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屬靈爭戰中看見神的愛

志 遠

引 言

撒但是與神為敵的惡者,一直想敗壞、吞吃神所造的人類。當神作工拯救人時,撒但尾隨神後處處打岔、攪擾神的作工,因此每一位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都不同程度地臨到了撒但的攪擾、試探。那作為基督徒,我們該如何對待撒但的試探呢?是逃避畏縮,還是依靠神得勝撒但?下面我們一起看看志遠姊妹的經歷,從中尋找當實行的路。

何其有幸,我迎接到了天主重歸

我原是天主教的一名信徒,每天早晚都跪在天主耶穌釘十字架的畫像前背誦經文,巴望天主能早日接我們進天國。一天,大哥帶著劉弟兄來給我們講道,劉弟兄從聖經舊約、新約一直講到默示錄,最後見證說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後基督全能神。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揭開了隱藏幾千年的奧祕,像全人類是怎樣發展到今天的,撒但是怎樣敗壞人的,天主是怎麼作工拯救人的,人類以後的結局歸宿是怎樣的,等等。劉弟兄還交通說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分為三步,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和末了的國度時代。律法時代雅威上主頒布律法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使人知道了什麼是罪;恩典時代天主耶穌為救贖人類捨命釘十字架,使人罪得赦免;末了的國度時代,天主再來作最後一步審判工作,發表話語除去我們的犯罪本性,使我們徹底脫離罪性的捆綁得著潔淨,最終把我們帶入美好的歸宿中。神拯救人的三步作工一環緊扣一環,每一步工作都是建立在上步工作的基礎上,一步比一步拔高,缺一不可。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聽劉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一些信天主多年不明白的真理,心裡很亮堂,也很有享受,我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欣然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姊妹很高興的在聚會

此後,我常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學唱詩歌,心裡感到無比甘甜。我覺得自己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太晚了,很多真理都不明白,所以我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可沒想到……

讀神的話瞌睡不已,甚是苦惱

一個禮拜後,我發現自己的狀態不對了,拿起神話語書翻開一頁還沒看幾行,我的眼睛就澀得睜不開了,我努力地睜開眼睛,可一看神的話就打哈欠,眼睛還直流淚。我很想看神的話,但睏得實在是看不下去。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跟神禱告:「神啊,我一看你的話就犯睏,想看卻沒精神,求你帶領我勝過肉體。」禱告後,我多少有點兒精神了,可當我再次拿起神話語書看時又開始犯睏了,我心想:「這可能是我白天帶孩子累的,等第二天再看吧。」誰知,第二天也是如此。我很納悶:「這是怎麼回事呀?我讀的可是天主耶穌再來發表的生命言語,怎麼會瞌睡呢?以往信天主時,我閉著眼睛背聖經都不瞌睡,可現在一讀神的新說話怎麼就瞌睡成這樣呢?難道……難道我信錯了?」可轉念一想,「不對呀,這些天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聽劉弟兄的交通,我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我不能因著看神的話打瞌睡就懷疑神的作工呀,可我看神的話這麼瞌睡是怎麼回事呢?」就在我納悶時,忽然想起前幾天聚會時一姊妹讀的一段神的話:「神以經營人來打敗撒但,撒但以敗壞人來結束人的命運,攪擾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則是拯救人類。……神一邊作工作,它一邊攪擾,到末世它攪擾完了,神的工作也結束了,神要作的人也作成了。神從正面引導人,他的生命是活水,無限無量,撒但敗壞人敗壞到一個地步,最終生命活水將人作成,撒但無法插手作工,這樣,神就能把這些人完全得著了。撒但現在還不服氣,一直跟神比試高低,但神並不搭理它,神說過:我必勝過撒但的一切黑暗勢力,勝過一切黑暗權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當時姊妹交通說:「神作工拯救人,撒但卻步步尾隨,攪擾、打岔神的作工。尤其末了這步工作,我們被撒但敗壞至深,受罪性捆綁常常犯罪抵擋神,神根據我們的需要發表話語審判我們,除去我們身上的罪性,徹底潔淨、變化我們,最終把我們帶進美好的歸宿中。但撒但不甘心失敗,它不想讓我們歸向神蒙神拯救,就想方設法施行各種詭計攪擾我們,利用我們肉體的軟弱來攻擊、試探我們,就像讓我們看神的話時心煩、打瞌睡,讓我們生病,或讓我們家裡不平安,等等。撒但就是想讓我們對神產生疑惑,甚至埋怨神、背叛神,最終回到撒但權下繼續被它苦害、吞吃,這就是撒但的險惡用心。我們若遇到這些情況,應知道這是撒但的試探,要多多跟神禱告,求神帶領引導,也要多尋求神的心意,依靠神得勝撒但的試探,不要對神的作工產生疑惑。比如我們看神的話打瞌睡時,一方面跟神多禱告,把自己的實際難處向神交託、仰望,還得實際地背叛肉體,站起來唱唱詩歌、跳舞讚美神。神是全能的,相信只要我們真心依靠神,有心志背叛撒但,神就會帶領我們勝過撒但的攪擾試探,為神站住見證。」

回想著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才意識到自己看神的話打瞌睡是撒但在攪擾我,它想讓我懷疑神的作工,從而離開神。好險,我差點兒就上了撒但的當!於是,我趕緊在心裡跟撒但宣告:「撒但,你越攪擾我,越證明我信的是真道,我越要看神的話,不管你如何攪擾,我都不會再中你的詭計!」之後,我就按姊妹說的讀神的話犯睏時就站起來學唱詩歌,不一會兒就不那麼睏了,等再打瞌睡時,我就趕緊跪下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和信心,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攪擾。這樣的光景持續了好幾天,期間,我一遍遍地跟神禱告,求神帶領我。沒想到,神真垂聽了我的祈求,幾天後我再看神的話就不瞌睡了,而且越看越想看,越看越能明白神的心意。

姊妹在戶外看書很開心

我很喜樂,感到自己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得著神話語的親自牧養澆灌真是太榮幸、太有福了!於是,我更加渴慕神的話,希望能多裝備些真理,以後能跟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見證神,把那些真心信神、急切盼望天主重歸的弟兄姊妹都帶到神的面前。

舊病復發,心生怨言

可就在我心志滿滿時,撒但的試探、攪擾再次臨到了我……

一天晚上,我的月子病(生孩子時落下的疾病)突然犯了,渾身疼痛,我坐也不是躺也不是,頭上和身上直冒虛汗,最後渾身都動不了,想翻身還得讓丈夫幫我。那一夜,我疼得沒合眼,心想:「這病來得太突然了,平時我都是陰天才犯月子病,但也只是腰有點兒酸,身上不太舒服,天氣一晴就好了,可這幾天都是晴天,我怎麼就犯病了?而且這次比平時嚴重得多,真是反常啊,難道這又是撒但在試探、攻擊我?不行,我可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於是,我在心裡跟神禱告:「神啊,我突然犯病,不知是不是撒但的攻擊、苦害。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求你加給我信心,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攪擾,不埋怨你。」第二天,丈夫看我疼得實在受不了,就去給我買了點藥。我想:「以往犯病吃點藥就好了,現在我信神了,應該會好得更快。」可沒想到,我一連吃了兩天藥也不見效。白天我扶著牆還能勉強下床,可一到晚上疼得我根本不能下床走路,吃藥也不管用,什麼活兒都幹不了。我一直向神禱告,可病就是不見好,我不由得想:「我還有兩個幾歲的孩子需要照顧,這病要是一直好不了可怎麼辦啊?我也向神禱告了,神怎麼不看顧保守我呢?」

軟弱之時,神話語來帶領

就在我消極軟弱時,一個姊妹得知了我的情況,就來我家看望我。姊妹耐心地給我交通神的心意,並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姊妹讀神話

姊妹交通道:「神的話把靈界神與撒但爭戰的實情給我們揭示出來了。今天這個疾病突然臨到我們,這是撒但對我們的苦害,但也有神的許可,背後是一場屬靈爭戰。撒但知道我們特別寶愛肉體,就利用肉體的病痛來攻擊我們,企圖擊垮我們對神的信心,使我們誤解神、埋怨神,甚至否認神、背叛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就藉著撒但的試探來檢驗我們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真心信神的人無論臨到什麼不合自己觀念的環境,不管撒但如何攪擾、試探都能持守對神的忠心,為神站住見證滿足神,不會對神發怨言,更不會否認神離神而去。就像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他失去了所有的家產、兒女,就連他自己渾身上下還長滿了毒瘡,受盡痛苦折磨,但約伯一句怨言也沒發,更沒因肉體與心靈所受的痛苦否認神、背叛神。約伯對神的敬畏、信心與順服讓撒但徹底蒙羞失敗,他在試探中為神站住了見證,蒙了神加倍的祝福。我們也應該效法約伯,不管臨到什麼病痛或苦難,都應持守對神的信心與忠心為神站住見證,以實際表現來回擊撒但、羞辱撒但。」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才認識到,我今天能受這樣的苦,這是神的愛臨到了我,神給了我一次分辨撒但詭計為神站見證的機會。想想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還不配讓神檢驗呢,這是神對我的高抬啊!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肉體受了幾天的苦,看不見神的保守就沒信心了,開始埋怨神,陷入撒但的試探裡,一個勁兒地求神趕緊把我的病挪去,這在神面前哪有見證啊!認識到這些,我感到很蒙羞。

反省自己,竟有得福存心

接下來,姊妹根據我的情形又交通說:「我們臨到病痛,一方面得看透靈界爭戰,識破撒但的詭計;另一方面,我們還要反省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找到埋怨神的根源,這樣才能徹底解決問題。我們再來讀一段全能神的話就更清楚了,神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麼認識》)

神的話把我們信神與神搞交易、向神索取恩典祝福等情形表現都揭露出來了。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本性都特別自私,無利不起早,做什麼事都是為個人利益圖謀,連信神都是為了得恩典、得祝福。在我們的觀念裡都認為:我們信神了,神就得保守看顧我們,讓我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事業順利、前途光明,無論我們向神索要什麼,神都得有求必應。因此,當我們臨到病痛或家裡發生禍患時,我們就會理直氣壯地埋怨神為什麼不保守我們,甚至還能背叛神離神而去。這就看到我們信神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順服神、敬畏神,而是在與神搞交易,是在利用神、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我們信神的摻雜實在是太多了!神是造物的主,我們人本是受造之物,若沒有神給的氣息、神賜予生存所需的一切,我們根本無法存活,可我們卻一味地向神索要恩典、祝福,這樣的人還哪有一點良心理智?所以,我們在神面前得站對自己的位置,無論神是否給我們恩典、祝福,我們都應該無條件地順服神、敬拜神,這才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該做到的。

姊妹,現在我們對自己在病痛中埋怨神的根源是不是清楚了?其實就是因著我們信神的觀點不對,當撒但苦害我們,利用身體的病痛來攪擾我們時,我們不會分辨撒但的詭計,反而一味地向神提出無理智的要求,結果當病痛遲遲不見好轉時我們就消極軟弱,對神生發怨言。神允許撒但的攪擾臨到我們,藉此顯明了我們得福的存心,讓我們及時扭轉不對的信神觀點,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信神、敬拜神,這樣我們的信才能得著神的稱許。」

聽完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更亮堂了。想到我月子病剛犯的時候,雖然也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試探,我不能埋怨神,但心裡卻想著只要我跟神禱告,再配合著吃藥,神就會讓我很快好起來。可當我吃藥不見效時,就對神失去了信心,開始埋怨神。反省到這兒,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觀點確實不對,信神只是為了求恩典、祝福。撒但也正是藉著我得福的心來攪擾我,讓我對神生發埋怨,不知不覺中了撒但的詭計。我得扭轉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擺正心態,不管病好不好,我都要敬拜神、順服神。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願向你悔改,不管我的病好不好,我都不再埋怨你,我要站住見證讓撒但徹底蒙羞,一直跟隨你走到底!」

存心順服,看到神作為

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活在病痛中了,也不再埋怨神了,雖然晚上還需要丈夫幫我翻身,但我忍著疼也堅持聚會、禱告、讀神的話。過了幾天,我身上的疼痛不知不覺減輕了,晚上能翻身了,也能慢慢下床走路了。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對神更加有信心了。

後來,我跟姊妹們一起去傳福音,當我騎自行車時身上雖然還有點疼,但我沒有受病的轄制。當看到原派別的一些弟兄姊妹也接受了天主再來的作工時,我心裡感到很踏實平安。就這樣,我一直忙著傳福音,心也不注重肉體的病了,過了一段時間,我的病竟不知不覺全好了,真是感謝神!

經歷後的體悟

現在回想起那段時間的經歷,我真實地體會到:病痛臨到並不是壞事,而是好事,這對我定真神的道很有幫助。若不是藉著撒但的試探,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靈界爭戰,對撒但極力與神爭奪人,控制人、佔有人,斷送我們蒙拯救的卑鄙存心也不會有分辨,對神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的良苦用心也不會有所體會。經歷過來,我的肉體雖然受了一些苦,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矯正了自己信神的錯誤觀點,我所受的一切苦也都是值得的,感謝全能神!

相關內容

  • 如此較量 我獲益很多(有聲讀物)

    自從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撒但就一直在攪擾、苦害我們,而神從始至終都在拯救我們,讓我們脫離撒但的苦害。回想自己的經歷,自信神後,撒但就一直想方設法施行詭計攪擾我,它利用女兒和丈夫生病,讓我消極軟弱,誤解神、埋怨神,妄想使我離開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看顧保守,被它拉向地獄。而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藉著實際的人事物讓我看透了撒但的邪惡本性與卑鄙存心,也藉著實際的熬煉來潔淨我信神不對的存心,讓我能棄惡從善,不再憑得福存心活著,而能憑神的話活著,以自己對神真實的信心來打敗撒但,被神得著。神的全能智慧奇妙難測,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太真太實了!

  • 撒但圍攻 神愛相伴(有聲讀物)

    在這場屬靈爭戰中,我看到了神的愛,當撒但利用謠言來迷惑我家人,讓他們逼迫、攔阻圍攻我時,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一次次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讓我有了與撒但爭戰的心志,能為神站住見證,感謝神!將一切榮耀歸於寶座上的獨一真神!

  • 衝出重圍(上)(有聲讀物)

    『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 走出謠言的陷阱(有聲讀物)

    從表面上來看,撒但抵擋神的氣焰囂張,但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起初,撒但敗壞了人,但神不直接毀滅它,而是藉著神的三步作工來拯救人類,在拯救人類的同時,神允許撒但攪擾、打岔,目的就是為了顯明撒但敗壞人類、迷惑人類,瘋狂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惡魔真面目,讓人類實實際際地看清撒但的醜惡嘴臉和邪惡實質,這樣人就能主動棄絕撒但、背叛撒但而歸向神,這樣撒但就徹底蒙羞失敗了,這是打敗撒但最有力的見證,更是神智慧的顯明之處。

  • 神話語引領 步步得勝(有聲讀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