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高位 前途「無亮」

回家後,一天我在收拾房間時無意間發現一個日記本,我好奇地打開看,原來是帶領的記事本,我看到其中一頁寫著,「常新的情形表現:她特別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帶領同工安排什麼事,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不聽;常常在弟兄姊妹中間見證自己如何受苦,信主時當過什麼帶領;地位心特別重,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盡本分不忠心;因著沒有被重用對神觀念重重,怎麼交通也不回轉,因她在教會中不起好作用,現安排在家隔離反省……」看了這些話,我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人都癱軟了,心想:「這回各處教會可能都要解剖我,讓弟兄姊妹長分辨,以後還哪有我的出頭之日了?我這不是身敗名裂了嗎?我信神這麼多年,風裡來雨裡去的,不是全都徒勞了嗎?想想從小到大,上學的時候我當班幹部,信主耶穌時我一直當帶領,享受著眾星捧月的待遇,現在別說當帶領了,還被打發回家了,連盡本分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這些年我撇家捨業的,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當上帶領嗎?我做夢都沒想到能有今天的結果,我信神是要信到頭了……」我越想越難受,心裡撕心裂肺般地痛。接下來的日子,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不願意看神的話,也不跟神禱告了,心離神越來越遠,猶如行屍走肉一樣,心裡空落落的,每天度日如年,我的頭疼病也犯了,整天腦袋裡面像開火車一樣「轟隆轟隆」響個不停,腦子一點兒不清醒,再加上多年沒犯的痔瘡病也犯了,每天疼得只能站著,坐一會兒就疼得受不了。神的管教、責打一直伴隨著我,可我還是硬著頸項不回頭,不願反省自己。

一天,我和我媽在廚房包餃子,我一直低著頭幹活不說話,我媽看我這樣,焦急地勸我說:「小新哪,你太狂了,誰說話你都聽不進去,神說的話你也不聽嗎?別悖逆神了,向神回轉吧,你信神這些年就等著被神淘汰嗎?」聽了我媽的話,我心想:「你說得容易,這些年我撇棄花費這麼多,到現在也沒撈著個一官半職,說放下就能放下呀?往後教會裡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不追求真理被隔離反省了,我還怎麼見人呀,我哪有活路了?」此時的我心裡剛硬,根本聽不進媽媽的良言相勸,生氣地說:「我也想好好信神盡本分,可是教會不重用我呀!這能怨我嗎?這下我臭名遠揚了,我還哪有出頭之日了?……」我發洩著心中的不忿與不服,活兒也幹不下去了,轉身回屋了。此時我心裡非常痛苦,坐在床上想:「我怎麼能這樣呢?發這麼大火,還說出這些話,我怎麼變成這樣了?回想這些年我能作工講道,神沒少帶領我,神的恩典夠多的,神在我身上花費了太多心血代價,我不能就這樣下去。」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哪!我一直因為得不到地位消極,現在成了反面教材,各處教會還要解剖我,我也經歷不上去了。神哪!求你帶領我吧,我不能輕易放棄追求真理的機會,我願意往上夠,可是我自己實在沒有信心,願你開啟帶領我。」禱告之後我安靜了下來,暗立心志:我不能因得不到地位埋怨誤解神,讓神傷心了!

雖然我這樣悖逆,被地位沖昏了頭腦,但是神的大愛仍然陪伴我左右。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全能神發表的一篇新說話把我這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喚醒了。全能神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此時此刻我心裡特別溫暖,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原來神就在我的身邊,從沒有丟棄我,在對我說話,在安慰我,一直在等著我這顆剛硬的心向神回轉。回想自己信主時,一直被重用,被人高看、仰望,那時候盡本分撇棄花費特別有勁,總也不消極,可當神的新工作臨到時,需我放下高位,我就明知是真道也不願接受了,差點失去神的救恩。接受神末世作工以後,在神的帶領下我作工能有點兒果效,就覺得自己是做帶領的料,後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沒有我素質好、撇棄多卻當上帶領了,我一直沒當上,便活在誤解埋怨中認為神對我不公平,本分我也不好好盡了,耽誤了福音工作,做了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現在弟兄姊妹對我的所作所為有分辨了,我更覺得一敗塗地了,心灰意冷,感到前途暗淡無光,信神的路走不下去了,與神的關係越來越不正常。看了這篇神的話,我才恍然大悟,我這麼剛硬悖逆,神還在帶領我,從未放棄對我的拯救,世上還有誰能這樣無條件地默默為我付出,為我找不到方向而憂傷著急?只有神一直在苦苦巴望著我的回轉,神用他帶著生命力的話語來供應我,喚醒著我的心靈,盼我早日甦醒過來。我淚流滿面地一遍又一遍地讀神的這篇說話,剛硬的心一點一點被神的大愛融化了。這時我來到神面前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沒有丟棄我,一直在我身邊等著我回轉,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能從痛苦中走出來,願你開啟光照我,使我真正地認識自己,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把精力投入到讀神的話上,不去想別人會怎麼看我,也不管病痛多麼難受。感謝神!在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了些認識,我看到神的話說:「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一針見血揭示出我的情形,使我感到扎心難受,在我心裡最關心的就是有沒有地位,能不能當上帶領,若沒有地位就沒心思盡本分,也不願追求真理。回想信主耶穌時,我撇棄花費為主作工,就是為了在教會擁有地位,將來神的國降臨能做千夫長或百夫長,管理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積極傳福音,有點兒果效就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想在教會有出頭之日當上帶領;當野心慾望沒得逞時,我就破罐子破摔,不追求真理,也不好好盡本分,做了許多打岔攪擾的事,被撤換回家後知道弟兄姊妹對我有分辨了,就覺得這下我可身敗名裂了,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我感到痛苦不堪,連活著的希望都沒有了。我所受的痛楚都是我一直追求地位導致的,我不願意這麼痛苦地活著了,就在心裡禱告:「神哪!我一直追求地位總是誤解埋怨你,活得實在太痛苦了,我知道不該走這樣的道路,可臨到這樣的審判對付,我不知怎麼經歷了,願你開啟光照我明白你的心意。」

姊妹在讀神話

在我繼續尋求的過程中,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審判的話語揭示了我錯謬的追求觀點,我信神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想在教會當帶領掌權,讓別人圍著我轉,受這個野心慾望的支配,我一心追求高的地位,原來這是受撒但毒素「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出流」的支配啊!是神話語的揭示我才明白這樣的追求觀點不對,不合神心意,如果繼續沿著錯誤的道路走下去,最終什麼也得不著。我回想自己信神的歷程,雖然受苦花費,但追求地位的觀點始終沒變,整天為地位絞盡腦汁,有地位了我就高興,地位心得不到滿足就熬得死去活來,為了地位受那麼多苦,敗壞性情卻沒有什麼變化,當神不能滿足我的野心慾望時,就埋怨、對抗,破罐子破摔,活在消極、抵觸的情形中,對待本分掉以輕心,導致福音工作長期沒有果效,直接攔阻了福音工作的擴展。今天神擺佈環境,就是因為我的地位心太重了,我的本性太狂妄,就得經歷一些挫折失敗,才能認識自己,如果沒有這樣的顯明,我也認識不到自己追求地位的野心這麼重,感謝神讓我經歷這樣的審判刑罰,這是神在變化、潔淨我。現在想想多虧神沒有給我地位,這是對我的保守,如果真的有了地位,像我這樣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說不定能作出什麼惡來呢,到時候真就被淘汰了。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在心裡感謝神,是神話語的揭示顯明,我才認識到自己一直為地位活著,總想貪享地位之福,是在錯誤的觀點裡追求,真是太危險了!我不能再這樣追求下去,為了找到正確的追求目標,有實行的路途,我便繼續尋求,看到神的話說:「為神花費這是好事,但是他願意為神花費這是其次,他心裡喜歡的是地位,注重的是地位。你真能順服,無論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著,無論有沒有地位都能為神花費,這才算有理智,才算是順服神的人。你願意為神花費這不錯,神願意用你,但人應裝備真理才好用,總應有個預備階段。」(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有心志為神花費盡本分這沒錯,但是神不要人帶著存心摻雜盡本分。要想合神使用,得追求真理解決自己盡本分的觀點與存心,有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與順服,不管神把人放在哪裡,有沒有地位,都能忠心盡上本分。看到自己雖然一直在教會盡本分,卻只注重裝備字句道理,不注重實行真理,總有野心慾望,有地位盡本分就有勁,沒有地位就消極怠工、自暴自棄,沒有一點良心理智,對神也沒有順服,這樣下去怎麼能把本分盡好呢。神話語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不願再追求地位了,得好好追求真理,扭轉錯誤的追求觀點,不管有沒有地位,都把自己的本分盡好。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的話說得清楚明白,神拯救人不是看人的地位高低,也不看人作多少工跑多少路,不根據是否被人高看、仰望,地位再高不代表得著真理,不代表就能得到神的稱許。神定規人的結局是根據人有無真理,能否實行真理憑神的話活著,即使地位再高沒得著真理,性情沒有變化,永遠得不到神的稱許。以往我雖然撇棄花費挺多,受了不少苦,但是一直不追求真理,性情也沒有變化,流露了許多悖逆、敗壞也沒有尋求真理解決,看事觀點沒有轉變,活在這樣的情形中即使有了地位,也不會得著神的稱許。感謝神一次次的提醒、勸勉,擺佈環境讓我回頭反省認識自己,我願意做一個追求真理、喜愛真理的人,扭轉裡面追求名利地位的錯誤觀點。認識到這些,我心裡越來越亮堂,不再在乎有沒有地位了,願意多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

姊妹在做靈修筆記

後來,我的情形一點一點藉著讀神的話扭轉了過來,我又盡上了本分,我從心裡感謝神給我這次機會,從那以後我特別珍惜本分,沒有地位我也能正常盡本分了。有了這些實行和進入,我就以為自己有一些變化了,但神知道我的需要,藉著一次教會選舉再次顯明我,扭轉我錯誤的追求,同時我也看到神的性情美麗良善,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拯救、都是愛。

相關內容

  • 全能神帶我走上了真正的人生路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指給了我正確的追求目標、人生的正道,我不再為找個好妻子,為自己的私慾和情慾而苦惱、打算、虛空度日了,因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標、行路方向,我要把一生獻給神,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得著真理、生命,得著對神的真實認識,達到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變化成為新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因為我的全人是從神而來的,把我的一生還給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是真正的人生,我這樣活著才真正有價值、不虛空。是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征服了我

    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神的擊打管教保守了我、喚醒了我,神的愛、神的憐憫帶我走過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蠻得喪失人性的畜類,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該受咒詛、萬劫不復的地獄之子!縱有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心中的感慨,訴說不完我對神的虧欠,我只願快快脫去滿身的污穢,用實際行動來還報神,讓神心得安慰。

  •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每一次擺設環境、每一次刑罰審判都飽含著神對我誠懇的拯救與真實的愛,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期待,神巴望著我能早一天脫離撒但的苦害活在光中。神哪!你為拯救我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付的代價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忍耐、等候的時間也太長了,神啊,你為拯救我所作的太多太多了,我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今天,你的審判刑罰終於喚醒了我這顆麻木剛硬的心,使我看到了你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你愛的流露,以後不管你怎麼安排、怎麼擺佈,你都是我的主、我的神,我要順服在你面前永遠敬拜你、稱頌你、讚美你!

  • 踏上信神路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心裡就有享受,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