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難中神光引領

四川省 趙新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裡,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有什麼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家境不怎麼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病,因此便信了主耶穌,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積極參加聚會,沒想到我的病竟然慢慢地好了,從此我跟隨主耶穌的信心更大了。

令我沒想到的是,1999年我卻因信主耶穌被警察抓去關了整整一天,並被罰款二百四十元。這錢雖不多,但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貧困山區的農民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數目啊!為了湊足錢,我把辛辛苦苦種的一畝地的花生全部賣掉了。更讓我不能理解的是,中共政府給我定了「參加反革命組織」的罪名,還恐嚇我們全家人,說只要我信神,以後兒子就是考上大學畢了業也不給安排工作。因此,丈夫、父母、親人、朋友都開始攻擊我,並逼迫、攔阻我信神,什麼苦活、累活都讓我幹,我只能默默地忍受著。

到了2003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神的說話中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裡萬分激動,覺得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神重逢,這的確是天大的福氣。但從那以後,中共政府和家人對我的逼迫更大了。面對這種環境,我向神立下心志:再苦再難,我也要跟神走到底!後來,中共警察到我家恐嚇我:「你知道嗎,你信神是犯法的,是國家不允許的,你要再信就要被判刑坐監!」丈夫聽到這話後,對我的逼迫也越來越嚴重,經常打罵我,甚至還不讓我回家。無奈,我只能強忍著內心的痛苦離開家,以躲避中共政府的逼迫、抓捕。那時,我雖然因著中共的逼迫被逼無奈離開家鄉四處逃亡,但對於造成我家庭破裂的幕後黑手卻沒有分辨,直到親身經歷了一次牢獄生活與中共不擇手段的攻擊、陷害,我才對中共政府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有了真實認識,認清了它才是破壞人幸福家庭、帶給人重重災難的罪魁禍首!

2012年12月16日,我和五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被突然驅車趕來的四個警察強行抓捕。到了派出所,警察給我戴上手銬後大罵道:「我告訴你們,你們去偷去搶,去殺人放火,去賣淫,我們都不管,唯獨信神就不行!你們這是與共產黨作對,就該打!」說著就狠搧我耳光並狠踹我。一陣暴打後,我覺得快撐不住了,就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些惡警還要折磨我多久,我快支撐不住了,但我就是死也不做猶大,不背叛你,求你看顧保守我、帶領我。」禱告完,我在心裡暗暗立定心志:就是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與撒但爭戰到底,站住見證滿足神!過後,一警察搜出我身上的二百三十元錢,獰笑著說:「這錢是贓物,該充公。」說著就把錢塞進自己的口袋據為己有。隨後,他們便開始審問我們:「你們是什麼地方的人?叫什麼名字?是誰派你們到這裡來的?」當得知我的姓名、地址後,他們很快就在電腦裡把我全家的資料都查了出來。除了我的基本情況以外,對於他們所問的教會情況我一律拒絕回答。

之後,警察使了一個花招,他們在街上找了十幾個不信神的人,讓其指證我是傳全能神國度福音的,並當著那些人的面說了很多造謠、誣陷我的話。那些人紛紛恥笑我、誹謗我、污辱我,我心裡很委屈,不知怎麼經歷這個環境,就只有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這時,一段神話語詩歌在我心裡浮現:「道成肉身的神經受各種人的譏笑、辱罵、論斷、定罪,還有惡魔的追捕、宗教界的棄絕與敵對,心靈的創傷誰也彌補不了。他是以極大的忍耐拯救敗壞的人類,他是帶著傷痕愛人,這是最痛苦的工作。人類的凶惡抵擋、定罪毀謗、誣陷逼迫,還有追捕與殺戮,使神的肉身冒著極大的危險作這工作,他受這些痛苦誰能理解他,誰又能給他安慰呢?」(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帶著傷痕愛人》)以往對於神為拯救人類受痛苦的事,我只是道理上明白,今天在這實際的環境裡才稍稍體會到神受的痛苦太大了!公義、聖潔的神道成肉身與我們這些污穢、敗壞的人生活在一起,他忍受著各種人的譏笑辱罵、定罪毀謗、逼迫追捕來拯救我們,就連我們信神的人還常常不理解神,甚至誤解神、埋怨神,這種種的打擊都使神的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可是神還在帶著傷痕愛人,神的性情太偉大、太尊貴了!以前看到聖經上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今天才看見這話確實在應驗!想到這裡,我心裡很難受,為自己以往不體貼神的心意而懊悔……沒等我回過神兒來,警察就把一個寫著「邪教」的牌子掛在了我的脖子上,給我照相,接著又勒令我蹲下用手指著福音資料照幾張相,我的腿疼痛難忍難以下蹲。就在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心裡一驚:「肯定是弟兄姊妹打來的,千萬不能連累了他們!」我隨即就抓起手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機被摔爛了。我的舉動立時激怒了那些警察,他們像發了瘋似的抓住我的衣領把我提起來,狠狠地搧了我幾個耳光。頓時,我的臉像火烤一樣痛,耳朵「嗡鳴」一陣就聽不見了。接著,他們又使勁地踢我的腿,惡警還不解恨,又把我拖進一個黑屋子裡,讓我背靠牆站著,朝我的臉上狠搧耳光,之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此時,我強忍住淚水,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相信臨到這一切都有你的美意,不管這幫惡警怎麼折磨我,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不向撒但屈服!」沒想到這一禱告,我的耳朵突然又聽見了,只聽見一惡警說:「這個女人太頑固了,一滴眼淚都沒掉,也沒叫一聲,還是沒有把她整疼,把電棍拿來,看她叫不叫!」另一惡警拿電棍朝我的大腿上猛擊。頓時,劇烈的疼痛錐心刻骨,疼得我一下子摔倒在地,頭撞在了牆上,血立即從頭上流了出來。這幫惡警指著我吼叫:「別裝了,站起來!給你三分鐘,如果不站起來,老子還要打,你想裝死!」但無論惡警怎麼喊叫,我真的動不了了,最後惡警又朝我狠踢了一陣才罷休。

面對惡警慘無人道的折磨,我實在撐不住了,便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快要撐不住了,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在極度痛苦時,一首神話語詩歌在我耳邊響起:「你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你將你的心獻上擺在神的面前,那你在熬煉中定能不否認神、不離開神……到有一天神的試煉突然臨到你的時候,你不僅能站在神的一邊,而且能為神作出見證,那時你就如約伯,又如彼得。你為神作了見證你就是真實愛神的人,你就是甘心捨命的人,你就是神的見證人,是神所喜愛的人。經歷熬煉的愛才堅強不脆弱,無論神什麼時候試煉,如何試煉你,你都能將自己的生命置於身外,能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甘心為神忍受一切,那你的愛就純潔了,你的信也有實際了,那時你才是一個真正的神所愛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神的開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給了我無窮的信心和力量。我又向神禱告:「神啊!相信今天臨到的一切都有你的許可,更有你的美意,藉著惡魔的表演我才看清了中共體制下的執法機構就是暴力機構,但我不會向他們屈服,只願把心交給你,站在你一邊。神啊!我知道只有經歷這樣的試煉熬煉才能使我愛你的心更加堅強,如果今天撒但要置我於死地,我也絕無怨言,能為你作見證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榮幸,以前我沒盡好本分,虧欠你太多,今天有機會能為你死也是最有意義的,我願順服。」禱告後,我心裡很受感動,覺得能因著跟隨神受這苦,這是太有意義的事,就是死了也值得!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一個女警過來把我扶了起來,假惺惺地說:「看你這把年紀了,孩子都上大學了,你受這苦值不值啊?你說了馬上就可以出去。」她見我沒反應,又繼續說道:「你是當媽的呀,你得為你的兒子考慮一下,現在咱們是在共產黨的地盤生活,中共政府反對、鎮壓一切宗教信仰,尤其最恨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你非要跟政府對著幹,你就不怕牽連你家幾代人?到時候你的父母、丈夫都要受連累,甚至你的兒子、孫子以後也別想當兵、提幹、考公務員了,就是當保安也沒人用,你想讓你兒子長大後賣苦力,跟你一樣去打零工過窮日子嗎?」就在撒但施行詭計時,神的話在我腦海裡閃現:「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神的話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意識到他們是在用孩子的前途來要挾我,但我知道我們人的命運不在自己的手中,也不在他們的手中,而是在神的手中掌管,孩子以後做什麼工作、生活窮富也都是神說了算。想到這些,我心裡絲毫不受他們的轄制,神話語的引領使我真實地感受到神與我同在,神在保守著我,我信靠神的心更加堅定了。於是,我把頭扭向一邊不吭聲,女警罵了我幾句便悻悻地走了。

天漸漸黑了,他們見從我和姊妹身上得不到什麼東西,只好把我和姊妹送往縣拘留所,可拘留所的警察說我們這個案子很重,得送往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已是凌晨一點多鐘了,只見眼前是一排排鐵棍做的大門,看上去是那麼的陰森恐怖。進去的第一道關口是把衣褲全部脫光搜身,再把衣服上的扣子、拉鏈全部剪掉,穿上被剪爛的衣服,我感覺自己就像個乞丐。第二道關口是檢查身體,他們見我腿上被惡警毆打的傷,走路都艱難,卻睜著眼睛編謊說:「這很正常,沒什麼大問題。」監規上明明說檢查出有病就給拿藥,可實際上他們根本不管人死活,還挖苦我說:「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人有神在保護,就忍著點吧。」我被送到監室裡,一個囚犯從被子裡伸出頭來朝我大叫:「把衣服全脫光!」我懇求不要讓我脫內衣,這個囚犯陰笑著說:「到這裡來就要懂規矩。」於是囚犯們都從被子裡伸出頭來發出各種怪叫聲。二十多平米的牢房關押著十八個犯人,都是販毒、殺人、貪污、盜竊的犯人。這裡面的「老大」——牢頭的工作就是每天用各種辦法來整治人,以折磨人為樂。早上,監室裡的「老二」就教我規矩,要求我每天必須擦兩遍地,還不停地給我找活兒幹,並且做產品數量還不能少,還得加快速度,不然就得受處罰。獄警也如野獸一樣常常無緣無故地整治犯人。一個獄警還揚言說:「老子說了算,我不怕你們去告,有本事去告,老子叫你吃不了兜著走!……」這夥惡警簡直無法無天,猖狂至極。在這裡面「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給獄警送上錢,犯人就可以逍遙「法」外。有一個貪污巨款的官太太經常給獄警錢,還天天給「老大」買小炒吃,她就可以整天什麼事都不幹,自己的碗讓別人洗,被子讓別人疊。雖然在這地獄般的牢房裡生活,我無錢也無權,每天忍受著各種欺壓、折磨,但唯一使我感到安慰的是還有兩個姊妹和我在一起,我們如同親人。在這難熬的日子裡,我們一有機會就在一起交通,彼此互相扶持幫助,時時依靠神,求神加給我們信心和力量。大家互相扶持幫助,共同渡過難關。

在這裡,我又被警察提審了四次,其中一次來提審我的人自我介紹說是市公安局和國安隊的。我心想:「市公安局的人肯定比小派出所的有素質、有教養,他們應該公正執法。」但事實卻回擊了我的想像。那個市公安局的一進屋就橫躺在椅子上,把兩隻腳翹在桌子上,整個身子得意地一抖一抖,他用鄙視的目光掃了我一眼,然後站起來走到我身邊,隨後點燃一支煙猛吸了一口,把煙霧吐在我臉上。看著他這副樣子,我才看清中共的警察都是一丘之貉,我不禁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可笑。因不知他們接下來還會耍什麼花招,我就默默地禱告神:「全能神啊,願你加給我智慧打敗撒但,使我能榮耀你為你站住見證!」此時,國安隊的惡警說:「你的情況我們已經掌握了,只要你與我們配合,就馬上放你出去……」我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他們以為我妥協了,就說:「你願意配合了?」我說:「我該說的早就說完了。」惡警立時暴跳如雷,破口大罵:「你這個女人給你臉不要臉,今天你不說,老子有時間陪你,我要把你兒子從學校找來,讓他念不成書……」接著他們拿出我的手機威脅道:「你手機卡上的這些號碼都是誰的,你今天不說清楚就判你坐七八年牢,讓犯人天天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不管他怎樣逼問,我始終沒搭理,此時我也不覺得害怕,因為神的話在裡面開啟我:「因為你若想蒙拯救能剩存下來不受這些苦不行,這也是神命定好的,所以這苦能臨到你這是福氣。……這裡面的意義太深了,太大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這次提審了兩個半小時,他們見沒有結果,對我恐嚇了一番便灰溜溜地走了。

2013年1月6日,警方又施一計說要帶我回家,辦案的人讓我穿上囚服、戴上手銬、坐上囚車回到了當地派出所。在那裡我得知這夥惡警已經找到我的兒子和公婆,還抄了家,並打聽、掌握了我這幾年的情況。當地派出所的一個警察說:「這個女人,我們抓她好幾年了都沒抓著,她丈夫死了也只回來住了一晚,害得我們在她家白守了好幾天,她兒子做心臟手術我們去醫院堵她也沒堵到,她信神信得連家都不要了,這回得好好收拾收拾她!……」聽到這些話,我在心裡吶喊:「我何嘗不想回家呀,丈夫的去世讓我悲痛欲絕,兒子做手術讓我牽腸掛肚,我多麼想留在兒子的身邊啊,不是我不想他們,是中共政府一直在逼迫、抓捕我,我沒法回家啊!」車在開往我家的公路上飛馳,我在心裡默默地哭泣,不住地向神禱告:「神啊!因著中共的逼迫,我幾年沒回家了,一會兒我就要見到我的家人了,我怕見到他們我會軟弱,會中撒但的詭計,求你幫助我,使我在撒但面前能活出一個信神之人的尊嚴和骨氣,不上他們的當,我只求能為你站住見證滿足你!」禱告完,我覺得心裡輕鬆了許多,也得釋放了,我知道是神在陪伴我,加給我力量。快到我家時,惡警們有意把車停在公路上,讓我穿著囚服、戴著手銬帶他們往我家走,周圍的鄰居都站在遠處看著我,並對我指手畫腳,背後傳來陣陣唾罵聲、譏笑聲……進了家門,我一眼就看到兒子正在院子裡洗衣服,他聽見我進來,頭都沒抬,我知道他心裡恨我。公婆的頭髮已經花白,婆婆出來跟惡警打了個招呼,啥都沒說。惡警問了一句:「她是你兒媳婦嗎?」婆婆輕輕地點了一下頭。他們便開始威脅我公婆:「如果她不配合,我們只要給學校打個電話,她的兒子馬上就讀不成書,連你們老人的低保也要取消,一切優惠政策都取消。」經惡警一恐嚇,二老的臉都變了色,說話都在發抖,他們趕緊承認這六七年我是在外邊信神。惡警又衝著婆婆吼道:「黨和人民這幾年對你們這麼關心,你說共產黨好不好?」婆婆嚇得趕忙說:「好。」「現在政策好不好?」「好,好。」「你們家出的這些災禍,你兒子的死,是不是你兒媳婦造成的?她是不是你們家的『災星』?」婆婆低下頭輕輕地點了一下。惡警見陰謀達到了,又把我拉到屋裡,讓我看牆上貼的大兒子的各種獎狀,並故作姿態指著我罵道:「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沒人性的人,這麼好的兒子放著不管,跑去信神能得著什麼?」看著兒子滿牆的獎狀,想到兒子因我信神上學受到了牽連,公婆也受到恐嚇、威脅,這個家已經支離破碎了!但這一切是誰造成的呢?是因我信神才有的嗎?我信神是在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這有什麼錯?若不是中共的抓捕、迫害,我能這麼多年有家難歸、東躲西藏嗎?他們還誣陷我不顧家、不過日子,這不是明擺著歪曲事實、顛倒黑白嗎?此時,我心裡對這些撒但魔鬼的恨就像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要爆發出來,我想大聲喊出來:「撒但魔鬼!我恨你!恨你恨到骨子血液裡!這些年來不是你中共政府逼得我有家難歸嗎?難道我不想留在兒子身邊給孩子母愛、給孩子溫暖嗎?難道我不想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嗎?今天你這個魔鬼撒但卻搖身一變,又來扮演正面人物進行說教,把我家裡種種不幸的根源嫁禍給神,還把責任推在我身上,你們真是顛倒黑白、胡說八道!你們這夥邪靈倒行逆施、賊喊捉賊,你們才是真正的災星、禍星、掃把星!你中共政府才是導致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生活在這樣的國家,人民哪有什麼幸福可言!」惡警表演完後,朝我喊道:「走!」喝令我走出了這個家。感謝全能神對我的保守,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看清中共邪黨的反動邪惡而站住了見證!

1月12日最後一次提審我,兩個惡警再次逼我出賣弟兄姊妹,但不管他們怎麼威脅、逼迫,我都說不知道,兩個惡警聽後頓時大發雷霆,朝我臉上狠搧耳光,並發瘋似的扯我的頭髮,把我一掌推過來又一掌推過去,還使勁踢我的腿,然後又用銅煙袋猛敲我的頭,嘴裡還大罵:「你以為老子不敢打你,我打了你又怎麼樣?看你嘴有多硬!」感謝全能神的保守,雖然他們如此折磨我,但我只是感覺全身發麻,並沒有感到很疼。兩個惡警折磨我長達四個小時,直到累得筋疲力盡、滿頭大汗才停下來,他們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說:「好,你就等著坐一輩子牢吧,你就是死了也不會放你出去!」聽到這話,我的心很淡然,因我已經鐵了心,誓死也絕不向魔鬼屈服,我暗暗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把自己交給你,即使惡警把我關在監獄裡一輩子,我也要跟隨你走到底,就是把我放在地獄裡我也讚美你!」回到牢房,我就一心等著坐一輩子牢了,但我沒想到的是,神給我開闢了出路,到了1月16日下午,惡警竟然把我無罪釋放了。

這次刻骨銘心的經歷如同一場噩夢,讓我不堪回首,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我一個普通婦女,竟因為信神成了警方重點「關注」的對象,被中共政府視為仇敵而非要把我置於死地。我曾在被審訊時質問他們:「我做錯了什麼?觸犯了哪條法律?說了哪些反黨、反人民的話?你們為什麼要抓我?」那些警察無言以對,反而向我吼道:「你們可以去偷去搶,去殺人放火,去賣淫,我們都不管,你們信神就是與共產黨作對,就該打!」這些專權霸道、顛倒黑白的話正是來自魔鬼的聲音!人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順天意合民心,中共政府抵擋神,不允許人走正道,反而倒打一耙,厚顏無恥地說我們跟它作對,這就完全顯明出它惡魔的實質!中共政府不但瘋狂抵擋神的作工,抓捕信神之人,還製造謠言迷惑人民,讓人都聽信它的鬼話而否認神、抵擋神,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中共所作的惡實在是罄竹難書,神人共憤!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與眷顧,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識破撒但的詭計得以剛強站立,真實感受到是神的陪伴與引領,我才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追求得著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相關內容

  • 獄中的花季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 神的話是我生命的力量

    自從信神後不久我就被中共通緝,但是神的大能、神的憐愛一直保守我走到了今天。這次神許可我被抓捕親身經歷惡魔的摧殘,這對我的生命更是一次大的造就、成全。撒但妄想藉著抓捕迫害使我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但神的話語一直帶領我,賜給我智慧,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在撒但的殘酷迫害中堅強站立,實際地經歷了神的作為,對神的話語有了更實際的認識,體會到了神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人生命的力量、生命的泉源,是神賜給人的寶貴產業。我只願加倍努力追求真理,讓神的話真正成為我的生命。這次的經歷使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許多,有神話語的引領,我無所畏懼,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願跟隨神到底!

  •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在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中,我根本沒想到自己還能活著出來,若沒有全能神話語的引導帶領,沒有全能神的保守看顧與神加給我的無窮力量,我這柔弱的生命隨時都會被這夥毫無人性的惡魔殺戮、吞噬,就不會在撒但面前站立住。這讓我真實體會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感受到全能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體嘗到了神對我最真最實的愛與無私的生命供應!是全能神帶領我一次次勝過撒但的試探,超脫死亡的轄制,一步步走出了人間地獄。

  •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多少次我身處絕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魔掌,絕處逢生;有多少次我軟弱失望,是神的話語來安慰點活,作了我的後盾與依靠,使我得以超脫肉體,勝過死陰的轄制;有多少次我命懸一線時,是神的生命力支撐著我頑強地活了下來,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真神!

  • 苦難試煉——偏得的祝福

    經歷了一年的牢獄之苦,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缺少的真理太多,全能神正是藉著這特殊的環境補足我的缺少,讓我的身量長大,使我在逆境中得到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徹底看清了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與抵擋神的反動實質,認識了它逼迫全能神、殘害基督徒的滔天罪行。我切實體會到了全能神對我這個敗壞之人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感受到全能神的話的確帶著權柄、帶著生命力,能給我帶來光明,能作我的生命,帶領我戰勝撒但,頑強地走出死陰的幽谷。同時,我也認識到全能神帶領我所走的正是一條人生正道,是得真理、生命的光明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