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患難中看清惡魔實質

河南省 超脫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就因信耶穌常常站台子挨批鬥、掛牌子遊街……我的童年是在村裡人的冷眼、譏笑中度過的。在我幼年的記憶中,來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善良、和藹可親,但我一直不明白,這麼好的人為什麼要挨批鬥、遊街呢?2001年,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來,我因信神也親身經歷了一場噩夢般的抓捕與酷刑折磨,才終於找到了答案,解開了心中多年的困惑……

那是2003年6月15日晚,中共政府對我們這一帶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進行了一次瘋狂的大抓捕,這一晚令我終生難忘。當晚八點左右,由於勞累了一天,全家人剛剛躺下入睡,警察、村幹部等七人翻牆入院後直接破門而入,持槍闖入我家,凶神惡煞地吼道:「不許動!」不等我們穿好衣服,警察就連拖帶拽把我們全家人控制在一個屋子裡,接著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將屋裡、院裡翻得亂七八糟,簡直找不到下腳的地方,就連糧食囤都不放過,把麥子扒撒了一地,搜出了一些神話語書籍和許多教會物品,還把箱子裡祖輩留下的一對銀手鐲和四塊銀元也趁機搶走了,最後又把桌子的抽屜撬開,搶走了裡面的四千元現金。我父親上前拉住拿錢的那個警察,說其中三千元是我家貸的款,準備拿去買三輪車用的,請他將貸款留下。那個警察猛勁一掌推開我父親,父親猝不及防倒退幾步後跌坐在地上,父親爬起來再次苦苦哀求他,他獰笑著說:「這是贓款!」最後硬是以「搞反革命活動的贓款」為由把那些錢強行擄走了(至今也未歸還)。半個小時後,我和本村被抓的弟兄姊妹一起被押到了市公安局。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與警察專橫跋扈的行為,我的心「怦怦」直跳,不住地呼求神:「全能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此時我非常害怕,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信心與勇氣,我不願當猶大背叛你,願你加給我智慧,使我能識破撒但的詭計,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神的話開啟我:「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在愚弄我,是沒有信心的表現,想想大衛在十二歲時能靠著神和非利士巨人對戰,沒有絲毫的膽怯與害怕,今天我臨到這樣的環境也在神的手中,靠著神也必能戰勝撒但,相信神會看顧保守我、幫助我渡過難關。想到這兒,我心裡一下子有了力量,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審訊了。

在公安局,我見到被抓的弟兄姊妹有三十人左右,被警察擄去的教會物品整整堆了半間屋子,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一陣酸楚,教會得受多大損失啊!一個警察耀武揚威地走進來,指著那半屋子的東西炫耀說:「我是上級派來的,抓信教的已經十年了,就你們這些人還想跟我們作對?休想!」說完他雙手叉腰哈哈大笑,看著他那猖狂的樣子,我氣憤不已,心想:「我們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事,你們憑什麼抓我們?我們到底做了什麼壞事?哪裡違法了?明明是你們強加罪名,大肆抓捕信神的人,而且隨意掠奪教會物品,侵佔他人錢物,還反過來說我們的不是,給我們定罪、判刑,真是顛倒黑白,蠻橫不講理!」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神的話早已將中共政府及其爪牙的惡魔實質揭露出來,把他們的卑劣行徑揭穿,今天我親自遭受惡魔的迫害,才對神的話有了實際的認識,否則我對他們總是恨不起來,這時我才明白今天臨到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從心裡願意靠著神去經歷這次的逼迫患難。

緊接著,警察把我拖到審訊室。一警察瞪著眼睛對我吼道:「從你家搜出的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你們的帶領是誰?」我沒有搭理他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智慧和勇氣,使我不向撒但屈服、不背叛神。他看我默不作聲,衝過來猛地一腳踹得我連連後退,差點跌倒在地。還沒等我站穩,另一警察又一腳踹了上來,邊踹邊吼道:「你說不說?不說我踹死你!」說著又連踹我幾腳,把我踹倒在地,並發瘋似的朝我身上一陣猛踢,我被他們踢得忍不住發出慘叫。他們踹累了又變花招,一惡警把我拽起來,猛地一腳踢在我的小腿肚上,我的膝蓋重重地磕在地上,然後他又惡狠狠地吼道:「你還不老實!跪下!腰挺直!」他們讓我跪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時間一長,我的腿又麻又酸,膝蓋像針扎一樣疼,我稍微挪動身體想緩解一下,惡警立時就朝我的腳脖上猛踢,將我踢倒,再喝令我筆直跪著不許動。就這樣,我被他們折磨了足足三個小時,期間我不知被他們踢了多少下,跌倒在地上多少次,跪到最後雙腿麻木得失去了知覺,好像不是自己的,腳脖也腫得好高,渾身因疼痛抖個不停,冷汗順著臉頰一直往下流。見我這樣,他們仍不罷休,一惡警按住我的雙臂,另一惡警死死地揪住我頭頂的頭髮,把我鬢角的頭髮一撮一撮拔掉,拔一下說一句:「我讓你嘴硬!我讓你不說!」他每拔一下,我都感覺頭皮像被一點一點揭掉一樣,痛得鑽心,我忍不住大聲喊叫,眼淚不住地往下流。他們還逼我說褻瀆神的話,我不說,他就猛勁地拔我的頭髮,硬生生把我鬢角兩邊的頭髮都拔光,立時血跡斑斑,痛得我的心像要被揪出來(幾個月後,鬢角兩邊的頭髮才長出來,並且因太過疼痛大腦受到刺激,導致記憶力下降,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惡警仍逼我說褻瀆神的話,我閉眼不搭理,他們就譏諷道:「你禱告你的神,你的神對你說了啥?」我忍住疼痛,義正辭嚴地說:「褻瀆神的話不能說,誰說了靈、魂、體永遠受懲罰!今生來世不得赦免!」他們惱羞成怒,轉身拿了一根大拇指粗、二尺長的鐵棒朝著我的膝蓋和腳踝骨狠打過來,頓時我的骨頭像碎了一樣疼痛難忍,我不由得蜷縮雙腿想躲閃,誰知雙腿已經不聽使喚,我一下癱倒在地,他們用鐵棍繼續猛打我的膝蓋和腳踝骨,不知抽打了多久,直到我慘叫著昏死過去……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全身都濕透了,他們又澆過來一盆冷水,然後把奄奄一息的我拖進了號房。此時的我渾身癱軟無力,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我心裡特別軟弱,感覺自己快要死去一樣,只有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這時神的話引導、開啟我:「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激勵了我,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我認識到自己的命在神的手中,不在這些惡魔的手中,神若不許可,無論他們怎麼殘害我也不會死。想到這些,我對神又充滿信心,覺得自己受這點苦算不得什麼,心裡也不再懼怕了。

我被拖進號房後,就一頭癱倒在地上,從頭到腳痛得不敢摸不敢碰,只聽惡警挑唆犯人說:「這小雜種是信教的,不老實,好好收拾收拾他!」話音剛落,我就被又髒又臭的被單蒙上,一群犯人一哄而上,開始對我拳打腳踢,我本來已經遍體鱗傷,再加上他們一頓暴打,痛得我不禁發出慘叫,他們卻十分亢奮地喊道:「打!打!使勁打!」我雙手抱頭蜷縮一團,呻吟著喊:「別打了!別打了!」可無論我怎樣呼喊都無濟於事。絕望中我只有向神呼求:「神啊!你救救我吧,我會被他們活活打死的!」可又想,「我和這些人素不相識,無冤無仇,他們一聽說我是信神的,就對我下此毒手,就像對待仇敵一樣。神啊,在這個國家信神為什麼這麼難呢?想起小時候因父母信神我所遭受的歧視、冷眼,今天我又因信神被打得遍體鱗傷,我這才看到中共政府整人治人的卑劣手段,看清它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神啊,感謝你讓我有了分辨,雖然我置身魔窟,但我絕不屈服這黑暗勢力背叛你,因我的全人是從你而來,我願為你活一次,哪怕為你捨命,我也心甘情願!」當我立定心志任神擺佈時,神為我開闢了出路,只聽一個犯人說:「別打了,如果把他打死了咱都得受牽連!」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覺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樣。一個犯人踢了踢我的頭,對我吼道:「滾到馬桶旁邊去!」我忍著疼痛,雙手艱難地扒著地一點一點挪了過去……

夜晚,其他犯人都熟睡了,我卻沒有絲毫的睡意,,經受了一整天的折磨,我渾身上下疼痛難忍,一動也不想動。我蜷縮在馬桶邊思緒萬千,一天來所遭受的毒打和侮辱,彷彿是一場噩夢,想到明天不知還會遭受什麼樣的酷刑折磨,我的心不寒而慄,感覺在這種環境中活著真是生不如死!恐懼、痛苦包圍著我,我知道自己的心遠離神了,便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夠站立住。禱告後,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話:「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九》)揣摩著神的話,想想基督在地所受的苦,我的眼睛濕潤了。神來在最污穢之地,為了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默默忍受著人對他的悖逆、抵擋,還有中共政府的毀謗、褻瀆、定罪、逼迫,神受的苦太大了!而我一個敗壞至極的人,受點撒但的毒打就想退縮,我真是太懦弱!此時,我想起主耶穌對彼得說的話:「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為我捨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神受苦是為了拯救我們,而我受苦是為了自己的蒙拯救,不該有任何選擇,神的愛激勵著我的心,我感受到神一直在陪伴著我,用話語帶領引導我,作我的依靠。想到這兒,我倍感虧欠神,也更加恨惡自己,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哪,你為拯救我們敗壞人類受的屈辱痛苦太大了,而我太悖逆,不明白你的心意,總想逃脫這些苦。神哪,你已為我們受盡了一切痛苦,我能在你的苦裡有份這是你的高抬,受這樣的苦有意義、有價值,神啊,我願意順服你,願意受盡最後的苦來滿足你,是死是活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擺佈!」禱告之後,我心裡充滿了力量,有了與撒但決戰的勇氣與決心,身上的傷也不覺得太疼了!

第二天審訊時,一個當官模樣的警察氣勢洶洶地衝進來,一拍桌子,怒吼道:「東西是從哪裡來的?你們的帶領是誰?」我反問他:「我做錯了什麼事?我究竟犯了什麼法?」他當即惱羞成怒,轉身拿起電警棍,眼冒凶光走過來,朝著我的頭和臉猛打,還說:「老子就是法!你能怎麼著?今天我非整死你不可!」其餘幾個警察也拿著電警棍圍上來,電警棍「呲呲呲」地冒著藍光,戳在身上,電流立時傳遍全身,使得我渾身的肌肉不停痙攣,我縮成一團,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汗水直往下流,但他們仍沒有停手的意思,邊打邊罵:「你說你沒犯法,今天老子說你犯法你就犯法!共產黨說你錯你就錯!這叫『順著共產黨就好,不順共產黨就遭殃』!」聽到這番鬼話,我義憤填膺,當即與他們理論:「我們信神天經地義,不偷不搶、不坑不騙,你們對那些賣淫嫖娼的、貪污受賄的、坑矇拐騙的不管不問,卻為什麼不放過我們信神的人!」他們聽後暴跳如雷,一惡警一拳揮來,就把我打得栽倒在桌子下面,然後又揪著我的頭髮把我從桌子底下拽出來,按倒在地,為首的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狠狠地踩在我的臉上,當時我的臉已經腫得像麵包一樣,經他這麼使勁地來回碾壓,頓時我腦袋發脹,滿口鮮血順著嘴角往下流,只覺得面頰骨劇痛,牙齒都快掉了。惡警看到血流在地上弄髒了地面,硬逼我用衣服擦掉,之後又強迫我在地上跪了足足兩個小時,直到我支撐不住癱倒在地,他們才把我拖回牢房。

我躺在牢房的水泥地上渾身疼痛難忍,如同死人一般。被毒打的場面像過電影一樣在眼前重現,我心裡悲憤不已:中共政府就是個大騙子,對外提倡「信仰自由」「人權自由」,背地裡卻對信神的人狠下毒手,使盡各種卑劣手段逼人背叛神,這不禁讓我想起神的話:「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藉著神話語的開啟,我明白了什麼是黑暗與邪惡,什麼是謊言與欺騙,什麼是顛倒黑白、欺世盜名、粉飾太平,什麼是真正的人間地獄。藉著逼迫患難,我看到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它只允許人走邪道,不允許人走正道,中共就是神的仇敵;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凡事得站在神話語一邊看事,因為神的話就是真理,神對人有望眼欲穿的了解,只有神是愛,是拯救,只有信神才有人生光明路,只有敬拜神的人才能活出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面對中共的逼迫、迫害,我更加堅定了跟隨神的信心:寧可牢底坐穿、寧可豁出性命也要為神站住見證!之後的審問,惡警見問不出什麼,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關押近三個月的時間裡,我天天餓得飢腸轆轆、頭昏眼花,一天三頓吃的是能照見人影的稀麵湯,一頓一個拳頭大小的黑窩窩頭,根本沒有菜,三天吃一頓稀麵條,還半生不熟的,上面漂著帶蟲子的爛菜葉,碗底下還有泥,一開始我看見這麵條就想吐,後來實在太餓了,不得不閉著眼強嚥下去,吃過之後就拉肚子,根本吃不飽,如果想吃飽,就得買他們高於外面三倍的高價食品,真是處處宰割人、壓榨人。晚上睡覺的「床」就是潮濕的水泥地板,一根稻草也沒有,只有牢頭可以睡在爛木板上,被褥都是家裡人送去的;十幾平米的地上擠了二十五個人,睡覺時都是頭挨著腳,腳挨著頭,擠得嚴嚴實實的;馬桶就在頭旁邊,吃喝拉撒全在裡邊,惡臭難聞;每個人身上都長滿痱子,跳蚤到處亂蹦。我們每天的任務就是背監規,不過關就要被罰——戴上三十斤重的腳鐐跑步,戴著這樣的腳鐐跑步,不一會兒腳脖就磨腫磨爛,血順著腳脖往下流,跑不動就要挨打。

最後他們非法強行判我兩年半勞教,直到我的家人交了一萬四千元辦理了監外執行,我才被放了出來。出來後,警察又派村委會的人監視我,隔三岔五村委會的人就來威脅我:「別再信了,再信判你十年刑!」為躲避中共政府的監視,我就一直四處飄泊、有家難歸,我恨透了這老惡魔:它倒行逆施,不僅抓捕、迫害信神的人,而且還用謊言欺騙蒙蔽人民,妄圖使人都站在它一邊,否認神、背叛神,它就是罪惡之根、萬惡之源!雖然酷刑摧殘給我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的視力、聽力都下降了,牙齒掉了一半,剩下的也是殘缺不全,年紀輕輕就裝上了假牙,而且至今不能吃硬東西,但神的愛始終伴隨著我,不管我走到哪裡,都有許多的弟兄姊妹關心我、接待我,使我倍感溫暖。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記得神說過:『此次來在肉身猶如落入虎穴。』就是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四》)「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都是為了你們能夠有資格接受他的產業,與其說為了神自己的榮耀,倒不如說是為了拯救你們,為了成全這班在污穢之地受害至深的人,神的心意你們該明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揣摩神的話結合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我更加看清中共政府抵擋神、逼迫神的邪惡實質,因它抵擋神,是神的仇敵,所以人在中國信神、跟隨神就注定要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殘害。回想父母因為信神被批鬥、遊街,我因信神又遭受惡警慘無人道的摧殘折磨,在事實面前我越發看清中共邪黨就是撒但的化身,它們抓捕、批鬥、迫害信神的人,就是妄圖使人都否認神、背叛神,把神在地的工作完全取締,達到它永久掌控人類的目的。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臨到這一切痛苦患難都是神對我的成全,神藉此加給我分辨的真理,讓我看清了誰在殘害、吞吃人類,誰在拯救人類。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在這樣的逼迫患難中我真正認識了只有全能神對人才是愛,才是拯救,我願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愛我、拯救我的全能神!

相關內容

  •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經歷了這次患難,我比以往更堅強、更成熟了,也更加珍惜盡本分的機會。因我看見了中共政府抵擋神、殘害人的真面目,更感到神救恩的寶貴,若不是神道成肉身親自作工拯救人,所有活在撒但權下的人都會被撒但殘害、侵吞,因此我盡本分時的心態與以往也大不一樣了,感到擴展福音工作、拯救靈魂太重要了,願意盡上忠心、花費畢生精力將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讓他們也能從無神論政黨的迷惑、愚弄中甦醒過來,接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得著神的拯救。在兩年漫長的牢獄生活中,撒但妄想用它的淫威來迫使我背叛神,但神就藉著這惡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忠心與順服,潔淨我愛神的摻雜,也讓我認識了神的智慧全能,深深地體會到神對人就是拯救、就是愛!我心對神發出無限的敬拜與讚美!

  •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

  •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多少次我身處絕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魔掌,絕處逢生;有多少次我軟弱失望,是神的話語來安慰點活,作了我的後盾與依靠,使我得以超脫肉體,勝過死陰的轄制;有多少次我命懸一線時,是神的生命力支撐著我頑強地活了下來,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