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高位 前途「無亮」

常新

信主的時候,我獨自扶持一片教會,那時候常會聽到弟兄姊妹說:「你這麼年輕,素質又好,為神花費付出那麼多,將來得的冠冕肯定是最大的。」看到弟兄姊妹都特別仰望、崇拜我,我覺得很有成就感,常常想:「現在我牧養澆灌這一片教會,將來在天國裡我就能管十座城或者五座城,我就是千夫長、百夫長……」為此,我為主花費跑路不怕苦不怕累,任勞任怨,沒多久我就成為千人教會的領袖。每當看到講台下那麼多雙渴慕的眼神在關注著我,我就感到無比自豪,多年來出人頭地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覺得這樣信神才有意義。

1999年,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讀神的話語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裡既高興又激動,但又很為難,想到一旦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就得放棄大帶領的地位,再也享受不到前呼後擁、眾星捧月的待遇了,我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就一直拒絕不願接受。後來,弟兄姊妹憑愛心一次次地和我交通,我明白了神兩次道成肉身的意義、目的,還有神三步作工的宗旨、人類的歸宿結局等方面真理,我更加確定這是神的作工,心裡就想:「我信主撇棄花費這些年,受了這麼多苦,不就為把主給盼回來嗎?如今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就算沒有地位,失去人的高看仰望,我也得跟上神的腳蹤。」幾番周折爭戰後,我毅然地放棄了我寶愛的地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因我追求的觀點沒有改變,沒有真理作根基,不知不覺我還是走上了追求地位的錯誤道路,經歷了神話語審判刑罰的作工,歷盡了心酸痛苦,我才看清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和後果,從而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一步步走上信神的正軌。

接受神的新工作不久,我就在教會裡盡上了傳福音的本分,當時聖靈大作工,我把幾十個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帶到了神面前。看到他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我高興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同時在想:「誰能一下子傳過來這麼多人啊,還是我行!」緊接著,為使新人扎下根基,需及時澆灌真理。一次聚會中,整個過程都是以我為中心,不管新人提出什麼問題,我都一一給解答,弟兄姊妹聚精會神地聽著,眼睛都看著我,帶領也向我滿意地點頭。快要散會的時候,一個新人對我說:「姊妹呀,你今天交通得真透亮,解決了我以往信主時很多不明白的問題。」聽著新人誇獎的話,看著帶領對我讚賞的眼神,我外表鎮靜,心裡卻美滋滋地想:「別看你們是帶領,也不見得有我交通得好,傳福音澆灌新人是我的強項,別看我現在不是帶領,憑著我的恩賜和才幹,將來我肯定能當上帶領,說不定以後我還得牧養澆灌你們呢!」

一晃幾年過去了,我還是一如既往傳福音,一直沒當上帶領,但我想當帶領的願望卻越來越強烈。一次去姊妹家,碰上幾個年齡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姊妹,交談中得知她們都被選上帶領同工了,每人都負責一片教會,看到她們在交通教會的各項工作,我在一邊特別尷尬,心裡不由得翻騰起來:「看你們當帶領多風光,教會裡什麼事都找你們,弟兄姊妹也都圍著轉。我差哪兒啊?只讓我傳福音,憑什麼我就當不上帶領呢?你們才信多長時間呢?當帶領我比你們有經驗,以往在宗教裡我就是帶領,我要是當帶領肯定比你們幹得好。論頭腦素質、工作能力,還有受苦付代價,我哪一樣不比你們強呀!我信主時就是千人領袖,信全能神了,怎麼就當不上帶領了呢?……」我越想心裡越堵得難受,覺得很委屈,不平衡。夜深人靜,弟兄姊妹都睡著了,我躲在被窩裡抹眼淚,實在睡不著就起來跟神禱告。後來,一想到別人能當帶領而我當不上,那我在教會裡還有什麼前途啊?這樣信神還有什麼意思呀?我心裡就非常痛苦,熬得死去活來,不知哭了多少次,為此常常落在黑暗之中。

姊妹讀神話感動的流淚

因我總想出人頭地當帶領,也沒心思傳福音了,帶領、同工和弟兄姊妹多次針對我的情形交通真理,我根本聽不進去,活在觀念誤解中,盡本分消極怠工,讓我去傳福音,我願意去就去,不願意去就不去,即使去了我也不用心傳,應付了事,總覺得讓我傳福音太屈才了,我就是當帶領的料。我還經常在弟兄姊妹面前炫耀自己在宗教裡管多少人,受過多少苦,怎麼付代價,想讓人高看我、關注我。因著我想當帶領的心一直不扭轉,盡本分應付糊弄,還總是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導致我靈裡越來越黑暗,失去了聖靈的作工,傳福音沒有果效,最後被安排靈修反省。

回家後,一天我在收拾房間時無意間發現一個日記本,我好奇地打開看,原來是帶領的記事本,我看到其中一頁寫著,「常新的情形表現:她特別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帶領同工安排什麼事,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不聽;常常在弟兄姊妹中間見證自己如何受苦,信主時當過什麼帶領;地位心特別重,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盡本分不忠心;因著沒有被重用對神觀念重重,怎麼交通也不回轉,因她在教會中不起好作用,現安排在家隔離反省……」看了這些話,我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人都癱軟了,心想:「這回各處教會可能都要解剖我,讓弟兄姊妹長分辨,以後還哪有我的出頭之日了?我這不是身敗名裂了嗎?我信神這麼多年,風裡來雨裡去的,不是全都徒勞了嗎?想想從小到大,上學的時候我當班幹部,信主耶穌時我一直當帶領,享受著眾星捧月的待遇,現在別說當帶領了,還被打發回家了,連盡本分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這些年我撇家捨業的,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當上帶領嗎?我做夢都沒想到能有今天的結果,我信神是要信到頭了……」我越想越難受,心裡撕心裂肺般地痛。接下來的日子,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不願意看神的話,也不跟神禱告了,心離神越來越遠,猶如行屍走肉一樣,心裡空落落的,每天度日如年,我的頭疼病也犯了,整天腦袋裡面像開火車一樣「轟隆轟隆」響個不停,腦子一點兒不清醒,再加上多年沒犯的痔瘡病也犯了,每天疼得只能站著,坐一會兒就疼得受不了。神的管教、責打一直伴隨著我,可我還是硬著頸項不回頭,不願反省自己。

一天,我和我媽在廚房包餃子,我一直低著頭幹活不說話,我媽看我這樣,焦急地勸我說:「小新哪,你太狂了,誰說話你都聽不進去,神說的話你也不聽嗎?別悖逆神了,向神回轉吧,你信神這些年就等著被神淘汰嗎?」聽了我媽的話,我心想:「你說得容易,這些年我撇棄花費這麼多,到現在也沒撈著個一官半職,說放下就能放下呀?往後教會裡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不追求真理被隔離反省了,我還怎麼見人呀,我哪有活路了?」此時的我心裡剛硬,根本聽不進媽媽的良言相勸,生氣地說:「我也想好好信神盡本分,可是教會不重用我呀!這能怨我嗎?這下我臭名遠揚了,我還哪有出頭之日了?……」我發洩著心中的不忿與不服,活兒也幹不下去了,轉身回屋了。此時我心裡非常痛苦,坐在床上想:「我怎麼能這樣呢?發這麼大火,還說出這些話,我怎麼變成這樣了?回想這些年我能作工講道,神沒少帶領我,神的恩典夠多的,神在我身上花費了太多心血代價,我不能就這樣下去。」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哪!我一直因為得不到地位消極,現在成了反面教材,各處教會還要解剖我,我也經歷不上去了。神哪!求你帶領我吧,我不能輕易放棄追求真理的機會,我願意往上夠,可是我自己實在沒有信心,願你開啟帶領我。」禱告之後我安靜了下來,暗立心志:我不能因得不到地位埋怨誤解神,讓神傷心了!

雖然我這樣悖逆,被地位沖昏了頭腦,但是神的大愛仍然陪伴我左右。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全能神發表的一篇新說話把我這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喚醒了。全能神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此時此刻我心裡特別溫暖,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原來神就在我的身邊,從沒有丟棄我,在對我說話,在安慰我,一直在等著我這顆剛硬的心向神回轉。回想自己信主時,一直被重用,被人高看、仰望,那時候盡本分撇棄花費特別有勁,總也不消極,可當神的新工作臨到時,需我放下高位,我就明知是真道也不願接受了,差點失去神的救恩。接受神末世作工以後,在神的帶領下我作工能有點兒果效,就覺得自己是做帶領的料,後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沒有我素質好、撇棄多卻當上帶領了,我一直沒當上,便活在誤解埋怨中認為神對我不公平,本分我也不好好盡了,耽誤了福音工作,做了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現在弟兄姊妹對我的所作所為有分辨了,我更覺得一敗塗地了,心灰意冷,感到前途暗淡無光,信神的路走不下去了,與神的關係越來越不正常。看了這篇神的話,我才恍然大悟,我這麼剛硬悖逆,神還在帶領我,從未放棄對我的拯救,世上還有誰能這樣無條件地默默為我付出,為我找不到方向而憂傷著急?只有神一直在苦苦巴望著我的回轉,神用他帶著生命力的話語來供應我,喚醒著我的心靈,盼我早日甦醒過來。我淚流滿面地一遍又一遍地讀神的這篇說話,剛硬的心一點一點被神的大愛融化了。這時我來到神面前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沒有丟棄我,一直在我身邊等著我回轉,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能從痛苦中走出來,願你開啟光照我,使我真正地認識自己,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把精力投入到讀神的話上,不去想別人會怎麼看我,也不管病痛多麼難受。感謝神!在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了些認識,我看到神的話說:「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一針見血揭示出我的情形,使我感到扎心難受,在我心裡最關心的就是有沒有地位,能不能當上帶領,若沒有地位就沒心思盡本分,也不願追求真理。回想信主耶穌時,我撇棄花費為主作工,就是為了在教會擁有地位,將來神的國降臨能做千夫長或百夫長,管理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積極傳福音,有點兒果效就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想在教會有出頭之日當上帶領;當野心慾望沒得逞時,我就破罐子破摔,不追求真理,也不好好盡本分,做了許多打岔攪擾的事,被撤換回家後知道弟兄姊妹對我有分辨了,就覺得這下我可身敗名裂了,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我感到痛苦不堪,連活著的希望都沒有了。我所受的痛楚都是我一直追求地位導致的,我不願意這麼痛苦地活著了,就在心裡禱告:「神哪!我一直追求地位總是誤解埋怨你,活得實在太痛苦了,我知道不該走這樣的道路,可臨到這樣的審判對付,我不知怎麼經歷了,願你開啟光照我明白你的心意。」

姊妹在讀神話

在我繼續尋求的過程中,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審判的話語揭示了我錯謬的追求觀點,我信神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想在教會當帶領掌權,讓別人圍著我轉,受這個野心慾望的支配,我一心追求高的地位,原來這是受撒但毒素「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出流」的支配啊!是神話語的揭示我才明白這樣的追求觀點不對,不合神心意,如果繼續沿著錯誤的道路走下去,最終什麼也得不著。我回想自己信神的歷程,雖然受苦花費,但追求地位的觀點始終沒變,整天為地位絞盡腦汁,有地位了我就高興,地位心得不到滿足就熬得死去活來,為了地位受那麼多苦,敗壞性情卻沒有什麼變化,當神不能滿足我的野心慾望時,就埋怨、對抗,破罐子破摔,活在消極、抵觸的情形中,對待本分掉以輕心,導致福音工作長期沒有果效,直接攔阻了福音工作的擴展。今天神擺佈環境,就是因為我的地位心太重了,我的本性太狂妄,就得經歷一些挫折失敗,才能認識自己,如果沒有這樣的顯明,我也認識不到自己追求地位的野心這麼重,感謝神讓我經歷這樣的審判刑罰,這是神在變化、潔淨我。現在想想多虧神沒有給我地位,這是對我的保守,如果真的有了地位,像我這樣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說不定能作出什麼惡來呢,到時候真就被淘汰了。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在心裡感謝神,是神話語的揭示顯明,我才認識到自己一直為地位活著,總想貪享地位之福,是在錯誤的觀點裡追求,真是太危險了!我不能再這樣追求下去,為了找到正確的追求目標,有實行的路途,我便繼續尋求,看到神的話說:「為神花費這是好事,但是他願意為神花費這是其次,他心裡喜歡的是地位,注重的是地位。你真能順服,無論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著,無論有沒有地位都能為神花費,這才算有理智,才算是順服神的人。你願意為神花費這不錯,神願意用你,但人應裝備真理才好用,總應有個預備階段。」(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有心志為神花費盡本分這沒錯,但是神不要人帶著存心摻雜盡本分。要想合神使用,得追求真理解決自己盡本分的觀點與存心,有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與順服,不管神把人放在哪裡,有沒有地位,都能忠心盡上本分。看到自己雖然一直在教會盡本分,卻只注重裝備字句道理,不注重實行真理,總有野心慾望,有地位盡本分就有勁,沒有地位就消極怠工、自暴自棄,沒有一點良心理智,對神也沒有順服,這樣下去怎麼能把本分盡好呢。神話語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不願再追求地位了,得好好追求真理,扭轉錯誤的追求觀點,不管有沒有地位,都把自己的本分盡好。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的話說得清楚明白,神拯救人不是看人的地位高低,也不看人作多少工跑多少路,不根據是否被人高看、仰望,地位再高不代表得著真理,不代表就能得到神的稱許。神定規人的結局是根據人有無真理,能否實行真理憑神的話活著,即使地位再高沒得著真理,性情沒有變化,永遠得不到神的稱許。以往我雖然撇棄花費挺多,受了不少苦,但是一直不追求真理,性情也沒有變化,流露了許多悖逆、敗壞也沒有尋求真理解決,看事觀點沒有轉變,活在這樣的情形中即使有了地位,也不會得著神的稱許。感謝神一次次的提醒、勸勉,擺佈環境讓我回頭反省認識自己,我願意做一個追求真理、喜愛真理的人,扭轉裡面追求名利地位的錯誤觀點。認識到這些,我心裡越來越亮堂,不再在乎有沒有地位了,願意多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

姊妹在做靈修筆記

後來,我的情形一點一點藉著讀神的話扭轉了過來,我又盡上了本分,我從心裡感謝神給我這次機會,從那以後我特別珍惜本分,沒有地位我也能正常盡本分了。有了這些實行和進入,我就以為自己有一些變化了,但神知道我的需要,藉著一次教會選舉再次顯明我,扭轉我錯誤的追求,同時我也看到神的性情美麗良善,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拯救、都是愛。

教會一年一度的選舉又開始了,選舉那天我來到聚會點,環顧來參加選舉的弟兄姊妹,不由得暗自高興,覺得我還是比他們強,就我適合做帶領,看來這次選舉帶領得有我一個。想到這兒,我特別激動,也特別興奮。這時,一個年齡大點的姊妹說:「我年紀大了,記性也不好,不適合做帶領,我來就是投票的,帶領的本分還是年輕人操練吧!」姊妹的話音剛落,主持選舉的姊妹說:「弟兄姊妹,這個姊妹的情形怎麼解決呀?大家發表一下觀點、看法吧!」弟兄姊妹爭先恐後交通自己的認識看法,我聽著心想:「聽你們一個個說的也不怎麼樣,等會兒我交通讓你們聽聽,你們就知道誰行了。」隨後,我一邊交通一邊偷偷地用眼掃視弟兄姊妹,看到他們有的聚精會神地聽著,有的時不時地點點頭,我心裡美滋滋地想:「看我交通的比你們強吧,一會兒投票你們都得選我當帶領,這次我可能要當上帶領了!」弟兄姊妹各自交通完後就開始投票了,唱票時我的心像敲鼓似的「怦怦」直跳,盼著能讀到我的名字,結果就聽到有我一票。我的心一下就涼了,腦子一片空白,臉上冒火,渾身冒汗,有個地縫都想鑽進去,感覺自己太丟人了,就想快點離開那兒,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緊接著姊妹公布福音組長的票,腦袋空空的我根本沒在意,當我回過神兒來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我被選為福音組長了。我心裡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心想,「當福音組長有什麼風光的,誰都能當,選我當福音組長不是大材小用嗎?當帶領是掌握全局,管的事多……」這時主持聚會的姊妹微笑著對被選上的三個帶領說著什麼,氣氛很融洽,我心裡很不是滋味,「當帶領就是好,馬上就被人重視,福音組長就是個傳福音的,商量什麼事不都是你們帶領說了算,我在這兒也沒什麼用,不想跟你們參與了。」灰心失望的我硬著頭皮跟她們打聲招呼回家了。

我垂頭喪氣地回到家,當我推開門走進屋,眼淚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心裡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什麼滋味。這時我知道自己情形不對勁了,我不願意這樣活在消極中與神對抗,於是來到神面前尋求:「神哪!我的地位心太重了,明知道追求地位不能蒙拯救,可我總是身不由己受地位的轄制。神哪!我不願意這樣下去,求神開啟引導我,使我對自己追求地位的敗壞根源有更深的認識。」

聚同工會時,帶領孫姊妹關切地問我:「姊妹,這段時間看你情緒低落,盡本分的負擔挺小,是不是因為沒選上帶領消極了?」我說:「我也認識到自己的地位心太重,可是一有合適的環境就流露,我也挺恨惡自己,不願意為了地位追求,但總是控制不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了。」孫姊妹交通說:「其實咱們追求地位都是撒但的苦害,是撒但的毒素敗壞我們,讓我們為了名和利追求。咱們看看神的話吧。神說:『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了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一個字是「名」,一個字是「利」,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可不可恨?(可恨。)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就沒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但是慢慢地,有一天你們都會認識到名和利是撒但戴在人身上的多麼大的一個枷鎖,等到那一天你認識到的時候,你就會徹底反抗撒但的控制,徹底地反抗撒但帶給你的枷鎖;當你想掙脫撒但所灌輸給你的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就會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也會真實地恨惡撒但帶給你的這一切,那個時候人對神才有真正的愛與渴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審判刑罰的話語中看到,咱們一直追求地位,都是撒但的苦害,撒但利用名和利將我們死死地捆綁著,這是撒但帶給我們的一個枷鎖,讓我們不惜一切代價為之奮鬥。想想從小到大撒但就藉著名人、偉人、教科書等給我們灌輸『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出人頭地,高居人上』『做人上人』等撒但毒素,受這些撒但人生法則支配,我們變得狂妄自大,崇尚權勢、地位,當我們得不到名和利時,就會埋怨老天不公,埋怨命運不如人意,甚至否認神、抵擋神,與神叫囂、對抗。追求名利使得我們與神之間有了不可逾越的鴻溝,為了得到名利我們遠離神、背叛神,沒有心思理睬神的說話作工。撒但就是利用名和利做誘餌,給我們樹立起一種錯誤的人生觀,從而達到它引誘我們遠離神、背叛神與它一同滅亡的目的。起初的天使長野心通天,神讓它管理眾天使,它不滿足,還想與神平起平坐,想掌控神造的人,最終被神打到了半空中。若我們信神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名利地位,就想在教會出人頭地,出大名,露大臉,當大帶領,其實質就是跟天使長一樣想掌控人,想當神,是與神爭奪神選民,是觸犯神性情的事,若不悔改,最終只能遭受神的懲罰。追求名利地位實在是我們追求真理、達到蒙拯救的最大攔阻啊,這條路是一條通向滅亡的路,背後隱藏著撒但的險惡用心,我們只有對名利地位的實質與危害看透了,才能從根源上解決我們追求名利地位的問題。」

另一個帶領王姊妹接著交通說:「是啊,以往我也一直受地位的轄制,為著地位患得患失,當本分調上調下的時候,自己也常常消極軟弱,不明白神的心意,當我看到神的話說:『地位對你來說其實就是個額外的、附加的東西,像一件衣服或者一個帽子一樣,你只要不拿它當回事,它就不算什麼。除非你自己總認為它是回事,它就把你控制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在神那兒看地位只是一個名詞,是一個稱呼,代表不了什麼,在神那兒沒有地位高低貴賤之分,是我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中太拿地位當回事了,我把地位當成炫耀自己、高舉自己的籌碼,看得比我的生命還重要,我這樣的追求是與神的要求背道而馳的。想想神為拯救我們卑微隱藏道成肉身,來到我們這些敗壞的人中間,神本是至高無上的,但他從不以地位自居,而是默默無聞發表真理供應著我們的一切所需,為的是讓我們得著真理成為我們的生命,學會從神的話中分辨善惡,從而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蒙神拯救,這樣我們活著就不苦、不累了,神的實質真是太美善了!再看看自己只是個小小的受造之物,被撒但敗壞得本沒有什麼可取的地方,是神的高抬給了我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機會,而我卻不甘心盡好自己的本分,總想當帶領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讓人高看、崇拜,總貪享地位之福,想站在高位上領導別人讓人順從,真是太不知羞恥了!這樣追求下去後果真是太可怕了!」

聽著姊妹們的交通,我心裡特別扎心難受,看到自己狂妄自大,沒有敬畏神的心,總想當帶領讓人高看,想在人心目中佔有一席之地,這都是受撒但毒素的支配,使我總有野心慾望,怎麼也放不下,也沒心思盡本分了,在本職工作上沒有忠心,跟神越來越沒有正常關係,落在黑暗中痛苦不堪,成了撒但的犧牲品、笑料。受撒但毒素的控制、捆綁爭名奪利,我不知哭了多少次,受了多少苦,真是太可憐了。我終於看透撒但讓人追求名利的險惡用心,追求名利地位就是與神為敵,是想當神呀,這樣追求只能讓我離神越來越遠,與神敵對,最終觸犯神的性情,成為敵基督遭神懲罰。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這樣下去不和天使長一樣的結局嗎?

這時,孫姊妹又說:「回想自己一次次在名利地位上失敗跌倒,消極怠工,悖逆抵擋神。藉著讀神的話,經歷神作工,我明白了一些真理,才逐漸對名利地位的實質能看透一些了,從心裡有了棄絕撒但、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的心志和勇氣,當我憑神話真理活著時,就慢慢地不再受名利地位的轄制和捆綁了,裡面有了平安踏實的感覺,我也真實感受到只有神的話語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權勢,給我們指出人生正確的追求路途。我又想起了一段神話語,我們一起來讀讀吧。」

姊妹把神話語書遞給了我,我讀道:「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讀完神的話,我心裡更亮堂有路了,我說:「是啊,其實神的話早就給我們指出了正確的實行路途。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管神把我放在哪兒,都應該老老實實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自己的本分。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是神命定好的,我應該在神擺設的環境中追求真理,力所能及地把本分盡好,這才是我該有的理智和追求。當我認識到這兒時,心裡特別的坦然踏實。感謝神的審判刑罰喚醒我麻木剛硬的心,給我悔改變化的機會,我願珍惜神的高抬和拯救,竭力追求真理,擺脫撒但捆綁我的名利地位的枷鎖,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聽我這麼交通,大家都點頭贊同,為我能有這樣的收穫感到高興,我心裡也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輕鬆、釋放、自由。是神的審判刑罰讓我對追求地位的根源有了清楚的認識,看到追求地位不值錢,沒有任何的價值意義,從心裡願意放下對地位的追求。當我這樣一點一點明白真理時,心裡越來越亮堂,實行真理也有動力了,光景也越來越好。在盡本分中我看到了神的祝福,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傳福音,把我們身邊一些渴慕真理的人帶到了神的面前,我心裡特別踏實、享受,越來越覺得盡傳福音的本分太重要了,真是神對我的高抬。

聚會中姊妹交通神話

後來,我們教會的兩個帶領調到外地盡本分了,我沒有想再去爭當帶領,而是為她們的追求與長進高興。後來教會從別處調來兩個新選上的帶領,我心裡又稍有點波動,心想:「教會這麼多人,還用從外地調帶領啊?我不就適合當帶領嗎?」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流露名利地位的敗壞性情了,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不去追求名利地位,實行真理背叛肉體滿足神。」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又想到講道交通中說:「讓咱們做一個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別做大樹,你是一棵樹,你也別想成為一座高樓,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樣活著最好,活著不累。」(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感謝神的帶領,使我更明白了神的心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都是造物主的手在擺佈安排著一切,不管讓誰當帶領,都是神命定好的。既然神命定我盡傳福音的本分,我就該放下自己的野心慾望,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腳踏實地傳福音,把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這是神給我的託付,也是我的本分。不管把我放在哪裡,我都要追求真理、追求生命,維護好教會利益,盡到自己的責任完成託付。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特別輕鬆快樂。帶領來到我們教會後,我正確對待他們的優缺點,跟他們和諧配搭盡本分,雖然有時也會流露名利地位方面的敗壞,但我不受它轄制、捆綁了,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時至今日,想起這些經歷還覺得記憶猶新,雖然成了我心酸的往事,但我從中體嘗到神對我的愛和拯救,也有了一些真實的收穫。我不由得想到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整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啊!這是大的變化,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最終作成的就是這樣一班人,為真理活著,為神而活著,為著正義的事而活著,這就是真正人的樣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這才是有人性的人》)我終於明白了,只有放下名利地位,追求真理,為神活著才是最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這樣活著才踏實有享受,這不是任何人高看、羨慕、仰望、崇拜能換來的。以前我不明白真理,憑撒但的毒素與法則活著,我的人生觀、價值觀是扭曲的,是跟神拯救人的心意背道而馳的,為此我歷經了太多的心酸,在錯誤的觀點裡追求我活得太苦、太累了,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今,在神的話裡我重新建立了正確的人生觀,明確了自己該追求的方向,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著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人生。感謝神對我拯救,是神審判刑罰的話語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帶領我擺脫了撒但捆綁我的枷鎖——名利地位,使我賴以生存的撒但人生法則得到轉變,活在了自由釋放的境地裡。今天我能活出一點人樣,都是神話語的審判與帶領達到的果效,我真心地感謝神!阿們!

相關內容

  • 名利地位害我不淺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追求名利地位是完全與神的心意和要求背道而馳的,神的要求是讓我們做一個能順服神、安分守己地盡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能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做人,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做事,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該有的追求。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按神的要求做人做事,才能不再活在爭奪名利地位的敗壞性情當中,擺脫撒但性情所帶來的消極反面的情形,才活得快樂幸福,自由釋放!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征服了我

    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神的擊打管教保守了我、喚醒了我,神的愛、神的憐憫帶我走過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蠻得喪失人性的畜類,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該受咒詛、萬劫不復的地獄之子!縱有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心中的感慨,訴說不完我對神的虧欠,我只願快快脫去滿身的污穢,用實際行動來還報神,讓神心得安慰。

  • 神的審判潔淨變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神的話和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把神對我們的要求,還有解決狂妄自大的實行路途給我們說得很清楚,不管我的觀點對不對,也不管姊妹提出的建議是否合適,我首先得有一個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態度,不堅持自己,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能和姊妹一起交通商量,這才是實行真理,才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把本分盡好,達到讓神滿意。

  •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從小就比較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打架吵鬧,也很聽父母的話,是大人們眼中的乖乖女。因此,周圍的人都很羨慕我的父母,說他們有福氣,生了一個好女兒。就這樣,我在周圍人的讚揚聲中一天天長大。

  •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我是個特別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學後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與薰陶,使我變得更加目中無人,自命清高。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後,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人樣。認識到憑著狂妄本性活著走的是敵基督道路,是作惡抵擋神的,若不悔改必遭受神的懲罰,從而促使我尋求真理,脫去狂妄性情,早日得變化、潔淨,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