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謠言的捆綁,歸回神面前(上)(有聲讀物)

香港 天娜

翻開《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這篇神的話,我不禁回想起兩年前掙脫謠言的捆綁歸回神面前的經歷……

我和家人都生活在香港,公公、小叔子(丈夫的弟弟)都信主耶穌,小叔子是教堂裡的牧師,所以經常有教會的弟兄姊妹來家裡探訪,和公公一起禱告,唱讚美主的詩歌。2014年12月份,我的一個好朋友告訴我她也信主了……受家人、朋友的影響,我對信主的事也有了幾分興趣。不久後的一天,我又認識了教堂裡的佩佩姊妹。她為人隨和、友善,當得知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信主時,她非常高興,並邀請我去她家做客,還介紹了陳慧姊妹給我認識。在幾次的接觸過程中,陳姊妹給我講了有關神創造萬物、主宰萬有方面的真理,還有關於撒但的來源等等,這些都是我以往沒聽過的(因為我的家人沒有給我傳過主耶穌的福音),我被這些話深深地吸引了,很喜歡聽她們分享信神的經歷與認識。因受聖靈感動,我心裡特別快樂,總想與人分享這一份莫名的喜樂。一天,我按捺不住,就把我要信神的想法告訴了家人。消息很快傳到了小叔子的耳中,他打來電話追問我怎麼突然要信神了,還說:「現在有一個『東方閃電』教會,他們到處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各宗各派中很多追求的人都被他們偷走了,你不要隨便接觸他們……」之後又一再追問,傳福音的人有沒有給我發書,又反覆叮囑我在信神的事上要特別小心。小叔子所說的話不停地在我的腦子裡打轉,使我心思煩亂。一邊是小叔子反對我去外面找教會,另一邊是陳姊妹談的信神的事讓我很有享受,我左右為難,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和陳姊妹她們接觸。

於是,我開始到網上查找一些牧師的講道來聽。在網上我看到很多關於「東方閃電」的信息,但是我並沒有在意,一心只想知道哪裡的道講得好。我在網上對比著聽了很多道,最後還是覺得陳姊妹她們講的道好,因為她們的講道中,見證神的內容比較多,讓我聽後能更好地認識神。思來想去,我還是決定繼續聽陳姊妹她們的交通。接下來的日子裡,姊妹給我講了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亞伯拉罕獻以撒、主耶穌為人類釘十字架的事蹟,還有彼得的經歷、拉撒路復活榮耀神等等,這些精彩的聖經故事深深地吸引著我,讓我對神曾經作過的工作更加深了認識。每次聚會結束後,我都迫不及待地等待著下一次聚會的來到。

一個月後,陳姊妹在一次聚會中給我讀了幾節聖經經文和一段全能神的話。聖經上說:「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37-39)全能神說:「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沒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沒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丟棄了神,他們拋棄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託。他按照神話的囑託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毀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

再看今天這個時代,類似挪亞這樣的能敬拜神而遠離惡的義人都已不復存在,但神還是恩待了這個人類,還是寬赦了這個末了時代的人類。神在尋找渴慕他顯現的人,在尋找能聽他話語的人,尋找不忘記他託付而為他獻上身心的人,尋找在他面前如嬰兒一樣對他順服、對他沒有抵擋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陳姊妹交通說:「挪亞時代的人吃喝嫁娶,淫亂敗壞,人都不聽神的話、不敬拜神,反而敬拜偶像,達到了罪惡頂峰。神為了拯救當時的人,呼召挪亞造方舟,傳洪水滅世的道,但傳了一百多年也沒有人相信神的話語,沒有人向神悔改,因此神用一場大洪水將那個時代的人毀滅了。末世的人類比挪亞時代的人敗壞得更深,整個社會道德淪喪、世風日下,離婚率居高不下,犯罪司空見慣,『黃、賭、毒』侵蝕著人的心靈,人越來越奸詐、貪婪、邪惡、自私卑鄙,都不講良心,不講做誠實的好人,只講吃喝玩樂,講權色交易,致使人都厭煩真理,崇尚邪惡……整個世界邪惡潮流越來越佔主導地位,人都自甘墮落,貪享罪中之樂,任罪蔓延,早已到了該被神毀滅的地步,這些跡象都說明末世早已來到。如今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第二次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中間,發表了潔淨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來徹底拯救我們這些敗壞至深的人類,神對人的愛、對人的憐憫實在太大了!……」聽了姊妹的話,我很激動,心想:我們都是罪惡深重的人,早該被神毀滅,因著神的憐憫才有幸來到神的家中,看到神所發表的話語,有機會認識神,這是多大的福氣啊!我一個勁兒地感謝神讓我跟上了神的末世作工,有了蒙拯救的機會。臨走時,姊妹還送給我一本神話書。捧著神的話,我感動得淚流滿面,立下心志要好好跟隨神……

一天,我打開電腦,又看到「東方閃電」這個名字,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點開,看到了中共政府和宗教界對「東方閃電」的反面宣傳。當我意識到網上所說的「東方閃電」就是陳姊妹給我傳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一下子蒙了,心裡特別的慌亂:難道我真的信錯了嗎?我該怎麼辦?可是我想起每次與陳姊妹她們接觸時,她們對我都很有愛心,根本不像網上說的那樣啊!再想想我剛開始看神的話時,心裡被神的愛感動,這些話有權柄,有能力,難道這不是神的發表、神的聲音嗎?於是我拿出神的話來看,可是怎麼也找不到當初的那種感動了,神向我掩面了。眼睛只看到白紙黑字,腦子裡一幕幕閃過的都是網上宣傳的那些反面消息,這讓我不知所措。我不停地在想:信,還是不信?「東方閃電」是不是神的作工?萬一「東方閃電」是真神來了,我若不信那不就失去認識神、蒙拯救的機會了嗎?但如果是假的,我盲目跟隨了,那不就被迷惑了嗎?我到底要不要繼續考察呢?……這些問題一直纏繞著我,使我上班都沒有心思了。我很想找家人商量,讓他們給我點建議,但是一想起小叔子當初就一直叮囑我要小心,不要隨便到外面找教會,如果我真的信錯了,那不更得被他們責罵嗎?於是,我打消了和家人商量的念頭,但我的心情已經跌落到了谷底,心裡好痛苦,不知道該怎麼辦,比起前幾天和姊妹們在一起交通神話語時的喜樂和踏實,簡直是天淵之別。

萬般無奈之時,我嘗試著禱告向神尋求,把我一切的難處和心中的不安都一一交託給神,祈求神的開啟。禱告後,我突然想起陳姊妹曾經給我講過:主耶穌降生時,當時的希律王因怕失去自己的王位,就下令將全城兩歲以下的男嬰全部殺掉;在主耶穌傳道時,猶太教的領袖因為害怕信徒都跟隨了主耶穌而失去地位,就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他們明知道主耶穌所行的神蹟沒有人能行得出來,卻故意污衊主耶穌是靠著鬼王趕鬼,還說主耶穌說僭妄的話,最終他們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當今中共政府和宗教界瘋狂定罪全能神的罪惡行徑,與恩典時代的羅馬政府和猶太教的領袖抵擋主耶穌是一模一樣,自古真道受逼迫!每次神來作工,都會遭到宗教界和執政掌權的逼迫,但神的作工沒有人能攔阻,最終主耶穌還是完成了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主耶穌的福音照樣擴展到了全世界。如今,中共政府和宗教界在網絡上編造那麼多謠言定罪全能神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是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依然在迅速擴展,這要不是神的作工,不早就被中共政府取締了嗎?我又想起每次和兩位姊妹一起聚會的時候,她們待我都很真誠,她們的交通也都是在高舉神、見證神,從來不談論世俗與對人生命沒有益處的事,對我都是正面引導、幫助。不知不覺我心裡的疑慮打消了一些,於是,我帶著尋求的心再次向神禱告:「神啊!如果真的是你回來了,願你帶領我認識你的作工,帶領我回到你的面前……」神果然垂聽了我的禱告……

相關內容

  • 謠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網上說的那些都是謠言啊,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跟全能神教會沒有一點關係,這一切都是中共為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而精心策劃的。中共為了穩固它的獨裁統治製造此案件並嫁禍於全能神教會,真是太卑鄙了!想到以往在中國我常常跟爸爸一起看新聞聯播,記得媒體經常報道中共政府對人民有多好多好,人民在黨的帶領下生活得多麼安康、富裕等一些粉飾太平的話,但實際上中國民眾都處在水深火熱的困苦生活中,甚至有的人吃不上飯也沒人管、沒人問。

  • 撒但攪擾 神愛引領

    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也讓我明白了,無論我們臨到什麼樣的病痛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的病能不能好或什麼時候好,都由神說了算。神是藉著這樣的病痛來檢驗我的信心,看我能否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而撒但是藉著這個病痛讓我埋怨神、否認神、背叛神,我決不能上撒但的當,埋怨神、背叛神,無論我的病好與不好我都要為神作見證,讓撒但蒙羞。

  • 荊棘叢中成長的小草(有聲讀物)

    藉著宗教勢力的攪擾,使我長了分辨,看到牧師滿口謊言,對神的末世作工滿了抵擋、定罪,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信徒貪戀罪惡,追隨世界潮流,而且互相欺騙,沒有一點信神的樣式,宗教界已經沒有聖靈作工,完全被黑暗籠罩,是撒但掌權。

  • 衝出重圍(下)(有聲讀物)

    咱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他們的外表,還沒有看透他們的本性實質呀!主耶穌曾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太23:27)

  • 如何防備法利賽人的酵

    「你們要謹慎,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和希律的酵。」(馬可福音8:15)這是主耶穌對門徒的教導,主耶穌警戒門徒不要被法利賽人假冒為善的面目和邪說謬論迷惑。同樣,今天在進天國的路上,我們也得時時防備法利賽人的酵,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