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河南省 董梅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我也曾像許多渴慕光明的人一樣嘗試過許多途徑尋找人生的真諦,好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有意義,但最終仍是空勞無獲。自從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藉著每天讀神的話,我明白了唯有神才是人心靈與生命的真正供應者,唯有神的話才是人生的真諦,我的生活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開始變得多姿多彩,我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正道。然而,我卻在一次盡本分的過程中被中共非法抓捕並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從此,在我的人生之旅中有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生命經歷……

那是2011年12月的一天,早上七點左右,我和另一名教會帶領正在清點教會財物,十多名警察突然破門而入,一警察衝到我們面前大吼:「不許動!」見此,我的頭「嗡」的一下,心想:「壞了,這下教會財物要受大損失了。」接著,他們像土匪打劫一樣對我們進行搜身,又在各個房間到處亂翻,不一會兒就把屋內翻得狼藉遍地。最終,他們搜出了教會的一些財物和三張銀行卡、存款單據、電腦、手機等等,並全部沒收,隨後將我們四人押到了派出所。

到了下午,警察又抓進來三個姊妹,將我們七人關在一個房間,不讓我們說話,晚上也不讓我們睡覺。看到幾個姊妹都關在這兒,又想到教會的錢財損失那麼多,一時間我心如油煎,只有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樣的環境,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下來。」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你們不要怕,教會出現這樣的事都有我的許可,站起來為我說話,相信萬事萬物都有寶座的許可,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使我慌亂的心平靜了下來,我認識到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是神的許可,是神讓我為他作見證的時候到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向神禱告:「神啊!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為你站住見證,但我身量小,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住。」

第二天上午,警察將我們分開審訊。審我的警察得意地說:「我知道你是教會帶領,我們已經監視你們五個月了……」聽著他詳細描述監視我的整個經過,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心想:「中共為了抓捕我們真是下了大功夫,既然他們已知道我是教會帶領,這次肯定不會放過我的。」我當即在神前立下心志:寧死也不背叛神做猶大。見審問沒有結果,他們就派專人看守著我,不准我睡覺。

第三天審訊時,警察頭目打開電腦讓我看毀謗神的材料,見我不為所動就逼問教會錢財的事,我把頭扭到一邊不搭理他,他氣得破口大罵,惡狠狠地威脅道:「你不說也沒關係,我們可以無限期地關押你,隨時折磨你。」深夜,警察開始對我用刑了。他們將我的一隻手向後從肩膀往下拽,另一隻手從背後往上提,用腳蹬著我的後背使勁把兩隻手拉到一塊兒後再戴上手銬,痛得我大聲慘叫,感覺肩膀上的骨頭和肉就要撕裂開一樣,只能頭頂地半跪著,一動不敢動。滿以為我的慘叫會使他們心軟一些,沒承想他們又往我背上塞了個茶杯,致使我疼痛加劇,上身的骨頭就像斷了一樣,痛得我不敢出氣,冷汗從臉上直往下流。就在我感到疼痛難忍時,一警察趁機說:「只要你說出一個名字,我們立馬把你放了。」這時,我呼求神保守我的心,隨即我想起了一首詩歌:「道成肉身受苦難,何況我這敗壞人,屈服黑暗權勢,如何見神。每逢想起你的話,生發對你的思念,每當見到你的面,內疚中帶著敬意。怎能忍心背棄你,尋求所謂的自由,寧願受盡苦,補償傷痛心……」(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等候神佳音》)是啊,基督本是聖潔公義的神,為了拯救我們這敗壞至深的人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早已遭受了中共的逼迫、追捕以及人類的抵擋、定罪,神本不該受這些苦,但為了拯救我們都默默地忍受了。再想想我今天受苦是為了自己蒙拯救,這是我該受的苦。若是我因忍受不了疼痛而屈服撒但,我還有什麼臉面再見神?想到這裡,我心裡有了力量,又剛強了起來。惡警折磨了我大約一個小時,當鬆開手銬時,我渾身癱軟倒在了地上,他們衝我大吼:「你要不說還給你上背銬!」我看了他們一眼,沒有回答,心裡恨透了這夥惡警!接著一個惡警就來給我打背銬,我想到剛才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就有些害怕,心裡一個勁兒地向神禱告。沒想到惡警把我的手往後背拉時怎麼也拉不動,而且我的手也沒有太痛的感覺,他累得滿頭大汗也沒銬成,便氣呼呼地說:「你還挺有勁啊!」我知道這是神在眷顧著我,是神加給了我力量,感謝神!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回想惡警對我用刑的那一幕,我仍是心有餘悸,而且惡警還恐嚇過我,如果我不說,就要把我拉到深山老林裡槍斃了,以後他們抓人時就說是我出賣了教會,把我的名聲搞臭,讓弟兄姊妹都恨我、棄絕我。想到這一切,我心裡泛起了一陣陣的淒涼與無助,不禁有些膽怯、軟弱,心想:「不如一死了之,這樣既不當猶大背叛神,也免得遭受弟兄姊妹的棄絕,還能免去肉體受折磨的痛苦。」於是,我趁看守我的惡警不注意便使足了勁猛地一頭撞在了牆上,結果我只是撞得頭暈目眩卻沒有傷及性命。這時,神的話及時地在我裡面開啟:「在別人誤解你的時候,你能禱告神:神哪!我不求人能寬容我、待我好,我也不求人能理解我、贊成我,我只求心裡能愛你,心裡踏實,良心得平安,不求別人誇我、高抬我,我只追求從心裡滿足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神的話驅散了我心裡的陰霾。是啊,神察看人心肺腑,惡警誣陷我,即便弟兄姊妹因不明真相真誤解、棄絕我,相信也有神的美意,是神在檢驗我的信心與愛心,我應該追求讓神滿意。識透了魔鬼的詭計,我突然感到很蒙羞、很慚愧,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太小了,受點苦就站不住立場,就想以死來逃避、擺脫神的擺佈,惡警恐嚇我的目的就是想讓我背叛神,若不是神的保守我就正好中了他們的詭計。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亮堂了,我不再想著死了,我要好好活著,用實際活出來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

兩個負責看守我的警察問我為什麼撞牆,我說有警察打我,其中一個警察笑著對我說:「我們主要是以教育為主,你放心,以後我不讓他們再打你。」聽了他一番安慰的話,我想:「這兩人還不錯,從被抓到現在對我的態度都挺好。」於是,我放鬆了警惕。就在這時,神的話在我心裡閃現:「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為我把守我家中之門……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三篇》)神的話及時提醒了我,使我認識到魔鬼詭計多端,我得時時防備他們。沒想到,他們很快就原形畢露,一個警察開始說毀謗神的話,另一個則坐在我身邊拍著我的大腿,色迷迷地看著我,套問我教會錢財的事,晚上見我打瞌睡,他就在我胸前亂摸。看到他們露出了真面目,我憤恨不止,這才看到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純粹都是一夥流氓、惡霸,竟然做出這麼卑鄙齷齪的事來!於是,我只有迫切地禱告神,求神保守我,使我不受他們的殘害。

接下來一連幾天,惡警輪流看著我不讓我睡覺,逼問我說出教會的情況,兩個惡警看我一直不交代便惱羞成怒,其中一個對我大打出手,左右開弓,不知打了我多少記耳光,我的臉被打得由疼到腫,最後麻木得沒有了知覺。由於在我身上審不出任何信息,一天晚上,惡警頭目對我吼道:「你嘴太硬了,你他媽的考驗老子的耐力,我就不信治不了你,比你硬的老子見多了,不動點真格的你他媽的服不下來!」他一聲令下,幾個惡警開始對我「重刑伺候」。夜晚的審訊室陰森可怕,我猶如置身地獄一般。他們喝令我蹲坐在地上,把戴著手銬的雙手從膝蓋跨到腳前,然後用一根木棒插在兩胳膊彎與雙腿彎中間,使整個身子蜷縮成一團。他們抬起木棒的兩頭擔在兩張桌子上,把我頭朝下吊起來,使我整個身體懸在空中。當吊起來的那一瞬間,我感到頭昏腦脹、呼吸困難,有種要窒息的感覺。由於我被懸空倒掛著,全身重量的支點全部在手腕上,一開始,為了不讓手銬的鋸齒勒進肉裡,我的雙手緊緊地拽在一起,身子蜷成一團竭力保持著這種姿勢。慢慢地,我開始體力不支,我的手從腳脖滑到了膝蓋處,手銬的鋸齒深深地勒進肉裡,讓我感到鑽心的痛。這樣吊了約有半個小時,我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匯聚在了頭上,頭部和眼睛漸漸脹痛得像要爆裂開來,手腕被勒出一道深深的溝,雙手腫得像麵包,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就拼命地喊:「我受不了了,快把我放下來!」惡警凶狠地說:「誰也救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你只要說出一個名字,我們就把你放了。」最後,他們看我實在不行了才把我放了下來,給我灌了一支葡萄糖後又逼問我,我癱軟如泥倒在地上,緊閉雙眼不搭理他們。沒承想,這夥惡警又將我吊了起來,此時我的雙手再無力緊握,只能任憑手銬深深地嵌入手腕,手銬的鋸齒撕扯著手腕的肉,那一刻,我痛得撕心裂肺地慘叫,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了,呼吸十分微弱,時間在這一刻像是停止了,我感覺自己就像徘徊在死亡的邊緣,想到這一次我真的要死了,就想在生命結束之前向神說說我的心裡話:「神啊!現在真的要面臨死亡之時,我還是感到害怕,但是今晚我就是死了,我也要讚美你的公義。神啊!在我短短的人生旅途中,我感謝你將我從這個罪惡的世界中揀選回家,讓我沒有繼續在迷途中流浪,一直活在你的暖懷中。神啊!我享受了你太多的愛,可是此時此刻,在我生命要結束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沒有珍惜你的愛,我曾多次讓你傷心、失望,我就像不懂事的孩子,只知道享受母親的愛,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去還報,當我要失去生命的時候,我才懂得珍惜,才懊悔自己曾經失去了多少好時光。此時,我最悔恨的就是,我沒能為你做什麼,我虧欠你太多,如果還能活著出去的話,我一定好好盡本分,彌補對你的虧欠。此刻只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再恐懼死亡,能堅強地去面對……」淚水順著我的額頭一滴一滴地滑落。夜靜得可怕,只聽見鐘錶「嗒嗒」地走著,好像在記錄著我生命的倒計時,就在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彷彿有陽光暖暖地照著我,我漸漸感覺不到來自身體的痛苦了,我的腦海中迴蕩起了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啊,神是我生命的源頭,神主宰著我的命運,我能不能活下來由神說了算,我得把自己交在神手裡任神擺佈。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感到那樣的愉悅和寧靜,就像躺在神的暖懷裡一樣,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惡警們怕我死了,就把我放了下來,連忙給我灌葡萄糖和水。在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這次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接下來的一天,惡警又反覆吊了我一個晚上,逼問被他們沒收的單據上教會錢款的下落,我始終一言不發,但他們仍不死心,為了得到教會的錢財,用盡了各種卑鄙手段來折磨我。此時,我想起了神的話:「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我要與撒但決一死戰,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不知不覺忘記了疼痛。就這樣,每次他們吊我的時候,都是神的話激勵著我,給我動力,他們越吊我,我越看透他們的惡魔實質,越激發我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志。最後他們個個精疲力盡,議論道:「一般人像這樣吊半小時就受不住了,她被吊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沒事,這人還真夠硬啊!」聽到這些話,我心裡激動萬分,心想:「有神作我的後盾,你們打不垮我。」在派出所的九天九夜,惡警們不僅用酷刑折磨我,還不讓我睡覺,只要我一閉眼打瞌睡,他們就用木棍猛敲桌子,或叫我站立、跑步,或對我大聲吼叫,企圖將我熬垮,讓我精神崩潰。九天後,惡警們見沒有達到目的仍不罷休,他們又把我帶到一間賓館,將我戴著手銬的雙手從膝蓋跨到腳前,然後又用一根木棒插在我兩胳膊彎與雙腿彎中間,使我身體蜷曲著坐在地上。之後的幾天就一直讓我以這個姿勢坐在地上,致使手銬勒進肉裡,我的手和手腕烏紫腫脹,臀部疼得不敢摸、不敢碰,就像坐在針上一樣。一天,一個惡警頭目見審問始終沒有結果,便氣急敗壞地走到我的面前猛搧我耳光,致使我的兩顆牙齒被打鬆動。最後,省公安廳來了兩個科長,他們一進來就把手銬給我打開,扶我坐在沙發上,又給我倒了一杯水,假惺惺地說:「這些天你受苦了,他們也是奉命行事,你別計較這些事……」看到這些惡警假仁假義,我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又拿聖經上的話斷章取義來勸我,並打開電腦裡的假證據讓我看,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我心裡怒不可遏,真想與他們爭辯,但是我知道這樣做只能使他們更加瘋狂地褻瀆神。這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神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有多大,神為拯救人受了多少屈辱,更看到惡魔的可恨與卑鄙,我在心裡暗暗發誓,要與撒但徹底決裂,永遠忠於神。之後,無論他們怎麼誘騙,我都閉口不言。兩個科長見勸說無效,只好悻悻地走了。

在賓館的十天十夜裡,他們一直給我戴著手銬,讓我抱著雙腿蹲坐在地上。回想自我被抓後,從派出所到賓館,十九個日日夜夜,是神愛的保守讓我曾小睡了一會兒,除此之外,惡警一直都不讓我睡覺,只要我的眼睛閉一下,他們就施盡各種招數,猛敲桌子、猛踹我,對我大吼大叫,勒令我跑步,等等,我每次被驚嚇,心臟就猛地一顫,精神十分緊張,再加上惡警不時地折磨,最後我的體力嚴重透支,全身腫脹難受,看東西都是重影,知道有人在面前說話,但說話的聲音都像來自遙遠的天際,而且,我的反應也變得特別遲鈍,在這種情況下我竟然熬了過來,這全是神的大能啊!正如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我從心裡發出了對神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我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最終,惡警們在我身上沒審出什麼,他們就把我送往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兩個警察對我說:「你真是好樣的,你們這些人到看守所也是好人。那裡面販毒的、殺人的、賣淫的什麼人都有,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問他們:「既然知道我們是好人,為什麼還要抓我們?國家不是說信仰自由嗎?」警察說:「那是共產黨騙你們的,我們吃共產黨的,肯定得為共產黨辦事。我們跟你既無冤又無仇,就是因為你信神才抓你的。」聽了他們的這番話,回想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我不禁想起神的話:「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神的話一針見血,使我在經歷中真實看清了中共政府欺世盜名的真面目,它表面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暗地裡卻到處抓捕、鎮壓、殘害信神之人,妄想取締神的作工,還厚顏無恥地侵吞擄掠教會的錢財,這一切徹底暴露了它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

在看守所被關押的日子,我也有過軟弱和痛苦,但神的話語一直激勵著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明白雖然撒但剝奪了我肉體的自由,但苦難卻造就了我,讓我在中共惡魔的酷刑中學會了依靠神,明白了許多真理的真意,看到了真理的寶貴,使我更加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和動力,我願意順服下來,經歷神為我擺設的這一切。於是,在看守所幹活時,我就唱詩歌,默默地思念神的愛,感覺心離神近了,也不再覺得日子痛苦難熬了。

期間,惡警又提審我好幾次,感謝神帶領我一次次勝過了惡警的嚴刑拷打。後來惡警把我三張銀行卡裡的錢都取了出來,眼睜睜地看著教會的錢財被惡警取走,我的心如同刀絞,從心裡恨透了這個貪婪邪惡的惡魔集團,更盼望基督的國度早日降臨。最終,他們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我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我真切地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愛和拯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與神話語的權柄、威力,更對撒但有了真實的恨惡。在受逼迫的日子裡,是神的話一直陪伴我度過了一個個難熬的日夜;神的話使我識透了撒但的詭計,作了我及時的保守;神的話使我剛強壯膽,一次次勝過酷刑的折磨;神的話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與撒但決戰的勇氣……感謝神!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願永遠跟隨全能神走到底!

相關內容

  • 苦境中散發出愛的芬芳

    在實際經歷中我真切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太大了,神賜給人的生命力是無窮的,能戰勝一切的撒但邪惡勢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愛的芬芳時時清新著我的心,使我不至失迷,無論我身在何方,處在何種境地,神一直在守護著我,他的愛始終伴隨著我。我能跟隨這位實際的真神是我的榮幸,能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領略神的奇妙、智慧與全能更是我的福氣。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愛神到底、忠貞不渝!

  •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 逼迫患難中看清惡魔實質

    揣摩神的話結合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我更加看清中共政府抵擋神、逼迫神的邪惡實質,因它抵擋神,是神的仇敵,所以人在中國信神、跟隨神就注定要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殘害。回想父母因為信神被批鬥、遊街;我因信神又遭受惡警慘無人道的摧殘折磨,在事實面前我越發看清中共邪黨就是撒但的化身,它們抓捕、批鬥、迫害信神的人,就是妄圖使人都否認神、背叛神,把神在地的工作完全取締,達到它掌控人類的目的。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臨到這一切痛苦患難都是神對我的成全,神藉此加給了我分辨的真理,讓我看清了誰在殘害、吞吃人類,誰在拯救人類。神的智慧永遠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在逼迫患難中我真正認識了只有全能神對人才是愛、是拯救,我願意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愛我拯救我的全能神!

  •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