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刑滿釋放後 逼迫仍在繼續

 

信 心

遭中共非法監禁,神愛激勵我前行

2013年,我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判刑四年半,期間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也嘗盡了監獄裡的各種辛酸。2017年,我終於結束了地獄般的牢獄生活,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走出監獄,盼著與親人團聚,也盼著能見到弟兄姊妹。可當我見到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時,她並沒有對我傾訴離別之情,反而驚慌失措地告訴我,自從我被中共抓捕後,她和我女兒也被抓了,雖然沒被判刑,但她們釋放回來後,派出所、公安局的人隔三岔五就來我家盤查,還讓鄰居監視我家。聽說我出獄的消息,國保大隊的人也早已上門「恭候」,讓我回家第二天就去派出所報到……這些消息給我迎頭一棒,擊碎了我所有的盼望,我滿腔怒火,不禁在心裡吶喊:「我是一個平民百姓,只是信神、敬拜神,沒做過任何違法亂紀的事,就被中共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抓捕判刑坐了四年半的監,現在刑滿釋放了它們還不放過我,中共真是太惡毒了!」但我又想到神是我永遠的後盾,不管中共怎麼逼迫,我都要禱告依靠神,憑著神的話語跟隨神走到底,決不向它屈服!

回家後的第四天早上,兩名警察突然闖進我家,讓我第二天到派出所落戶口、報到,我這才知道,自從被抓後,我的戶口、身分證全被中共註銷了。沒辦法,第二天我只好和姐姐一起去辦戶口。在辦理手續時,一警察惡狠狠地指著我恐嚇道:「以後一個禮拜來派出所報到一次,半年以後每月報到一次,連續報到五年!如果再發現你信神,就直接把你送進監獄!」緊接著,另一名警察指著我的檔案袋威脅道:「這是『重要人物』檔案,是信全能神的典型人物,要存檔長期觀察,一旦發現你們再信神就重刑伺候。」還沒容我多想,警察就把姐姐叫到一旁說了很長時間的話。隨後,姐姐黑著臉威脅我說:「剛才警察說了,中國不允許有信仰,你們信神就是在跟國家作對,屬於政治犯!我也知道你信神只是聚會,根本沒做違法亂紀的事,但在中國,共產黨就是法,人家不讓咱信,咱就不能信,你以後不要再信了!中共要對信神的人株連九族,你要是不聽共產黨的話繼續信神,再被抓進去,咱這一大家子人都得跟著遭殃!警察叫我必須跟他們一起配合監督、阻止你信神,你要再信,別怪我不顧姐妹情誼,要怪就怪共產黨對你們基督徒逼迫得太狠了!」看著以往對自己關懷備至的姐姐突然變得如此冷漠,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特別不是滋味。想想以前姐姐雖然不信神,但她支持我信神,對弟兄姊妹也很熱情,可如今她竟因中共警察的威逼要攔阻我信神。我又想到現在我的檔案被列入「重要人物」裡,我心裡不由得有些害怕:「若我再被中共抓捕,不是又得遭受酷刑折磨過那生不如死的牢獄生活嗎?我好不容易從人間地獄熬了出來,真的不想再過那種非人的生活了,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無助中,我趕緊禱告神:「神啊!我現在雖然被釋放了,卻仍被惡警威脅、恐嚇,我不知該怎麼經歷這樣的環境,心裡有些軟弱,願你帶領我走以後的路。」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回到家,我看到神的話說:「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著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揣摩著神的話,我看到了神作工拯救人類不成不罷休的決心。中共是信仰馬列的無神論政黨,歷來就是逼迫神的,但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徹底脫離撒但的苦害,末世重返肉身來在中國顯現作工,冒著極大的危險說話作工拯救人,期間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瘋狂抵擋、逼迫、追捕,還有人類的棄絕、毀謗與褻瀆,但神並沒有因此放棄對人類的拯救,而是繼續發表真理,最大限度地拯救我們人類中的每一員。而我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受了四年半牢獄之苦,現在又被監視、控制、威脅、恐嚇,就擔心被中共再次抓捕遭受酷刑折磨,我為了貪圖暫時的肉體安逸失去對神的信心,這不是太懦弱了嗎?這對神哪有一點信心哪?更何況我今天所受的苦與神拯救人類所受的苦相比簡直不值得一提!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不管中共怎麼逼迫攔阻,我都要堅定信心跟隨神!

家人圍攻,思念神愛再燃信心

姐姐為了監視我竟然直接搬到了我家住。她每天寸步不離地跟著我,不讓我讀神的話,不讓我和弟兄姊妹聯繫,只要我一離開她的視線,她就立馬過來看我在幹什麼。晚上我上樓睡覺,姐姐怕我看神的話,也跟著上來睡在我旁邊。姐姐甚至還把警察對她說的話說給我的兩個孩子聽,讓孩子們也一起監視我。

有一天,我沒關門就直接拿著MP5播放器看神的話,女兒看見後板著臉質問我:「誰給你的MP5播放器?不讓你信,你還在信!」看著昔日聽話懂事、支持我信神的女兒因中共的威脅,變得如此冷酷、陌生,我很心痛,也很無奈。雖然我一直有意避開家人在夜裡偷偷看神的話,但最後還是被發現了,家人為此和我劃清界限,對我除了斥責就是冷漠不說話。每天面對兒女們的反對,姐姐的監督、威脅、攔阻,中共警察的攪擾、恐嚇,我心裡倍受折磨、煎熬,感覺天大地大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我只能把心中的痛苦向神傾訴。在這個家裡,唯一讓我得欣慰的是母親也信神,趁姐姐不注意的時候,我倆就一起交通神的話,互相鼓勵、安慰。可沒想到,有一次我和母親交通神的話時被姐姐聽到了,她氣憤地打斷我們的話,說:「你們還說信神的事,難道還想再坐牢?」之後,姐姐為了不讓我和母親談信神的事,竟然把母親送去了別的住處。後來有一次,哥哥來給我送神話語書籍,被姐姐發現趕走了。看到這一幕幕,回想我因信神遭受的各種不公平的待遇,我心裡特別氣憤:中共為了迫使我放棄信神,在我坐監四年多的日子裡,用各種酷刑折磨我,還教唆犯人孤立我、打我、罵我,我回家後仍不放過我,不但監視我的行蹤,害得我過不上教會生活,還威逼、唆使家人像看犯人一樣監視、控制我,這不是畫地為牢嗎?這跟把我關在監獄裡有什麼區別?我只是信神走人生正道,為什麼連這點信仰自由權都沒有呢?在中國信神怎麼就這麼難?

一個姊妹含淚禱告

痛苦中,我只有向神禱告,求神引領我經歷這個環境。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是啊,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我們信神走人生正道,不但不能受到法律保護,還要受法律的制裁,被當作國家要犯抓捕、迫害,就連親人也受到中共的威脅、恐嚇,不但不理解我們,還隨從中共逼迫、攔阻我們信神。但我知道,我今天受的這些苦是為義受逼迫,是榮耀的事。而且經歷中共的逼迫,我雖然受了一些苦,但我真實地感受到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在我被中共抓捕入獄那四年多的時間裡,每當遭受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被犯人辱罵、毆打活在痛苦中消極軟弱時,都是神的話一步步開啟帶領我,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有信心為神站住見證;出獄後,當我被中共當作「重要人物」監控,心靈軟弱沒方向時,神用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明白受苦的價值與意義,帶領我衝破中共的轄制;這段時間我被家人軟禁,神又用話語帶領我,使我能明白受苦的意義,堅定信心跟隨神。經歷這些環境,我體嘗到神就是我的後盾,是我隨時的依靠,有神與我同在,前方的路再艱難我也要堅決跟神走!

鄰居監視,信神心不變

中共警察不僅隔三岔五地來盤查、騷擾,還勒令街坊鄰居監視我。在中共的特殊「關照」下,我不能聚會、盡本分,也不能和弟兄姊妹見面,每天都活在擔驚害怕中。

2017年9月的一天早上,我小心翼翼地關上門拉上窗簾,在臥室偷偷打開MP5播放器看神的話。正在這時,我突然聽到窗戶被拍得「啪啪」直響,我嚇了一跳,慌亂中我沒有及時收好MP5播放器就拉開窗簾向外看去,原來是鄰居和居民組長。她們看到我就迫不及待地追問:「你在幹嘛?怎麼拉著窗簾呢?」她們邊說邊把臉貼在玻璃上朝屋裡四處張望。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對他們說:「沒幹什麼,你們要做什麼?」這時我很擔心她們發現我的MP5播放器,就在心裡不住地禱告求神保守。她們的眼睛像掃描器一樣盯著我家掃視了一遍後,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假冒為善地說:「沒什麼,我們來就是看看你在幹什麼,以後別拉窗簾了。」她們沒發現什麼就悻悻地走了。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在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的保守。

還有一次,我上街買菜,剛下樓兩個鄰居就嚴肅地問我去哪兒,我知道她們是受中共指使監視我的,就沒搭理她們,直接走出了大門。沒想到她們又追出來問我去幹什麼,纏得我實在沒辦法,只好匆匆在超市買完東西就回家了。過後我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心中悲憤不已:「這些人恨不得在我脖子上栓根繩來控制我的一切,在家裡我被家人監控,出門不是被警察跟蹤,就是被鄰居、居委會的人監視,我被逼得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整日心神不寧,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這樣的日子何時到頭啊?」在壓抑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這種被監視的日子讓我心力交瘁,攪得我心神不寧。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不受周圍人事物的攪擾,憑信心去經歷……」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滿了虧疚。神末世在中國顯現作工,就是利用中共的抓捕、迫害來成全神選民的信心、愛心,作成一班得勝者。這班得勝者無論臨到什麼逼迫患難,受多大苦,也不管撒但邪惡勢力怎樣圍攻、攪擾,他們對神都不失去信心,仍能順服神、忠於神,站住見證滿足神。可我不理解神的心意,當臨到家人的攔阻、中共的逼迫、鄰居的監視沒有人身自由時,我沒有識破撒但的詭計,看清撒但就是要藉此手段來消磨我對神的信心,破壞我和神之間的關係,而是顧惜肉體,活在軟弱消極中,覺得這樣的生活太壓抑,不願再受這樣的苦,還為自己的以後擔憂,我對神的信心實在太小,這哪有得勝者的見證啊?想到這兒,我特別懊悔,就立定心志:就是被中共逼迫、監視一輩子,我也決不放棄信神,更不背叛神、羞辱神!中共的監視雖然使我沒法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盡本分,但它永遠無法攔阻我信神、親近神的心。

一個姊妹晚上禱告

中共窮追猛打,看透其實質

2018年4月的一天,晚上九點多,幾個彪形大漢突然闖入我家,看他們的陣勢我有些緊張,心想:「這麼晚了,這些人來幹什麼呢?看樣子恐怕是中共警察……」想到這兒,我趕緊呼求神:「神啊!中共惡警這麼晚了還來騷擾我,願神加給我力量和應對能力。」這時,我想到一句神的話:「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給了我力量。是啊,神是造物的主,主宰掌管著一切,有神作我的後盾,我沒什麼可怕的,相信沒有神的許可,他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都要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用實際行動回擊魔鬼撒但。沒容我多想,那幾個彪形大漢已走到我的床邊,他們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就開始到處翻找東西。當我看到國保大隊隊長葛某時,立刻想起當年我因信神被抓後他是怎麼一次次嚴刑逼供的,我怒火中燒,再也沉默不住了,質問道:「這麼晚了,你們來幹什麼?」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說:「別不識抬舉!我們來是看看你坐牢幾年反省到自己的錯誤沒有!」我厲聲說道:「法律不是明文規定信仰自由嗎?我信神走人生正道,又沒犯法,為什麼要反省自己?」這時,一旁的葛某怒目圓睜,大聲喝斥道:「你這就叫頑固跟國家對抗!」這時又進來兩個警察,他們拿著攝像機在攝像,看到他們這樣無法無天,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向他們怒喊道:「你們這樣興師動眾地擾民,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就私自攝像,還有沒有王法?你們為什麼不肯放過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就這樣,我和他們周旋了很久,大約晚上十一點他們才離開。

幾個月後的一天,姐姐突然來我家,她驚慌失措地說:「你現在成了電視上、網上、報紙上有名的特殊人物,中共大做文章把你公示出來了,說你是全能神教會的帶領,給你扣上了破壞別人家庭的帽子,還捏造了一些其他罪名,在不知情的老百姓眼裡,你就是個壞女人了。」說著姐姐又近乎哀求地說:「你可別再信了……」聽到這些,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對中共這個抵擋神的惡魔滿腔仇恨,它怎能這樣無中生有、栽贓陷害!我只是信神敬拜神,追求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將神的福音傳給更多活在苦難中的人,使他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中共就因此無端將我抓捕並判刑,它還挑唆家人與我的關係,導致我家庭破裂,親人朋友不敢與我來往,使我成為「另類」被孤立。現在中共又歪曲事實、顛倒黑白,在電視、網絡、報紙上造謠誣陷我,隨意給我扣罪名,使我身敗名裂,中共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我不禁想到,中共歷來就是抵擋神的,自建國以來它就把基督教、天主教等家庭教會定罪為邪教,將《聖經》定罪為邪教書籍焚燒、銷毀,抓捕、監禁、殘害了無數的基督徒、天主教徒。尤其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中華大陸開展以來,中共看到越來越多的人都歸向全能神,它極度恐慌,害怕人民都信了神,就沒有人再信它、跟隨它,把它當成「紅太陽」崇拜,它統治、掌控人民的野心、目的就不能得逞。中共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為了維護它的獨裁統治,瘋狂地打擊、鎮壓全能神教會,不惜用各種卑鄙手段攔阻、攪擾、打岔神的作工,殘酷迫害基督徒。中共還在網上、電視上、報紙上製造各種輿論、謠言攻擊、抹黑全能神教會,迷惑、欺騙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讓人對神、對跟隨神的基督徒產生誤解、防備、仇恨,不敢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有的甚至隨從中共一起抵擋神,成了中共抵擋神的犧牲品,最終與中共一同被神毀滅。中共真是太陰險了,它就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更是神的仇敵,正如啟示錄上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示錄12:9)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中共瘋狂抵擋神,殘酷迫害神選民的惡行累累,罄竹難書,早已激起神的怒氣,終將受到神公義的懲罰。神的話說:「道成的肉身所在之處正是仇敵滅亡之處,中國首先第一個被摧毀,被神的手滅沒,神對它絲毫不留一點情面。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是讓人明顯能看出來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十篇》)結合神的話我才明白,當神子民都明白真理進入實際生命成熟之際,正是中共滅亡之日。現在神興起美國制裁中共,全面聲討中共,向中共宣戰,世界各國也都紛紛譴責中共,國際社會形成統一戰線孤立中共、圍剿中共,中共內部也開始內鬨、瓦解,老百姓罵聲遍地,都起來反抗中共,中共現在是內外交困,它的結局就在眼前,神開始刑罰中共了。看清了中共的結局,我更加有信心在這關鍵時刻徹底羞辱撒但,為神作見證!

逼迫仍在繼續,靠神前行

自從我上了電視、網絡、報紙後,左鄰右舍都不敢接近我,而且都用異樣的眼神看我,還對我指指點點、說三道四。一次,我在街上買東西,剛走進一家商店,幾個男顧客便齊刷刷地盯著我,還小聲議論說:「這不是電視上報的那個人嗎?現在坐監回來了,電視上還說她……」面對這樣的場景,我心中的苦楚難以言表,但我知道他們是因聽信中共的謠言才這樣對待我的,這一切的痛苦都是中共造成的。

之後,我不願再出家門,可中共警察仍未停止對我的騷擾、監視。他們每次到我家,還沒進門就喊:「你還信不信神了?」這時,左鄰右舍的人都出來看我,笑話我。我心中憤恨不已:我又沒幹偷雞摸狗、殺人放火的事,更沒做過違法亂紀的事,只因我信神,中共就把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不停地逼迫我,還讓身邊的人都棄絕我、羞辱我,使我沒法正常地生活。煎熬中,我想到《最有意義的人生》這首神話語詩歌:「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話給了我安慰,末世神來作工拯救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能有幸蒙神揀選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享受神話語的滋養供應,能有機會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這是我最大的福氣,也是蒙神稱許的事。中共是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在中國信神就注定要受逼迫之苦,但也正是藉著這樣的逼迫患難,我才看清了中共的惡魔實質,也體會到神時時就在我的身邊,用話語帶領、開啟我,使我明白了許多真理,我對神的信心更大了,對神的信更純潔了。經歷了中共接連不斷的攪擾、迫害,我真實體會到受這些苦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這是神對我的祝福和恩待。我暗立心志:一定要效仿約伯、彼得,不管經歷什麼樣的患難、試煉,我都要好好追求真理,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為神作剛強響亮的見證,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安慰神心!

現在,中共仍沒有停止對我的監視、逼迫,居委會的人三天兩頭來「關心」我一次,還派居民組組長、鄰居等天天盯梢,若兩小時內在窗戶外看不見我,就給我的家人打電話問我的去向。我知道前方的道路還有很多艱難險阻,但我不再受他們的攪擾、轄制,因為有神與我同在,不管多難,我都願依靠神前行。

相關內容

  •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神的話在我裡面開啟引導:「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強大的力量,我在心裡一遍遍地默念著。是啊!今天神道成肉身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工說話,給我們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使我們的生活有了光明,人生有了方向。神如此花費心血代價就是為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敗壞,讓我們能得著真理作生命,成為一個蒙神話語拯救的人。而今天撒但惡魔如此摧殘我,它的險惡目的就是要讓我放棄真道背叛神,從而使神拯救人的計劃落空。我絕不能向撒但屈膝、讓神失望,我要為真理而受苦,為得著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難,這樣即使死了也值!也不枉稱為人!這夥惡魔一直對我審訊到天亮,但因著神話語的激勵,我挺過來了。

  • 苦境中散發出愛的芬芳

    在實際經歷中我真切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太大了,神賜給人的生命力是無窮的,能戰勝一切的撒但邪惡勢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愛的芬芳時時清新著我的心,使我不至失迷,無論我身在何方,處在何種境地,神一直在守護著我,他的愛始終伴隨著我。我能跟隨這位實際的真神是我的榮幸,能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領略神的奇妙、智慧與全能更是我的福氣。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愛神到底、忠貞不渝!

  •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在這次患難中,我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