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神學生被神話語征服的經歷

日本 晏希

對神性別的觀念深種我心

我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從記事起,我就看到家裡掛的年曆表上多數都是主耶穌的畫像,所以在我的印象中主耶穌就是男性。一天,媽媽對我說:「有人來我們教會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發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工作,並說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這怎麼可能!主耶穌是男性,主再來肯定還是男性,不會是女性。」媽媽的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裡。後來,我看到馬太福音1章21節記載說:「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我更加覺得,既說是兒子,那就是男性,神道成肉身也只能是男性,凡是宣講神道成肉身是女性的就違背了聖經。

長大後,我上了神學院,牧師在宗教論的課程裡特別強調:「聖經上記載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這裡的獨生子就是指主耶穌,主耶穌是男性,末世主再來肯定也是男性。『東方閃電』傳講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還說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這不符合聖經!」聽了牧師的話,我更加認定基督只能是男性,末世主耶穌再來絕不會是女性。

持守觀念,拒絕主再來的作工

神學院畢業後,我開始在教會裡講道事奉。得知教會裡有幾個弟兄姊妹去考察「東方閃電」了,我擔心弟兄姊妹走錯路,就趕緊去勸他們一定要持守主耶穌的道,並說:「『東方閃電』見證主再來道成肉身是女性,聖經上說神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了我們,一說獨生子那就是指男性,所以,主再來肯定還是男性。」一個姊妹聽後反駁說:「聖經上說:『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做過他的謀士呢?』(羅馬書11:33-34)神是造物的主,神的作工奇妙難測,神怎樣作工完全是根據他自己的經營計劃,不管神道成肉身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有神的智慧在其中,我們千萬不能憑觀念想像定規主再來的性別啊!咱們信主不就是盼望主來嗎?現在有人傳主回來了,咱們應該虛心尋求考察啊……」聽了姊妹的這番話我很不服氣,心想:「平時都是我跟你講道,現在你反倒給我交通上了,你才讀了幾遍聖經啊!」想到這兒,我打斷了姊妹的話,說:「不管怎麼說,主再來肯定還是男性,我勸你們趕緊回教會……」可不管我怎麼勸說、怎麼講解聖經,他們都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是末後基督的顯現。弟兄姊妹的態度令我感到很意外,我心想:「沒想到弟兄姊妹的態度會這麼堅定,看來『東方閃電』的道真是不簡單。不過,我是為主作工的人,得保護好群羊,要是教會裡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東方閃電』,我怎麼向主交賬啊?這也不是神忠心的僕人啊!」就這樣,為了「捍衛主道」,我一次次「滿有負擔」地去勸接受「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向主悔改,可我的「努力」根本無濟於事,還是不斷有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漸漸地,我發現教會裡出現了很多違背主教導的事,牧師長老都貪戀錢財,愛慕虛榮,還搞嫉妒紛爭,爭權奪利;信徒也是信心冷淡,多數都隨從世界邪惡潮流,追求錢財,貪戀肉體享受;我也落在了黑暗裡,看聖經沒亮光,講道乾巴,靈裡也越來越枯乾,常常被罪捆綁實行不出主的話,我開始對事奉主的路感到迷茫。痛苦中,我仆倒在地向主禱告,呼求主幫助、帶領我走出困境,也更加渴望主能快點回來。

一個姊妹坐在教堂反思

主的末世救恩再次臨到

後來,馬姊妹打來電話說她表哥趙弟兄精通聖經,叫我過去交流一下,我因靈裡乾渴,也很想跟弟兄姊妹交流探討,就高興地去了姊妹家。交流中,我把教會出現很多違背主教導的事和自己無道可講的難處說了出來,並詢問趙弟兄這是怎麼回事。

趙弟兄聽後交通說:「姊妹,你說的這些現象其實整個宗教界都普遍存在,這就如同起初滿有耶和華神榮耀的聖殿荒涼到成了買賣牛、羊、鴿子的賊窩一樣,失去聖靈作工了。」接著,趙弟兄又細節地跟我們談了教會荒涼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宗教界首領不實行、經歷主的話,講道作工也從來不高舉神、見證神,更不注重講解聖經中主的話,帶領信徒明白主的心意,而是只注重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來顯露自己,還總談自己為主跑路、受苦的經歷,以此讓信徒高看、仰望,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這些首領名義上是在事奉主,實際上卻在事奉他們的地位、飯碗,已經完全偏離了主的教導,遭到了神的厭棄、淘汰。另一方面是因為神末世又開展了新工作,聖靈的作工轉移了,凡緊跟羔羊腳蹤的人,都享受到了神生命活水的供應,靈裡得飽足,而我們沒跟上神的新工作,就沒法獲得聖靈的作工與帶領,因此落在了黑暗中。這正應驗了聖經中神的話:「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阿摩司書8:11)「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這樣,兩三城的人湊到一城去找水,卻喝不足;你們仍不歸向我。」(阿摩司書4:7-8)

趙弟兄還交通說:「聖經中主耶穌早已明確預言:『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2-13)末世主再來還要發表真理,親自澆灌、供應我們,使我們明白一切的真理。所以,我們要想徹底解決靈裡飢渴的問題,獲得聖靈的作工,就得緊跟羔羊的腳蹤,這才是關鍵啊!」

聽了趙弟兄的交通,我感到很亮堂,原來教會荒涼、我們靈裡黑暗枯乾,主要是因著宗教界的牧師長老偏離了神的道,遭到了神的厭棄,另外,也是因神又作了新的工作,聖靈的作工轉移了。我又揣摩著趙弟兄說的這些聖經章節,想想現在教會裡發生的不法的事,看到聖經中的預言確實應驗了,主已經回來了也不是沒有可能,於是我繼續聽趙弟兄交通。

接著趙弟兄又交通說:「我們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重返肉身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當聽到「主耶穌又重返肉身作審判工作」時,我突然想到「東方閃電」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發表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而且他們說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我意識到趙弟兄很可能是信「東方閃電」的,心裡就有些抵觸,之後趙弟兄再說什麼我也聽不進去了,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吃過午飯後,我心裡反覆琢磨:「趙弟兄講的都符合聖經,我心服口服。可聖經裡明確告訴我們,神把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一說獨生子不就是指男性說的嗎?主耶穌是男性,主再來也應該是男性,怎麼會成為女性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到底是繼續聽還是再考慮考慮呢?」就在我猶豫不決時,想到現在教會普遍荒涼,失去了聖靈作工,而「東方閃電」發展迅速,各宗各派包括我們教會也有不少真心信主的弟兄姊妹接受了「東方閃電」,我怎麼也拉不回來,這說明「東方閃電」有聖靈作工啊!那萬一「東方閃電」是真道,我要跟不上不就被淘汰了嗎?但「東方閃電」見證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這個我接受不了。我越想越糾結,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相關內容

  • 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我終於明白了

    我們都盼望主來時被提進天國,與主重逢。那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被提進天國呢?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那麼天父旨意是什麼呢?我們怎樣才能成為遵行神的旨意的人呢?文章《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我終於明白了》將為你揭曉答案。

  • 回 家(上)

    「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我們應將自己的靈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騰雲駕霧的字句之中。應想想現實的神的作工,應看看神實際的一面,不要總是忘乎所以,整天飄飄悠悠,總是盼著天上的某一朵白雲上坐著主耶穌突然降在你們中間,來接你們這些從不認識他、從未見過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還是想點現實的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 悉心傾聽,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有聲讀物)

    全能神的話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 這聲音從哪兒來的?(有聲讀物)

    此時我如夢初醒,原來這聲音是從神那兒來的,是主耶穌重返肉身發表的說話,是神的聲音啊!怪不得這話能感動我的心,給我信心和力量,能變化我的敗壞性情,能把我從痛苦中帶出來。真想不到我能親耳聆聽主再來的發聲說話,能被提到神面前,與神面對面,我特別感謝神的愛與拯救。

  • 見證分享:神的愛手牽我走

    末世的工作更是這樣,天主先隱祕地來,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藉著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也就是在末日所說的話來審判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徹底拯救我們脫離罪惡,達到蒙拯救,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也就是若望默示錄中預言的一班得勝者。當天主在地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那時候才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