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真正的信神(下)

美國 潔淨

一次,我看到神的話說:「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我明白了神的作工是為了拯救我們這些被撒但敗壞的人,我們只有經歷神的作工,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能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對神的性情有真實的認識,最終達到性情有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樣的過程才叫真正的信神。那我們信神就不能僅僅是停留在外表形式上的變化,還要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追求性情變化。認識到這些,我從心裡渴望神擺設環境,帶領我除去自己身上的撒但敗壞性情,成為真正信神的人蒙神拯救。

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後,我越來越喜歡聚會了。後來,一直帶我聚會的姊妹太忙,就換了一個小姊妹和我在電話上聚會。但幾次聚會之後,我總覺得她交通的沒有原來那個姊妹交通得好,就開始挑她的毛病,一會兒說她沒發信息聯繫我,一會兒又說其他原因,總之就是跟她過不去。一次,我們兩個約好早上九點開始聚會,可是我工作的家主九點還沒出門,我就給小姊妹發信息說聚會要晚一點。九點過一會兒家主出門了,我就打電話給小姊妹,小姊妹正好要接一個電話,讓我等她一會兒,我就一直等,可都等到十一點了,小姊妹還是沒有打電話給我,也沒有給我發信息。此時我心裡的火壓不住了,心想:「你就算忙也應該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說一聲啊!」後來小姊妹在十一點半給我打來電話,我因為生氣就一直不接,賭著氣給她發信息說:「我知道你忙,你也不要把精力花費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我有神話語書可以自己看,不用浪費你時間了。」小姊妹不斷地給我打電話,又給我發信息道歉,我既不接電話也不回信息,就這樣跟姊妹對抗著。第二天,小姊妹又打來電話,我還是不接。後來,小姊妹三天沒給我打電話,我突然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很不舒服,有時想看看神的話,但怎麼也看不進去,心裡感覺離神很遠。

過了幾天,原來帶我聚會的姊妹打電話問我最近怎麼樣,我賭氣地說:「就那樣,我現在都沒人管了。」姊妹很貼心地問我怎麼了,我跟姊妹說了我和小姊妹之間發生的事。姊妹安慰我,並解釋小姊妹是有急事才沒有回覆我。姊妹想再給我介紹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姊妹帶我聚會,我一口回絕了,說:「算了,算了,我知道你們都很忙,我就這樣看看書就行了。」最後,姊妹實在沒有辦法,就說還是由她和我一起聚會。但姊妹實在太忙了,有時正在聚會,就突然有事需要先離開,後來只好再次安排另一個姊妹來跟我聚會。

在一次聚會中,我說出了之前和小姊妹之間發生的事,姊妹給我交通說這都是神給我擺設的環境,有神的心意在其中,還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這就是給你機會了,你得學習把握,知道把握,別頂牛,也別較勁。神在你身邊安排的人、事、物你總較勁,總想擺脫,總覺得不如意,總有埋怨的心理,總有誤解,這樣你就很難進入真理。你順服下來,你尋求,多多禱告,回到靈裡,來到神面前,這樣不知不覺你裡面的情形就變化了。在這個期間,真理實際就作到你裡面去了,這樣你就有長進了,生命情形發生變化了;一有變化,有這樣的真理實際,就有身量了,有身量就有生命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原來這些事都是神許可的,神就是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的敗壞,讓我看見自己的醜相。以前我還覺得自己人性挺好的,現在才發現自己竟然為這麼一點小事就一直對人糾纏不放,挑毛揀刺,沒有一點體諒、擔待,而且我還嫌棄小姊妹交通的不如另一姊妹交通得好,看不上小姊妹,處處挑小姊妹的毛病。想到小姊妹帶我聚會不要我一分錢,還得花費自己休息的時間,可我還這樣對待小姊妹,我真是沒良心理智,太狂了。想到這兒,我心裡特別難受,不斷地向神禱告承認自己沒有人性,不斷地懊悔自己,心裡才平靜下來。

真正的信神,禱告

我知道是自己錯了,就想給小姊妹道歉,可我又覺得自己這麼大年齡了,給比我年齡小的姊妹道歉,真是拉不下臉啊!我在心裡默默跟神禱告,但還是不知怎麼開口,內心掙扎了好久。到了晚上,我想起神的話說:「解剖、亮相的時候也得需要勇氣呀!你看人背後跟神禱告、背後跟神認錯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也好,他怎麼說都可以,因為人閉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著啊,就像跟空氣說話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怎麼想的,或者當時怎麼說的,什麼樣的存心,怎麼樣的詭詐,都能說出來;但如果讓你跟人去亮相的時候,你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了,你也沒有這個心志了,因為你拉不下那個臉,你剝不下那個面子,這就很難實行了。……神讓人實行的每一個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價,都需要人實實際際地去做、去實行、去經歷,拿到現實生活當中,不是讓人喊口號……」(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揣摩著神的話,我想:我已經認識到自己錯了,既狂妄又沒有人性,也知道應該向小姊妹道歉,但是我卻做不到。我只能向神禱告承認,卻不能和小姊妹敞開,我連這個心志、勇氣都沒有,那我什麼時候能有性情變化呢?整個晚上我的心都在掙扎、糾結。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又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力量,讓我能有勇氣實行真理,向小姊妹道歉。」然後我鼓足勇氣給小姊妹發信息道了歉。小姊妹回信息誠懇地說,她沒有及時給我打電話是她的不對,沒有把神給的託付完成好,她感到很虧欠神。那一刻,我一下子輕鬆了好多,總算是跨出了這一步,低下高傲的頭向小姊妹道歉了,同時我也體嘗到實行真理真的很快樂,雖然肉體受了些苦,但心裡是踏實、平安的。從此以後,我和神之間的關係更近了,和弟兄姊妹之間也更加知心了,不管誰來和我聚會,只要交通的是神的話,對我的生命進入有幫助我都熱情接待,不再挑三揀四。

現在,我不再是個掛名信神的人,也不再是為了從神那兒求得好處來信神的人。我知道了信神更深的意義是經歷神的作工,按神的要求去實行,讓自己的敗壞性情得到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樣才能蒙神拯救、被神成全。感謝神揀選了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幾年的經歷,使我的生命獲益不少,使我清楚地看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官不貪,無商不奸」的撒但哲學苦害人太深,憑這些東西活著就會失去良心理智,失去人格尊嚴,只有神的話語才能使人越來越明智、越來越有良心、有人性,因著對真理的明白我逐漸不再追求名譽地位、出人頭地了,而是不管教會怎樣安排、弟兄姊妹怎麼看待,都能正確對待,不管有沒有地位也能盡本分,任神擺佈,即使自己有時還會受名利、地位的轄制,但能禱告神咒詛自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憑神話而活。現在我真正明白了,能為神活著憑真理做人,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每一次擺設環境、每一次刑罰審判都飽含著神對我誠懇的拯救與真實的愛,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期待,神巴望著我能早一天脫離撒但的苦害活在光中。神哪!你為拯救我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付的代價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忍耐、等候的時間也太長了,神啊,你為拯救我所作的太多太多了,我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今天,你的審判刑罰終於喚醒了我這顆麻木剛硬的心,使我看到了你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你愛的流露,以後不管你怎麼安排、怎麼擺佈,你都是我的主、我的神,我要順服在你面前永遠敬拜你、稱頌你、讚美你!

  •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自己因相信撒但的鬼話中了撒但的陰謀詭計,被撒但糟踏得污穢不堪,像牛馬一樣任魔鬼丈夫隨意使喚、蹂躪,失去了生存的意義與價值。今天是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知道了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我要站起來,做一個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報答全能神的拯救之恩。

  •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做賢妻良母」這一撒但毒素把我害得太苦,這一毒素使我常常消極軟弱,活在極度的痛苦之中,使我的心遠離神,失去了追求真理滿足神的信心與心志。此時,我才看到神拯救我脫離愛家庭情感意義太深了!神作工讓我看透家庭情感,能從撒但的捆綁中掙脫出來,走追求蒙拯救的道路,這是神一再給我擺上環境熬煉我的用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