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秋 月

2006年的夏天,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宇宙萬物是神造的,是神主宰掌管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是神賜給人類陽光、空氣、水等各種生存所需的條件,人類就應該敬拜神;也知道現在是末世了,人類已經被撒但敗壞得喪失了良心、理智,喪失了人性,到了讓神不堪入目的地步,神這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是用話語來審判潔淨人,最終得著一班對神有認識,能順服神、見證神的人。為此,我感慨萬千,覺得自己能趕上這樣的好時機,真是太有福了!於是,我熱心追求,常常讀神的話語,參加教會生活,一有空就給自己的親戚朋友傳福音。弟兄姊妹看我熱心追求,就選舉我盡教會負責人的本分。

接受這個本分後,我更有勁了,心想:「神這樣高抬我,弟兄姊妹這樣信任我,我一定要把這個本分盡好,還報神的愛。」於是,我起早貪黑地下小組聚會,扶持軟弱的弟兄姊妹,料理教會的各樣事務,每天樂此不疲地奔跑花費著。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弟兄姊妹都誇我有負擔,有責任心,上層負責人對我的工作也很認可。因和我一起盡本分的王姊妹家庭纏累比較大,不能把心更多的用在教會工作上,這樣教會的各項工作幾乎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弟兄姊妹有什麼事都找我。我便沾沾自喜地活在自我欣賞中,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

後來,王姊妹因無法勝任教會負責人的本分,上層帶領就安排一個信神一年多的傅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傅姊妹雖然信神時間短,但追求真理,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平時聚會能單純敞開和弟兄姊妹交心,了解弟兄姊妹生命進入和盡本分中的難處,然後再找相應的神的話交通解決,大家都願意和她一起聚會聽她交通。經常有弟兄姊妹對我說傅姊妹雖然交通得淺,可挺有路途的。剛開始聽到這樣的話時,我心裡挺高興的,覺得姊妹交通真理有路途,弟兄姊妹就可以跟著沾光了,若是再能擔事,那我就輕省一些了。可後來不斷地聽到弟兄姊妹誇獎傅姊妹,我心裡就不是滋味了,心想:「弟兄姊妹說傅姊妹交通真理透亮,就是修理對付他們也願意接受,那言外之意就是我說話不好聽,交通真理也不透亮,我修理對付弟兄姊妹,他們根本就接受不了了?傅姊妹信神時間短,剛盡負責人的本分就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稱讚,照這樣下去,很快就取代了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那我還能在這裡呆下去嗎?」想到這兒,我心裡有了一種危機感,不行!我也得說話柔和一點,學著像傅姊妹一樣和弟兄姊妹交心,這樣才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稱讚。於是,我努力地模仿傅姊妹,說話口氣柔和了許多,聚會時先聽大家有什麼問題,再找神的話交通解決。這樣實行了一段時間後,我覺得自己比之前變化了不少,想著這下弟兄姊妹應該誇讚我了吧!可聽到的還是對傅姊妹的誇讚聲。有時我和傅姊妹一起下組聚會,傅姊妹交通時,大家就附和著點頭、接話;而我交通時,儘管我很賣力,但大家就沒有那樣附和我。我感到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一點地位也沒有了,就對傅姊妹的嫉妒越來越大,以至於聽到有人提起她的名字我都生氣、上火。一次,我去一個姊妹家了解她所傳福音對象的情況,姊妹說她還沒去看那個福音對象,因為傅姊妹說要和她一起去,她正等著傅姊妹來找她呢。我一聽這麼長時間都沒去看這個福音對象,還要等傅姊妹一起去,心裡的一股無名火「噌噌」往上冒,生氣地對姊妹說:「咱們盡本分得依靠神,不能光依靠人。」沒想到姊妹不接受,我更生氣了,就對付了她一頓,直到她答應去看福音對象為止。

極端,黑暗,難過

還有一次,我去一個小組聚會,本來那天應該是傅姊妹去的,可她有事去不了,我就去了那兒。剛一進屋,有個姊妹就問我:「傅姊妹怎麼沒來?我還有個問題要問她呢!」聽了姊妹的問話,我有些尷尬,心想:「你太不給我面子了,難道就傅姊妹能給你解決問題,我就不能了?我一定要好好交通,讓你們看看我並不比傅姊妹差。」於是聚會時我就有意問大家有什麼難處,然後針對她們提的問題禱告神用心揣摩該怎麼交通,用哪些神的話解決。一個聚會下來,大家的問題藉著交通神的話語都得到了解決,可我心裡還是挺難受的,總覺得是傅姊妹搶了我的位置,要不然我怎麼會落得這麼尷尬的地步,聚個會還這麼費勁呢!我對傅姊妹的嫉妒、怨恨又多了一層,便在心裡暗暗使勁:「以後我得多裝備真理,不能讓傅姊妹壓過我。」之後,一有時間我就趕緊讀神的話,聽講道交通,以便發現弟兄姊妹的問題能給他們解決,這樣弟兄姊妹有問題就會來找我了。一次,上層負責人來信約我們聚會,說一個人去就行了。我心想:「若是讓傅姊妹去,她聽得多了,那回來聚會交通的不就更好了嗎?弟兄姊妹不得更喜歡她,那不就顯得我更遜色了嗎?不行!我得去,這樣我就可以從上層負責人的交通中多明白點,回來給弟兄姊妹交通就比傅姊妹好了,到時候弟兄姊妹就會高看我的。」想到這兒,我就對傅姊妹說:「上層帶領要了解教會的一些情況,你還不太了解,這次我去吧。」姊妹聽我這麼說就答應了。就這樣,每次上層帶領約我們其中一個人去聚會時,我就找各種理由說讓我去,結果每次都是我去。就在我追逐名利和姊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時,神嚴厲的審判臨到了我。

一天,我聽說幾個姊妹給上層負責人去信檢舉我,說我講字句道理,不能用實際經歷解決問題,有時還站地位教訓人,不適合再盡教會負責人的本分。這個消息就像當頭一棒,把我打矇了,我的情形消極到一個地步,一想到自己在教會裡起早貪黑地盡本分,不僅沒有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反而還被檢舉說我不適合盡負責人的本分,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委屈難受。面對這樣的現實,我不知道這是神嚴厲的審判刑罰臨到了,而是一頭鑽到這個事裡,心裡對檢舉我的幾個姊妹有了看法,每次見到她們,我就心跳加快、血氣上升,好幾次都想問問她們,但又覺得那樣做他們會覺得我不是個追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在弟兄姊妹面前就更沒有好的形象了,就又忍了下來。可我內心還是很痛苦,不知怎麼做才能從這種情形中走出來,下小組聚會也沒有往日的勁頭了。在矛盾與痛苦中,我只能不斷地向神哭訴自己的不解和委屈。一天晚上,我難受得又一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好難受,面對被幾個姊妹檢舉這件事,我心裡一直耿耿於懷,覺著很委屈,對姊妹們還產生了恨意,我也知道不應該這樣,可我控制不住自己,面對這樣的環境我不知該學什麼功課,求您開啟帶領我從這裡走出來吧。」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神審判的話語使我委屈的心平靜了下來,揣摩著神的話語,我不禁捫心自問:是啊,我尋求過怎麼追求才是神所喜悅的嗎?我把自己看為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呢?這些問題我都沒有揣摩過,只知道每天起早貪黑地跑,就想著怎麼壓過傅姊妹,怎麼讓弟兄姊妹說我好,處處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主耶穌曾經說過:「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路5:31)而我卻把自己置於神的話以外,裝備神的話都是針對別人的情形,是給別人解決問題,好像自己不是敗壞的人,不需要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這不就是講字句道理嗎?姊妹們檢舉的一點也沒錯呀,可我不但不反省還覺得自己委屈,我真是太狂妄了!神的話說:「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仔細想想,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不是無緣無故的,是神針對我的敗壞、悖逆擺設的,可我沒有慎重對待來認識自己,只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認為是姊妹們跟我過不去,還對姊妹們產生恨意,並沒認識到臨到這樣令我難堪、丟面子的事是出於神的,我這不是太無知了嗎!當我認識到這兒的時候,心裡平靜了許多,也不再把眼光盯在姊妹們身上了。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這樣的作工弟兄姊妹怎麼能得供應呢?你不僅不能把人帶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敗壞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嗎?你的良心太壞了,簡直是壞透了!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給你帶,都讓你給帶到地獄裡了,你不是壞了良心的人嗎?也太不知羞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神嚴厲的審判之語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把我的醜陋面目揭示得淋漓盡致,使我不由得想到這一段時間自己的流露。想想自從傅姊妹調上來後,我看見傅姊妹生命進入快,交通真理比較透亮,弟兄姊妹都喜歡她時,我心裡就不舒服,生怕姊妹搶走我的風頭,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處心積慮、絞盡腦汁地想法要壓過她;當上層帶領要我們其中一個人去聚會時,我唯恐姊妹超過我,就想方設法不讓姊妹去,自己卻借用聚會聽來的亮光顯露自己,迷惑弟兄姊妹,想讓弟兄姊妹都擁護、高看我;當傅姊妹交通時,我巴不得姊妹交通不出來,恨不得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都說我好,因著自己的臉面地位得不到滿足,還打著讓姊妹趕快扶持福音對象的旗號衝姊妹發火,教訓姊妹,簡直失去了人性;當神興起幾個姊妹檢舉我時,我不但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反省自己,反而還為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痛苦、難受,對弟兄姊妹產生恨意。我哪是在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啊?完全是為名譽地位作工。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配搭,是希望我能和姊妹取長補短,同心合意維護神家利益,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得著神的拯救。姊妹交通的有亮光,有路途,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大家願意聽,我該支持、配合才是維護神的作工,體貼神的心意,才是有良心、有理智的表現。可我棄神的心意而不顧,整天嫉賢妒能、爭名奪利,沒有一點正常人該有的良心與理智。現在想想就是弟兄姊妹都說我好,我的自私、狂妄性情一點沒有變化,不還是個敗壞的人嗎?不還是糞土中的蛆蟲嗎?人的心是神的殿,人心裡只應該有神的地位,只應該敬拜神,可我總想把人都帶到我面前,讓人高看、仰望我,這不是抵擋神、背叛神嗎?我這樣事奉神,不但坑了自己,也坑了弟兄姊妹呀!我真是被撒但弄瞎了心眼,悖逆神、抵擋神還沒有知覺,還恬不知恥地為自己喊冤叫屈。這時我才明白,若不是臨到被聯名檢舉這樣令我難堪、痛苦的事,我還會繼續和姊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到頭來作出什麼惡來都不好說,今天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確實是神對我的保護呀!認識到這些,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恩,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神啊!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知道了姊妹們聯名檢舉我是出於你的擺佈安排,都是為了潔淨、變化我,把我從爭奪名利的捆綁中拯救出來,使我能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不誤入歧途。我也深深地體會到了您不管怎麼作,對我都是拯救,都是愛。神啊!我不學無術,不在本分上下功夫,總是和配搭姊妹爭名奪利,總想讓弟兄姊妹高看、仰望我,又自私、又狂妄、又惡毒,真是不配你來拯救。但你沒有放棄我,還用這種方式審判刑罰我,使我醒悟,你的愛太實際了。今後我一定追求真理好好做人,和姊妹和諧配搭盡好本分,不辜負你的良苦用心。」

成長,雨水的滋潤

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操練放下自己,不再為了讓人說好去表現自己了。當再下小組聽到誰說傅姊妹好時,雖然我心裡還是有些不是滋味,但馬上意識到這是地位心在作祟,就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我不憑敗壞性情做事。一次,一姊妹對我說:「傅姊妹安排我盡本分,都是先交通神的心意來高舉神、見證神,雖然我知道無論安排什麼本分都要順服,可傅姊妹這麼一說,覺得更好接受,盡本分更有勁了。」我聽後有些不自在,但我知道這確實是姊妹的長處,是我不具備的,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就是藉著姊妹補足我的缺少,這是神的愛,我應該吸取過來,當這樣想的時候,心裡能正確去面對了。之後在商量教會工作或是給弟兄姊妹安排本分時,我就有意識地先禱告神,讓神保守自己能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多交通神的心意,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和傅姊妹一起聚會時,我認真地聽姊妹交通,聽到有亮光的地方,就趕緊記下來;臨到我交通時,也不再為了讓人高看有意識地多說想壓過姊妹了,而是領受多少就交通多少,大家在一起取長補短。當我這樣實行後,感覺心裡踏實、亮堂,釋放了許多。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比以前低調一點了,對弟兄姊妹也能包容、忍耐、循循善誘了,凡事和姊妹商量達成共識,作工果效也提高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祝福,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恩!可是神深知我被撒但敗壞得有多深,名利地位心有多重,不是在一時一事上有了進入就能脫去的,神為了讓我脫去這些敗壞性情,又擺上新的環境來潔淨拯救我。

後來,蒙神高抬讓我盡一項重要本分,另外還帶著幾個小組,上層負責人直接給我們聚會交通,想到自己能得到上層負責人的器重,心裡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好這個本分,不辜負神的高抬和期待。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雖然有時工作忙點,時間緊點,自己身體有些吃不消,但我也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平時我除了盡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外,還抽時間給弟兄姊妹交通寫見證文章與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促使弟兄姊妹多讀、多揣摩神的話,生命長進能快一些,弟兄姊妹也都積極配合,工作上也有了一些果效。每當帶領給我們聚會了解弟兄姊妹的情形時,我總是眉飛色舞地說自己是怎麼交通的,怎麼落實工作的,看到帶領露出滿意的表情時,我就暗自高興,可當帶領對我的本分提出其他方面的問題時,我心裡就緊張,就覺得是不是帶領看我沒工作能力,盡不了這樣的本分啊?為了讓帶領認可自己的工作能力,我就開始與盡同樣本分的姊妹比作工果效。為了能在果效上超過別的姊妹,我就催促弟兄姊妹趕緊配合寫見證文章,而且還規定了時間,要求他們必須在我規定的時間內寫出來。一次我去取文章時,一姊妹說:「時間太緊了,也沒有好好揣摩,感覺寫的很空洞,結尾部分也沒寫好,如果明天再來取,還可以修改一下。」我聽後,心想:「明天再來取,那又得耽誤一天的時間,如果別的姊妹負責的組寫得多,那不顯得我比她們差了嗎?」想到這裡,我就對姊妹說:「先交上去讓負責人看看,不行再改吧!」就這樣為了不被別的姊妹比下去,我也沒有檢查姊妹寫的文章,就交到了帶領那兒。因著我盡本分的出發點、存心不對,一連串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先是一姊妹對付我像教會警察一樣總要求人這麼做那麼做,除了卡就是壓,讓人不得釋放。幾天後負責人把姊妹的文章返回來給我了,裡面還夾了一張紙條,寫著:「不要光注重名利地位而不追求自己的生命進入。」接著一姊妹跟我反映她的家不安全,可能被惡人盯上了,我也沒當回事,就沒有及時向上層帶領反映,差點給神家利益造成虧損,幸虧神興起另一姊妹去這個姊妹家發現這個問題,及時反映才沒釀成大禍。這一連串的環境臨到,我才意識到肯定是我哪裡做得不合神心意了,我應該好好反省自己。第二天,帶領給我們聚會時問我:「這幾天都學了哪些功課?某姊妹家被盯這事咱知道為什麼不反映?還有姊妹們上交的文章你都看過嗎?」我說:「沒有。」負責人聽後嚴厲地對付我:對神的託付掉以輕心,盡本分不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光注重爭名奪利,顯露自己,這種信法不能蒙神稱許。又找出神的話語讀道:「你不好好做,總想露臉,總想爭地位、爭臉面、爭名譽、爭利益,你這是想效力啊?你想效力也可以,但是你效不到頭可能就被顯明了。這一被顯明,你的末日就到了,末日一到,還好扭轉嗎?那就不是情形能不能轉變的問題了,弄不好結局都定了,那就麻煩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你總憑私慾活著,總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樣的人在神面前沒有見證,在撒但面前沒有見證,這是羞辱神的記號,處處羞辱神。……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麼?就是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都是在羞辱神,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你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為了什麼?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就會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賞賜沒有了,神不紀念了,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嚴厲的審判之語如兩刃利劍直刺我骯髒的靈魂深處,使我無地自容,同時也感到神聖潔公義的性情不容觸犯。神高抬我把這麼重要的本分託付給我,是期望我能體貼神的心意,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在神所託付的本分上盡上忠心滿足神,同時也是藉著本分來恢復我的良心理智,讓我能追求真理被神得著,可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託付放在腦後,總惦記著做給帶領看。我為了能讓帶領認可自己的工作能力,在寫文章上對弟兄姊妹卡、壓,把弟兄姊妹當成我爭得名利地位的工具、奴隸;當姊妹反映可能有人盯梢時,我根本就沒在意該怎麼維護神家利益及時彙報情況,結果導致神家利益受到威脅,看到自己的心根本不是向著神。神衡量人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根據人的所思所想、所行出來的是否是在見證神,是否有實行真理的見證,如果沒有,那就是在羞辱神,是作惡,是神厭棄、淘汰、懲罰的對象。這段時間雖然我外表也在忙碌、花費,但存心並不是為了實行真理滿足神,也不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想得到帶領的賞識、器重,能在這個本分上站穩腳跟,說白了還是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我的這些表現、做法和心思意念處處都在流露撒但,這不是在嚴重地欺騙神、羞辱神嗎?怎麼能不讓神厭憎呢?反省到這兒,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擔心神是否還會拯救我這樣敗壞的人。

接著帶領說:「神給我們盡本分的機會,是讓我們能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真理,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模樣,能在本分上盡上忠心來滿足神、見證神。可我們總爭名奪利,不注重生命進入,盡本分不尋求神的心意,不維護神家利益,對弟兄姊妹的生命形成了打岔攪擾。按照神家使用人的原則,我們在一起交通後覺得你已不適合盡這個本分了,決定讓你先回教會過教會生活反省一段時間……」面對被撤換,我心裡懊悔、難受極了,恨自己不喜愛真理,把名譽地位看得高於一切,辜負了神的良苦用心,錯過了一次次盡本分得潔淨蒙拯救的機會,還在本分上留下了許多虧欠和難以彌補的過犯。想想自己信神已經十年了,可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還是沒有脫去。唉,看來我是變不了了,就等著下地獄受懲罰吧!

思考,感悟

回教會後,我完全活在了消極軟弱中,認為自己已經不可挽救了,再怎麼信也白搭工了,禱告時跟神也無話可說,追求的勁兒也沒有了。可是神並沒有因為我的過犯和悖逆、剛硬而丟下我不管,還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真理幫助我,藉著神話語帶領我,讓我明白他的心意。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失敗跌倒不是壞事,是好事,被顯明也不是壞事。不管經歷對付修理還是被顯明,你得記住:人被顯明不是被定罪,這是好事,這是認識自己最好的機會,你生命經歷有轉折了,要不你沒有機會,也沒有條件、沒有背景能達到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把自己裡面的東西,把自己的方方面面,把自己內心深處很難認識到、很難挖掘出來的東西認識到了,這是好事,是你改頭換面重新做人最好的機會,是你獲得新生最好的機會,也是你跨過了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這一道坎,這是太好的事!你如果能抓住這個機會,藉著這個事多尋求真理,多禱告,有認真、負責的態度,並且你是尋求真理、喜愛真理的人,過了這道坎,你就能長進一大步!……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也讓我明白失敗跌倒不是定罪、淘汰,這正是神讓我認識自己的好機會,是讓我挖掘心靈深處所追求嚮往的東西——名譽地位,看透它的邪惡實質,能恨惡它,棄絕它,背叛它,不再受它愚弄苦害,能悔過自新追求真理,走上正確的信神之路。我不該破罐子破摔,不該誤解神、定規神、定規自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的心備受感動,也倍受激勵,深深感受到神的胸懷太寬廣,神對我的愛太實在,真是碩大無比!於是我向神作了悔改的禱告,願意認真反省自己,追求真理,好好做人來安慰神的心。

接著,我開始深刻地反省自己,為什麼自己明明知道追求名譽地位不對,卻總是身不由己地追求這些呢?帶著這樣的困惑,我向神禱告尋求,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到底是什麼?現在清楚了吧!撒但可恨不可恨?(可恨!)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沒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但是慢慢地,有一天你們都會認識到名和利是撒但戴在人身上的多麼大的一個枷鎖,等到那一天你認識到的時候,你就會徹底反抗撒但的控制,徹底地反抗撒但帶給你的枷鎖;當你想掙脫撒但所灌輸給你的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就會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也會真實地恨惡撒但帶給你的這一切。那個時候人對神才有真正的愛與渴慕,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正確人生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話語使我明白了,我總追求名利地位的根源,是因為受「出人頭地,高居人上」「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人活臉面,樹活皮」等撒但毒素的薰陶、灌輸,才把名利地位當成實現人生價值的目標,認為有了地位,就能得著人的高看、崇拜,活得才有尊嚴,有價值。在這個思想支配下,不管在哪個人群中,我都想爭當第一,想讓人崇拜、高看。信神後,無論是盡什麼本分,我心裡注重的都是自己的名譽地位,心很少往追求真理上下功夫,有時候雖然自己意願上也知道能盡上本分是神的高抬,想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可是行事時還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就像這次被撤換,之前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我也知道追求名利地位不合神的心意,但是當神擺上環境涉及到我的名譽地位時,還能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譽地位,對神的託付掉以輕心,使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現在我才明白,原來都是因著我對名利的實質沒有看透,沒有從心裡棄絕撒但的思想觀點,所以還能受撒但的捆綁、控制,被撒但牽著鼻子走。回想這些年,我為了能出人頭地,被人高看、仰望,與人明爭暗鬥,嫉賢妒能,變得越來越自私、惡毒、詭詐,不但耽誤了自己追求真理,活得痛苦不堪,還打岔攪擾神家工作,作惡抵擋神,完全喪失了人格尊嚴、良心理智,早已失去了活著的價值。這時我才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敗壞人,苦害人,讓人遠離神、悖逆神、抵擋神,最後被神毀滅。反省認識到這些,我不禁從心裡生發出背叛撒但、棄絕撒但的信心和心志,從今以後願好好追求真理,忠心盡本分滿足神,不再為名利而活,讓撒但徹底蒙羞失敗。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保羅就追求外表的名譽、地位,追求在人的面前顯露自己,他並不追求自己能在生命進入上進深,他注重的是道理,不是實際。……彼得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也就是達到恢復正常人性、恢復受造之物本分的路,彼得是所有成功之人的代表;保羅所走的路是失敗的路,是所有只在外表順服、花費,卻沒有真正愛神之心的人的代表,保羅代表所有沒有真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語把信神成功與失敗之路的區別給交通得很明白,同時指出了正確的實行路途。從神對彼得與保羅所走道路的解剖中使我認識到:彼得追求真理,追求愛神,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追求性情變化,做什麼事都是為了滿足神,達到純潔地愛神,最終達到蒙神稱許;保羅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愛神滿足神,只追求外表的受苦、花費,追求名譽、地位,追求在人面前顯露自己,讓人崇拜、仰望,雖然他作了許多工作,但都是高舉、見證自己,還說他活著就是基督,把人都帶到了他的面前,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地位,最終也沒有悔改、變化,遭到了神的懲罰、咒詛。對照神的話語,我看到自己走的正是保羅的路,這讓我更加認識到不追求真理,憑撒但毒素活著就沒有敬畏神的心,也沒法脫去敗壞性情,注定走向失敗的路遭神懲罰咒詛。今天臨到被顯明、撤換,這真是神對我極大的保守與拯救,若不是神這樣的審判刑罰臨到我,我繼續沿著保羅的路走下去,最終只能落得和保羅一樣的結局。感謝神對我的拯救!藉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及時制止了我作惡的腳步,使我對撒但的毒素有了分辨,同時我也明白了神揀選我,讓我在教會盡本分,不是讓我追求在人群中多麼出眾,讓弟兄姊妹誇我多麼好,而是讓我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踏踏實實地盡好本分,早日達到性情變化,這是神對我的期望,也是神對我的要求。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向神禱告立下心志,願按著神的要求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地做人,追求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來滿足神。

教會,聚會,交通真理

接下來,在聚會時我就把自己如何追求名利地位,以及神是怎樣審判刑罰、拯救潔淨我的都交通了出來。弟兄姊妹從我的經歷中也得著了一些啟發,認識到信神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走成功的路太關鍵了。我心裡也對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有了一點新的認識,明白了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不會認識自己,我的敗壞性情沒法脫去,我太需要神更多的審判刑罰來潔淨拯救了,從心裡也確實體會到了神的審判刑罰就是拯救人的光。

靈修一段時間後,帶領安排我和一姊妹一起盡一項本分,我高興地接受了,覺得能有本分盡這是最幸福的事,心裡也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把握住這次機會,本本分分、老老實實地盡好本分,不能再讓神失望了。剛開始盡這個本分時,我什麼都不懂,就認真聽姊妹交通,生怕哪個地方沒聽明白做錯了,也經常禱告神保守我不走錯路。可盡了一段時間後,我在業務操作方面基本上掌握了,裡面就開始流露:「在這裡盡本分一天到晚就我一個人,也不能與別的弟兄姊妹接觸,這本分太小了,就是想露臉也沒法露啊,再說了這本分又不是天天盡,經歷的事情有限,也沒有多少合適的事情可以寫成文章啊,以前我還能配合著寫寫文章,可現在寫不出來了,這讓帶領、了解我的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在教會裡盡本分還可以多接觸幾個弟兄姊妹,學的功課也多,興許會寫出篇好的文章來呢。要不等帶領來,我跟她說說回教會盡本分吧。」這時,我想起神的話:「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及時提醒了我,使我意識到自己又在為名利地位考慮、打算了。我不甘心盡這個本分,不還是覺得現在這個本分出不了頭,露不了臉嗎,覺得回教會盡本分接觸的人多,露臉的機會也多,還妄想藉著寫文章讓上層帶領發現我的才能,給我調換一個能露臉的本分,我追求的不還是名譽地位嗎?其實我每天在哪兒盡本分,盡什麼本分,這都是神主宰安排的,我就應該守住神給的託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才是作為一個人該有的理智。可我總有自己的選擇,總想藉著盡本分的機會出頭露臉,這樣的追求是讓神厭憎的。神最知道我的敗壞需要什麼環境才能得著潔淨變化,像我這樣地位心特別強的人就得需要這樣的環境來熬煉,如果把我放在教會裡,我很可能又要誇誇其談、顯露自己,還不知會作出多大的惡來呢,能在這樣的環境盡本分這是神對我的極大保守啊!認識到這裡,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咒詛我不對的存心和意念,讓我能有一顆敬畏神的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守住自己的本位,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的心。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讀神審判揭示人敗壞的話語,向神悔改。慢慢地,我的心安靜下來了,盡本分的心態擺對了,能與姊妹和諧配搭,在業務技術方面進深了,盡本分的果效也提高了許多。不盡本分時,我就有意識地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揣摩神的話,或者寫文章見證神。雖然也沒寫出什麼好的文章,但心態擺對了,不再像之前那樣為寫不出好文章怕弟兄姊妹怎麼看了,而是注重怎麼能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心裡輕鬆釋放了許多,覺得這樣活著才有點人樣。我深深地感受到神的擺佈安排太好了,神的審判刑罰就是對我最大的祝福、最好的保守!我今天能有這樣的變化,有這些認識,都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

回想自己跟隨神十多年的歷程,有失敗跌倒,有眼淚痛苦,也有歡聲笑語,這裡面浸透了神無數的心血代價,飽含了神對我不離不棄的愛。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的撒但敗壞性情一點點得著潔淨,一步步走上了人生正道,我深深地體會到,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的變化。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得著了這極大的救恩。我不禁唱起了神話語詩歌:「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使我享受到了神最真摯的愛。神的審判刑罰就是光,能拯救變化我的敗壞性情,我願繼續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徹底脫去敗壞性情,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來敬拜造物的主!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