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爸爸在我信神路上是幫助還是攔阻

Uganda Naixin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爸爸是當地教堂的首領,也是烏干達一些大教堂的主教。烏干達很多大教堂裡的信徒都比較注重神蹟奇事,而我們當地的教堂不注重超然的東西,就學習聖經知識,所以我覺得我們教會的教義是比較純正的。在我眼裡,爸爸和其他首領是最懂聖經、對神最有認識的人,他們常扶持、鼓勵信徒,看望生病的人,為人禱告趕鬼,在教堂裡傳揚神的愛,已經完全活出了主耶穌對我們的要求,是最正直的人,也是神喜悅的好僕人。直到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藉著讀神的話語以及我的親身經歷,我對這些錯誤的觀點才有了些認識與轉變。

2016年,我在Facebook上遇見了Alline,她和兩個姊妹向我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還給我細節交通了神三步工作的奧祕,神是怎麼一步步作工帶領人類的,神又是如何作末世的審判工作,使我們徹底脫離罪性的捆綁蒙神潔淨、拯救的。聽了姊妹們的交通,我感受到神對我們人類真實的愛,也明白了神作的每步工作都是根據敗壞人類的需要作的,尤其神末世審判工作對我們罪得赦免的人達到被潔淨至關重要,於是我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讀全能神話語的過程中,我從心裡印證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他發表的話語就是真理,給我們指出了脫罪的路途,使我在很多事上明白了神的心意,感覺自己離神越來越近。為了能更多地裝備真理,我跟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們要了神話語書。由於書郵寄到我們當地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我就讓她們先寄到爸爸的教堂,再轉到我手裡,這樣會快一些。一天,我放學回到家,姐姐告訴我爸爸已經把包裹取回來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特別高興,不住地感謝神。雖然書還在爸爸那裡,但我很肯定爸爸會把書給我,於是我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們。

然而,事情並不像我想像得那樣簡單。一天我們剛聚完會,姐姐就跟我說:「爸爸說你離開聖經走錯路了,全能神教會的人寄給你的書我們都看了,那裡沒有聖經經文,我認同爸爸所說的,你好好想想吧!」聽姐姐這樣說我有些發矇,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樣,但同時我也感到困惑不解:「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只有神能發表真理供應我們,給我們指出切實可行的路途。這段時間我看了一些全能神的話,發現這些話能使我更好地認識神,明白神的心意,找到明確的實行路途,這些話的確是真理,確實是神的話啊!可為什麼爸爸這樣說我呢,我不可能走錯路啊?」但我還是有點擔心、顧慮,因為爸爸信主多年,還是教會首領,有著很豐富的聖經知識和閱歷,他應該不會欺騙我的。但轉念一想,如果我盲目聽從爸爸的話放棄信全能神,這合神的心意嗎?會不會讓神失望呢?徘徊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覺得爸爸精通聖經,明白的比較多,他應該不會害我,可我看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確實是真理,不是哪個人能說出來的。神啊!我現在安靜不下來,不知道該怎樣選擇,求你幫助、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按你的心意去行。神啊!我不想否認你令你失望,求你幫助我長分辨站立住,讓撒但蒙羞。」

神是怎麼一步步作工帶領人類的

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一些,我想到聚會時姊妹們交通過當年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都特別精通聖經,甚至能把聖經倒背如流,自認為是對神最有認識的人。但當主耶穌來顯現作工時,他們持守舊約聖經,憑觀念想像把神的作工定規在聖經裡,堅信要來的一定叫彌賽亞,而且還會生在皇宮裡來擔當政權,結果他們拒不尋求考察主耶穌的新工作,明知道主耶穌說的話是真理,有權柄、有能力,但還是把主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這個事實證實只根據聖經不能認識神,也不能認識神的作工。神的作工常新不舊,在不斷地向前發展,而聖經記載的只是神以往作過的工作,並沒有把神新的作工提前記載在聖經裡,不管人怎麼明白聖經,如果不尋求、接受神現實的說話作工,肯定不是認識神的人。如果熟讀聖經,有很高的聖經知識就代表是認識神的人,那法利賽人就不會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了。所以我們信神不應持守聖經,也不應盲目崇拜聖經知識,而是應該跟上聖靈作工的步伐,在神的新作工、新說話裡尋找神的腳蹤。我們要想確定是否是神的作工、是否是真道,最主要得根據這個道有無聖靈作工與有無真理來確定。真道有聖靈作工,有真理的發表,能拯救人、變化人,使人的人性越來越正常,良心理智越來越恢復。想想全能神發表了使我們達到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神道成肉身等奧祕,還告訴我們當如何順服神、敬拜神,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喜歡什麼人,淘汰什麼人,人的撒但本性是什麼,等等。神的話語有權柄、能力,能潔淨、變化我們的敗壞性情,使我們對神更有認識,對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更看透一些,這些不就足以證明全能神的作工是真道嗎?回想以往我最苦惱的問題就是當自己做錯事的時候,為了不被人發現,我就會編造謊話來欺騙別人,可每次說謊後,心裡就特別受責備,也很痛苦、煎熬,因主要求我們:「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來的)。」(太5:37)自從我信了全能神後,神審判的話語將我的撒但性情揭示得淋漓盡致,我才看到自己是憑著彎曲詭詐的本性活著,為了維護個人利益說謊言、搞欺騙,實在讓神厭憎。神有信實的實質,因此神喜歡誠實人,也要求我們做誠實人。於是,我就跟神禱告立志不願再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撒謊了。後來在生活中我就有意識地反省自己說話做事是否有不對的存心,並琢磨神對我的要求,時時存著敬畏神的心,操練按神的話實行做誠實人,慢慢地,我的謊言欺騙少了很多。我能有這點變化,都是神末世的審判工作達到的果效。想到這些,我從心裡認定全能神的作工就是真道。

再次聚會中,我跟姊妹們說了這件事,她們給我交通了全能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外表看是爸爸和姐姐在勸阻我,其實背後是撒但藉著他們來攪擾我。撒但知道我一直把爸爸當作效仿的榜樣,在我來看,他精通聖經,有豐富的神學知識,是對神最有認識,也是神最喜悅的人,所以撒但就利用我對爸爸的崇拜、仰望來攻擊我、迷惑我,使我因崇拜爸爸而相信他的話,對神的新工作產生疑惑,遠離神、背叛神。我意識到在這場靈界爭戰中我要持守住對神的信心,不能上撒但的當而否認神。當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立下心志:我要為神站住見證,就算爸爸反對我跟隨全能神,我也不會隨從他。這時,我的疑惑和所有的懼怕都消失了,我變得堅強起來,願意依靠神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事情。

於是,我給爸爸打了一個電話,我問他:「爸爸,你是不是拿到我的書了?」爸爸嚴肅地說:「我已經看了那些書,你的身量還很小,這些書對你來說很難分辨。」我說:「這書裡的話都是神的話語,都是真理,哪個地方不對你拿出來給我看看。」聽我這麼一說,他支支吾吾地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警告我說:「我對聖經裡面的每個章節都瞭如指掌,你挑戰不了我的神學知識。我告訴你,你還是多跟你哥哥Richard和姐姐Rebecca學學,雖然他們只明白一點點神學知識,但還是可以解決你的問題的,你趕緊離開全能神教會的人。」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後來我給爸爸發了之前姊妹們跟我分享的聖經章節,提醒他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面對神的新工作不要隨意下斷案,否則後悔莫及。但他根本不聽,還經常說一些定罪、論斷神末世作工的話,導致我的心常常被他的話攪擾,不能安靜在神面前。

法利賽人的實質就是仇恨真理

後來我與姊妹們聚會時,她們跟我分享了幾段解剖法利賽人實質的交通:「當初法利賽人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限制在聖經中,從不尋求真理、不尋求神的腳蹤,結果以主耶穌不守舊約聖經為由,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法利賽人一樣,他們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定規在聖經裡,他們散佈謬論說『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說話作工』,『信聖經就是信神,聖經就代表神,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使人都迷信、崇拜聖經,把聖經當作神來對待,用聖經取代了神的地位。……他們高舉聖經、斷章取義地講解聖經,迷惑人、牢籠人、控制人,不知不覺把人都帶到了崇拜人、跟隨人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上,使人誤以為崇拜聖經、謹守聖經就是信神了,就是有神同在了,而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錯過了神最後拯救人的機會……」「……他們只帶領人搞宗教性的禮拜、唱詩、讚美,或持守一些祖宗遺傳,卻不帶領人實行神話、守住神的誡命、進入真理實際,更不帶領人實行真理順服神、敬拜神。他們就是用外表作法把信徒給迷惑、欺騙了。……他們只是迷信聖經、崇拜聖經、高舉聖經的人,他們只持守各種宗教儀式,按時做禮拜、守晨更、掰餅、領聖餐等等,只注重給人講謙卑、忍耐、敬虔,講愛心,但他們的心卻不愛神,對神更沒有順服,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摘自《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一)·關於解剖法利賽人實質的問答》)聽完這些交通我很難相信和接受,因為這些首領高大的形象已經佔據了我的心,我一直覺得他們已經活出主耶穌對我們的要求,都是神喜悅的好僕人,怎麼會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但當我靜下心回憶我們教派這些首領為名利地位追求的表現時才有所醒悟:他們將自己的物品施捨給別人,還經常扶持、鼓勵信徒,問候、幫助病人,專門建立組織幫助弱勢人群,讓人以為他們很有愛心,是遵守主教導的人,都崇拜、仰望他們,但他們從來不在信徒面前說自己有罪、有敗壞,反而說信徒都是被敗壞的人;他們講道不見證主、高舉主,而是常常講一些高深的神學理論來炫耀自己、顯露自己,還說他們是唯一能夠牧養信徒的人;他們不帶領信徒實行主的教導,反而經常號召信徒努力改變生活條件,爭取過上富裕的生活,導致一部分信徒都覺得教會的首領好而遠離主的教導,這不把人都帶到他們面前了嗎?再想想我爸爸,在面對主再來的顯現作工時,沒有一點謙卑、尋求的心,他自己不接受還攔阻我接受,充當了人接受真道的攔路虎、絆腳石,他的所做所行根本不符合神的心意!認識到這些後,我從心裡承認這些交通揭露的表現都符合事實,爸爸和其他牧師的所做所行的確都是假冒,都是做給人看的,是為了維護他們自己的名利地位,並不是在滿足神。我對他們有了一點分辨,對他們的崇拜也減少了,我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藉著這個機會讓我對宗教首領有了分辨,不再被他們迷惑誤導,我看到了你對我的愛與拯救。雖然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心裡感到害怕,但我願意依靠你勝過這樣的環境,願你堅固我的心,帶領我明白真理站立住,不再跟隨這些首領。」禱告後我想起了一首生命經歷詩歌《我願愛神到永遠》:「我要給你真實的愛,不讓你再等待,我要給你純潔的愛,讓你享受我的愛,我要給你全部的愛,讓你得著我的愛,我要愛你到永遠,滿足你是我心願。」聽後我很受激勵,立定心志要為神站住見證。

幾天後,爸爸回來就問我:「我看你大多數時間都待在房間裡讀這本書,你到底收穫到什麼了?我研讀聖經幾十年,教過很多人神學知識,你以為你的那點理論可以挑戰我嗎?你連我神學知識的一角都搖動不了,你還是早點回頭吧!」說完後,他就在神的話裡找到一句不合他觀念的話開始大肆論斷,還和哥哥一起嘲笑我。看到這一幕,我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這樣的環境我勝不過去,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他們想讓我放棄真道,但我不能隨從。神啊!求你加給我智慧,堅固我的信心,使我能勝過這樣的環境。」之後,不論他問我什麼,我都默不作聲,只是默默地跟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做出讓神失望或者否認神的事,我相信只要我對神有信心,不否認神的名,神會為我開闢出路的。爸爸和哥哥一直不停地諷刺、嘲笑、羞辱我,把我說得一無是處,但我一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沒有說話。爸爸見我不作聲就不停地大聲問我:「你到底從中得到什麼了?」我依然保持沉默,因為我知道他不是想尋求真理,而是想和我爭論,在他眼裡我身量很小,沒資格跟他談聖經。接著他又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還說:「你最好跟我們聯合起來阻止全能神的福音在這裡擴展,以後你不要再跟全能神教會的人來往了!」聽到爸爸這番話我很驚訝,也感到害怕,心想:「爸爸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呢?這不是在抵擋神嗎?這麼做是觸犯神的性情,可不是鬧著玩的!不管怎樣,我決不隨從他抵擋全能神,我要跟隨神不跟隨人。」

後來,我找機會和弟兄姊妹說了這件事情,姊妹們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姊妹跟我交通說:「法利賽人抵擋定罪主耶穌的根源是因他們的本性狂妄自大,沒有渴慕真理的心,也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從來不尋求真理,也不接受真理。他們把神定規在自己的觀念想像裡,定規在聖經的字句中,他們空守彌賽亞的名,不管主耶穌講的道再高、再對、再是真理,說的話再有權柄、再有能力,只要名字不叫彌賽亞,他們就反對、定罪。法利賽人不但不接受主耶穌發表的真理,還處處試探主、抓主耶穌的把柄,陷害主、褻瀆主,最後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由此可見,法利賽人的實質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在末世,全能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所有奧祕,審判、揭露了人類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本性,向人類顯明了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這些真理能解決我們的罪性,使我們得潔淨蒙神拯救。而牧師、長老不管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再是真理,再有權柄、有能力,再能潔淨人、拯救人,他們仍頑固地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竭力地抵擋、定罪全能神。他們的實質不是與法利賽人一樣頑固、狂妄、仇恨真理嗎?他們不正是否認基督、抵擋定罪基督的敵基督嗎?」

法利賽人抵擋定罪基督的敵基督

藉著姊妹們的交通對照法利賽人抵擋神的表現,再看看爸爸的表現,他身為教堂的首領,在面對全能神發表的真理時,他不考察、不尋求就敢拿出其中的一句不合他觀念的神的話來否認、定罪,隨意下結論,這不是狂妄自大,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嗎?想想我們就算是看一本普通的書都需要時間,也需要思考才能理解書裡表達的意思是什麼,更何況對於造物主的發聲說話,那都是真理,更需要我們虛心尋求,仔細揣摩,獲得聖靈的開啟帶領才能明白神話語的內涵之意,知道神的心意與要求,對神與神的作工才能有認識。而爸爸自認為掌握了神學理論、精通聖經,就敢隨意地論斷、評判全能神的說話和作工,隨意褻瀆神,並想方設法攔阻我追求真理跟隨全能神,甚至還要阻止神的末世作工在我們當地擴展,這不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嗎?我心裡對爸爸抵擋神的實質有了分辨,對他的所做所行感到很氣憤,但同時又感到擔憂。

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爸爸還把我接受神末世福音這件事告訴了其他的首領,跟他們說我信錯了,他們打算每週六在教會舉辦查經班來教導我,讓我放棄跟隨全能神。聽到這些消息,我心想:「他們又想要藉此招來攻擊我,使我對神失去信心,我一定要依靠神站住見證,絕不能向撒但妥協。」於是我跟神禱告:「神啊!我的身量很小,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樣的環境。神啊!求你帶領我,使我在這樣的試煉中堅強站立。」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一些,想起神的話說:「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不斷在我腦海裡浮現,使我看到了神的作工是任何敵勢力都無法攔阻的,世間的每一樣東西都要歸服在神的權下,撒但再猖狂也攔阻不了神旨意的通行,神會按照他的話語來成就一切,人若一味地抵擋神,最終必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想想神就是我的後盾,神會帶領我勝過一切撒但的詭計,有神作我的依靠什麼也不怕!神的話加給了我力量與信心,我不再膽怯、害怕。我堅信不管他們施多少詭計,花費多少精力,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依靠神憑神話真理識破撒但的詭計,跟隨神到路終,決不背叛神、否認神的道。後來,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保守,那些首領沒有在每週六開查經班來教導我。

接下來的日子裡,爸爸經常在家裡發脾氣,還說他很後悔生了我,寧願我不是他的女兒。我聽後特別傷心,沒想到就因我信真神爸爸就要逼迫我,甚至要跟我斷絕父女關係。痛苦中我想起了主耶穌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5:10-12)神的話安慰了我,使我明白了因信真神受逼迫、遭棄絕是有福的事,是最榮耀的事。就像當初那些先知、使徒,他們因跟隨神,通行神的旨意也忍受了親人、世人的棄絕、羞辱和毀謗,但他們蒙了神的稱許,活得有價值、有意義。今天我雖因信全能神被家人棄絕,被宗教首領的爸爸逼迫,但我一直依靠神,沒有做出傷神心的事,我感到很高興,心裡也很平安、踏實。

經歷了這些苦難我一點點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是為了拯救我才精心擺佈了這些環境,藉著爸爸一次次地攔阻、攪擾,我開始尋求真理,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姊妹們的交通,我不再被宗教首領外表的好行為和豐富的聖經知識所迷惑,不再崇拜仰望他們,而是對他們狂妄自大、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本性實質有了一些分辨。我看到苦難正是神的祝福,是神賜給我真理的一種方式,裡面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有了這些認識,我覺得自己跟神的關係更近了一些,感覺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我很感激神,不由得向神獻上了感謝與讚美。現在我每天正常地讀神的話,和姊妹們一起聚會分享經歷認識,每天都過得很充實。神是主宰萬物的神,他配得一切的榮耀和頌讚,我願意存著一顆順服的心等候神的帶領,經歷神的作工,繼續追求真理,達到認識神,感謝神!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神話語引領 衝出撒但圍攻(有聲讀物)
撒但圍攻 神愛相伴(有聲讀物)
福音小品《牧師老爹》父女圍繞聖經展開真理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