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田埂上的對話讓她找到公平待人的路途

秀分

陽光明媚,枝頭的鳥兒扭動著輕盈的身姿,歡快地啼唱著……

陳語和王敏走在田間的田埂上,吮吸著泥土的氣息和花草散發出的芳香,陳語的心情很是愉悅!她轉臉正要跟王敏說話,看到王敏心事重重……

陳語(關切地):王敏,遇到什麼難處了嗎,要不要和我說說?

王敏(苦笑了一下):有些話憋在心裡也挺難受的,我正想找個人說說呢!

陳語(誠懇地):哦!你說說看是什麼事,咱們可以一起尋求交通。

王敏(表情有些複雜):嗯,好。

陳語和王敏邊走邊說,鳥兒聞聲,「撲騰撲騰」飛走了……

王敏(口氣略顯壓抑):這段時間,我跟林姊妹在一起盡本分總是流露敗壞,感覺自己人性活出很差,我也不想這樣,可一臨到事我就不能正確對待她,總是看她不順眼,都不知怎麼和她相處了。這次,我去教會整理福音資料回來,看到她這幾天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又想到她之前整理的幾份資料都有問題,每份都需要我花些時間幫著修改,心裡不免有些嫌棄她,覺得她的素質實在是太差了。雖然道理上我也知道,能和她在一起盡本分,這是神的主宰安排,可當看到還有這麼多的工作等著我去做時,我心裡的火氣壓都壓不住,很想發洩出來,但又怕給她造成傷害,就努力克制自己不發火。可憑克制只能維持一時,當看到她做事慢、工作效率低時,我就又想爆發,心裡對她滿了貶低、嫌棄,都不想跟她一起盡本分了。唉!我也知道這樣不對,心裡也很苦、很累,不想活在敗壞性情裡,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陳語(默默禱告神,思索片刻,微笑著):聽你這麼說,我想起了之前跟劉姊妹一起盡本分時發生的事。唉!經歷中我們都真實地感受到沒有真理就活在敗壞性情裡,與人相處連起碼的包容忍耐都活不出來,當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時,還會對人滿了排斥和埋怨,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表情有些沉重)其實我跟你一樣,之前跟劉姊妹在一起盡本分時,我也曾活在敗壞性情裡,看到姊妹工作效率低,心裡也是滿了嫌棄和貶低,不能公平對待她,看到她有難處,我也不願幫助她,甚至有時還能心存惡毒打擊、排斥她。每次流露完敗壞,我心裡也感到不安、痛苦難受,也擔心會給姊妹帶來轄制和傷害,可臨到事卻總是事與願違,為這事我感到很苦惱。後來,藉著禱告尋求,在神話語的揭示、帶領下,我才明白了一些真理,有了實行的路途,活出了點人樣。

王敏(帶著期待的眼神):哦!那你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經歷的。

俯瞰城鎮景色

陳語(點點頭):嗯。去年12月份,我在文稿組盡本分,後因著工作需要,負責人安排劉姊妹和我一起盡這個本分。本以為多了一個人,我就可以輕鬆些了,誰知一起工作時才發現,劉姊妹說話、做事都比較慢,整理文稿還總出錯,工作效率低。剛開始我還能憑愛心幫助她,她有什麼問題和難處,我也會不厭其煩地和她交通,誰知一段時間下來,她整修的文稿還是會出現一些問題,每次都得我幫她修改,並且她在本分上也沒有多少負擔,工作上的事基本都得我來操心,這時我就沒有耐心了,心裡開始貶低、小瞧她。記得有一次,有個教會帶領寫了份文稿,中層帶領讓我們儘快幫著整理一下。因我當時有事要出去,就讓劉姊妹來整理。可等我回來時,大半天的時間都過去了,劉姊妹還沒整理完,並且她整理好拿給我檢查時,我看到裡面有明顯語句不通順的地方都沒有修改。看到這些,我心裡不免有些煩躁,對她有了成見、看法,心想:「本以為你來了能減輕我工作上的壓力,誰知,你整理的文稿總是存在問題,還得我幫你修改,反倒是給我增加了負擔。唉!早知道你整理得那麼費勁,還不如直接由我來整理呢,省得你整不好還得我幫你糾正問題,這樣修改起來更費時、費力!」

王敏(深有同感地點點頭):是啊!我也和你一樣,看到林姊妹整理資料慢,我心裡也很煩躁、苦悶。

陳語(繼續):就這樣,我把眼睛盯在了劉姊妹身上,嫌棄她素質太差,盡給我添麻煩,越來越看不上她。有時姊妹問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我也有點不太願意幫助她。後來,我明顯感覺到她受我轄制,可我也不知反省自己,還覺得是她做得不好,從心裡排斥她,不願意搭理她。有時看到她反覆地看一份文稿不動手整理,我心裡也會想:「是不是她看不明白不知該怎麼整理呢?要不我問問她?」轉而又想,「還是算了吧,如果我問她,又得花很多時間去看文稿,指導她,這樣太累了,也太耽誤我的時間了。」我明知她活在難處中也視而不見,不想多費心幫助她,並且心裡還萌發了一個想法:希望負責人知道劉姊妹的情況給她調換本分,那樣我就更省心了。

王敏(驚訝地):啊!你也有這種想法!

陳語(羞愧地點點頭):一天,負責人來了,當時劉姊妹回家了。負責人問起劉姊妹的情形,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劉姊妹盡本分沒有果效的情況跟負責人說了。負責人聽後說:「姊妹盡這個本分時間不長,有些缺少這也正常,咱們還是憑著愛心多幫助她吧……」我一聽,心想:「我也沒少幫助她呀,是她長進太慢!」我怕負責人說我沒愛心就沒再說什麼。劉姊妹從家裡回來後情形很不好,盡本分也時常打瞌睡。這時,我心裡就有種幸災樂禍的想法,如果她的情形一直不好,負責人或許就會給她調換本分,這樣我就不用操她的心了,還能輕鬆一些。誰知第二天,姊妹藉著禱告神、看神的話情形好些了。看到姊妹情形好了,我心裡卻一點也不高興:「你的情形怎麼這麼快就扭轉了?這樣負責人就更不會調換你的本分了,那我不還得繼續幫你修改有問題的文稿嗎?唉!」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有點受控告,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情形不對了,太可怕了,我怎麼能盼著姊妹被調換本分呢?我這人性也太差了!

王敏臉色微紅,沒說話,她思索著什麼,微微點了點頭。

陳語(頓了頓):當時,我心裡受責備,感到特別難受,就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願神開啟、帶領我,使我對自己流露的敗壞能有認識。禱告後,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說:「不管他這事做沒做,形沒形成事實,達沒達到目的,他這樣的存心,有這樣的心,是不是有一種性情?(是。)就是他過不上好日子,別人也別過上好日子,這個性情的性質是什麼?(惡毒。)這性情惡毒吧?壞,太壞了!……他流露這些性情的時候,他做每一樣事的動機、存心、目的的性質是什麼?就是他流露這個性情出發點要達到什麼果效,達到什麼目的?(為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性情變化必須得認識六方面敗壞性情》)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的卑鄙存心給揭示出來了,雖然有些話我沒說出來,也沒做什麼事,但從我流露的存心、動機上看到我的性情太惡毒了,一旦觸及我的利益,我就想把人排斥在外,真是一點人性都沒有!回想自己在對待劉姊妹的事上,從她來盡這個本分,我就對她有存心、有要求,希望她來了能為我減輕負擔,使我的肉體能輕鬆些。當事實與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不能滿足我的肉體利益時,敗壞性情身不由己就開始流露,處處看姊妹不順眼。看到姊妹整理的文稿問題多,需我花時間、精力幫著修改,觸及自己的肉體利益時,我就對姊妹產生了成見,心裡小瞧、貶低、排斥她;看見姊妹長進慢,我心裡就盼著負責人給她調換本分;姊妹活在熬煉中情形不好,我不憑愛心幫助扶持她,還幸災樂禍想看她的笑話;姊妹的情形有所好轉,我不為她高興,反而擔心她的情形好了,負責人就不會給她調換本分了;姊妹在業務上有不明白的問題來問我,我因著對她心存抵觸,言語間、表情態度上都帶著嫌棄和貶低,導致姊妹受我的轄制,有難處也不敢來問我了;我明知姊妹活在了難處中,也不願主動去幫助她,絲毫不考慮姊妹的生命,也不考慮教會的文稿工作。從我流露的種種悖逆情形和存心,看到自己的性情真是太陰險、太惡毒了,沒有一點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這時,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說:「人經撒但敗壞,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都是污穢,沒有善,沒有聖潔,這不是撒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事實確實如此,在神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愛人、憐憫人的心。看到劉姊妹盡本分總是出現問題,我就沒有了包容忍耐,不願多費點心幫助姊妹熟悉業務知識,與她同心合意盡好本分,而是給她臉色看,打擊她盡本分的積極性,給她帶來了傷害,也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打岔和攪擾。(陳語眼眶有些紅潤)當看到自己流露的全是撒但敗壞性情,沒有一點人樣時,我感到扎心難受,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怎麼這麼惡毒……

接著,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我們總結出敗壞人類所活出來的各種表現都是犯罪,都是邪惡,用人性的語言說就是沒有一點人性,沒有良心理智,充滿了自私、卑鄙、邪惡……這樣的一種生活是什麼生命支配人活出這樣一個敗壞人性、邪惡的人性或者簡直說就是鬼性?現在我們都看清楚了,是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毒素成為我們的生命的時候,我們活出來的都是犯罪,都是抵擋神,所說所做都是坑人害人,都是欺騙,都是自私。撒但的本性、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毒素在人裡面掌權的時候,人活出來的就沒有人性,就是魔鬼,就是邪惡,就是鬼性,沒有一點正常人性,這是事實。人活出來一個鬼性,沒有一點人的樣式,沒有一點正常人性,那不是無緣無故的,是因為受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毒素支配活出來的。人被撒但敗壞後,就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摘自《講道交通(六)·只有具備真理才能脫去敗壞人性、活出正常人性》)看了這段講道交通我才知道,在和姊妹的配搭中我能流露出惡毒的性情,完全是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以至於我的行事為人、所思所想都是憑這些撒但毒素活著,處處為己、為利,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細想想自己對待劉姊妹一系列的表現和裡面流露的動機、存心、目的,無一不是為了自己的肉體利益。臨到讓自己肉體受苦、需多付代價的事就能抵觸,對姊妹產生成見、隔閡,給姊妹臉色看,宣洩對姊妹的不滿,導致姊妹心裡受壓影響了本分。看到我本性裡所流露的全是自私、卑鄙、狂妄、惡毒,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如果我一直憑著撒但生存法則活著,性情不變化,必定會讓神厭憎、恨惡,最終被神淘汰。認識到這兒,我心裡感到有些害怕,看到自己心地太惡毒,沒有一點人性,真不配活在神的面前。此時,我不禁從心裡產生了對撒但性情的厭憎和恨惡,渴望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活出點人的模樣。

王敏(感嘆):是呀,我們被撒但敗壞得真是太深了!如果不是神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來拯救我們,我們一直憑撒但毒素活著,只能越來越墮落,性情變得越來越凶惡,沒法活出人樣。神是真理的發表者,是美善的起源,神的實質是聖潔的,神的性情是公義的,怎能容讓邪惡事物存在呢?今天神審判刑罰我們,正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們,使我們能脫離撒但敗壞性情蒙神的拯救。剛才聽你交通這些經歷時,我也在反省自己對待林姊妹的態度和表現,自己流露出來的也是惡毒的撒但性情。姊妹整理資料遇到難處來問我,我因著對她有成見、看法,經常流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態度,給她帶來了轄制與傷害,給工作也帶來了一些影響。如果我總是憑著撒但敗壞性情活著,不但活不出人樣,還會被神厭棄,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

陳語(眼睛濕濕的):是啊!看到自己的本性這麼惡毒,覺得自己沒有一點人樣,實在不配活在神面前,內心感到痛苦難受。我便來到神面前禱告,把自己的情形向神交託仰望,願神開啟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人的敗壞性情隱藏在每一個心思意念裡,做每一件事的存心上,隱藏在人對每一個事的觀點上,也隱藏在人對待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的看法、領受、觀點、存心、意願裡,神怎麼作呢?神怎麼對待人的這些東西呢?就藉著擺設環境顯明你,讓你生在神所擺設的環境當中,然後神顯明你,不但要顯明你,同時神還要審判你。……甚至有時候要管教你。管教你的目的是什麼?(讓人悔改、變化。)」(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具備真實的順服才是真正的信》)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根本不認識自己,神擺設這些環境顯明我,是為了變化、潔淨我,雖然我感到痛苦難受,但能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達到真實地恨惡自己、背叛自己,有了喜愛真理、渴慕真理的心,藉著不斷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生命性情有了變化,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從而達到蒙神拯救。如果我不經歷神的作工,不接受神的拯救,即使信到最後,還是一個原封未動的活撒但,那注定是被神懲罰淘汰的對象。因神的實質是聖潔的,神絕不允許屬撒但的種類進入神的國,正如神的話說:「國度裡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我這麼污穢敗壞,神還精心擺設環境來變化我,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應該珍惜這樣的機會,在神的顯明中好好反省認識自己,追求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神所要求的樣式來滿足神。這時,我突然想到馬太福音18章21-22節:「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從主耶穌的說話中,我看到神對人滿了憐憫與寬容。神深知人類被撒但敗壞的程度,才一次次給人悔改的機會,神對人類的愛真是太大了。(王敏:是啊。)對比神對人類的愛,我真是不配稱為人,不配讓神來拯救。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神實在太無私,而自己卻是如此的卑賤、醜惡。看到了神美善的實質,我有了追求活出正常人性的心志。我暗立心志,以後絕不再憑著撒但敗壞性情活著,只願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見證神。此時,再面對劉姊妹,我心裡只有虧欠與自責。

王敏(受感動):我明白了,不管神擺設的環境怎麼不合我們的觀念,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都是為了拯救、變化我們的撒但敗壞性情。今天我能跟林姊妹配搭盡本分,這也是神為了變化我的撒但敗壞性情精心安排的,是為了讓我活出人的模樣,我不能辜負神對我的一片苦心,得趕緊找實行的路途。

陳語:是啊,當我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些認識時,我就跟神禱告尋求解決這方面敗壞性情的實行路途。後來,我看到神的話:「在神家對待人的原則應該是什麼?(公平對待每一個弟兄姊妹。)怎麼公平對待?每一個人都有小毛病、小缺點,都有一些特性的東西,都有自是,都有軟弱、不足,你憑愛心幫助,能包容、忍讓,別太苛刻,不要斤斤計較。有的人年齡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或者剛開始盡這個本分,或者有一些特殊的要求,你就抓住人家小辮子不放了,這叫苛刻。……要掌握好原則,你首先得明白真理。你明白了真理,你就明白神的心意了;你如果不明白真理,那你肯定不明白神的心意。真理告訴你怎麼對待人,你明白了,你就知道怎麼對待人是神的心意了。該怎麼對待人,在神話裡都明確地告訴人了,有明確的說明或者提示,神對待人的態度,那就是人對待人該有的態度。神怎麼對待每一個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齡幼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有的人本性實質不壞,不是惡毒,只不過有些愚昧,或者有些素質差,或者受社會傳染太多,還沒有進入真理的實際,還沒有入門,所以難免做愚昧的事,難免有愚昧的表現,在神那兒不看這些,神是看這個人的心。如果他有進入真理實際的心志,這個方向是對的,他有這個目標,在神那兒神是在看,在等待,在給時間、給機會讓他去進入,不是一棒子打死,一伸頭就打回去,神從來不這樣對待任何一個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要想活出正常人性,首先對人得有愛心,能包容忍耐、公平對待人,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後,裡面都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都會流露一些敗壞,還有人素質差明白真理有限,難免在盡本分中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或偏差,就需人互相忍耐、擔諒,互相幫助、扶持,不能隨從個人喜好、按照自己的意思來要求人、對待人,那樣對人就太苛刻了。神對待人,主要是看人的心是不是喜愛真理,有沒有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心志,只要人願意追求真理進入實際,神就會藉著各種環境來變化人。神對人的要求不高,根據人的身量與所處的背景來要求人,神不會因著人一時的缺少就定規人,也不會因著人身量小、素質差就淘汰人。對照神對待人的原則,再反思我與劉姊妹相處時,的確對她的要求太高了。劉姊妹剛來盡這本分,對本分涉及的相關原則及業務知識還沒有熟悉掌握,需要時間來學習、摸索才能逐步地進入原則,現在她整理的文稿存在些問題也是正常的。回想自己剛盡這個本分的時候不也是什麼都不會,藉著身邊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我才逐步地掌握一些原則,能正常盡上本分的。這都是神一步步帶領達到的果效,自己沒有一點可誇口的地方,現在我更應該公平對待姊妹,盡其所能地幫助她熟悉掌握整理文稿的原則,這也是我該活出的正常人性,是我該盡到的本分,我得好好珍惜把握,按神的心意做我該做的。

王敏(受激勵):誒,那你後來又是怎麼實行的呢?

陳語(乾脆):敞開亮相。

王敏(面露顧慮):亮相?那多難為情呀!

陳語(笑了一下):是不太容易,一想到要把自己流露的敗壞跟姊妹敞開,我也感到臉面掛不住,有點張不開嘴,我就把自己的難處向神說了,願神幫助我。我看到神的話說:「如果讓你跟人去亮相的時候,你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了,你也沒有這個心志了,因為你放不下臉面,這就很難實行了。……神讓人實行的每一個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價,都需要人帶到現實生活當中實實際際地去做,去實行,去經歷,不是讓人喊口號。」(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要想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得著變化潔淨,就得實際地受苦付代價,哪怕臉面受損,或者讓對方低看,也得實行真理揭露自己的敗壞醜相,這樣才能羞辱撒但,逐步地進入神話語的實際被神得著。再說,神也要求我們做誠實人凡事單純敞開,接受真理、實行真理,走蒙拯救的路。想到這兒,我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當我把自己流露的那些卑鄙、惡毒的存心意念跟姊妹敞開亮相後,我感到心裡輕鬆釋放了很多,不再活得那麼卑鄙、齷齪了。劉姊妹也敞開心地談了自己的情形和收穫:「其實我和你一樣,本性裡也有惡毒的成分,看到你不太願意幫助我,心裡也抵觸,有難處也不願意問了。後來我反省自己,認識到是我自己活在敗壞性情中,對本分沒有負擔,沒有責任心,不願在本分上受苦付代價,還總認為自己素質差,遷就自己,絲毫不維護教會利益……我不應該責怪你、埋怨你,總依賴你幫助我,而自己卻不求進取,以後我願意在本分上多下功夫,咱們同心合意把本分盡好來滿足神。」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真實地感受到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才有路可行,才能得著釋放自由。之後,我們再相處盡本分時,能互相擔諒對方,也能互相取長補短,共同為盡好本分而努力,有什麼想法也都敞開心地談出來,我們之間的隔閡逐漸消除了。感謝神,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

王敏(高興地):聽了你實行神話語後情形得以扭轉的經歷認識,我也有信心實行真理了。

陳語: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我對神的心意、神的性情有了點了解,對自己的敗壞本性也有了些認識,也沒有嫌棄、排斥劉姊妹的心了,雖然有時看她整理的文稿存在問題,需要我花些時間來修改,有時心裡會有點煩躁,敗壞性情還會流露,但我心裡清楚這是神擺設的,有神對我的要求,就能從神領受順服下來,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肉體,按神的話去實行,不太受敗壞性情影響了。記得有一次,我外出辦事回來,看到劉姊妹整理的兩份文稿都存在些問題,當時又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性情,心想:「這段時間我也幫助你不少,你怎麼還是沒有多少長進呢?這不耽誤工作嘛……」想到這兒,我心裡有點煩亂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心想:「我這不是對姊妹要求過高又在嫌棄姊妹嗎?這些想法不合神的心意,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於是,我就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實行真理滿足神。禱告後,想到神的話說:「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摘自神的交通《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要想活出正常人性,與人相處得有良心理智,心平氣和地跟人說話,不能站高位轄制人,那樣對人沒造就。想想誰盡本分都會有出錯的時候,我得正確對待,不能再憑惡毒本性對待姊妹了。於是,針對姊妹整理文稿出現的問題,我找出原則跟她細節交通,姊妹也知道自己差在哪兒了。再整理文稿時,姊妹出現的差錯比之前少了很多。慢慢地,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正常了。

王敏(自責):陳語,聽了你的經歷,我才認識到林姊妹盡本分總是出現問題,也是因著我沒憑著愛心幫助她,回去後,我也要與林姊妹敞開亮相,不再憑敗壞性情活著,要活出一個正常人性來滿足神。

陳語(感恩):感謝神!若不是神擺設環境顯明我,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人性的缺乏,離神的要求標準差太遠,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對自己的敗壞、缺少有了一些認識,從神的話中也有了實行進入的路,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雖然現在我身上還有很多敗壞性情沒有解決,但我相信,只要我能憑神的話活著,慢慢就能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神。

王敏:感謝神!今天這麼交通對我太有幫助了,我知道該怎麼對待、解決我和林姊妹之間的問題了,這都是神的帶領和祝福啊,以後有時間咱們還得多在一起交通啊!

陳語(高興地):好啊!以後還可以叫上林姊妹……

陳語和王敏一前一後輕快地走在田埂上,一群鳥兒飛來了,站在枝頭上「吱吱啾啾」「唧唧啾啾」歡快地鳴叫著……

相關內容

  • 我學會了與人配搭

    在這次選舉中,我被選為教會帶領。為了還報神的愛,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撂挑子背叛神,得與弟兄姊妹好好配搭盡好本分,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心裡對撒但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帶領人脫離黑暗之地,進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隨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脫離撒但的苦害。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基督的帶領,接受神的話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紅龍毒素,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控制,徹底背叛撒但。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前不久,我被弟兄姊妹選為中層帶領。一次聚同工會時,我心想:「我可得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帶領和同工們會怎麼看我呢?」於是,當我們共同交通一個話題時,我只要有點認識就搶先交通出來,當我沒有認識交通不出來時,心裡就著急上火。

  • 作工沒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

    感謝神的開啟,使我找到了盡本分沒有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此後,我就有意識地根據弟兄姊妹的情形尋求相關真理,揣摩問題的實質是什麼,然後根據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談神為什麼讓人這麼實行,在人身上的良苦用心是什麼,期望達到什麼樣的果效,我們人該怎樣與神配合才合神心意。

  • 真認識自己不容易

    神喜歡誠實人,恨惡詭詐人,唯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我就開始注重追求做誠實人,有意識地操練說話準確,反映問題客觀實際、實事求是,工作上不管是有偏差或是漏洞都一五一十地向帶領反映,自己流露的敗壞也有意識地解剖亮相……每次這樣實行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有些變化了,有點誠實人的樣式了,我不由自主地活在了沾沾自喜的情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