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帶領我衝出地位的埋伏圈

李 潔

200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信神後,我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兩年後我和吳姊妹同時被選為教會帶領。看到教會裡這麼多人,我能被選為帶領,覺得這是神的高抬,便暗立心志一定得把本分盡好來還報神的愛。於是,我每天起早貪黑、樂此不疲地奔忙在教會中,哪個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我趕緊交通真理幫助扶持;教會工作出現問題,我馬上就去解決。經過一段時間的付出與努力,教會的各項工作都有了一些果效,這時我便認定自己素質好、有工作能力,就是當帶領的料。一次,上層帶領趙姊妹來給我們聚會,看到姊妹交通神的話有亮光、有實際,能解決我們生命進入中的實際問題,我聽了很得造就,同時心裡也特別羨慕,心想:「什麼時候我也能像姊妹那樣負責更大範圍的工作,那該有多風光,多露臉呀!」那段時間只要聽到哪處教會的帶領被提拔了,我的心就躍躍欲試,盼著什麼時候自己也有機會被提拔。後來,我終於等到了一次機會。一天,趙姊妹來信讓我們教會推薦一名帶領去參選上層帶領,聽到這個消息,我欣喜不已,為了讓弟兄姊妹能推薦我去參選,我盡本分的勁頭更大了,還在心裡琢磨:「吳姊妹信神時間短,文化、素質沒有我高,論工作能力我也比她佔優勢,看來這次弟兄姊妹推薦我的可能性比較大。」可意想不到的是,弟兄姊妹卻說我沒有真理實際,聚會時講字句道理比較多,不如吳姊妹交通的實際、有路途,最後教會幾名同工都推薦吳姊妹去參選。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失望極了,沒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眼裡還不如吳姊妹有生命進入,要是吳姊妹真被選為上層帶領,負責我們教會的工作,弟兄姊妹該怎麼看我?我的臉往哪兒放呀!我還不難受死……越這樣想心裡越痛苦,不由得對吳姊妹產生了嫉妒的心,覺得是吳姊妹搶走了原本屬於我的地位,心裡很不平衡。想想我信神後撇下一切為神花費,勞苦作工,可現在弟兄姊妹卻不認可我,我覺得自己火熱的心好像被澆了一瓢涼水,心裡覺得很委屈。

那幾天裡,我不管幹什麼都提不起精神,往日盡本分的積極勁兒也沒了,不願意見吳姊妹和幾名同工,也不願意向神禱告了,聚會時也是走走過程。一天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胃突然鑽心般地疼,到家後已經疼得直不起腰來,這時我意識到臨到病痛有我該學的功課,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心裡很痛苦,今天臨到病痛我相信有你的美意,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針對自己的情形讀了兩段神的話:「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句句扎在了我的心上,把我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與敗壞醜相揭露得淋漓盡致,讓我感到無地自容。反省自己做教會帶領以來,整天起早貪黑、奔波忙碌,但我並不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盡好本分滿足神,我天天作工講道,扶持幫助弟兄姊妹,只是為了獲得弟兄姊妹的擁護、高看,好穩固自己帶領的地位。弟兄姊妹選我做教會帶領,這是神的高抬,可我不務正業,不走正道,心裡想的不是怎樣腳踏實地追求真理,盡好本分,而是一個勁地為地位作工,成天琢磨如何得著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大的範圍,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我這樣的追求觀點跟世人有什麼區別呢?當弟兄姊妹不推薦我去參選上層帶領,我就消極軟弱,對本分應付糊弄,破罐子破摔,心裡嫉恨弟兄姊妹,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早已喪失了人性理智,太讓神噁心厭憎了!這時我才明白,弟兄姊妹不推薦我去參選,這是神的公義,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我信神幾年不追求真理,不好好實行經歷神的話,到現在沒有進入真理實際,生命性情也沒有變化,我哪有資格做帶領澆灌供應神選民呢?如果真讓我做上層帶領,我只能講一些空洞的字句道理,不但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實際問題,還會迷惑人、坑害人,這不是耽誤教會工作,坑了弟兄姊妹嗎?感謝神擺設環境顯明我,使我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不然我還不能反省認識自己,還會在追求名利地位的錯誤道路上直奔,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這樣下去只能走上敵基督道路,被神顯明淘汰啊!明白神的心意後,我流下了感激、虧欠的淚水,感受到神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拯救,也是保守,我不由得向神立志:只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不再去爭奪地位了。第二天聚會時,我就向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自己這段時間爭奪地位的敗壞性情,以及怎樣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的,當我交通完後,心裡特別輕鬆釋放,弟兄姊妹也從我的交通中得到一些造就,都向神獻上感恩、讚美。在之後的盡本分中,當我又流露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時,我就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多讀神審判揭示人狂妄自大、追逐名利的的話語,在神的話中反省認識自己,並結合自己的經歷與弟兄姊妹敞開心交通,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不知不覺我不像以前那麼注重名譽地位了,能踏踏實實地盡本分了。看到自己的這些變化,我就認為自己的生命性情有些變化了,但神鑒察人心肺腑,知道我被撒但敗壞到什麼程度,為了潔淨、變化我,神又擺上新的環境讓我去經歷。

審判中的醒悟

一年後,上層帶領安排我和劉姊妹一起負責五處教會的工作。面對神的高抬恩待,我就時常警醒自己,得好好追求真理,千萬不能再追求名利地位,也祈求神保守我不走錯路。剛開始配合工作時,教會裡有什麼問題、難處,我注重尋求真理原則,也能虛心聽取弟兄姊妹的建議,與劉姊妹也注重進入和諧配搭。幾個月後,我們負責的教會各方面工作有了好的果效。上層帶領就安排我去別的教會,交通分享自己的經歷認識。看到帶領對我的器重,還有弟兄姊妹的高看,不知不覺我又狂起來了,覺得教會工作有果效,都是因為我有作工能力,就這樣我又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賞的情形裡,剛開始配合工作時的小心謹慎、向神禱告尋求的心沒有了。在聚會交通時,我常常見證自己為了教會的工作是怎麼受苦付代價的,是怎麼澆灌扶持弟兄姊妹的……弟兄姊妹聽了我的交通,都開始高看、仰望我,把我當成追求真理的榜樣,遇到什麼問題也不注重尋求禱告神了,都直接來問我。跟劉姊妹配搭盡本分,我都是按自己的意思安排教會工作,也不再虛心聽從她的建議。看到她家庭纏累大,有時盡本分受轄制導致軟弱消極,我給她交通幾次,見她一時不能扭轉消極情形,就在心裡定規、論斷姊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甚至還在聚會時說:「雖然教會工作是我和劉姊妹兩個人負責,但劉姊妹的家庭纏累太大,有時候就只能我一個人配合。我真替劉姊妹擔心,怕她總這樣消極不容易獲得聖靈作工,耽誤教會工作……」我這樣一說,弟兄姊妹更加高看、仰望我,把功勞都歸到了我的頭上。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高看,我心裡覺得美滋滋的。一個姊妹發現我的問題,就給我提意見說:「姊妹,你在聚會中很少交通實行神話語的經歷見證,卻總是交通、見證自己受苦的經歷,有些弟兄姊妹都崇拜、仰望你,你把人帶到了自己面前,走的是敵基督道路,這很危險哪,趕緊回到神面前反省反省吧!」可我哪裡聽得進姊妹的良言相勸,心想:「我交通的都是自己的真實經歷,弟兄姊妹對我有好感,那是因為我能用真理解決問題,你卻說他們仰望我,說我走的是敵基督道路,你是不是因為嫉妒我才這樣說的……」此時的我被名利地位沖昏了頭腦,因貪享地位之福迷失了自己,漸漸地,我感覺靈裡越來越黑暗,禱告也沒有聖靈的感動了,失去了聖靈作工,聚會交通乾乾巴巴,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實際問題,教會各項工作果效都開始下滑。後來,上層帶領看我作不了實際工作了,就把我撤職了,讓我好好靈修反省。

被撤換後,我渾身癱軟無力,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消極到一個地步,連聚會都不想去,覺得沒臉見弟兄姊妹,想到自己以前做帶領天天給人聚會交通,現在因著我追求名利地位不作實際工作被撤職了,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一想到這些,我就很揪心、很痛苦。那些日子,我常常以淚洗面,看神的話看不進去,聚會也心不在焉,有時還打瞌睡。看到自己軟弱消極到這個地步,不禁失聲痛哭起來,跪在地上向神禱告:「神啊!我心裡好痛苦,我不願活在這種情形裡,求你帶領我、拯救我……」

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斷地見證自己、高舉自己,與神爭奪人,與神爭奪地位,以各種方式、用各種手段讓人崇拜,總想籠絡人心控制人,甚至還有些人有意讓人誤會他是神,從而把他當神待。他從來不向人說他是敗壞的人,他也有敗壞、有狂妄,別崇拜他,無論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應該做的。為什麼他不這樣說呢?因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這樣的人從來不高舉神,也不見證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與事實的顯明中,我羞愧地低下了頭。我看見自己狂妄自大、爭名奪利的撒但性情並沒有得著潔淨,一有合適的環境,自己的敗壞本性就被顯明出來了。當我盡本分有果效時,我嘴說感謝神,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但心裡卻把功勞歸給自己,明目張膽地竊取神的榮耀,並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人仰望崇拜;當看到劉姊妹軟弱消極,我表面上憑愛心交通真理,幫助扶持,但心裡卻論斷、嫌棄人家,甚至在聚會中明目張膽地抬高自己、貶低劉姊妹,企圖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弟兄姊妹看出我的問題,好心給我提意見,我還把人的好心當成驢肝肺,對弟兄姊妹的好言相勸置之不理,我硬著頸項不接受真理,真是太狂妄自大、沒有理智了。我在盡本分中,不高舉神、見證神,而是處處顯露自己,炫耀自己,企圖在人心中樹立自己的形象,有我的地位,這不是與神爭奪地位、爭奪神選民嗎?我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啊!想想保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原本就是一個崇尚權勢、追求名利地位的人,沒有信主以前,他聽命於祭司長,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到處抓捕迫害主的門徒,直到他被主光照刺瞎雙眼歸向主,但他在為主勞苦作工的過程中,仍然舊性不改、老病重犯,在他的書信裡,他常常見證自己為主作多少工、受多少苦,他還特別注重名分,說他不在其他使徒以下,他所走的不是追求認識神,達到生命性情變化的路,而是想以勞苦作工換取賞賜、冠冕,實際上就是與主搞交易,所以他的付出花費純粹是為了名利地位,這就導致他作工多年生命性情沒有絲毫變化,對主也沒有真實的認識,甚至最後他能見證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想取代主耶穌在人心裡的地位,讓人都跟隨他、效法他,嚴重觸犯神的性情,最終遭神懲罰。想到這兒,我不禁為自己感到害怕,我信神不追求真理、生命,一個勁地追求讓人高看、崇拜,享受地位之福,我所走的不正是保羅失敗的路嗎?這時,我意識到自己被撤換帶領的本分是神的審判刑罰,藉著撤換使我反省認識自己的狂妄自大、貪圖地位的撒但本性,能真實懊悔自己,向神悔改,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路,這是神對我的愛和拯救,若沒有神這樣公義的審判刑罰,我不能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肯定會繼續走敵基督的道路,最終因抵擋神遭到神的懲罰。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人信神選擇走什麼樣的道路很重要,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總追求個人利益、盼望,為名利地位、前途歸宿圖謀,不追求進入真理,信到最後生命性情沒有變化,對神沒有一點愛,最終還是屬撒但的,還得被顯明淘汰。神喜歡人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在神給擺設的人事物中會學功課,能實行進入神的話,達到對神有認識,生命性情有變化,這樣信神才合神的心意,這才是走上了蒙拯救的正道。想想自己太狂妄無知了,信神多年不追求進入真理實際,總追求名利地位,結果失去多少次得著真理的機會。我立志要選擇追求真理的道路,不再為名利地位活著,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而付代價。就這樣,我慢慢振作起來,開始注重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寫靈修筆記,結合神的話省察自己失敗的根源,總結自己存在的問題、偏差,情形也慢慢地好了起來,與神的關係恢復了正常。

沒過多久,帶領安排我盡接待本分,剛開始我還有些不甘心,覺得以前自己當帶領時,都是別人接待我,現在卻讓我接待別人,這不是180度的反差嗎!可是轉念又一想:我這不還是注重名利地位嗎?現在教會安排我盡接待本分,這也是我當盡的責任和義務,我不應該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當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這個本分上盡忠心,這對我的生命進入有益處,於是我就爽快地答應了。過了兩天,帶領就把兩個姊妹帶到我家,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以前與我一起盡本分的肖姊妹和李姊妹,見到她們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覺得特別尷尬,簡單地和她們說了幾句話後,我就到廚房做飯去了。我一邊做飯一邊回想之前和兩個姊妹一起盡本分時的情景,那時我還給她們聚會交通真理,沒想到人家追求真理生命長進這麼快,都做帶領了,我卻在家搞接待,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陷在名譽地位裡了,就趕忙向神呼求禱告,想到神的話說:「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追求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老老實實地做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能蒙神稱許。想到我剛才的流露,為什麼我看到姊妹盡帶領本分,而我搞接待,我心裡就難受不是滋味呢?還不是我的名譽地位心在作祟嗎?我覺得接待弟兄姊妹沒地位,好像低人一等,做帶領有地位,人都高看,我就不能甘心情願地順服下來,這不正顯明我心裡還有想讓人高看、崇拜的野心慾望嗎?看到我所活出、流露的還是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性情,我這麼低賤、污穢,在神眼中灰塵不如,竟然還總想讓人高看、爭奪地位,真是厚顏無恥,一點正常人性的理智都沒有!揣摩到這兒,我流下了懊悔的眼淚,想到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工作,感受到神太愛人了,這時我一點也不覺得盡接待本分低下了,而是從心裡感謝神的擺佈安排,神作的太好了。吃過中午飯,我和姊妹們一起聚會,我就跟她們敞開心交通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認識,她們也交通自己的實際經歷,大家在一起暢所欲言訴說著神的愛與拯救,我感覺心與神很近,跟弟兄姊妹也很親近,體會到不受地位名利的捆綁轄制,心靈裡特別輕鬆、釋放。

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真實體會到,神的作工對人都是愛,都是拯救,正如神的話說:「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於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著了刑罰審判,得著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著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回想這幾年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真是感慨萬分,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的心靈甦醒過來,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體會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是神話語的審判使我從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捆綁中走出來,開始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