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河北省 高軍

我叫高軍,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沒信神以前,我在世上做買賣,經常忙於請客送禮、應酬交際,天天出入歌廳、賭場等娛樂場所……妻子因此不斷地與我爭吵,最後氣得跟我鬧離婚,並離家出走,而那時的我身陷泥潭無力自拔,雖想竭力維持好這個家卻又做不到,感覺活得特別苦,特別累。1999年6月,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們,藉著讀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交通,妻子認識到了世界黑暗、人類敗壞的根源後,對我的處境表示理解,還與我敞開心交通,我也因著神話語的帶領,看到自己沉迷於罪惡的大染缸讓神厭憎、恨惡,更看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人的模樣,心裡感到懊悔、內疚,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重新做人。從此,我和妻子天天禱告、看神的話,還經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彼此之間的矛盾與心裡的愁苦都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生活中充滿了平安與喜樂。我深知這是全能神挽救了我們這個瀕臨破碎的家,給我們帶來了嶄新的生活,在感激之餘,我暗立心志:願獻上自己的全人來還報神恩。此後,我開始積極盡本分、傳福音,讓更多的人得到神在末世所帶來的救恩,然而,中共政府卻不許人敬拜神、走正道……

那是2002年春的一天,我和一個弟兄在一個村莊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警察隨即趕來,不問青紅皂白就強行給我戴上手銬,連拉帶拽押上警車帶回了派出所。一進審訊室,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個警察就衝上來,揪住我的脖領,狠摑了我幾個耳光,我頓時頭暈目眩、眼冒金星,不由得打了個趔趄,一頭栽倒在地上,鼻子和嘴裡都流出了血,臉上火辣辣地疼。那惡警見狀,又狠踢我,還咬牙切齒地指著我罵道:「你他媽的,別給老子裝,起來!」隨即又上來兩個警察一把揪住我的胳膊將我拽起來摔到一邊,隨後三人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我渾身疼痛難忍,倒在地上無力爬起。他們眼冒凶光、虎視眈眈地瞪著我,其中一個警察厲聲喝道:「你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你去他家幹什麼?不說,看老子怎麼收拾你!」我在心裡默默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安靜在神面前,加給我信心、膽量,不被他的恐嚇嚇倒。見我不說話,一個滿臉橫肉的警察就拿著電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還故意弄出「噼啪」聲,指著我威脅道:「你說不說?不說老子電死你。」聽後我心裡有些害怕,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這幫惡警也在你的手中,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都有你的許可,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只是我身量太小,心裡膽怯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保守我不做猶大,使我能在撒但面前不失去見證。」禱告後,一段神的話浮現在我腦海中:「有復活的基督生命在我們裡面,在神面前實在缺少信心,願神把真實的信心加在我們裡面。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是啊!我如此害怕正是中了撒但的詭計,雖然惡警外表是凶相,但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是我的後盾,我要憑著信心、靠著神的話得勝撒但!於是我就一言不發,那惡警見我還是不說話,掄起電棍就往我身上猛戳,我緊閉雙眼咬緊牙關準備承受劇痛的折磨,但出人意料的是,那電棍一下接一下地戳到我身上,我卻沒有絲毫感覺。他們都感到奇怪,不解地說:「今天這電棍怎麼不起作用了?是不是壞了?再換一個試試!」隨即他們又拿來一個電棍電我,結果還是不管用。此時,我不禁在心裡驚呼:「神啊,感謝你!是你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暗中保守我,你太可愛、太信實了!神啊,接下來不管還要面臨什麼樣的酷刑折磨,我願真心信靠你,堅決站住見證!」惡警們見電棍在我身上不奏效,並不肯善罷甘休,就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把我押上警車,帶到一個離村子很遠的兩層樓裡。

進了屋,一個警察冷笑著威脅我說:「看到沒有,這個地方誰也發現不了,今兒把你帶過來,你再不說就整死你,然後埋在這兒,反正誰也不知道,你自己掂量掂量吧!聰明點兒的就給我老實交代!」聽了這話,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真不敢想像眼前這幫殺氣騰騰如同黑社會打手的「人民警察」會如何整治我,我連忙在心中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與受苦的心志,使我能承受住接下來的酷刑折磨。見我仍然一句話不說,兩個警察就氣勢洶洶地撲上來扒光我的衣服,讓我站在一邊,其中一個警察指著我的鼻子羞辱我:「看看你那樣兒,也不嫌丟人。」另一個拿著我的衣服裡外翻騰,就像餓狼覓食一般,最後從我的衣服裡翻出三十塊錢,扭過頭來惡狠狠地罵了我一句:「窮鬼!」隨手將錢裝進自己的口袋。看著這一幕,我真是又氣又恨:「這哪是什麼『為人民服務』的警察啊,純粹是一夥欺壓人民、魚肉百姓的流氓、土匪!今天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不知要被中共的謊言欺騙蒙蔽到何時呢!」此時,我意識到這次被抓有神的美意,神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為讓我看清中共的醜惡面目。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另一個警察拿著兩根電線,滿臉陰笑地在我面前比劃著威脅說:「怕不怕?告訴你,前年有一個犯人嘴也很硬,但也沒經得住電,最後還是招了,我就不信撬不開你的嘴!」一看他們要用電線電我,我心裡又恨又怕,若這一頓酷刑下來,我非被他們整死不可。於是,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這幫惡警太凶狠了,我擔心自己勝不過去,求你保守我,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因著肉體軟弱而當猶大背叛你。」禱告後,神開啟我想起了一首教會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受苦受難神預定,忍屈受辱忠於神,不讓神心再流淚,不讓神心再擔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是啊,國度子民就得有國度子民的骨氣,貪生怕死是懦夫。撒但妄想用酷刑逼我背叛神,藉此斷送我蒙拯救的機會,我絕不讓它的陰謀得逞,決不能讓神的名因我而受羞辱!想到這些,我心裡油然產生一種力量,有了面對酷刑的勇氣。正想著,兩個警察衝上來一把將我按趴在地上,然後用椅子壓著我的身子,隨即又上來兩個警察,他們一邊一個狠勁踩住我的雙手,我就像被鐵板釘住了一樣,一點也動不了了。手拿電線的惡警將電箱上的兩根電線分別繫在我的兩個手指上,然後按開電箱開關,一股電流瞬間傳遍我全身的各個神經,又麻又疼,全身不自覺地痙攣抽搐,我疼得大聲慘叫。這夥惡警就往我嘴裡塞了一隻泡沫拖鞋。就這樣,我被一次又一次地電擊著,疼得我渾身冒汗,不一會兒工夫身上的衣服就全被汗水濕透了,跟水洗了一樣。惡警們一邊電我一邊朝著我吼道:「你說不說!不說今天就電死你!讓你嘴硬!」我咬緊牙關強忍著痛苦一聲不吭。他們見狀,又加長了電我的時間。最後我實在挺不住了,就想到了死,便使出渾身的力氣將拿椅子壓我的兩個惡警頂倒,然後把頭使勁往地上撞,但奇怪的是,那硬邦邦的水泥地此刻突然猶如棉花一樣柔軟,不管我怎麼使勁撞都無濟於事。這時,以往經常交通的兩句神的話也突然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雖然肉體受苦,但是有神的話,有神的祝福,你想死也死不了,沒認識神、沒得著真理你死了能甘心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一下子點醒了我:是呀,我因受不了痛苦而尋死,這不是為神作死的見證,而是在羞辱神、背叛神,這是做懦夫,當孬種,這樣做沒法羞辱撒但。神的開啟使我意識到地面一下子變軟這是神在暗中攔阻我、保守我,是神不讓我死,神希望我能在這樣的苦境中站住見證,以此來羞辱撒但,讓神得著榮耀。面對神的愛與保守,我心裡倍受激勵,暗立心志:不管這些惡魔怎麼折磨我,我也要堅持下去,哪怕只有一口氣,我也要好好活著為神作見證,絕不能讓神失望。我渾身充滿了力量,咬緊牙關準備迎接更殘酷的電擊。那些惡警見我仍不屈服,個個氣得青筋突起,眼冒凶光,咬牙切齒地緊握雙拳,恨不得把我吞吃了一樣。突然,一惡警氣急敗壞地衝上來一把薅住我的頭髮,使勁拽起我的頭,趴在我臉上凶神惡煞地喊道:「你他媽的,到底說不說?再不說老子扒了你的皮,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讓你嘴硬!」說完一把甩開我的頭髮,喪心病狂地衝另一個惡警吼叫:「給我往死裡電!」這次我因承受不住更強大的電流昏死了過去,他們就用涼水把我潑醒,然後繼續折磨我。幾經電擊的我渾身疼痛難忍,實在撐不住了,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去,危難中神引導我想起教會詩歌:「患難中神話帶領心更堅,怎能手扶犁向後看,國度操練千載難逢,成全人機會絕不能錯過。辜負神心將終生遺憾,背叛神是千古罪人……我心只寶愛真理忠於神,不再悖逆傷神心,立志愛神忠於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試煉患難再重也要站住見證來榮耀神,得著真理被神成全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立志為神盡忠心》)同時又想起神的話:「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軟弱的心再次剛強起來。我默默地想:「你們這群魔鬼再凶殘也只能折磨我的肉體,讓我生不如死,但你們永遠改變不了我跟隨神的心,你們越這樣殘害我,越讓我看清了你們的醜惡嘴臉,越堅定了我跟隨神的決心。你們休想讓我出賣任何一個弟兄姊妹,今天就是死我也要滿足神一次!」當我將性命豁出去時,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全能與他掌管、擺佈萬有的權柄。經過幾次電擊之後,惡警們見我渾身痙攣抽搐得厲害,生怕出了人命擔責任,因此不敢再電擊我了。但他們並不就此罷休,又把我從地上拽起來,扳著我的胳膊狠勁兒擰到背後,又用繩子緊緊捆上,我的手腕被勒得生疼,不一會兒手就冰冷腫脹,麻木得沒有了知覺。惡警們想把我吊起來折磨,但每次他們往上拽繩子時,繩子就鬆開了,一連好幾次都不成功。他們納悶地說:「今天這是怎麼回事?繩子都不好使了,真是奇怪了!想必是這傢伙不該死?」其中一個警察說:「算了吧!今天就到這兒吧,天也不早了。」要吊我的那個惡警只好罷休,指著我惡狠狠地罵道:「今天算你命大,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我知道是神再次保守了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宇宙萬有都在我的手中,我說有就有,說命定就命定,撒但就在我的腳下,就在無底深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我是你的後盾,要有男孩子的氣概!撒但最後垂死掙扎,但也逃脫不了我的審判,撒但就在我的腳下,也踩在你們的腳下,就這麼實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今天我親眼看見神對我的奇妙保守,體會到了神真是全能主宰一切,天地萬物都在神手中掌握,不管是死的活的都由神來主宰,這些惡警更是在神的擺佈之中,他們雖然外表是凶相,但沒有神的許可,他們就不能把我怎麼樣,只要我對神有信心,願意豁出性命來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這些惡魔必定蒙羞失敗,這正是神全能、全勝的體現!

在那個兩層小樓裡,這夥警察從下午兩點一直將我折磨到六點才又把我押回派出所。回到派出所,他們把我關進了鐵籠子裡,不讓我吃飯,也不給我水喝。我又冷又餓,無力地靠在鐵籠子的鋼筋上,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一幕幕,不禁想起神的話:「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對照神的話結合事實,我才看清自己以往所崇拜的警察竟是如此的凶殘、狠毒!他們外表道貌岸然,滿口仁義道德,裝出一副善良仁慈的「人民好公僕」的形象,實際上卻是一夥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野獸、惡魔!我信神、敬拜神有什麼錯?這夥惡警卻視我如仇敵,對我採取如此慘絕人寰的酷刑,把我往死裡整,這哪是一個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呢?豈不都是惡魔才能做出的事嗎?此時我才明白,這些警察外表看著是人,裡面的實質卻是仇恨真理、仇恨神、天生與神為敵的魔鬼、邪靈,是專門來人間殘害人、吞吃人的活鬼。我心裡恨透了這夥惡魔,同時也深感神的可親可愛,雖然我身陷魔窟,但神時時與我同在,在暗中保守我,用他的話語激勵我、安慰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惡魔的一次次酷刑摧殘中挺了過來,甚至幾次在我瀕臨死亡之時,神都以他的大能托著我,救我脫離死亡,神對我的愛太真實了!我暗暗告誡自己:不管這些惡魔接下來還要怎麼折磨我,我也要站住見證滿足神。因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我心裡有了安慰,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許多,在神愛的陪伴下我度過了漫漫長夜。

第二天,兩個警察吃過早飯後來到鐵籠子前,其中一個陰笑著對我說:「怎麼樣?一夜的時間想好了嗎?到底說不說呀?」我看了他一眼,沒搭理他。見狀,他立即換了一副嘴臉,伸進手來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拽到他跟前,用煙頭燙我的鼻子,還瞪著眼睛惡狠狠地說:「告訴你,到這兒來的犯人多了,再硬也逃不過我的手掌心,就是不死也得讓你脫層皮!」不一會兒又來了兩個警察,他們打開鐵籠子一把將我拉了出來,此時我的雙腿癱軟無力,已經站不起來了,順勢癱倒在了地上。一個警察認為我是裝的,上來就在我身上狠踢了幾腳,嘴裡還罵罵咧咧:「讓你給老子裝死!」另兩個惡警又把我架起來揮起拳頭一個勁兒地打我的臉和上身。打了好一會兒,他們見我像死人一樣耷拉著頭,鼻子和嘴裡都有血流出來,臉就像個血葫蘆似的沒什麼反應了。其中一個說:「算了,別打了,看他這樣也快不行了,死在咱手裡可就麻煩了。」他們這才停止對我施暴,把我扔到了一邊。我聽到他們在一起小聲議論,有人說:「我自從警以來還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鐵人,自始至終不說一個字,真是了不起!」從他們的話中我好像聽到了撒但垂頭喪氣的哀嘆,看到了它丟盔卸甲的狼狽樣,也看到了神得著榮耀的笑臉,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樂,默默地感謝神,情不自禁地在心裡哼唱起教會詩歌《國度》:「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麼 誓死與撒但爭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為見證基督而戰 神必將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 預備好我愛與忠心完全獻給神 在神榮耀降臨中喜迎神重歸 在基督國度實現之時與神再相會……患難之中走出 眾多得勝精兵 與神一同得勝 成為神的見證 展望得榮之日 大勢所趨臨到 萬民流歸這山 在神光中行走 國度空前盛況 必在全地出現……」(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越唱越有勁,感覺自己跟隨神能有幸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實在是我的榮幸,心裡不禁信心倍增,立定心志誓死與撒但爭戰到底!就這樣,我又熬過了一天。

到了第三天,大約早上九點左右,進來一個警察。他一進屋就先自我介紹,說他是這個派出所的所長。他走到我跟前,假裝和氣地對我說:「讓你受苦了,這兩天我去縣裡開會了,剛回來就聽說了你的事,我狠狠地批評了他們,怎麼不了解清楚就隨便打人呢?真是太不應該了。」面對惡警突如其來的「溫和」,我不由得有些發矇,這時神的話「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三篇》)提醒了我,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撒但見硬招不行又來軟的,企圖讓我上當背叛神、出賣教會。我心裡亮堂了,有了主心骨,心想:「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你這老撒但再陰險狡詐,我有神的話引領,你的詭計休想得逞!」不論他怎麼說「好話」誘騙我,我都不搭理他,最後他一無所獲,只好離開。之後又進來兩個警察,他們氣急敗壞地罵道:「你小子等著,再不說你這輩子也別想出去!老子沒有證據照樣能定你的罪,咱走著瞧!」面對警察的威脅,我心裡很坦然,心想:「我相信一切都在神手裡,判不判刑也在神的手裡,魔鬼說了不算,神說了算,不管結果如何,我相信神所作的都有意義,我願意順服到底!」

警察沒有任何證據定我的罪,但仍不肯放我。他們接連幾天不給我飯吃,不給我水喝。那天晚上我餓得沒有一點力氣了,心想:照這樣下去,我會不會被餓死呀?就在這時,我想起聖經上的一句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我心裡一下子有勁了。是啊,人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神不讓我死我就死不了,我只管順服神,神必會向我顯明他的全能與奇妙作為的。不一會兒,警察抓進來六個賭博的,這六個人讓警察給他們每人買一斤餃子,警察卻給買回來七斤。後來,他們交了罰款很快就被放了,臨走時把剩下的一斤餃子都給了我,這事警察不知道。我再次看到神的全能主宰,一切人事物都在神的手中擺佈,我熱淚盈眶,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只感覺神太可愛、太奇妙、太全能了!雖然我身陷魔窟,但神一直在我身邊看顧保守著我,作我內在的生命力,支撐著我勝過一個又一個撒但的試探,同時又在體恤著我的軟弱,幫助我渡過難關,神太實際了!神的愛太真實了!

到了第六天,警察實在找不到任何證據來定我的罪,最後罰了我兩百元錢將我放了。我深知這都是神在主宰,我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在神那裡都有定數,不需要我受的苦神一天也不會讓我多受。今天警察將我釋放,這由不得他們,因為按惡魔陰險惡毒的本性,他們絕不會輕易放過我的,但神不允許,他們對我也無可奈何,這也更讓我看到撒但魔鬼就是為神成全選民效力的,他們雖然外表是凶相,但神主宰一切,只要我們真心依靠神、順服神,神就會保守我們得勝一切惡魔勢力轉危為安。

我在派出所整整被折磨了六天,這六天不尋常的經歷讓我切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與它邪惡反動的本性實質,看到它就是與神為敵的惡魔,就是一個流氓集團;同時也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體會到了神的愛與拯救,認識到神是全能、信實、偉大、可愛的神,是永遠配受人信賴、敬拜的那一位,更是值得人去愛的那一位。這樣的經歷成了我信神生涯中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沒有這次的經歷我對撒但就沒有真實的恨,對神也沒有真實認識,這樣我對神的信就很空洞,也不可能蒙拯救。經歷了中共的殘酷迫害,我才知道什麼是撒但魔鬼,什麼是人間地獄,什麼是黑暗邪惡掌權,也感到自己生在中國這樣一個黑暗、邪惡的污穢之地能夠從撒但的魔爪中逃脫出來走信神之路,追求人生光明,這真是神極大的恩待與憐憫!同時也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體會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神的話的確能作人的生命,能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勝過死陰的轄制;並真切地體會到只有神能真實地愛人、實實在在地拯救人,而撒但惡魔只會矇騙人、殘害人、吞吃人。感謝神藉著中共的逼迫讓我明辨是非,看清了善惡。今後,我願追求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積極傳揚神的福音見證神的名,讓更多的人來到神面前敬拜神!

相關內容

  •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經歷了這次患難,我比以往更堅強、更成熟了,也更加珍惜盡本分的機會。因我看見了中共政府抵擋神、殘害人的真面目,更感到神救恩的寶貴,若不是神道成肉身親自作工拯救人,所有活在撒但權下的人都會被撒但殘害、侵吞,因此我盡本分時的心態與以往也大不一樣了,感到擴展福音工作、拯救靈魂太重要了,願意盡上忠心、花費畢生精力將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讓他們也能從無神論政黨的迷惑、愚弄中甦醒過來,接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得著神的拯救。在兩年漫長的牢獄生活中,撒但妄想用它的淫威來迫使我背叛神,但神就藉著這惡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忠心與順服,潔淨我愛神的摻雜,也讓我認識了神的智慧全能,深深地體會到神對人就是拯救、就是愛!我心對神發出無限的敬拜與讚美!

  •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

  •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在經歷中我真實體會到,神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愛,他允許撒但的迫害臨到我,這更是神極大的愛與拯救。撒但想藉著抓捕迫害讓我遠離神,但它哪裡知道,它的逼迫不但不會使我遠離神,反而讓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使我更加愛神、忠於神。

  •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在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中,我根本沒想到自己還能活著出來,若沒有全能神話語的引導帶領,沒有全能神的保守看顧與神加給我的無窮力量,我這柔弱的生命隨時都會被這夥毫無人性的惡魔殺戮、吞噬,就不會在撒但面前站立住。這讓我真實體會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感受到全能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體嘗到了神對我最真最實的愛與無私的生命供應!是全能神帶領我一次次勝過撒但的試探,超脫死亡的轄制,一步步走出了人間地獄。

  •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