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與人比試高低 她輕鬆了(有聲讀物)

張涵

張涵和林慧走在去韓姊妹家的路上,兩人邊走邊聊。

「最近看到韓姊妹的情形還是沒有好轉,我心裡有些著急,韓姊妹作為教會執事,情形要是不能儘快扭轉,怕影響教會工作啊。」林慧焦急地說。

張涵點點頭,說:「是啊,韓姊妹的情形是得儘快解決,咱們作為教會帶領,應該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有負擔,多一些扶持和幫助,咱今天多依靠神,一會兒給韓姊妹好好談談。」

倆人繼續交談著,氣氛很融洽。但很快,這樣的和諧就被接下來發生的事打破了……

客廳裡,張涵、林慧、韓姊妹三人坐在沙發上,林慧耐心地給韓姊妹交通著。看到林慧滔滔不絕的樣子,張涵心裡很難受,覺得自己來了卻一句話也說不上,就像個陪襯似的,幾次都想插嘴交通交通,結果都沒插上。當張涵看到韓姊妹不時地點頭說「是」,臉上也逐漸有了笑容時,她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心中對林慧的怨氣油然而生:「你一直不停地交通,也不給我說話的機會,韓姊妹肯定會認為我沒有你明白真理,會小看我。不行,我得找機會交通,還要比你交通得更好,這樣韓姊妹就不會認為我比你差了。」

張涵有些按捺不住,不等林慧把話說完,她便搶著給韓姊妹交通,可她根本就沒聽清楚林慧談到哪兒了,結果說得很亂,不打點,韓姊妹聽後微微皺眉,顯得有些無奈。張涵意識到自己丟醜了,趕緊停了下來,看著尷尬的場面,她心裡很痛苦,又不願服輸,就告訴自己:「這次失敗了,下次我一定找機會把顏面奪回來!」

馬上就到聚同工會的日子了,張涵心想:「上次扶持韓姊妹時讓林慧搶先露臉了,這次聚會我得主動點,搶在她的前面交通,不給她說話的機會,這樣大家就會覺得還是我交通得好!」聚會時,當同工給林慧反映教會情況時,剛說幾句話還沒說完,張涵就急不可待地打斷了同工的話,一本正經地交通了起來,一副帶領的範兒。

「張姊妹,咱們聽姊妹把教會的情況說完再交通吧,這樣才能更好地解決問題。」聽了林慧的話,正在交通的張涵立刻戛然而止,心裡覺得可委屈了,眼淚差點兒掉下來,心裡對林慧又一次產生怨氣:「你當著同工的面這樣說我,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啊,這下你的正義感形象樹立起來了,臉面風光、揚眉吐氣了,我卻成了一隻鬥敗的公雞,在同工們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了。」

姊妹聚會悶悶不樂

張涵本想著搶在林慧前面交通,就能佔上風顯出自己,沒承想卻弄巧成拙,不但沒有把顏面奪回來,反而丟得更慘。她越想心裡越難受,就賭氣坐在一邊不說話了。看到林慧和同工們開心地談論著教會的情況,又找了相關的真理在一起交通時,她心裡對林慧既羨慕又嫉妒,爭強好勝的心越發強烈:「你不顧我的臉面給我難堪,以後我也不給你台階下,找機會一定得把你比下去!」

接下來的日子裡,張涵暗暗地裝備真理,等待時機準備與林慧比試高低。一天,聽弟兄姊妹反映柳姊妹最近因為傳福音受不信的家人轄制有些消極,需要教會帶領儘快幫助解決。張涵聽後心裡一樂:「呀!機會終於來了,這次我可不能輸給林慧了,若再輸給她,那我就很難在弟兄姊妹中間站住腳了。去找柳姊妹之前,我得針對她的問題找找相關的真理原則,這樣既能解決柳姊妹的問題又能勝過林慧!」

見到柳姊妹後,張涵格外積極,問這問那的,得知柳姊妹丈夫人性惡,姊妹受其轄制有些膽怯時,張涵心想:「上次就因我搶話,林慧對付我沒理智丟了醜,這次反正我把柳姊妹的問題已經看準了,就讓林慧先說,看她怎麼給柳姊妹交通,等她談完,我把她沒有談到的或是偏差的地方作個補充,這不更顯得我明白真理嗎?這樣柳姊妹肯定會高看我,林慧自然就甘拜下風了。」

過了一會兒,聽完林慧的交通後,張涵暗自高興:「你這樣給柳姊妹交通,能解決問題嗎?看我怎麼談!」張涵面露嫌棄,帶著責備的口氣對林慧說:「林姊妹,你這樣交通不合適吧?柳姊妹的丈夫人性不好,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他若發現柳姊妹還在傳福音肯定會攔阻姊妹信神,也會給教會帶來麻煩,目前最主要得讓柳姊妹把環境維護好,這樣對柳姊妹、對教會才有利啊!」林慧愣了一下沒有說話,看著有點不高興。張涵看了看林慧,得意地從平板電腦裡找到提前找好的原則讓柳姊妹讀,柳姊妹讀完後,臉色立刻有些好轉,高興地對張涵說:「張姊妹,原則上說得很清楚,感謝神!這下我明白該怎樣實行了。」聽柳姊妹這樣說,張涵故意看了林慧一眼,心裡美滋滋的:「這下柳姊妹就能看出誰明白真理誰不明白真理了,你這次出不了風頭了吧!」看到林慧低著頭情緒有些低落,張涵根本不顧及林慧的感受,為了證實自己比林慧強,就繼續跟柳姊妹交通。這時,柳姊妹看到林慧坐在那兒有些犯睏,就關心地問:「林姊妹,你怎麼不說話了?」林慧聲音低沉地回答:「今天我沒有解決你的問題,也不知該怎麼交通了,你們接著談吧,我聽聽。」聽了林慧的話,張涵看得出林慧真的很難受,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心裡有些受責備。

回家後,張涵在靈修時看到一段講道交通:「有的做帶領、做工人的,他要做一件事,他不管這件事對弟兄姊妹的生命、追求有沒有利,對弟兄姊妹進入真理有沒有幫助,他只考慮個人利益,他就根據他個人的情況來決定要這麼做、要那麼做。你們說這樣的帶領是體貼神心意的人嗎?他不是體貼神心意的人,他是任意妄為,處處維護自己的地位、維護自己的利益,所以他這樣做就是作惡,他這樣的行為就屬於抵擋神的行為。有的人在交通真理上不行,看見別人交通真理交通得好,他就打擊別人說:『那個人流露什麼敗壞,那個人怎麼悖逆神,他做事不合真理。』你們說他這樣說對不對呀?他這樣說的目的是什麼?他是出於嫉妒,看見別人交通得好,看見別人能作點工作,他就嫉妒,就挑別人的毛病,也可能他挑的毛病、問題是的確存在的,但是哪一個人都有敗壞流露,不管他挑的是對、是錯,但是他的存心目的不對,他是出於嫉妒別人,或者跟人爭權奪利才這樣說話的,這就是人的存心目的不對,這樣的行為就屬於作惡。有的人為了爭一個教會帶領的地位,也是不擇手段,對他的競爭對手進行揭露,或者栽贓,淨說人家的壞話,降低別人的威信,以此來抬高自己,他這麼說話,這是不是作惡?這是作惡。」(摘自《講道交通(三)·問題解答》)

張涵揣摩著講道交通中的話,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所做所行,她認識到講道交通揭露的這些表現正是她的真實情形。張涵想到自己與林慧一起扶持韓姊妹時,聽林慧交通得頭頭是道,韓姊妹也連連點頭認可時,她看自己出不了頭就心生嫉妒,明知自己交通真理不如林慧也要與林慧爭、比,甚至插話打斷林慧的思路,找機會見證自己,結果因著存心不對,根本解決不了韓姊妹的問題,還打岔了林慧的交通。張涵並沒有因此反省自己,反而嫉妒林慧比自己強,暗自與林慧較勁攀比:當與林慧一起跟同工聚會時,張涵為了顯露自己,還沒等同工把話說完她就搶先交通,結果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攪擾了聚會;當林慧給張涵提點時,她只顧及自己的臉面地位仍不反省自己,還猜測林慧是故意讓她丟醜,更加忌恨林慧與其勢不兩立,還想找機會把她比下去從而樹立自己;當得知柳姊妹受不信的丈夫轄制消極軟弱需要幫助時,張涵想藉著解決柳姊妹的問題超過林慧,重新把自己的形象樹立起來;當見到柳姊妹時,張涵故意讓林慧先交通,並伺機抓住林慧交通的偏差指責她、貶低她,趁機顯露自己,樹立自己的威信,結果導致林慧受轄制,難受、痛苦……

張涵對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吃驚,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是這樣的人。神的心意是讓她藉著盡本分的機會與林慧共同配搭,解決教會中的各種問題和弟兄姊妹生命進入中的難處,使弟兄姊妹能正常盡本分,經歷神的作工達到性情變化蒙神拯救。可她為了維護在人心中的地位處處跟林慧爭、比,忘記了自己作為教會帶領該怎麼把本職工作作好,也根本不管弟兄姊妹的問題是否得到解決。她考慮的只是個人的利益,為了得到大家的高看,證明自己比林慧強,就想方設法地跟林慧比試高低,甚至打壓、傷害林慧,這不是在教會工作上搞破壞嗎?張涵認識到自己正是攔阻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攔路虎、絆腳石,根本就不配做教會的帶領啊!

張涵又看到交通講道中說:「那在當時那個時代,保羅跟他的同工配搭事奉神的時候,如果別人講點道交通點亮光比他高了,他能不能服下來?如果別人身上有什麼優點、長處他能不能學會學習、接受啊?如果有一些人特別崇拜別人、高看別人,他心裡能不能接受啊?(不能。)他不能接受,他會產生什麼樣的作法呢?要跟別人爭,要跟別人比,非得把別人比下去,讓大夥高看他才算達到目的,保羅就是這麼作工的。那跟這樣的一個人配搭,只顯他不顯別人,好不好配搭?(不好配搭。)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遇到過。)那自己有沒有這樣的表現呢?反省反省自己。神在這裡沒說保羅怎麼狂妄自大、自高自是,就說爭強好勝,就這四個字就把保羅的性情刻畫出一半來了。」(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八輯》)保羅因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本性特別狂妄自是、誰也不服,別人不能比自己好,只要看到別人比他交通得有亮光,比他能解決問題,他就不服,就跟人爭、跟人比,非得把人比下去把自己顯露出來,保羅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活著不走正道讓神厭憎。張涵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種種表現,不跟保羅一樣爭強好勝嗎?不也是不想讓別人高過自己、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嗎?她看到自己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活著,怎能與別人合得來呢?又怎能不作惡抵擋神呢?這不與保羅同出一轍嗎?想到這裡,張涵不禁有些害怕,也感受到是神及時的顯明攔阻了她作惡的腳步,否則若繼續走下去,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此時,張涵真實地感受到神的顯明與對付是對她最好的看顧與保守。她不禁感到內疚虧欠,只想儘快脫去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撒但性情,不再自私卑鄙,不再為了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跟人爭、跟人比,願意與林慧和諧配搭盡好本分滿足神。

懊悔、自責中,張涵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錯了,因著我爭強好勝的心太強,在盡本分時爭奪地位,給教會生活帶來了打岔攪擾,影響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我的所做所行讓你噁心、厭憎。神啊!我願意悔改,願你帶領我脫去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

禱告完,張涵想到一段神的話,就拿出來讀:「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另外,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在你心裡滿足個人利益的慾望就越來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張涵找到了脫去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路途,就是在與人配搭盡本分時,先放下個人的利益,不顯露自己、不與人比試高低,而是維護教會的利益,怎樣做能讓弟兄姊妹生命得益處、教會工作不受損失就怎樣做,至於自己能不能露臉,弟兄姊妹能不能高看,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神給的託付上盡到自己的責任,做到良心無愧,達到讓神放心滿意,這才是神希望看到的,也是自己做人的原則。有了實行進入的路途,張涵心裡踏實亮堂,整個人也感到輕鬆了很多,也有了背叛自己的信心與力量。

姊妹靈修看神話

清晨,暖暖的陽光照進書房,張涵坐在電腦桌旁正在與林慧談心,她把自己這段時間是怎麼與林慧攀比的、進入了哪些神話真理都敞開心說了,並給林慧道了歉。林慧有些受感動,也談了她流露的敗壞性情,彼此的敞開化解了兩人之間的誤解、隔閡,她們的心也靠得越來越近了。

又到了聚會的日子,林慧手捧著神話語書籍,滿有負擔地在交通,弟兄姊妹認真地聽著,不時地微笑點頭……張涵看到這一幕,心裡多少有些不平衡,當她想插話顯露自己時,就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自己,用心地聽林慧交通,從林慧的實際經歷中,張涵明白了該怎麼扶持、澆灌弟兄姊妹,當她把林慧的長處吸取過來時,在本分上也有實行的路途了。

之後,當林慧聚會交通時,張涵就為她獻上禱告,她希望神帶領林慧交通得更透亮,能真正地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有時張涵發現林慧有的地方沒交通到,她就再加以補充,但不是顯露自己、貶低姊妹,而是與林慧同心合意共同盡好本分。藉著一次次的實行真理,張涵感到心靈釋放,在盡本分中也看到了神的祝福,教會各方面的工作果效越來越好,張涵不知不覺明白了很多的真理,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也逐漸有了一些變化,她心裡向神獻上真實的感謝與讚美!

時間如梭,不知不覺進入了冬季。張涵以為自己這段時間實行了一些真理,不會再與林慧爭奪地位了,可接下來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張涵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再次被顯明。

一次,上層帶領給張涵他們聚完會,就安排張涵和林慧各負責一項工作,張涵負責教會生活,林慧負責一項新工作。張涵看到林慧信心滿滿的樣子,心想:「現在教會重點抓這兩項工作,帶領一再強調要我們把工作作好,林慧樣樣都比我強,負責這項新工作肯定也會作得很好。雖說抓教會生活是我的強項,但我也不能大意,一定得努力把工作作好,要是比林慧差了,在帶領的心中肯定就覺得林慧比我強。」

為了不讓自己的慾望落空,張涵連吃飯時都在想著怎樣才能儘快使教會生活達到好的果效。幾番深思熟慮後,張涵終於做好了計劃,接下來她便積極落實,先讓執事和現有的幾個組長儘快再成立幾個聚會小組,三天之內必須安排好。三天過後,張涵看到聚會小組的確比上個月多了好幾個,她喜出望外,心想:「這下好了!我這個月的工作果效肯定要比林慧好,看來,這回她是比不上我了!」

正當張涵洋洋得意之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彙報工作時,執事報的還是上個月小組的數字,沒報新增加的幾個小組。張涵心裡有些納悶:這是怎麼回事呀?怎麼不把新的小組加上呢?難道是忘了嗎?頓時,張涵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心裡憋屈、難受,好不是滋味:「如果林慧看到我這兒的工作果效不好,會怎麼看我呀,肯定得說我工作能力不如她。不行,我不能讓她把我看扁了,我得把執事前幾天彙報的小組數字寫上,這樣工作果效好了,才能顯得我比林慧有工作能力,這樣也能得到上層帶領的認可以及弟兄姊妹們的高看。」張涵提起筆正要寫時,心裡有一份不安,覺得這是在作假搞欺騙,但轉念一想:我又不是憑空寫的,反正執事前幾天都已經報過了。張涵不再猶豫,就把前幾天新增加的幾個聚會小組都加上了。

幾天後,教會一同工說:「聽執事說前些天報的幾個聚會小組當時只是初步的計劃,還沒有真正調整好。」張涵聽後心裡「咯噔」一下:「完了,完了,我已經彙報給上層帶領了,這不是欺上瞞下嗎?這回我這臉可是丟到家了,不但沒有超過林慧,還留下了過犯。」

隨後,張涵看到林慧負責的工作果效越來越好,心裡不由得又有些難受。張涵意識到自己又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了,就向神禱告,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問題。

夜色寂靜,月色朦朧,張涵托腮靜坐在書桌前,陷入沉思。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了,是張涵的姐姐——小玲,她隨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張涵的身上。張涵轉過身向小玲訴說了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

小玲聽完後,從電腦上找了一段神的話,輕聲讀:「有些人總怕別人出頭露面高過他,總怕別人得到賞識自己被埋沒,就因此打擊、排斥別人,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自私卑鄙?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考慮別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考慮神家的利益,這種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歡。……你總憑肉體活著,總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樣的人沒有真理實際,這是羞辱神的記號。」(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這段講道交通你來讀吧。」小玲說。

張涵往前坐了坐,接著讀:「撒但就是這麼沒理智,你讓他作工帶領別人,他找著機會了,他不見證神,卻表現自己、顯露自己,他不追求讓神得著滿意,反而先顧自己的享受,讓別人高看、佩服,他心裡才滿意,如果達不到自己的慾望,那就不舒服,非要見證自己、顯露自己,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人裡面這個虛名、地位高過一切,比什麼都重要,不滿足虛榮心,那就睡不好覺、吃不好飯,他事奉神得著地位完全是為了享受地位之福,為達到自己的可恥目的——出人頭地。你怎麼跟他交通真理,讓他體貼神的心意:『人信神最主要得追求真理,你把弟兄姊妹帶進信神的正軌,讓他們都會追求真理,都會吃喝神話,都能達到蒙拯救,這是神的託付。』哎,人一旦有了地位怎麼樣?把神的託付拋到九霄雲外,把自己心裡所要享受的、所要得的趕緊放到第一位,放到最重要的地位上,天天為滿足它、為享受地位之福來奔波,吃苦耐勞,受多少苦都甘心,把神託付人的該盡的本分忘在腦後,拋到九霄雲外。」(摘自《講道交通(五)·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解決人的敗壞性情》)

小玲說:「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撒但性情使我們變得特別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常常不能以教會的工作、教會的利益為重,而是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活著,總想出頭露臉、高過別人,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目的。當我們活在這種撒但性情中,就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只要看見誰比自己好就要與人比試高低,要高過別人,甚至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還能明目張膽地搞欺騙。看到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活著,只能使我們越來越沒有正常人性,很多時候外表看著是在盡本分,其實所做所行都是在作惡抵擋神。」

張涵心裡陣陣難受,點了點頭說:「我就是這種人啊!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盡本分只能打岔攪擾教會的工作。當上層帶領要求我們各自負責一項工作時,我知道林慧工作能力強,就怕自己比不上她,被別人小瞧,滿腦子都在計劃怎樣做才能把自己負責的教會生活抓好,讓帶領和弟兄姊妹看到我並不比林慧差,為了達到自己的卑鄙目的我就火急火燎地落實工作,為了提高工作效率,就急功近利地實行打、卡、壓的作工方式,不給執事和組長交通原則,還讓他們三天之內把新的小組調整好,結果劃分的小組有的是空架子,有的安排的人員不合適,導致教會生活還是老樣子,聚會達不到好的果效。我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盡本分真是得不償失啊!」

小玲微微點點頭,說:「是啊,咱身為教會的帶領得體貼神的心意,按原則盡本分才蒙神稱許啊。」

「嗯,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和弟兄姊妹共同追求真理,得著生命,盡好各自的本分,而我卻自私卑鄙、唯利是圖,把自己的臉面地位看得比教會的工作還重要,為了樹立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我不但不體貼神的負擔,盡本分還不負責任、應付糊弄,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我真是作惡啊!」張涵懊悔地說。

小玲認真地說:「要解決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撒但性情,還得看透其實質及危險後果,這樣才能真正地恨惡自己、背叛自己,向神悔改走正路啊。我再讀一段講道交通吧。」

小玲讀道:「爭強好勝的目的是什麼?……對爭強好勝這個本性實質得認識,你這麼做這是什麼問題,流露的是什麼性情。你如果掌權了,有了高的地位,你能做出什麼事來?……這些事要是揣摩透了,你就能認識爭強好勝這種敗壞性情挺可怕啊。你就是勝了能怎麼樣?你勝了要達到什麼目的呀?你勝了你要掌權哪?……你要是掌權能稱王稱霸,讓別人俯伏敬拜你,這不是魔鬼嗎?……如果這種性情不解決,你一旦掌權了,容易變成敵基督啊,如果一旦當國王了,就能成惡魔,這是了不得的事。」(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六輯》)

張涵滑動著鼠標,把這段交通再看了一遍,表情凝重地說:「爭強好勝,目的就是想作王掌權,要為首,讓別人俯伏敬拜!我跟林慧配搭盡本分時,總是活在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裡,就是想高過她讓人高看、仰望,把弟兄姊妹都帶到自己面前,這不是想在教會稱王稱霸控制人,讓人俯首稱臣嗎?看到自己的野心慾望太可怕了,若是不悔改不成敵基督了嗎?想到保羅因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撒但性情不服眾使徒,總想在人中間居首位,說他活著就是基督,想成為神讓人崇拜,最後觸犯了神的性情被打入地獄遭到永遠的懲罰;還有身邊倒下的敵基督,他們爭強好勝、狂妄自大,在教會中橫行霸道,總想在人群中居首位讓人把他當神一樣對待,最終因作惡多端觸犯神的性情被開除出教會。看到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活著就是與神為敵,結局跟敵基督一樣啊!」

張涵心有餘悸,感受到神的性情太公義,不由得對神產生了敬畏的心。她恨惡自己太邪惡、太敗壞,作為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思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被神得著,也不思怎麼盡好本分滿足神,竟然還想作王掌權,想站在神的地位上讓人崇拜,真是不知羞恥、大逆不道!神的性情不容任何人觸犯,張涵意識到自己若再不悔改繼續這樣走下去,最終必遭神的懲罰!

這時,張涵想到一段講道交通,她找到後對小玲說:「我來讀一段講道交通吧。『門徒圍著耶穌問:「求你把父顯給我們看看。」耶穌怎麼說的?(「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約14:10))按咱們人的思維肯定會回答:「父就是我,我就是父,這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那要這樣回答算不算錯誤呢?(不算錯。)這樣回答多簡潔,他怎麼不這麼回答呢?這是什麼問題?神不以自己的地位自居,神不見證自己,不顯露自己……』(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三)》)『他不見證自己,他見證父,見證神。……所以耶穌的一生,他所作的一切事都是在見證神、高舉神,都是把人帶到神面前,讓人敬拜神、順服神。』」(摘自《講道交通(六)·關於神話〈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的講道交通》)

張涵感動地說:「主耶穌本來就是神自己,但他在門徒面前卻從來不站高位見證自己、顯露自己的身分地位,而是見證父,把人帶到神面前,神的卑微隱藏太尊貴、太偉大,我們敗壞人類中沒有一個人具備這樣的理智!如今,在末世神又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拯救敗壞至深的人類,神從不顯露自己,而是默默地發表話語供應人,帶領人脫去敗壞性情蒙神拯救,神實在太可愛了!而我,一個螞蟻不如的人,卻為了達到讓人崇拜仰望的目的,處處與人比高低,不惜做出傷害人、打岔教會工作的惡事來,我真是蒙羞、慚愧,恨惡自己太沒有人性!」

夜已深,小玲回房休息了,張涵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想到自己如此悖逆,神還給她悔過自新的機會,她心裡對神充滿了虧欠與感激。

張涵向神禱告悔改認罪:「全能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太深,享受著你話語的供應,卻不知還報你的愛,反而爭強好勝走敵基督的道路與你爭奪地位,我真是該下地獄受懲罰!神哪!你還給我悔改的機會,我不願再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與你敵對了,我願做一個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盡好自己的本分滿足你。」

一天靈修時,張涵看到神的話說:「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人無論是做什麼,人的虛榮臉面與神的榮耀相比哪樣是最重要的?(神的榮耀。)自己的責任與自己的利益相比哪個最重要?(責任。)哎,自己的責任最重要,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這不是口號,你心裡是這麼想的,你也去這麼實行了,這是不是就進入點兒實際了?最起碼有這方面的實際了,自己一時的主觀意願、自己的虛榮臉面在臨到這些事的時候都不成問題了,都不是攔阻了,你以自己的本分、以神的心意、以見證神、以自己的責任為第一位,都放在第一位了,這是多好的見證,這是羞辱撒但的事啊!這個事在撒但那兒怎麼看?撒但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它會怎麼想啊?你實際地這麼一做,就是你真實地為見證神、背叛撒但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了,不是口號了,這是最好的羞辱撒但、見證神的方式。用各種方式來見證神,用各種方式來讓撒但看見你背叛撒但的決心、棄絕撒但的決心,那挺好!」(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張涵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現在是神作拯救工作的關鍵時刻,能在神給的託付上守住本位,放下自己的名譽地位把神家利益放在首位才是該有的實行。自己作為教會帶領更應該體貼神的心意盡好本分,帶領弟兄姊妹讀神的話進入各方面的真理實際,達到辦事有原則,能在神的作工中獻上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這才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做到的。明白了神的心意,張涵有了實行進入的路途,便暗立心志:一定要實際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不再悖逆神傷神心。

新的一天來到了,張涵迎著朝陽騎著電動車哼著詩歌,行走在去教會的路上。見到弟兄姊妹後,張涵交通了劃分聚會小組的原則、意義,大家對這方面真理明白後有了實行的方向,就根據原則重新調整了聚會小組。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大家都覺得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聚在一起,藉著交通神的話,在生活中、盡本分中遇到的難處和問題都得到了解決,教會生活的果效比之前好多了。張涵看到弟兄姊妹能過上真正的教會生活、對神越來越有信心,她心裡對神充滿感激,也深知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

接下來,張涵是怎麼實行進入的呢?

一天,林慧聚會回來說:「現在正在選舉上層帶領,需要從咱們三名帶領中推薦一人去參選,你們看,誰合適呢?」張涵聽後心裡蠢蠢欲動,很想去參加,她覺得自己盡教會帶領的本分好幾個月了,對各方面的工作基本都掌握了,也總結了一些作工經驗,明白了許多方面的真理原則,應該可以擔負大一點的託付了。但她又一想:「林慧比我明白真理多,各方面都比我強,根據原則衡量還是推薦林慧去參加選舉更合適。」可當真要推薦林慧時,張涵心裡還是有些難受:「若是林慧真去上層盡本分了,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說我不如她啊?」

張涵心裡激烈地爭戰著。此時,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她的腦海:「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你越爭,越搶,你的情形就越來越黑暗,不信你試試。你要想扭轉這樣的情形,要想不被這樣的東西控制,你必須得先放,先捨。」(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張涵心裡透亮了,她想到自己之前常常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一臨到出頭露臉的事就跟人爭、比,搶著出頭,總要高過別人,在這方面真是吃盡了苦頭,導致她常常被神離棄落入黑暗痛苦中。如今,張涵要改變生存方式,按神的要求實行,從心裡放下臉面地位,願意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只要對教會的工作有利就行。再說林慧盡本分的時間比她長,明白真理多,交通真理也比她透亮,而且林慧反應快,會料理事,張涵知道推薦林慧去參選才合神心意。想到這裡,張涵就對林慧說:「林姊妹,咱們三人當中你各方面相對好些,你去參加選舉吧!」

「我不行,你去吧!」聽到林慧的推辭,張涵又有些心動,心想:「林慧讓我去,那我就去吧!不行,林慧確實比我有工作能力,她去更合適,對教會工作也有利!」張涵主意已定,就給林慧交通真理,讓她按原則實行。交通後,張涵心裡平安踏實,感覺按神的話做人真是輕鬆愉快。

姊妹很開心的在聚會

張涵經歷了神對她的責罰管教,對自己身上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敗壞性情有了些真實的認識,她清楚地知道,這都是神的作工在她身上達到的果效,這裡面飽含著多少神的良苦用心、神的心血和代價。若沒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沒有神精心擺設環境的顯明與管教對付,她還被撒但的敗壞性情捆綁,活在黑暗痛苦中掙扎。張涵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的確能拯救人、潔淨變化人,只要按神的話實行,道路就越走越光明!體嘗到造物主的愛與拯救,張涵知道她身上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敗壞性情還沒有完全脫去,但她願繼續經歷神的作工,接受神對她的責罰、管教,竭力地追求真理,不再與人比試高低了,做一個默默無聞的人,盡好自己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相關內容

  • 什麼是有人性(有聲讀物)

    「正常人性都包括哪幾方面:見識、理智、良心、人格。這幾方面都達到正常,你的人性就合格了。有正常人的模樣,像一個信神的,也不要求你達到多高,不要求你搞外交,就要求你做一個正常的人,有正常人的理智,看事能看透,最起碼看你是一個正常人,這就可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提高素質是為了能蒙神拯救》)

  • 逆境中我學會了順服(有聲讀物)

    我明白了神這樣的作工顯明是為了潔淨我裡面的摻雜,訓練我能真實地順服神,不僅在順境中能順服,在逆境中也能順服神,要得著這方面的真理我就得受這些苦,就得經歷神的顯明,這是神成全變化人的方式。當我明白這些的時候,心裡不禁充滿了對神的感激,神為了把順服的生命作到我的裡面,真是用心良苦啊!

  • 給媽媽的一封信(有聲讀物)

    親愛的媽媽: 您的來信我已經收到,知道家裡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感謝神! 時間過得真快,我們已經有兩年沒見面了,離別的這些日子裡,女兒真的很牽掛您,非常懷念在家時和您一起讀神話語、唱詩歌,一起互相鼓勵寫經歷見證文章的日子,是那樣的幸福、美好!

  •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有聲讀物)

    基督徒在生活中遇到難處的時候是如何面對的呢?他們又是如何依靠神憑著對神真實的信心走過來的呢?本篇將告訴你基督徒在難處中是如何認識神的全能主宰的......

  • 順服神的收穫(有聲讀物)

    什麼是順服神?你得體貼神心意,順服神的安排,神家怎麼安排都有神的許可,你都要存心順服,你能順服神家的安排,那說明你能順服神。你不順服神家的安排,你那個順服神是空話,因為神永遠不會直接面對面吩咐你做什麼的。神家今天根據工作需要安排你盡這個本分、盡那個本分,你說:『我有選擇,哪個本分我願意幹我就幹,我不喜歡的本分我就不做。』你這樣盡本分,這是不是順服神哪?這樣的人是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哪?能不能達到認識神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