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山東省 劉珍

我叫劉珍,今年七十八歲,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基督徒,感謝全能神揀選了我這個被世人看不起的農村老太太。自從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就每天禱告、聽神話語朗誦,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漸漸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看透了一些事,心裡感到特別暢快,活在了從未有過的幸福之中。因我年紀大,腿腳不方便,無法出去聚會,弟兄姊妹為了照顧我就來我家聚會,他們無論嚴寒酷暑從不耽誤,即使頂風冒雪也要堅持來看望、照顧我這個老太太,尤其在讀神的話上,我有什麼不明白的他們都耐心交通,一點也不嫌棄、小瞧我,這使我很受感動,若不是神的愛,誰能有這麼大的耐心、愛心呢?在與弟兄姊妹的接觸中,我看到他們和世人太不一樣了,他們活出的是包容、是愛,彼此之間能敞開心懷以誠相待,沒有隔閡,沒有距離,親得像一家人一樣,這使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隨著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我知道人都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便向教會提出要盡本分,但因我年齡大盡不了其他本分,教會就讓我在家裡盡接待本分,感謝神按著我能做的加給我。就這樣,我和弟兄姊妹相處得特別融洽,身心也得到了很大的釋放,以前得的一些病也都逐漸康復,我更加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恩待和憐憫。

然而好景不長,我和村裡的弟兄姊妹被惡人舉報,警察把弟兄姊妹都抓走了,並讓村支書也把我送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警察問我:「你是怎麼信神的?你為什麼信神啊?」我說:「信神天經地義,我們天天讀神的話,能明白許多真理,都按著神的話做好人,走正道,信神的人不打人不罵人,也都遵紀守法,信神有什麼不好?你們為什麼要抓我們?」警察蔑視地看了我一眼,又厲聲問:「是誰傳福音給你的?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信?」我說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信。他們見問不出什麼,當天就把我釋放了。出來時我還納悶:警察就這麼輕易把我放了?回家後才知道,在我去派出所後,家人託關係花了三千元錢警察才放我的,警察還在中間挑撥,讓我的家人攔阻我信神。兒媳婦為此和我兒子大吵大鬧,還威脅說我再信神她就要喝農藥自殺。這時我才看到中共這幫警察簡直壞透腔了,我好端端的一個家讓他們給攪和得雞犬不寧!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全能神今天來拯救我們就是讓我們明白真理,活出人樣,讓我們說話做事都得對得起天地良心,不做違背人性道德的事,我也只不過是在家裡讀神的話、聚會、盡本分,可中共警察卻誣陷、定罪我「擾亂社會治安」,真是瞪著眼歪曲事實、顛倒黑白,亂給人扣帽子!這撒但太可恨了!簡直就是血口噴人,惡意誣陷。因警察從舉報人那裡得知我還接待弟兄姊妹聚會,所以他們並沒對我放鬆,過後他們又把我傳到派出所問話,還威脅我說:「你把教會帶領以及和你一起聚會的人都說出來,你要再不說,就把你送到大牢裡去!」我理直氣壯地說:「我什麼也不知道!沒什麼好說的!」警察氣得火冒三丈,但因著神的保守,他們並沒敢把我怎麼樣。

警察把我放回來後,仍不放鬆對我的監控,妄想放長線釣大魚。從那以後,我怕連累弟兄姊妹,所以不敢再與弟兄姊妹接觸,從此失去了教會生活。沒有了教會生活,我心裡空蕩蕩的沒有著落,慢慢地和神的關係也疏遠了。我每天都活在擔驚受怕、惶恐不安的氣氛之中,生怕警察哪天又來把我帶走。以往我每天都聽神的話和講道交通,現在別說聽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了,就是家裡人看見我禱告或聽見我一提「神」字,都會對我一頓訓斥。兒媳婦因我被警察罰錢的事整天對我冷言冷語,丈夫、兒子對我說罵就罵,原本支持我信全能神的家人現在都開始竭力反對我、逼迫我,這使我心裡很難受,精神特別受壓,活在了從未有過的黑暗、痛苦中。因沒有神話語朗誦可以聽,更不能與弟兄姊妹交通,我感覺靈裡特別乾渴,每天晚上都熬得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常常想念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時的幸福時光。每當這時,我心裡就更加恨惡中共政府,我的這些痛苦都是它造成的,是它使我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自由信神、敬拜神的權利,失去了教會生活,不能與弟兄姊妹一起交通神的話,不能盡本分。在痛苦中,我只能默默地禱告神:「神啊!我活在了黑暗中,感覺靈裡乾渴,我想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神啊!求你為我開闢出路!」

我在神面前一直這樣向神呼求,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就安排弟兄姊妹來探望我。一姊妹知道我經常去棉花地打理棉花,她就偷偷地到棉花地裡來找我,並與我約定好聚會的時間,每次聚會我都是在別人吃中午飯時就早早地下地打理棉花,和姊妹蹲在棉花地裡聚會讀神的話。我見到姊妹就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感到特別親切,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把自己的委屈、痛苦和家人的不理解向姊妹訴說,姊妹安慰著我,神的話更澆灌著我,給我交通神的心意,漸漸地,我的情形越來越好。就這樣,我們被中共政府逼迫得只能蹲在棉花地裡聚會。有一天,我們看了一段神的話:「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佈,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作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使我明白,今天這個苦是我該受的,在中國這個無神論掌權的國家信神就得受逼迫、受羞辱,但這苦是至暫至輕的,這苦也是神為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順服,使我以後能更好地承受神的應許與祝福而精心為我安排的,現在我別無所求,只要有神就足夠了。同時,我也看到中共政府制訂的法律都是欺騙人的詭計,它對外聲稱信仰自由,實際上信神的人就連讀神的話、聚會的權利都沒有,它根本不容許信神的人存在,不容許人跟隨神走正道。正如全能神的話說:「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神造的天地如此之大,但是在中國卻沒有信神之人的立足之地,誰信神中共就逼迫誰、抓捕誰,就要限制誰的自由,它妄想把信神的人趕盡殺絕,把中國變成一個無神區。中共太黑暗、太邪惡、太反動了,的確是與神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的仇敵!

就這樣,我和姊妹一直偷偷地在棉花地裡聚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冬天馬上到了,棉花棵也都落葉要拔除了,地裡沒有可遮掩我們聚會的莊稼了,我又沒法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話了。剛開始,我還能持守神的話與神有正常的關係,但沒有神話語的供應、澆灌,我感覺靈裡越來越乾渴,沒過多久,我又落入黑暗之中,感覺自己像從天堂一下子跌入地獄一樣痛不欲生。家裡人因相信了警察的鬼話天天看管著我,還恐嚇說若我再信就打我。在家裡,我不敢禱告,都是睡覺時趴在被窩裡偷偷地禱告或趁家裡沒人時禱告,每天都是如此。我不僅遭受親人的責罵,還要承受村裡人的閒言碎語,面對這一切,我心裡感覺特別苦,靈裡很軟弱、無助,整天精神不振,覺得失去教會生活、不能讀神的話也見不到弟兄姊妹活著也是痛苦,沒有絲毫的樂趣。想想以往我痛苦軟弱時,都會有神的話安慰,有弟兄姊妹耐心的扶持與幫助,明白神的心意後,我立刻變得輕鬆釋放,精神抖擻起來。可現在,因著警察的逼迫、監視,我失去了讀神話語的權利,也不能和弟兄姊妹接觸,整天在困境中受煎熬,看看自己現在毫無活力的死亡樣,再想想以前在教會中有神同在時的朝氣與活力,我就痛苦難受,尤其看到家人受中共的蒙蔽、迷惑也不理解我,還隨從中共限制我的自由,我更是悲傷難過。就在我無路可走時,我一次次地禱告神,求神為我開闢出路:「神啊!我現在不能讀你的話,也過不上教會生活,這樣的日子實在太難熬了。神啊!我的家人受了中共政府的迷惑一個勁兒地攔阻我信神,求你幫助我,使我能見證你的作為,讓他們不再被撒但迷惑、利用。神啊!我願把我的家人交託在你的手中,願你為我開闢出路。」

感謝神,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一段時間後的一個晚上,我突然暈倒在了床前,老伴兒嚇得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兒子迅速撥打了120。第一家醫院聽說是個老太太病得很嚴重,就不願意來,兒子又打了另一家醫院的120,醫生都說我甦醒的希望不大了,不用再救了,讓家人做好準備。可兒子不死心,就苦苦央求醫生,無奈,他們只好把我拉到醫院。搶救後我還是一直昏迷不醒,醫生都無能為力了,大家也都認定我是不可能再活過來了。然而,在神那裡真是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嚴重昏迷了十八個小時的我竟然慢慢甦醒了過來,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我睜開眼看見醫生還以為是天使,我問他們這是哪裡,一個醫生說這是醫院,他們忙給我檢查身體,嘴裡還不停地說著:「真是奇蹟啊……」一會兒,我就坐了起來,還覺得很餓,護士忙餵我東西吃,吃完東西我就覺得很有勁了,我知道這是全能神的奇妙作為,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是神在為我開闢出路,我禁不住坐在床上唱歌讚美神。醫生很驚訝地問我:「大娘,你信的是什麼神啊?」我說:「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全能神!」醫生驚奇地看著我。我的家人看著我唱歌,真是又驚又喜。出院後我回到家裡,街坊鄰居紛紛來看我,他們說:「太不可思議了!醫生都說你沒希望了,你卻又醒了過來,這真是奇蹟啊!」我就給家裡人見證神,告訴他們這是神的大能,是神拯救了我,若沒有神,我早就沒命了,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們人都是神造的,生命都是神給的,也是神在掌管、主宰,人不能離開神的帶領,若離開了神就是死亡。經歷了這件事後,家人再也不反對我信神了,而且神還賜給我一個意外的祝福——老伴兒也接受了神的這步工作。現在,我和老伴兒經常聚會交通,心裡感覺特別的幸福快樂、平安踏實,每天都活在喜樂中,我真是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我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和讚美!

在經歷中我真實體會到,神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愛,他允許撒但的迫害臨到我,這更有神的美意在其中。中共想藉著抓捕、迫害讓我遠離神、背叛神,但它哪裡知道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它的逼迫不但沒有使我遠離神,反而讓我看清了中共抵擋神、逆天而行的邪惡實質,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也使我看見了神的大能與奇妙作為,心中更加愛神,忠於神。正如全能神說:「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於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的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八篇》)中共越是瘋狂地抵擋神、迫害神的選民,我們越能分辨它、背叛它,越能明白真理認識神的智慧、奇妙,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經歷了這次中共的迫害,我看清了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效力品,更認識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今後無論前面的路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都願盡好自己的本分,為滿足神的心意盡上自己的一份。

相關內容

  • 神話引領鑄見證

    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

  •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

  •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在逼迫患難中,我真實體會到是神一路陪伴著我走了過來,我雖遭受了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肉體受盡痛苦,但這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讓我看到神不僅能作人生命的供應,還能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只要憑神的話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勢力都能被戰勝。神的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和威力,能締造生命的奇蹟!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智慧的神!

  •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在這次患難中,我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