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也是一種獲得

小 朱

夏日的夜晚,有些悶熱。

張蒙手插著衣服口袋心事重重地走在馬路上,美麗的夜景和熱鬧的喧囂聲都沒有吸引她的心,此時的她心裡感到鬱悶、孤獨。她走累了,就在路邊的一個石坎上坐下,低頭沉思著。

姊妹在低頭沉思

「張蒙,是你嗎?」以前的鄰居何雨從張蒙跟前路過喊道。

「何雨,是你!」張蒙又驚又喜。

……

兩人回到了張蒙家,張蒙開始傾倒心中的苦惱。

「昨天我剛到聚會點,小青姊妹就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她寫的文稿被選用了,我一聽這話,臉就像被人搧了一巴掌似的,心想:『小青剛開始操練寫文稿,沒想到第一篇就被選用了,而我都寫好長時間了卻沒選上一篇,這讓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啊!』當看到弟兄姊妹都向她尋求寫文稿的路途時,我更是如坐針氈,恨不得馬上逃離現場。」

「姊妹寫的文稿被選用了這是好事啊,我們應該高興才對呀?」何雨不解地問。

「可是,小青她原本不會寫文稿,是我指導幫助她寫的,文稿上交後上層文稿組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議,也是我給她提供修改思路的,最後這篇文稿被選用了,功勞全歸到她頭上了。看到弟兄姊妹圍著小青問長問短時,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恨不得告訴大家這篇文稿是在我的指導下寫成的!心裡很不甘心只做個幕後者,沒名沒分的。我心裡很糾結,甚至想到以後我可不再幫她了,我幫她,她得名、露臉,我卻啥也得不著,我越幫她,她的文稿越被選用,就越顯得我無能,我這不是在跟自己過不去嗎?」張蒙越說越生氣。

何雨靜靜地聽著,邊聽邊揣摩怎樣幫助張蒙。

張蒙表情憂鬱,又有點忿忿不平,繼續說道:「這下我的臉可丟盡了!弟兄姊妹會不會想:以前還認為張蒙文稿寫得好,現在看來也不怎麼樣啊,小青姊妹剛開始寫就被選用了,我們以前真是高看張蒙了……」張蒙說著說著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她神情沮喪地嘆了口氣:「唉!現在我對自己感到很失望,我怎麼這麼差勁呢,寫了這麼長時間文稿還不如一個剛寫的……」

何雨輕聲說道:「張蒙,我能體會到你的感受,臨到不如自己意的事,心裡愁苦、軟弱這正常,但你不能陷在消極情形中受撒但的愚弄苦害,得多來到神面前禱告,讀神的話,尋求神擺設這個環境的心意是什麼,該實行進入哪方面真理,神的話說:『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怎麼拯救啊?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的話明確告訴我們,顯明的目的是拯救,是成全。神擺設環境顯明我們的敗壞,神的心意是讓我們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與本性實質,從而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若沒有這樣的環境顯明,我們不可能認識自己,更不可能達到被潔淨蒙神拯救。」

「是啊,你這一交通倒是提醒了我,我怎麼就不尋求尋求神的心意呢?」張蒙開始冷靜了下來。

「張蒙,這兩天你消極軟弱是什麼原因導致的,你想過嗎?為什麼你起初幫小青那麼有勁,當小青文稿被選用沒提你的名,你心裡就難受,甚至為自己鳴不平?」

「是為了臉面、名利。」張蒙想了想,小聲地說。

「是的,我記得有段神的話說:『做什麼事都得維護自己的臉面,把這個放在第一位,為自己說話,為自己詭辯,為自己做任何的事。光彩的事他往前湊,想讓人知道有他一份,其實這事跟他無關,但他總不甘落後,總怕別人小瞧,總怕人說他什麼也不是、什麼也做不了、什麼才幹沒有,這是不是撒但性情支配的?這就是撒但性情。』(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我們深經撒但敗壞,不管做什麼事總維護自己的臉面,把臉面、虛榮、地位放在第一位,出頭露臉的事總往前衝,生怕沒人看見,盡本分若出現偏差漏洞要承擔責任時就往後退,這完全是受撒但敗壞性情支配做事啊。就拿自己來說吧,前幾天,我與姊妹一起去傳福音,福音對象受宗派人攪擾,對神的作工有觀念不接受,回來跟負責人反映情況時,我就把責任推到姊妹頭上,埋怨姊妹沒把真理交通明白。之後,我看到這段神的話心裡很受審判,反省認識到自己特別自私卑鄙,平時在盡本分中只要工作達到些果效,自己稍微參與點兒就常常把這事和自己聯繫上,甚至還想大肆宣揚,說自己是怎麼落實工作的,而這次傳福音沒把人傳過來,就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我能做出一些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來,活出的是狂妄自大、自私、詭詐的撒但性情,沒有真正人的樣式,真是讓神厭憎啊!認識到這些,我向神立下心志,以後做事再流露不對的存心意念想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時,我願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根據神的話行事做人。」

聽了何雨的一番交通,張蒙很蒙羞:「的確是這樣,小青寫的文稿被選用了,這是她與神配合的結果,我只是起了點輔助作用,卻非要往前湊,強拉硬拽想把好事攬到自己頭上,甚至還想跟姊妹爭,不就是虛榮心在作祟嗎?想想以往,有些年老的弟兄姊妹不會用平板電腦,我教他們時,他們誇我幾句我就感覺臉面很光彩;剛開始操練寫文稿時,姊妹誇我會用詞造句,文筆不錯,我心裡就美滋滋的,認為自己是教會裡的文字人才;當小青姊妹的文稿被選用,而我沒有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虛榮心沒得到滿足時,我就忿忿不平,不想再幫助姊妹,甚至還消極不想盡本分。我就是喜歡聽好聽、順耳、奉承的話,臉面太重,太虛浮了。唉!我打著盡本分的旗號處處滿足自己的虛榮臉面,太悖逆、傷神心了。感謝神!我現在明白一點神的心意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就是為了變化我的敗壞性情,使我能憑神的話做人,我不願再悖逆神了。」

「這就對了!」何雨笑著說。

此時的張蒙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擔,一下輕鬆了許多,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送走何雨後,張蒙回想這兩天發生的事,心裡不再是嫉妒和痛苦,她感謝神的拯救,藉著何雨的交通使她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對自己追求臉面地位的敗壞性情也有了些認識,她立志背叛肉體,放下虛榮臉面,好好滿足神。

接下來,張蒙與弟兄姊妹一起寫文稿,有時看到自己寫的不如別人,覺得沒面子時,她就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自己的臉面,按照神的要求行事。當她這樣實行時,心裡亮堂了,感到這樣做人心裡踏實。

這天是聚會的日子,張蒙高高興興地走進聚會點,看到小青和幾個姊妹正在看文稿。小青見張蒙進來,高興地把文稿遞給張蒙,說:「張姊妹,上層文稿組來信說我這篇文稿寫得有些實際,只是還需要補充一些內容,讓我趕緊補充好發給他們。」

張蒙一聽這話,心又如針扎了一樣,臉色也漸漸沉了下來,她酸溜溜地說:「感謝神!你長進真快,真會寫!」但她心裡卻不服地想:「這也不完全是你的功勞,還不是文稿組弟兄姊妹指導幫助你寫的……」張蒙猛然意識到這個情形不對,又在嫉妒姊妹,就趕緊呼求神保守她的心,慢慢地,她的心平靜了一些。

「張蒙,等我把文稿補充好,你幫我打在卡上啊,越快越好!」小青急忙地說。

這句不經意的話,讓張蒙剛剛平復下來的心不由得又開始翻騰:「難道我文稿沒寫好你就可以任意使喚我嗎?難道你寫得好一點就可以任意指揮別人!」張蒙不禁漲紅了臉,心裡像是堵了一股火,她感覺小青是在顯露自己,同時也是對她的譏諷與貶低,使她在弟兄姊妹面前顏面盡失,她心裡倍受痛苦,眼淚在眼圈裡直打轉。但有了上次的經歷,她不願再悖逆抵擋神,就禱告呼求神保守她勝過試探。

「嗯,好的,等你寫好了,我幫你打。」張蒙忍受痛苦,竭力背叛自己不順不服的意念。

隨後,張蒙看到了上層文稿組對她前段時間寫的一篇文稿的回覆信,她原以為這篇文稿能被選上,不料回覆建議中說還缺少內容,需要補充。此時張蒙如同癟了氣的皮球,她心中憋悶,不禁喃喃自語:「到底怎麼寫才能被選用呢?小青上一篇被選用了,這篇又說寫得好,我怎麼就一篇也選不上呢?不行!我得爭口氣,爭取寫出一篇成功作品來挽回局面,不管怎麼說我操練這麼長時間,在寫文稿上還是有些實力的,她能寫出來,我也能寫出來,我就不信比不過她!如果不能超過小青,我的臉就真沒地方擱了。」

在之後的日子裡,張蒙每天起早貪黑地讀原則,查資料,掌握寫作技巧,每寫好一段就一遍一遍地檢查,修改。就這樣,張蒙整天坐在電腦前不斷地寫啊,改啊,有時還忘了吃飯、睡覺,她時常告誡和激勵自己決不能落在小青的後面。可是,她越想寫好越寫不好,寫出的文稿語言乾巴,前言不搭後語,寫了上句沒下句,一天下來冥思苦想也只能寫一點點。張蒙感到靈裡黑暗痛苦,每天在煎熬中度過,無奈,她只有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這些天又活在敗壞性情裡了,為了能超過姊妹,我拼命地寫文稿,想為自己挽回顏面,可是我越這樣想越寫不出來,感受不到你的帶領,心裡特別痛苦,我知道自己帶著這樣的存心寫文稿太讓你失望和厭憎。神啊,我錯了!我願意悔改。神啊!我也想擺脫爭名奪利的情形,可虛榮心總是牢牢地控制著我,神啊!求你拯救我……」張蒙淚如雨下,一遍遍向神傾訴、懺悔。

禱告後,張蒙心裡不那麼難受了,她靜下心來思考:為什麼我想放下臉面虛榮實行真理,卻總是身不由己地受捆綁轄制呢?到底怎樣才能脫去臉面虛榮不被它捆綁?張蒙急切地想找到答案。

「叮咚!叮咚!」

聽見門鈴聲,何雨起身開門,看到張蒙愁眉苦臉地站在門外。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嗎?」何雨邊招呼張蒙邊問。

張蒙坐在沙發上向何雨述說了事情的經過和自己的苦惱。

兩個姊妹扶持幫助

「你困惑、迷茫,想脫去臉面虛榮,卻總是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對於這個問題,我們看段神的話吧。」

何雨拿來神話語書,讀道:「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可不可恨?(可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六》)

何雨抬頭看著張蒙說:「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撒但用名利來毒害和控制我們的思想,使我們把名利看為正面的東西來追求,認為有了名利就能得到人的高看,沒有這些東西就活得窩囊,甚至覺得一旦失去這些東西就像失去生命一樣。我們越寶愛名利就越沒有力量去掙脫,背叛這些東西就很費勁。我們不實行真理,總憑撒但本性活著,注重在人心中的形象,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心裡總被這些東西佔滿、控制,不想放,不想讓,我們的情形只能越來越差,靈裡越來越黑暗,身心疲憊,最後被撒但捆綁、吞吃。」

「的確,我就是這樣的情形,我把臉面看得比金子還重要,一旦涉及到自己臉面名譽就想方設法地維護,有時甚至明知不合神的心意也要這樣去做。這些日子,我看自己寫文稿不如姊妹,擔心弟兄姊妹會小瞧我,為了挽回顏面,就跟姊妹比試高低,陷在撒但的網羅裡,日不能安心,夜不能入眠,心受熬煎,痛苦不堪。姊妹的文稿寫得好被選用了,我就嫉妒,看見她那高興的樣子,我就從心裡不服氣,排斥她。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我活在爭名奪利的情形中,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利益,也不願幫助姊妹,追求名利使我失去了正常人性,現在想想自己這些表現還哪像一個信神的人,簡直成了撒但的傀儡。」張蒙懊悔自責地說。

何雨點了點頭,說:「我們要想脫去這些敗壞性情,就要看透撒但引誘人追求名利、為臉面活著的險惡用心,以及追求名利的實質與危害、後果,還要識破撒但就是藉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等毒素、哲學來捆綁人、吞吃人,讓我們為了臉面地位你爭我奪,喪失人性,最後與它一同滅亡。古往今來,有多少人因追求名利走上失敗的道路,世上的許多學者、名人,爭名奪利、勾心鬥角、互相殘殺,都沒有什麼好結果;教會中那些被顯明的敵基督,打著盡本分的旗號高舉、見證自己,追求被人高看、仰望,最終因爭權奪位做出打擊、排斥異己,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惡事,被神厭棄、淘汰,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追求名利、寶愛臉面虛榮痛苦太多,危險太大,總抓住名利不放只能被撒但愚弄、殘害,失去人性被撒但侵吞。」

張蒙邊聽邊點頭說:「確實是這樣啊,想想我這些天的表現就很危險,為了能給自己爭回一點臉面,我挖空心思、沒白沒夜地寫文稿,被名利苦害得苦不堪言,真是太傻了!我算看清了,追求名利、虛榮就是一條滅亡的路,只有追求真理才有人樣,活得輕鬆、釋放。以後我再不為臉面虛榮追求了,我得好好實行神的話,憑真理做人。」

「感謝神!你能認識到這些真是太好了!神給咱擺設這樣的環境就是讓咱們藉著經歷這些痛苦能看透追求名利的實質和後果,最後能憑神的話活著徹底地背叛它,這就是神拯救我們的心意啊!」何雨高興地說。

「嗯,感謝神!」張蒙找到了問題的根源,明白了神的心意,心中釋放了許多,露出了這幾天來難得一見的笑容。

這時,何雨說道:「那我們再來看兩段神的話和講道交通吧。」

張蒙接過何雨遞過來的書,讀道:「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做人的原則還沒有,就是沒有真理,不知道怎麼做人,所以這個時候虛榮臉面特別重。如果他裡面一明白真理了,虛榮臉面自然就好解決,你別擔心虛榮臉面可能會捆綁自己一輩子,只要真理在你裡面一直長,你對真理越來越明白,越來越透亮,對神越來越有認識,那個虛榮臉面是什麼東西呀?那就是雞蛋殼,小雞在雞蛋殼裡長滿的時候自然就把殼叨破了,破殼而出,這不是問題。虛榮臉面它根據裡面生命長大的程度來決定,生命長大了,勁大了,虛榮臉面控制不了他,那個時候虛榮臉面不算什麼,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是。)凡是能被虛榮臉面捆綁的都是身量太小,幼稚!臉面是什麼呀?什麼也不是,一文不值!」(摘自《講道交通(十四)·問題解答》)

何雨交通說:「神的話和講道交通都給我們指出了擺脫臉面地位的路途:一方面需要我們反其道行,越是在利益面前越學會捨和放,不隨從自己追求名譽的存心意念;另一方面,就是藉著不斷地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看透虛榮臉面的實質,不再寶愛它,隨著我們不斷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生命不斷長大,撒但的哲學、法則就會土崩瓦解,再也轄制、捆綁不住我們了,那時候我們也就活得自由釋放了。」

「這麼一交通啊,我知道該怎麼實行了。我不能再遷就自己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實行真理,放棄對臉面地位的追求。」張蒙態度堅定地說。

夏天的早晨空氣格外清新,張蒙打開窗戶,一股新鮮的空氣迎面撲來,夾雜著一縷淡淡的清香。

張蒙坐在窗前專心致志地讀神的話:「有些人總怕別人出頭露面高過他,總怕別人得到賞識自己被埋沒,就因此打擊、排斥別人,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自私卑鄙?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考慮別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考慮神家利益,這種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歡。如果真能體貼神的心意,就能公平對待人,你把別人舉薦出來,別人被培養成才了,神家多一個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嗎?你在這個本分上不就盡上忠心了嗎?這在神面前是善行,這是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另外,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沒有摻雜,盡沒盡上忠心,盡沒盡上責任,盡沒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著想,你得考慮這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像利劍一樣直刺張蒙的心,她感覺就像是神在面對面跟她說話,審判她的敗壞性情。現在神的末世福音擴展已到尾聲,神急切的心意是使更多有心有靈的人能接受神的拯救,她本應體貼神的心意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藉著寫文稿把神的刑罰審判作工見證出去,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可是,她卻為了自己的臉面虛榮嫉賢妒能,總跟姊妹攀比較勁,不但不體貼神的心意,還對姊妹產生成見、看法,不願幫她寫文稿了,這不是太惡毒了嗎!神的話給了她實行的路途,就是得明白神的心意,把教會的工作放在第一位,接受神的鑒察,盡心、盡力把本分盡好,這樣活著心裡才踏實,蒙神稱許。認識到這些,她跟神禱告說:「神啊!我的所作所為太讓你失望了,我願意真實悔改,從今以後願憑真理行事,跟姊妹和諧配搭,凡事先考慮神家利益,把本分盡好安慰你心。」

禱告後,張蒙心裡輕鬆釋放了許多,她想起了一首經歷詩歌:「基督的國度是我溫暖的家,神子民心裡戀慕它,神的話語在教會掌權,憑真理行事心尊基督為大,再沒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不用設防不用害怕。基督是人心靈的心靈的歸屬,從此我不再流浪天涯,這裡是人類嚮往的神的國度,是人類的安寧之家。……」(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基督的國度是溫暖的家》)張蒙唱著唱著流下了虧欠的淚水,同樣是經歷神的作工,弟兄姊妹能寫出這麼好的詩歌來讚美神,見證神,而自己信神多年,還活在爭名奪利中,敗壞性情沒有一點變化,真不配活在神前。她回想跟小青姊妹一起寫文稿時的一幕幕,更加明白了神的心意,神給她擺設環境、人事物,就是為潔淨、變化她虛榮臉面這方面的敗壞性情,使她看透名利、虛榮對自己的苦害,放棄不對的追求,跟弟兄姊妹和諧配搭,自由釋放地在一起盡本分,這背後都有神的良苦用心,都是神的愛啊!她立志不再傷神的心,追求性情變化來滿足神。

藍藍的天空上一群白鴿在自由地飛翔,此刻張蒙的心情就如這群白鴿一樣自由釋放。

姊妹擁抱自然

這時,小青姊妹來了,她把寫好的文稿遞給張蒙。

「張蒙,你幫我看看吧。」

「好的。」張蒙爽快地接過小青的文稿。當看見小青的文稿寫得思路清晰還有真理實際時,張蒙心裡又有一絲的波動,隨即又發現文稿中存在一處偏差,她心想:「這篇文稿姊妹寫得挺好的,只是存在一點偏差,若我給姊妹指出來,姊妹補充完善文稿就又會被選用了,那我豈不更落在姊妹後面?……」張蒙突然意識到虛榮心又在作祟了,她不願再隨從私慾任罪蔓延,趕緊默默向神禱告,求神帶領。禱告後,張蒙想到神的話說:「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於放棄蒙拯救的機會,放棄接受審判刑罰的機會。你選擇的是利益,很明顯最終你得著的是利益,你放棄的是真理,那你說這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是掙了還是賠了?沒有永遠的利益,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另外,人所得著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奪不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奪去。你放棄了自己的利益,但是掙來了真理,掙來了在神面前的蒙拯救,這也是歸於你自己的,不是為別人掙的,也不是為神掙的,而是為你自己掙的。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張蒙揣摩著神的話,忽然有所醒悟:原來實行真理,放棄臉面虛榮、名利地位,這是得著真理蒙了神的拯救啊!實行真理,生命性情有了變化,得到的是永遠的真理生命,誰也奪不走。名利、地位、金錢等這些東西都是屬撒但的,得到的再多那也只是暫時的,是虛空,沒有任何價值和意義,如果沒有性情的變化,這些東西得的越多越墮落、抵擋神。就如使徒保羅一生受苦花費、勞苦作工,在信主的人中有著很高的名望,被人尊崇、高看,但因他在跟隨神的過程中選擇的是名望,放棄的是真理,在神那兒得到的卻是詛咒。而彼得恰恰相反,彼得選擇的是真理,追求盡好本分滿足神,他不在乎自己的利益得失,最後得到了神的成全,成了歷代以來對神最有認識的人。張蒙越揣摩心裡越亮堂,她知道怎麼做合神心意了,於是,她耐心地給小青指出了文稿中的偏差與缺少,並談了她的修改建議。

「張蒙,你說的沒錯,這裡的確存在問題,謝謝你的提醒幫助!張蒙,看到你不像以往那麼注重臉面虛榮了,感覺你這方面有了點變化。」小青坦誠地說。

張蒙有點不好意思,把自己剛剛流露敗壞的心思意念以及神怎麼用話語審判刑罰、開啟帶領她的都告訴了小青。

兩人開心地交談。此時,張蒙的心態變得平和了,她由衷地感嘆:放棄也是一種獲得,得著的是真理,是更實在的東西,靈裡踏實平安……

天黑了,月兒悄悄爬上樹梢,幾顆耀眼的星星點綴在四周,多麼寧靜祥和的夜晚啊!

相關內容

放下 你會更輕鬆
一名基督徒七年錯誤追求的辛酸史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