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裏,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愛憐陪伴,我心裏感到特别充實。在這十四年裏,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遭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并用他的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主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裏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脚步。

記得那天晚上,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見屋外有狗叫聲,還聽到有人翻墻的聲音,緊接着就聽見急促的撞門聲,有人叫喊着:「快開門,你們被包圍了!」我們迅速收拾東西,就在這時,門「哐啷」一聲被人撞開,幾束强烈的手電光直射過來,刺得我們眼睛都睁不開。霎時,十幾個人闖入屋内,他們强行把我們推到墻角,大聲喝斥道:「都不許動!放老實點!」然後,他們像土匪一樣在屋内到處亂翻。就在這時,我又聽到門外「呯呯」傳來兩聲槍響,接着屋裏的警察大聲喊:「抓到了,有三個人!」他們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搡地押上警車。此時我才回過神兒來,原來我們被警察抓捕了。上車後,一個警察手持電棍吼道:「都給我聽着,誰也不許叫,誰叫老子的電棍就對準誰,打死你們也不犯法!」路上,兩個惡警把我擠在車座中間,其中一個夾住我的雙腿,一把將我摟在懷裏,色迷迷地説:「老子今天這便宜不占白不占!」他死死地抱住我,我拼命地挣脱,直到一個警察説:「别胡來!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好交差。」他才將我放開。

警察把我們帶到派出所後關進一間小屋,然後分别銬在鐵椅上,由一人看管,這個警察厲聲問我們叫什麽名字,家住哪裏。因着緊張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就默默禱告神,求神賜給我聰明智慧與當説的話。這時神的話開啓我:「不管做什麽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接受神的鑒察,順服神的安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是啊!我得以神家利益為重,無論遭受什麽酷刑折磨,都不能出賣弟兄姊妹,更不能當猶大背叛神,得為神站住見證,所以接下來不管他怎麽摳問,我都不理他。第二天早上,他們要把我們送到看守所,那個流氓惡警皮笑肉不笑地説:「我們布下天羅地網總算逮住了你們,一天抓不到你們,我們就一天不放鬆!」説完就給我戴上手銬,還趁機雙手在我胸前推了兩下,我非常氣憤,真没想到人民警察竟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簡直就是一夥黑社會、土匪!實在令人噁心、憤恨!

在看守所裏,警察為了讓我説出家庭住址和信神的事,他們先讓一個女警用軟招勸我,套我的話。見我不説,他們就强行給我録像,并説要把録像拿到電視台播放,敗壞我的名譽,但我知道我只是信神,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并没有做任何見不得人的事,更没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便義正辭嚴地對他們説:「隨你們的便!」惡警們見詭計不成就采用毒招來折磨我。他們像對待重刑犯一樣給我戴上手銬和十斤重的脚鐐,把我押上車帶出去審訊。因脚鐐太重,我只能脚後跟擦地而行,行走十分困難,還没走幾步我脚上的皮就被磨破了。上車後,他們立即用黑袋子將我的頭罩上,兩個警察把我夾在中間。我心裏猛地一驚:「這夥惡警没有人性,不知他們會用什麽毒招來折磨我,我若承受不住怎麽辦?」于是,我趕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面對即將臨到的環境,我的肉體有些軟弱,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無論什麽酷刑臨到,我都願站住見證滿足你,堅决不背叛你。」進屋後,他們取下我的頭罩,勒令我站了一天。晚上,一個警察坐在我對面,翹着二郎腿,惡狠狠地對我説:「好好回答我的問題,答完就放你!你信神幾年了?誰傳你信的?你們教會的帶領是誰?」見我不吱聲,他怒喝道:「看來不給你點顔色瞧瞧你是不會説的!」説完,他就喝令我把雙手舉過頭頂紋絲不動地站着。一會兒,我的兩隻胳膊開始酸痛支撑不住,但他仍不許我放下,直到我渾身是汗,瑟瑟發抖,兩隻胳膊抬不起來,他才讓我把手放下,但仍不許我坐,一直讓我站到天亮,站得我腿脚麻木、腫痛。

第二天上午,他們又開始審問我,我還是不説。他們就把手銬(帶鏈的)一端取下,惡警頭目用一根10公分粗、70公分長的木棍猛擊我的腿彎,將我打跪在地,木棍順勢夾在了我的兩腿彎中間,他們隨即把我兩隻胳膊從木棍下拉過,又强行給我戴上手銬。立時,我胸口憋悶,呼吸困難,兩肩的筋像要被拉斷一樣,小腿綳得似乎要斷裂,疼得我渾身發抖。大約過了三分鐘,我左右摇擺支撑不住,「咚」的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仰面朝天。接着,四個惡警一個在一旁指揮,兩邊的惡警一手摁木棍,一手往上扳我的肩膀,另一人在後面雙手掂起我的頭,用脚蹬我的後背將我蹬起來,讓我繼續蹲着。可我渾身疼痛難忍,堅持不一會兒就倒下了,他們就再把我蹬起來,就這樣倒下、蹬起反反覆覆地折磨了我一個小時左右。直到他們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惡警頭目才説:「算了,算了,累得受不了了!」他們才把刑具卸下。我渾身無力,像一灘爛泥一樣癱坐在那裏喘着粗氣。此時,我的手腕被手銬磨破,雙脚也被脚鐐磨破淌着血,我疼得渾身淌汗,汗水流到傷口處,如同刀割一樣疼。在極度的痛苦中,我在心裏不住地喊着:「神啊!救救我吧,我快受不了了!」就在這時,神的話開啓了我:「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話使我心裏猛然一亮,撒但知道人最寶愛肉體,更怕死,它就是想藉着摧殘我的肉體,讓我恐懼死亡而背叛神,這是撒但的詭計,但神正是利用撒但的詭計來檢驗我對神的信心和忠心,讓我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以此來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裏面又有了信心與力量,也有了寧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决心。當我立定心志豁出命來滿足神時,渾身的疼痛感减輕了許多,心裏也不覺得那麽痛苦難受了。後來,惡警喝令我站起來,并咬牙切齒地説:「不説就讓你一直站着,看你能撑多久!」就這樣他們一直讓我站到天黑。晚上去厠所時,我因戴着脚鐐,雙脚腫脹得早已潰爛流血,只能脚擦地一點點地挪移,行動特别艱難,每挪一點脚都揪心般地疼,地上留下一行很清晰的血印,大約三十米的路我來回用了將近一個小時。那一夜,我不住地用手揉着腫脹的腿,伸也不是,縮也不是,難受極了,但讓我得安慰的是,因着神的保守我没有背叛神。

第三天上午,惡警再次用同樣的手段來折磨我,我每倒下一次,惡警頭目就獰笑着説:「這個跟頭翻得漂亮,再來一個!」我又被扶起、再倒下,他説:「這個姿勢好看,我看着舒服,再來一個!」就這樣,他們反覆折騰我一個小時左右,直到他們累得滿頭大汗才停下來。我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感覺天旋地轉,渾身抖個不停,汗水腌得我眼睛都睁不開,胃裏翻江倒海直想嘔吐,感覺自己快要斷氣了。這時神的話閃現在我的腦海裏:「『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神的話使我明白,在中國——這個惡魔掌權的國家中信神、跟隨神就注定要受許多羞辱、迫害,而神要藉着撒但的逼迫來作成一班得勝者,以此來打敗撒但,這也正是我們為神作見證彰顯神的榮耀之時。今天我能為神的榮耀獻上自己的一份,這是我的榮幸。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不禁産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心裏向撒但宣告:「可恨的老惡魔,我已鐵了心,無論你怎麽折磨我,我也不會向你屈服,誓死站在神一邊。」惡警頭目見我仍是一言不發,氣得他卸下刑具,怒吼道:「去,給我站着,看你能頑固到什麽時候,我們要對你實施長久戰,不信對付不了你!」我只好很吃力地爬起來,可我的雙腿又腫又疼,實在無法站立,只能靠墻站着。下午,惡警頭目對我説:「别人『蕩鞦韆』一次就招了,你真能撑,你的兩條腿都成這樣了還不説,真不知道你從哪兒來的勁兒……」接着,他又瞪着我叫囂道:「那麽多人在我面前都招了,你還敢跟我鬥,哼,你就是不招,我們照樣能判你個十年八年的,讓牢裏的人天天打你駡你,整死你!」聽到這話我心想:「有神與我同在,你就是判十年八年我也不怕。」他見我不吱聲,氣得拍着大腿跺着脚駡道:「對付你一個人就讓我耗上幾天,要是都像你這樣,老子的工作還咋幹!」聽了他的話我心中暗笑,看到撒但太無能,確實是神手中的敗將!此時,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説:「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神的話句句都是真理,今天我親身經歷體嘗到了,我三天没吃没喝也没睡,又遭受了那樣的酷刑還能挺住,這完全是神加給我的力量,是神在看顧保守着我,若不是神作我的後盾,我早已癱倒如泥,神的生命力真是太超凡偉大了,神太全能了!我看見了神的作為,更有信心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了。

第四天上午,惡警强迫我雙臂平伸蹲馬步,還在我兩手背上放一根木棍,一會兒我就支撑不住了,兩手下垂,木棍掉在了地上。他們撿起木棍就狠打我的手關節、膝關節,每打一下我都疼得鑽心,打完繼續逼我蹲馬步。連續幾天的折磨,我的腿已是又腫又痛,剛蹲一會兒,雙腿就承受不住重重地跌坐在地上,他們把我揪起來,但一放手我又跌倒,反覆數次,我的屁股被摔得都不能碰,疼得渾身是汗,就這樣我被他們折磨了大約一個小時。隨後,他們强令我坐在地上,并拿來一碗濃鹽水逼我喝,我不喝,一個惡警便使勁捏我的兩腮,另一惡警用一隻胳膊夾住我的頭,另一隻手將我的嘴掰開,硬給我灌進去。鹽水將我的喉嚨腌得又苦又澀,胃裏頓覺像火燒一樣,難受得我只想掉泪。看我痛苦的樣子,他們凶狠地説:「喝完鹽水再打你就不那麽容易出血了。」聽到他們這樣説,我心裏氣憤不已,没想到堂堂的人民警察竟如此陰險歹毒。這幫惡魔不但這樣捉弄、殘害我,還侮辱我。晚上,一個惡警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就摸我的臉,邊摸邊説下流話,我氣得將一口唾沫吐到他臉上。他惱羞成怒,狠扇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頭「嗡嗡」直響,他還惡狠狠地説:「我們的十八般酷刑還在後邊,整死你也没人知道,不説有你好戲看!」夜裏,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我要求上厠所,他們讓我自己爬起來,我用盡渾身的力氣才慢慢地站起來,剛走一步就摔倒在地上。没辦法一個女警才拖我去厠所,在厠所裏我又一次暈倒。醒來後我已在屋裏,看到雙腿腫得發亮,手銬、脚鐐都深嵌肉裏,傷口流着膿血水,疼痛不已。想起剛才那個惡警説還要對我用十八般酷刑,我心裏不禁有些軟弱,就向神禱告:「神啊!不知這群惡魔還會怎樣折磨我,我快要支撑不住了,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賜給我力量,使我能够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了神兩次道成肉身為拯救人類所受的苦:恩典時代,主耶穌為救贖人類被兵丁和民衆戲弄、鞭打、侮辱,被戴上荆棘冠冕,最後又被活活釘死在十字架上;今天神再次道成肉身冒着更大的風險來在無神論國家作工,遭受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宗教界的瘋狂抵擋、弃絶、定罪,神都默默地承受着,毫無一點怨言。我又想到神的話説:「現在你們所臨到的痛苦不正是神所受的痛苦嗎?你們是在與神一同受苦,也是神陪伴人受苦。你們今天都在基督的患難、國度、忍耐裏有份,最後才得榮耀呢!這種苦受得有意義,你没有心志不行,你得認識今天受苦的意義是什麽,今天為什麽受這苦,你從這裏找點真理,明白點神的心意,你就有受苦的心志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是啊,我今天所受的苦神早已受過了,神本是無辜的,為拯救敗壞的人類受盡痛苦、屈辱,而我今天所受的苦是為了自己蒙拯救,仔細想想,比起神所受的苦,我受這點苦簡直不值一提。此時,我才體會到神為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與屈辱有多大,也感受到神對人類的愛太偉大,太無私!從心裏産生了對神的依戀與渴慕。藉着受這苦,使我更多地看到了神的大能與權柄,體會到了神的話語就是人的生命力量,能帶領我勝過千難萬險;藉着受這苦也熬煉了我的信心,磨煉了我的意志,使我的缺少得着補足、成全。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認識到今天我能受這苦是神極大的恩待,并且有神陪伴我并不孤單。此時,我不禁唱起教會詩歌:「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麽 誓死與撒但争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為見證基督而戰 神必將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 預備好我愛與忠心完全獻給神 在神榮耀降臨中喜迎神重歸 在基督國度實現之時與神再相會」。(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國度》)

第五天,惡警繼續讓我蹲馬步,我雙脚雙腿腫得根本没法站立,幾個惡警把我圍在中間推來推去,有人還趁機占我便宜,而我只能像木偶一樣被他們玩弄,我被折磨得頭暈目眩。就在我無法承受時,突然聽到外面有脚步聲,他們慌忙跑去把門關上,停止了對我的玩弄,我知道這是神在憐憫我,緩解了我的痛苦。晚上,一惡警坐到我跟前,脱了皮鞋,將臭脚伸到我臉前,説下流話:「坐着想什麽呢?是不是想男人了?怎麽樣,我這臭脚的味道還可以吧!我看我這味道挺適合你的。」聽着他滿口的污言穢語,我肺都要氣炸了,我怒視着他,看着他無耻邪惡的樣子,再回想他們一次次任意折磨、羞辱我的場景,簡直没有一點人性,連畜生都不如,就是一夥不可理喻的惡魔,我恨透了這些魔鬼!藉着這幾天的親身經歷,我看到自己以往崇拜的人民警察竟是這樣的無耻邪惡,這更激起了我背叛撒但、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志。

熬到第六天,我開始打瞌睡了,一個惡警頭目得意地説:「終于到你瞌睡的時候了,想睡覺,没門兒!非熬垮你不可,看你還能撑多久!」惡警們輪流看守着我,只要我一閉眼打盹,他們就用皮鞭打桌子,或用小木棍打我腫脹發亮的腿,或猛扯我的頭髮、或狠踩我的脚,每次都使我突然受驚嚇而醒,有時他們一脚踢在脚鏈上,脚鏈碰到我潰爛的傷口處,疼得我直打顫。最後,我被熬得頭痛到像要爆炸一樣,我感到天旋地轉,一頭栽倒在地,暈死過去……朦朧中我聽到醫生説:「幾天不讓她吃飯、睡覺,你們也太狠了,這脚鐐已嵌到肉裏,不能再戴了。」醫生走後,惡警給我换了個五斤重的脚鐐,又灌了些藥,我才清醒過來。我知道我能活過來全是神的大能,是神在暗中保守我,又藉醫生的口來减輕我的酷刑、緩解我的痛苦,我裏面對神更有信心了,也有了與撒但争戰到底的决心。神是我的後盾,是我的避難所,若神不許可,撒但用什麽酷刑也折磨不死我。

第七天上午,我熬得實在受不了了,不停地打瞌睡,一個惡警見狀就一個勁兒地踩我脚趾,掐我手背,打我耳光。下午,惡警又逼問我教會的情况。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熬得迷糊了,願你保守我,給我一顆清明的心,使我無論在什麽時候都能為你站住見證。」感謝神的保守,我雖被熬了七天六夜,没吃没喝也没睡,但心裏十分清醒,不管惡警怎麽引誘,我仍是什麽也没説。後來,惡警頭目拿出我記的傳福音人員名單逼問我,讓我説出其他人。我已飽嘗了這群惡魔的殘害,絶不能讓弟兄姊妹再落入他們的手中,于是我就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趁他不備,我猛地上前一把抓過名單塞到嘴裏吃了。兩個惡警氣急敗壞地對我大駡,衝上來用力掐住我的嘴,猛扇我耳光,打得我嘴角流血,暈頭轉向,臉腫脹起來。

因多次審訊無果,他們只好放弃,將我押回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我傷勢嚴重,怕我死在裏面要承擔責任就不收我,無奈,惡警不得不把我送到醫院輸氧。他們把我送回看守所後,我昏迷了四天四夜,犯人們將我唤醒,後來我又昏死過去兩次。最後,中共政府以「參加邪教組織」的罪名判我一年零九個月的勞教。但因我被他們折磨得遍體鱗傷,全身癱痪無法行走,勞教所不收,警方就把我的録像公布在電視上。三個月後,我丈夫得知消息,花了一萬兩千元將我保釋出來,實行監外執行。丈夫來接我時,我因傷勢太重無法走路,他只好將我抱到車上。回家後,經醫生檢查,我腰椎錯位兩節,生活無法自理,已成廢人。原本以為我會在床上躺一輩子,但後來因着神的憐憫,再加上配合治療,一年後,我的身體竟然逐漸康復了。我真是看到了神的全能,也看到了神對我的愛,我又可以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了,感謝神!

經歷這次逼迫患難,雖然我飽嘗了一些痛苦,但我得到了生命的財富。我不僅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更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感受到了神生命力的超凡與浩瀚:當我軟弱無助時,是神的話給了我力量和勇氣,使我有信心衝破撒但的黑暗勢力;當我肉體承受不住酷刑折磨時,神擺布人事物來為我解圍;當我被惡魔折磨得昏死之時,神奇妙地作工為我開闢出路,使我轉危為安……經歷中看到神就在我身邊時時看顧保守我,伴我同行,神對我的愛太大了!神就是我生命的力量,是我隨時的幫助與依靠,我願意把身心都獻給神,追求認識神,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相關內容

  • 苦境中散發出愛的芬芳

    在實際經歷中我真切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太大了,神賜給人的生命力是無窮的,能戰勝一切的撒但邪惡勢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愛的芬芳時時清新著我的心,使我不至失迷,無論我身在何方,處在何種境地,神一直在守護著我,他的愛始終伴隨著我。我能跟隨這位實際的真神是我的榮幸,能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領略神的奇妙、智慧與全能更是我的福氣。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愛神到底、忠貞不渝!

  •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多少次我身處絕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魔掌,絕處逢生;有多少次我軟弱失望,是神的話語來安慰點活,作了我的後盾與依靠,使我得以超脫肉體,勝過死陰的轄制;有多少次我命懸一線時,是神的生命力支撐著我頑強地活了下來,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真神!

  •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 逼迫患難中看清惡魔實質

    揣摩神的話結合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我更加看清中共政府抵擋神、逼迫神的邪惡實質,因它抵擋神,是神的仇敵,所以人在中國信神、跟隨神就注定要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殘害。回想父母因為信神被批鬥、遊街;我因信神又遭受惡警慘無人道的摧殘折磨,在事實面前我越發看清中共邪黨就是撒但的化身,它們抓捕、批鬥、迫害信神的人,就是妄圖使人都否認神、背叛神,把神在地的工作完全取締,達到它掌控人類的目的。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臨到這一切痛苦患難都是神對我的成全,神藉此加給了我分辨的真理,讓我看清了誰在殘害、吞吃人類,誰在拯救人類。神的智慧永遠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在逼迫患難中我真正認識了只有全能神對人才是愛、是拯救,我願意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愛我拯救我的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