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神的殿 除掉心中人的地位

安 寧

我從小在農村長大,曾經當過老師,也做過生意。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幾年後,通過與各類人接觸,我發現還是那些有知識、有才華、能說會道的人吃得開,我這個人拙口笨舌不會與人交際,到哪兒都不受人歡迎,所以我從心裡就崇拜那些口才好、能說會道的人。為了從這些人身上取些「經」來補足自己的缺少,我就常常和他們打交道,跟他們學些說話的技巧,想有朝一日也能像他們一樣在哪兒都亨通,我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價值、有意義。後來,我蒙恩信了主耶穌。有一次聚會,來了一個講道人講起道來滔滔不絕,隨口就能背誦聖經章節,我聽得聚精會神,心完全被講道人的一言一行所吸引,對她滿了佩服與仰望,心想:我要是也能像她一樣能說會講該有多好啊!這個講道人若是能常來我們聚會點講道,我就能多跟她學學,說不定有一天我也能像她一樣成為一名講道人呢!有了這樣的想法後,我就天天盼著這個講道人能來給我們聚會。可事與願違,自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心裡感到特別遺憾。後來,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心情激動萬分,慶幸自己跟上了神的腳蹤,迎接到了主的顯現。之後,我就一次不落地參加聚會,我看到帶領談自己的經歷認識,語言流暢,真實感人,聽後挺得造就益處的,我心想:帶領明白的真理多,交通得也好,只要和她多在一起聚會,慢慢地我也能像她那樣能流利地談出自己的經歷,這樣在教會裡就能吃得開,被人高看。於是,帶領每次給我們聚會,我都注重學她是怎麼交通神話談經歷的,把心思都用在了這些外面的事上,就是不在真理上下功夫。神鑒察人心肺腑,知道我裡面追求的觀點不對,為拯救我精心擺上環境來顯明我,讓我認識自己認為的素質好、有才華、能說會道就能吃得開,就能在哪兒都亨通的觀點是錯謬的。而且因著我持守這個錯謬的觀點,在信神的同時不知不覺走上了仰望人、跟隨人的道路,在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中,我才得以甦醒過來,走上了信神跟隨神的正確道路。

綠草,春雨

因著我的熱心追求,教會安排我盡傳福音的本分,我很感謝神給我這個操練的機會,就積極主動與弟兄姊妹配合,爭取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更多的人。一次,我和教會的小霞姊妹去傳福音時,看到新人只要提出問題,姊妹就能馬上找到相應的神話語交通解決,並且交通得很透亮,新人也願意聽。看到這些,我對小霞很是羨慕,心想:姊妹有素質,交通真理好,我以後可得多向她學習。因此,我就願意和小霞姊妹在一起盡本分,尤其看到她每次傳福音都能達到好的果效,我就更覺得姊妹素質好,作工經驗豐富,見多識廣,從心裡佩服、贊成她。為了從姊妹那學到更多的東西,我把她傳福音談的內容記在本上,並且見面總是問這問那,姊妹也跟我說讓我多依靠神向神禱告,多在神的話上尋求揣摩,可我覺得自己素質差,找神的話也看不太明白,還是直接問姊妹輕省容易。漸漸地,我越來越依賴姊妹,新人提出問題我解決不了時,首先想到的不是神,而是小霞姊妹,有時就是找神的話也是馬馬虎虎走過程,揣摩個一知半解就完事了,從來沒有在臨到的難處上注重尋求神,覺得自己解決不了還有小霞姊妹呢!後來,我去哪兒傳福音,都願意和小霞姊妹一起去,覺得有她心裡就有底。一次,我見到一個福音對象,她問我好些問題,簡單的我還能解決,難一點的問題我就語塞答不上來了。這時我就想:「唉,要是小霞在就好了,問題保準能解決,看來傳福音還真離不了小霞姊妹。」之後我也沒有在臨到的難處上尋求、禱告神,也沒有去裝備這方面的真理,而是把小霞當成了自己的靠山、後盾。後來,小霞姊妹到福音對象那兒交通,問題就解決了,我就更加覺得姊妹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姊妹在我心裡的地位也越來越高,覺得傳福音誰也比不上她。一次,小霞有事不在家,我只能和杜姊妹一起去傳福音,心雖不願意,但也沒有辦法。在談見證時,我看杜姊妹交通的沒有小霞姊妹交通得好,心裡就有些看不上杜姊妹。談完見證後,福音對象說還有些問題需要考慮考慮,叫我們下次再去交通,我一聽,這傳福音也沒達到果效呀!心裡就有些不願意,心想:「今天要是小霞姊妹談見證,福音對象的問題準能得到解決,下次我還是和小霞一起去吧!」

一天,在聚福音會上,我高興地對負責人說,我有個福音對象,需要小霞姊妹和我一起去談見證,負責人說小霞去別處傳福音了,要過幾天才能回來。我一聽,高興勁兒一下子就下去了,還有些失落。之後負責人就安排杜姊妹和我一起去,我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心想:「上次杜姊妹和我去就沒達到好的果效,這次要是再談不好,不是耽誤事嗎?既然小霞不在,那我就等小霞回來再去吧!」想到這兒,我就對負責人說:「這事不急,還是等小霞回來再去傳吧。」負責人聽後,就對付我說:「你整天把小霞姊妹掛在嘴邊,有什麼事都問小霞,傳福音也要等著小霞回來再去,心裡沒有神的地位,你這是在仰望人、跟隨人啊!」我聽帶領這麼說,臉一下子就紅了,但還有些不服氣,心想:「小霞姊妹素質好,傳福音有經驗、有果效,我叫小霞和我一起去傳福音,是為了工作能達到更好的果效,這怎麼就成了仰望人、崇拜人了?」我怎麼也想不通負責人的話,就把自己的想法給負責人說了。負責人看我不服氣的樣子,就給我交通,可我對負責人的話滿了抵觸,她交通什麼我都沒有聽進去。過後,我依然按著自己的意思行,等小霞回來後我們才去傳福音。因著我不追求真理,在這件事上我並沒有學到什麼功課,還認為自己做得挺對的。後來,因著工作的調動,我和小霞都回到了各自的教會盡本分,當我和姊妹分開時,我心裡感到很失落,也很難受。

失落,憂傷

一段時間後,我在教會裡盡上了福音組長的本分。在福音工作上遇到難處時,我就會想起小霞姊妹,心想:我要是和小霞一個教會那該多好啊!有什麼事就可以直接問她了。有時還會突然冒出想去她們教會找她的意念,但因路遠我又去不了,心裡就為傳福音的難處發愁。雖然聖靈也開啟我從神的話中找實行原則,但因我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仰望神的心太小,讀神的話也只是走過程,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路途。漸漸地,福音工作果效越來越不好,我看神的話一點開啟也沒有,完全落在了黑暗中,整天渾渾噩噩的,渾身軟弱無力。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我心裡特別受煎熬,痛苦中我不住地呼求神,讓我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時,我突然想起負責人那天對付我仰望人、跟隨人的話,心裡一驚,趕緊跪在神面前禱告:「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讓我認識自己是什麼情形,為什麼我臨到傳福音的難處想到的都是小霞,我這真是在仰望人、跟隨人嗎?神啊,求你在這事上開啟引導我……」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那些口頭跟隨神的人最好睜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誰,你信的到底是神還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誰,那你最好也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這樣說是褻瀆!信神不是勉強,你們不要說信我,這話我早聽夠了,我不願再聽見,因你們信的都是你們心中的偶像,你們信的都是你們中間的地頭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人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劃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神嚴厲的審判之語使我感受到了神在發怒,體會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我心中備受譴責。是啊,我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應該尊神為大,把神當成我的主,我的依靠。對照神話語的揭示,我開始反省自己,跟小霞配搭時的一幕幕就像放電影似的在我的腦海裡閃現:在傳福音時,我看到小霞交通真理透亮,能解決福音對象的問題,就羨慕、仰望她,把她當作榜樣來學習;當帶領安排杜姊妹和我去傳福音時,我心裡抵觸,就認準了小霞,別人誰去都不行,帶領對付我心中沒有神的地位,說我仰望人、跟隨人,我卻絲毫不反省自己,還在極力地講理辯駁;即便和小霞分開盡本分了,當工作遇到難處時我想到的也不是神,而是小霞姊妹,甚至想要去她們教會找她幫我解決福音工作上的難題。看到我信神多年,對神的認識沒有增加,對這個人卻崇拜有加。我如此仰望小霞,把小霞當成了自己信神的枴杖,離開小霞好像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了,就不能蒙拯救了。在我心中人的地位大過了神的地位,我對人的依戀超過了對神的依戀,甚至將神推出門外,卻隨隨便便地將一個敗壞的人拉過來當成自己的偶像來拜,我這哪裡是在信神啊!不就是在信人、跟隨人嗎!想到這兒,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我把一個敗壞的人與神劃為等號,將人與神放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上,我這不是本末倒置嗎?這可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啊!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信神的人,心裡卻絲毫沒有神的地位,我這不是在褻瀆神嗎?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想想律法時代的猶太民名義上信的是神,但實質卻仰望崇拜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對他們的話言聽計從,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隨從法利賽人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給自己帶來了災難,帶來了亡國之痛;現今宗教界的信徒都仰望那些有素質、有恩賜的牧師、長老,把他們當成偶像敬拜,盲目跟隨人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同樣成了信神卻抵擋神的人。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的性情不容任何人觸犯,今天,我跟隨人落在黑暗中失去聖靈作工,這不正是神對我公義的刑罰嗎?神的審判刑罰、對付管教雖極其嚴厲但仍包含著神的愛與憐憫,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看清跟隨人的危險後果,給我悔改的機會。認識到這兒,我趕緊跪在地上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信你卻不認識你,心裡沒有你的地位,所做所行觸犯了你的性情。神啊!我這麼悖逆、抵擋你,你還審判顯明我,藉著環境開啟我,讓我認識自己的錯謬之處,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看到你的審判刑罰就是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啊!神啊!我願來在你的面前認罪悔改,扭轉自己的錯謬觀點,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走下去,以後我願意在凡事上都依靠你、仰望你,做一個真正的信神、跟隨神的人。神啊!求你引導帶領我找到實行的路途……」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若你的心裡只有神的話語,而且能時時禱告神、親近神,似乎神跟你很近,神在你裡面,你也在神裡面,在這樣的情形裡說明你的心在神面前。你天天禱告神,吃喝神的話,總為教會工作著想,能體貼神的心意,用心真實地愛他,滿足他的心,這樣你的心就屬於神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真實的愛是自發的》)以及交通講道中說:「我們信神應該讓神在心裡佔主導地位,在凡事上應該讓神掌權,凡事都要尋求神的意思,按著神話行事,憑聖靈引導行事,順服一切出於神的。……順服神的人是在神話裡找路,是在神話裡解決問題,是在聖靈的引導中行事,這是真實的順服神。」(摘自上面的交通《凡事聽從帶領的不等於順服神》)「凡事都能禱告尋求神,凡事都能交託神,凡事都能為滿足神而實行真理,而付代價,你就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你就是一個真實跟隨神的人……你信神得活在神面前,得常常與神交通,你跟神都不親,那你信神到底是在信誰呀?」(摘自《講道交通(四)·問題解答》)我揣摩著神的話和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明白了信神跟隨神就得心裡有神的地位,凡事讓神作主權,在凡事上依靠神、仰望神,不管遇到什麼問題或是難處都先向神交託仰望,拿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在神的話裡找實行的路途。還得擺對自己的心態,時時接受神的鑒察,不讓哪個人在心裡佔主導地位,在臨到的事上學會尋求真理,隨從聖靈的引導,按神的話行事,這樣的實行才是在跟隨神。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認識到了自己的悖逆、敗壞,以及以往實行經歷的偏差,我得及時扭轉,以後不能再跟隨人了,凡事臨到應該注重禱告神,只有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於是,我把傳福音的難處帶到神的面前禱告,又實際地查找了一些解決問題的相關神話,之後我帶著負擔,靠著神去傳福音,雖然我是自己獨立配合,但我知道有神與我同在,當我真心依靠神時,看到了神的帶領與祝福,福音對象的觀點和問題順利地得到了解決,高興地接受了神的作工,並定好了下次聚會的時間。真是感謝神!通過這次的經歷,我知道了什麼是真實地依靠神,什麼是在神的話裡找路,什麼是隨從聖靈的引導,什麼是神在我裡面,讓我嘗到了依靠神、仰望神的甘甜。這時,我覺得自己離神很近,神就在我的身邊。

依靠神,傳福音

經歷了神這次的審判刑罰後,我麻木的心有了一些甦醒,知道了什麼是跟隨人,什麼是真實的跟隨神。當我在盡本分中再看到弟兄姊妹交通得好時,又會身不由己地崇拜、仰望,我就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自己,然後回到神面前,注重在神的話裡尋求,解決自己崇拜人的問題。但因著我崇拜人、跟隨人這方面的敗壞根深蒂固,還需要神擺上更多的環境來變化、潔淨我。

後來我被選為教會帶領,因著我明白真理太淺,又剛盡這個本分,對很多事都看不透,不會用真理解決問題,就感覺壓力很大。一天,上層同工高姊妹來信說要來給我們聚會,我喜出望外,心想:「高姊妹信神時間長,作工經驗豐富,肯定明白的真理也多,她來給我們聚會,我可得好好聽聽,吸取姊妹身上的長處,我盡帶領本分好多工作都不知道怎麼做,這回可得抓住機會,看看人家都是怎麼盡本分的。」到了聚會那天,高姊妹了解了一下我們這段時間的情形,還有工作中的難處,然後找了一段神的話交通,大家都談完各自的領受認識後,高姊妹就結合自己的經歷談她在盡本分中遇到難處時,流露了哪些敗壞,有哪些軟弱消極,是怎樣依靠神尋求真理解決問題的,我聽完感覺挺有路途。散會後,高姊妹叫住我,點出我在交通神話語時的偏差缺少,我聽了臉上一陣冷一陣熱,面部的肌肉都僵了,覺得特別尷尬。隨後姊妹又耐心地找神的話結合著自己的經歷給我交通,我聽後再對照原則,才看到自己在交通神的話時確實沒有談出神的心意,並且把神話語的意思都談偏了。姊妹的交通讓我心服口服,心想:高姊妹確實有素質,有工作能力,經歷的事多,對別人的缺少看得也準,能用真理解決人的實際問題,交通真理也透亮讓人服氣,看來還是人家高姊妹有真理呀!姊妹走後,我還常常在想:什麼時候高姊妹能再來給我們聚會呀?我也好多學習點她身上的長處,多明白、掌握點真理原則,儘快把帶領本分盡好。

一段時間後,同工劉弟兄遇到一些難處,情形不太好,我幫助他幾次也沒有扭轉,他負責澆灌的幾個小組中的弟兄姊妹,也都活在難處中消極軟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劉弟兄的問題,感到很棘手。高姊妹得知後,便來我們教會了解情況。聚會時,我把劉弟兄最近的表現和情形都向高姊妹說了,想著讓她幫助扶持一下,沒想到高姊妹聽後卻對我說:「最近一段時間劉弟兄情形不好,耽誤了本分,已經影響到了教會工作,你們也給他交通了幾次,可一直沒有得到扭轉,這樣下去會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虧損,為了不耽誤教會工作,先讓劉弟兄靈修一段時間,等他情形調整好了再安排盡本分。」我一聽高姊妹這麼說,心想:「劉弟兄平時也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只是這段時間消極軟弱,要是好好交通交通,弟兄的情形可能會扭轉過來,高姊妹怎麼說調換就調換呢?這樣做是不是太草率了?」可又一想,高姊妹作工時間長,有經驗,經歷的事也多,各方面都比我強,在調換人上肯定比我懂原則,看人、看事比我看得透,聽她的應該沒錯,調就調吧!想到這兒,我沒多作考慮,就按高姊妹說的決定撤換劉弟兄。第二天,我和教會執事聚會時說了這件事。澆灌姊妹對付我這麼做不合乎真理原則,劉弟兄情形不好了,應該憑愛心多幫助幾次,沒有做到仁至義盡,撤換劉弟兄就不合神的心意,還問我撤換劉弟兄是按著哪條真理原則撤換的,姊妹這麼一問,我有些矇了,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又聽人的了?不禁有些心虛,小聲地說:「是高姊妹讓撤換的,咱們什麼都看不透,人家不比咱明白真理,高姊妹她說的還能有錯嗎?」澆灌姊妹聽後,就揭露我:「安姊妹,咱臨到事不尋求真理原則,一味地聽從人的,這是在崇拜人、跟隨人,這不合神心意啊!」聽了姊妹對付我的話,我在心裡思忖著:「我聽人的,沒進入原則?高姊妹這麼決定也是為了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想啊,我們明白真理淺,不會分辨,高姊妹會看人、看事,也是懂真理原則的人,撤換劉弟兄應該也是按著原則決定的,咱聽人家的有錯嗎?」就在我想為自己表白時,突然意識到順服神應該在神的話裡尋求真理,用真理解決問題,我不按原則衡量,不根據神的話解決問題,直接聽上層同工的,她說調整就調整,這麼做確實不合神的心意。外表看高姊妹說得也合乎真理,也是為了教會工作考慮,為了弟兄姊妹的生命不受虧損,可也得有神的話作根據呀!我該進入哪方面原則呢?於是就在心裡默默呼求:「神啊!願你帶領我吧!」這時,澆灌姊妹找出原則讀道:「對待各級帶領工人神選民要心裡有數,必須會分辨善惡、好人壞人,這是神選民起碼該具備的。如果看見有些帶領工人是好人,但也有一些過犯,做過錯事,就應該正確對待,憑愛心幫助,絕不能抓住錯誤、過犯就扣帽子,一棍子打死,這是冤枉人、坑害人的表現。好人也有過犯,也有犯錯誤的時候,但好人能悔改、能變化。所以,對待好人無論發現有什麼過犯,做什麼錯事都要憑愛心幫助。只要人能接受真理,能認識自己,能悔改,就達到果效了。」(摘自《精要選編·各地教會急需解決的十二個問題》)從原則中看到,教會是真理掌權,是神掌權,對待人都是公平、公正的,有些帶領工人,即使有一些過犯、錯誤,只要人有悔改的表現,都會給人機會的。又想到神對待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滿了愛與憐憫,就是我們有時做了悖逆抵擋神的事,神也不會一棍子把我們打死,而是給我們悔改的機會,等待我們的回轉。我作為教會帶領就要體貼神的心意,在對待人上一定要認真負責,神怎麼對待人我也要怎麼對待人,不能盲目聽從哪個人的。對照真理原則再衡量劉弟兄的表現,大家都覺得他也不是完全失去聖靈作工,只是因著受家庭轄制不能全身心投入到本分上,導致盡本分沒有果效,而且他也是最近一段時間才有這樣的情形,並不是長時間如此,還需要憑愛心對待,多幫助扶持他才對,只要他能扭轉不對的情形,及時向神回轉,就能再次獲得神的憐憫與祝福……看到按原則衡量後的結果,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感覺蒙羞慚愧,看到自己一味地崇拜、仰望上層同工,盲目地跟隨人,差點做出抵擋神的事。

審判刑罰

我不禁開始反省自己為什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跟隨人呢?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著他們,向著他們的名譽,向著他們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著他們的勢力,向著他們的權柄,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採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說你並沒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著,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遠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遠是你心中並不值得敬畏的人,因為他太普通了,因為他的權勢太小了,因為他太不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神揭示審判的話語句句扎在我的心上,讓我蒙羞慚愧。對照神的話,我看到自己就是神話語中揭示的這種人,信神卻心中無神,不尊神為大,不仰慕基督的卑微隱藏,而是崇拜那些有素質、有恩賜、能說會講的,外表似乎很高大的人,甚至心裡滿了他們的地位、形象,還有他們的言語行為,把他們的話當成真理來供奉,心中絲毫沒有神的地位。回想自己信主時就崇拜能談會講的講道人,還盼望有朝一日也能像她一樣站在講台上講道,得到眾人的高看;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先是把小霞姊妹當成了自己心中的偶像,無論什麼事都要問問她,甚至分開盡本分了,心裡對她還依依不捨,遇到難處不是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解決,而是想跑去問她,導致觸犯神的性情活在黑暗裡;如今看到上層同工高姊妹信神時間長、有作工經驗,又能交通真理解決問題,便對她仰望、崇拜,覺得姊妹明白真理多,處理什麼事都不會錯,因此對她言聽計從,差點打岔攪擾了教會的工作。看到自己信神卻抵擋神,把與自己一樣敗壞的人當成了崇拜的偶像,真是一副可憐的奴才相,不做真理的奴僕,卻成了人的奴僕,一味地仰望人、跟隨人,真是不配活在神面前。想想神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從不在人前顯露自己,也不以神的地位自居,道成肉身也沒有取高大的形像,言談舉止讓人看著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但基督所發表的真理卻能供應我們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所作的也都是實實際際的拯救工作。可自己不仰慕基督的美善、聖潔與偉大,卻崇拜那些形象高大的人,這足以證明我的本性實質太邪惡,根本不是一個喜愛真理的人,而是一個屬魔鬼撒但的邪惡之徒,根本不配稱為人。想到這兒,我特別地恨自己,更願意向神悔改,不再跟隨崇拜任何一個人,我要追求真理認識神,注重在凡事上尋求真理順服神,操練按原則辦事,逐步走上跟隨神的道路。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以及講道交通中說:「『只相信神』是指啥說的?就是只相信神全能,神是一切,神能拯救人,神是全能全知,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只相信神,對神的全能全知、對神能成全一切心裡沒有疑惑,一點兒都不懷疑,這樣的人無論他臨到什麼事都能到神面前禱告神,無論臨到什麼難處都能依靠神,心尊基督為大,不仰望人,不崇拜人,只信神,只跟隨實際的神,只依靠神、仰望神,不迷信任何人,心裡只有神的地位,沒有任何人的地位。能達到這個程度,就是有信神跟隨神、依靠神的實際了。」(摘自《講道交通(四)·達到蒙拯救被成全必須進入神話的十項實際》)看了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我明白了,唯有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只有神發表的真理能變化、潔淨我們,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權勢,只有神的話能作我們的生命。人即使有一些恩賜、特長,能交通出一些對真理的認識,給我們解決一些實際問題,但人的話對我們只能起到供應、扶持的作用,不能作我們的生命,而且人作工有一些果效,能交通出一些實際,或能說出一些符合真理的話,也都是聖靈的開啟光照,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不是哪個人好,我們順服的源頭應該是神,而不是哪一個人。所以,我們信神應該仰望神,心尊神為大,心中只有神的地位,還要學會在凡事上依靠神、仰望神,不迷信、崇拜任何一個人。同時也讓我明白了跟隨神就得按真理原則行事,憑神的話活著,不能受人的轄制,出於人意的我堅決拒絕。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決定實行真理,進入原則。之後,我便把自己對這件事的觀點、看法以及尋求到的真理原則寫出來轉給了高姊妹,讓姊妹再尋求尋求。信件轉走後,我心裡感到踏實、平安。不久,高姊妹來信說,這些天她和上層帶領也一起交通了劉弟兄的情形,也看了一些相關的真理原則,認識到自己在作工作時,沒有好好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而是隨從己意任意妄為,對人沒有絲毫的愛心,違背原則盡本分,打岔攪擾了教會的工作,看到自己的本性太狂妄、太自是了,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好好在這個事上反省自己,以免以後再做出抵擋神的事。還說讓弟兄姊妹以後互相監督,無論做什麼事都根據真理原則,讓神的話在教會裡掌權,並且還讓弟兄姊妹也在這個事上引以為戒,長分辨,走上真正仰望神、依靠神的道路,讓神成為我們唯一敬拜的對象。看了高姊妹的信,我很激動也很感慨,看到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神永遠不會作錯事,真理永遠是真理,謬理永遠是謬理,真理永遠會在教會掌權,而我們人都是被撒但敗壞的,即使再有素質、恩賜也沒有什麼可誇的,在沒有得著真理之前,做事都有己意摻雜,都好隨從自己的喜好辦事,人都不是完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應該公平對待人才合神的心意。同時看到神安排這樣的環境讓我經歷,顯明我的敗壞與缺少,讓我認識自己抵擋神的敗壞性情,從而懊悔自己,恨惡自己,能追求真理,走跟隨神的正確道路,這都是神對我特殊的恩待呀!

神的恩待,感激神恩

經歷了這兩次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崇拜人、跟隨人的敗壞性情有了一些認識,對跟隨神方面的真理也有了一些進入,但自己明白得還是太膚淺,神為了更好地潔淨、變化我,又擺上了新的環境來讓我去經歷。因著工作的調整,我們教會的一個新人被選為了教會帶領,姊妹剛盡這個本分對工作不熟悉,有很多問題都看不透,盡本分很吃力,活在難處中有些消極。我和弟兄姊妹經常幫助姊妹,找出神的話給她交通,但是姊妹的情形始終沒有得到扭轉,活在了黑暗中,導致所負責的工作始終沒有果效。我想向上層帶領反映姊妹的情況,可轉念一想:上次聚會中層帶領也知道姊妹的情形,也給姊妹交通解決過了,看姊妹沒有扭轉,但也沒說要調整,是不是帶領覺得姊妹還需要再幫助呀?可我們也幫助過很多次了,她的情形還是遲遲得不到扭轉,現在已經影響到了教會的工作,我要不要跟上層帶領反映呢?嗨,畢竟帶領知道這個情況,他們有真理,經歷的事多,比我會看問題,該不該撤換姊妹,帶領看得比我準,何時帶領來給我們聚會,我再問問帶領,他們說撤換時再撤換吧!此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又開始仰望人、跟隨人,又想聽人的了,我怎麼又老病重犯想當狗奴才了呢?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以前不管是跟隨人也好,或是沒滿足神心意也好,這一步一定得來到神面前。如果這一步,在經歷這步作工的基礎上再跟隨人,你這個人就不可饒恕……」(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以及講道交通中說:「現在是我們開始正式敬拜神的時候,從人的心裡要除去一切的偶像,那就是你所崇拜的人或是帶領你的人都不應該在你心裡有地位,任何人都不應該在你心裡佔有神的地位。人再好也是受造之物,我們不能把神與人同列,我們只敬拜神,對人的態度頂多就是尊重而已,對神的態度才是忠心、愛心、順服、敬拜都該具備,這樣的人才是真實信神的人,是忠於神的人。」(摘自《生命的供應·對「忠於神」的交通》)神末世的工作就是要徹底除去我們心中人的地位、形象,讓造物主在我們心中作王掌權,成為我們唯一順服、敬拜的對象,這是神最終的心意。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理當在神給的託付上忠於神,按照真理原則去實行,不能讓人在我的心中居首位。反之,如果我不按照真理原則辦事,還一味地跟隨人、聽人的,那樣不把教會的工作給耽誤了嗎?不僅如此,弟兄姊妹也得不到澆灌供應,生命就會受虧損,神又怎麼敢把重大任務交給我這樣的人呢?我不能再跟隨人了,我願意真實的悔改,按著真理原則盡本分。現在姊妹的情形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交通也不扭轉,工作沒有了果效,應該靈修一段時間調整情形再盡本分,這樣對教會工作有利,對姊妹的生命也有益處,這樣做才合神的心意啊!接下來我和幾個執事交通了姊妹的情形,又根據真理原則衡量覺得姊妹應該撤換,我們意見達成一致後就向上層帶領反映了姊妹的情況,也談了我們根據真理原則撤換姊妹的建議。之後帶領說我們的建議合乎真理原則,就安排姊妹先靈修反省一段時間再盡本分。當我按著真理原則實行的時候,我心裡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和踏實。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我就不會從仰望人、跟隨人的錯誤道路上回轉過來。現在我終於甦醒了,只有神的話才是我唯一的行路方向,盡本分中只有按神的話行才不至失迷。以後,我願接受神的鑒察,凡事帶到神的面前,禱告神、依靠神,尋求按真理原則盡本分,追求早日成為一個真正跟隨神、順服神的人。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22 什麼是跟隨人?
21 什麼是跟隨神?
末世基督的發表《你真是信神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