家利益,所活出的哪有一點人樣?原來撒但灌輸給我這些謬論,其險惡用心就是為了讓我遠離神、背叛神,是想把我拉向地獄啊!這些撒但毒素若不解決,我想不抵擋神都難呀!認識到這些,我心裡產生了與撒但徹底決裂的勇氣和決心,不願再憑這些撒但毒素活著了!想想神從天來在地,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在人中間,實實際際地根據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苦口婆心地發聲說話,只為讓我們能擺脫撒但的捆綁,早日成為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蒙神拯救。神為了拯救人類付出了許多代價,可神從來不以高大的地位自居,更不見證自己來博得人對他的誇耀、讚美,而是默默無聞地作著他要作的工作,神太美善、太可愛了,是敗壞的人類所不能及的。想到這兒,我不禁為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野心感到蒙羞慚愧,看到自己所活出的真是醜陋、卑賤,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從心裡開始厭憎、恨惡自己。想想自己原本只是一個受造之物,並沒有什麼地位,應在神命定的角色中盡好自己的功用,可我卻追求名譽地位,讓人高看仰望,真是太邪惡、太卑鄙了!此時,我心裡頓覺虧欠自責,恨自己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不追求認識神,做了太多抵擋神、傷神心的事,錯過了太多得真理的好機會,但神仍憐憫我,忍耐、等待我,刑罰審判喚醒我麻木痴呆的心與靈,使我能分清善惡走人生正道,神在我身上受的苦,付的代價真是太大了,我從心裡感謝神,更願珍惜神給我重新做人的機會,好好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

雪中的松柏

後來,我從神的話中找到了正確的人生方向,神的話說:「就是說人信神多年之後,憑著熱心,憑著自己的喜好,憑著自己的頭腦想像信了一段時間,經歷了一段時間之後,突然有一天發現這樣信好像不行,得不著真理,這樣信空洞,不實際,突然發現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做到自己能做到的,盡自己的心,盡自己的力,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開始腳踏實地地做事,盡上自己的忠心,盡上自己的心,盡上自己的力,在做事期間開始琢磨、尋求到底怎麼做是合乎真理,怎麼做是滿足神心意,怎麼做能夠讓神悅納,而不是憑自己的喜好。這個時候人開始有了想滿足神、做事能滿足神這樣的願望,這就是人開始要尋求真理了,要尋求神的心意了,要滿足神的要求了。當你有這樣的願望的時候,你進入這樣的情形的時候,一方面你站對了自己的地位,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你從心底裡真正地接受了神是你的主,是你的神,也接受了神所說的話、神對你的要求即將成為你的生命,成為你的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人如果認識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觀、人生觀轉變了,才是根本的變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標憑真理做人,絕對順服神憑神話活著,心靈深處感覺踏實亮堂,心裡沒有一點黑暗,完全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才獲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另外,你所有的真理是從神話中來的,從神那兒來的,整個宇宙萬物的主宰——至高的神稱許你,說你是真正的人,你真正活出人生了,神稱許你,這不是最有意義的嗎?這就是有真理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神要的不是在人群中出類拔萃的人上人,而是一個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變化,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對神有一顆真誠的心,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神,神寶愛這樣的人,成全拯救這樣的人。作為受造之物,我應該活在造物主的面前,安分守己的盡自己的本分,在神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中追求得著真理,這樣活著才蒙神稱許。就像彼得,他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因此他一生不求名利地位,只求盡好本分滿足神,在神給的託付上能體貼神的心意,急神所急,想神所想,在跟隨神的過程中注重實行神的話,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讓神滿意,這是他一生的追求目標,最終他的追求蒙了神的悅納與成全。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在神面前立定心志:如果神還給自己盡本分的機會,我只願站對自己的位置,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踏踏實實地追求真理活在神面前,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安慰神的心。一段時間後,教會安排我到福音組盡本分,我心裡很高興,想到神的話說:「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本分沒有大小,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神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這是神又一次給了我追求真理、悔改變化的機會,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憐憫,便立定心志:不再追求名譽地位,只求盡上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來彌補我以往的過失。

到了福音組後,看到組裡的姊妹們傳福音經驗都比較豐富,對神作工方面的真理也特別透亮,給福音對象交通真理都是有層有次的,我就特別羨慕,覺得自己素質差,生命經歷淺,能盡這個本分真是神的高抬。神把我和姊妹們安排在一起,就是讓我學習她們的長處,這都是神對我的愛,我要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多向姊妹們學習。後來我們各自準備整理傳福音用的文案,寫完後我們就挨個讀,組長點出我的文稿中存在的問題,說內容比較凌亂,達不到解決問題的果效。在場的弟兄姊妹都看著我,當時我感覺特別尷尬,臉一下紅了,心想:「我以前可是盡過帶領本分的,怎麼連傳福音的資料都整理不好?這讓姊妹們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沒有真理實際而小看我啊?這下算是丟人丟到家了!實在太窩囊了……」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覺得臉沒處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出來了!我低著頭不敢面對大家,靈裡不知不覺開始下沉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想想自己為什麼這麼難受呢?不就是覺得在弟兄姊妹心中失去好的形象了嗎?不就是想佔有人的野心慾望沒有得逞的緣故嗎?我在心裡默默禱告神,使我能實行神的話,不再被敗壞性情捆綁,我想起神的話說:「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另外,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沒有摻雜,盡沒盡上忠心,盡沒盡上責任,盡沒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著想,你得考慮這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對啊,我盡本分要面向神,只求滿足神的心意,得考慮神家的利益,不能再維護自己的臉面中撒但的詭計了。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不願再顧及自己的臉面,而是要放下自己,積極主動地與你配合,盡好本分滿足你,願你帶領我……」當我的心向神回轉後,頓時感到特別輕鬆、釋放,看著姊妹們都在認真地交通,我也積極地投入進去,並主動向姊妹尋求如何整理文稿。通過弟兄姊妹的幫助,我也能發現自己文稿中存在的問題了,並有了修改的路途。修改完之後,姊妹們都說我改得挺合適,我知道這是神的帶領,從心裡感謝神。在接下來的配合中,我不斷地禱告依靠神,擺對自己的存心,一心只願活在神的面前盡自己的本分,不知不覺在真理上明白了很多,傳福音的果效也越來越好,我知道不是自己做得好,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在聚會交通經歷時,我有意識地高舉神、見證神的作為,讓弟兄姊妹都能從我的經歷中去認識神,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真實地體嘗到活在光明中的快樂……

神的話說:「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脫了撒但權勢,脫離自己的小天地,能夠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看了神的話我心裡感慨萬千:是啊,回想以前沒信神時,我總是憑著個人的慾望喜好和撒但的生存法則做人,沒有真正的人生方向和目標,活得苦不堪言;信了主耶穌以後,雖然享受了主的恩典,但我仍在渺茫中信仰,在敗壞罪惡中喘息,人生價值觀和世人沒有多大區別;跟隨了全能神後,是神一次次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我的靈,讓我看清了撒但利用各種各樣的毒素、生存法則苦害人的卑鄙醜陋與邪惡實質,同時也看清了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明白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神公義的審判使我越來越明白真理,逐漸脫離了撒但的敗壞與捆綁,走上了人生正道,活在了光明中。這一路跟隨神走過來,我真實地看到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感謝神,一切頌讚、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2 神為什麼要審判刑罰人?
3 人怎樣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才能達到蒙拯救?
43 神根據什麼定規人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