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宗教儀式不等于敬拜天主

澳洲 更新

守禮儀,火熱的心變冷淡

我出生在中國,從小跟父母一起信天主,因天主教遭受中共政府逼迫,我們隨時都有被中共抓捕的危險,即便這樣,我們仍會想方設法去望彌撒。我們每天都要唸祈禱文,還要守許多的節日,像主受洗節、主受難日、復活節、聖誕節等,而且在不同的節日要唸不同的祈禱文,在主受難日守大小齋、拜苦路等。神父說只要守住這些儀式就是在敬拜天主,是敬虔的信徒,是天主喜悅的,天主再來時我們就能被提進天堂。

剛開始守這些禮儀時,我心裡火熱,滿有信心,能感受到聖神的作工,特別受感動。許多年過去了,我發現神父總講重複的道,聽著沒有一點享受,再守這些儀式時,我心裡沒有了感動,反而感覺累、麻煩。有時在唸經和拜苦路時,我的心很難安靜下來,常常想著生意上的事,就想趕快唸完好辦其他事,有時生意忙我乾脆就不守了,想著過後有時間再補上吧,但一想到神父說天主教的這些禮節必須得守住,不然就不是真實的信天主,不能進天堂,我只好強迫自己繼續遵守一切的禮儀,守儀式完全變成了走形式,甚至成了我的包袱、累贅。

喜迎天主重歸

一天,大姐打電話說有一位修士道講得很好,希望我和妻子去聽聽。想到大姐平時比較追求,對聖經明白的也多,既然她這樣說,應該不會錯,我們就答應了。

第二天,我與妻子在大姐家見到了張修士,交談中張修士說到現在教會的荒涼光景,神父、牧師老生常談,無道可講,信徒得不到供應,普遍信心冷淡,守不住天主耶穌的教導,追隨世界邪惡潮流,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我聽了心裡很認同。接下來,張修士結合聖經章節給我們談了天主拯救人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說律法時代天主雅威藉著梅瑟頒布律法、誡命,並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使人類知道了什麼是罪,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類犯的罪越來越多,將面臨被律法定罪、處死的危險,天主就根據我們人類的需要,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最後天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成為贖罪祭把我們人類從罪中贖了出來,我們只要向天主耶穌認罪悔改,罪就得到赦免。我們雖蒙天主耶穌的救贖,但我們的犯罪本性還沒有除去,還能隨時隨地支配我們犯罪抵擋天主。我們要想完全從罪中走出來,還得需要接受天主末世作的審判工作,敗壞性情徹底得著潔淨、變化,才能蒙天主稱許,有資格被帶進天國。聽了張修士的交通,我心裡特別激動,信天主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聽過哪個人把天主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講得這麼明白,我聽了很得供應,心裡特別有享受。

接著,張修士結合一本書裡的話給我們交通了神名的奧祕、神道成肉身的奧祕、人類的結局歸宿等多方面真理,並說我們盼望的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他剛才讀的這些話就是全能神發表的話,他所交通的內容也是從全能神的話中明白的。張修士還說全能神發表了能使我們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我們只要多讀神的話,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按神的要求去實行,就可以逐漸脫去罪性,達到潔淨蒙神拯救。聽了張修士的話,我又驚又喜,心想:「怪不得我聽這些話有亮光,得供應有享受,原來這些話都是天主再來的說話呀!確實,若不是天主的親口發聲,誰能把這些奧祕都打開,誰又能發表真理潔淨人的罪性?」我從心裡印證了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妻子也有同樣的感受,我們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過上了教會生活。

認識神的作工新又活,改變守規條的舊思想

一天,張弟兄來我家看望我們。晚上吃飯時,他看到我和妻子在劃十字、唸謝飯經,就告訴我們這些儀式是恩典時代人的作法、實行,現在是國度時代,我們多讀神的話,按照神現實的要求去實行就可以了。聽了張弟兄的話,我心裡有了想法,對他說:「守聖教會的禮儀、告解、望彌撒、祈禱唸經是兩千年來所有信天主的人一直持守的禮節,怎麼能廢棄呢?如果我們不守了,不就成了背教之人嗎?」

張弟兄溫和地說:「你們有這些想法很正常,我剛接受神末世作工時也和你們一樣,認為天主教的這些禮儀都是有聖經根據的,世世代代信天主的人也都是這麼做的,只有守住這些儀式天主才喜悅。直到我看了全能神的話,才知道天主對人的要求是分時代、分階段的,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才扭轉了我信神的觀點。對於這個問題,我們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吧,全能神說:『今天對人的要求與以前不一樣,與對律法時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樣。在以色列作工對律法下的人是怎麼要求的呢?就是他們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誰也不幹活,誰也不能違背耶和華的律法。現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樣幹活,該聚會就聚會,該禱告就禱告,一點不受轄制。在恩典時代那些人都得受浸,還禁食、掰餅、喝酒、蒙頭、洗腳,到現在這些規條都廢去了,對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斷進深,人的進入也不斷拔高。……聖靈是隨著時代作工作,並不是隨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規條作工作,時代轉移了,新的時代必然帶來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從來都不重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奧祕 四》)『神作工的原意本是新的、活的,並不是舊的、死的,他讓人持守的是分時代、分階段的,並不是到永遠的、一成不變的,因他是使人活而新的神,不是讓人死而舊的魔鬼,這一點你們還不明白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幾個弟兄聚會讀神話

神的話說得很清楚,天主是又真又活的神,天主的作工也是新的、活的,一直向前發展、進深,並不是永遠不變的。當天主作了新的工作時,就會給我們帶來新的實行路,以往的那些規條神就不讓人再守了,而是讓人實行神在新時代的要求,如果我們還守著舊的規條、作法,就等於是穿新鞋走老路,沒法獲得聖神的作工,生命也會停滯不前。就如在律法時代,上主雅威要求人守安息日、獻祭,人守住了就蒙神的祝福,否則就要遭到律法的定罪。到了恩典時代,天主耶穌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了新的工作,帶來了悔改的道,也對人提出了新的要求,不用再守安息日,而是讓人受洗,並要求人包容、忍耐,愛人如己,認罪悔改等,跟隨天主耶穌的人按天主新的要求實行,就有聖神的作工,心裡就有平安、喜樂;如果人信了天主耶穌卻依舊持守律法時代老舊的實行法,就不會有聖神的作工,靈裡就很乾渴、死沉,還會被天主定罪、撇棄。如今是國度時代,天主作了新的工作,發表了新的話語,也帶來了新時代對人的新要求,如:順服神、愛神,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追求做誠實人活出正常人性,凡事尋求真理認識神,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敬畏神遠離惡達到與神相合,等等。天主要求我們多讀神的話,按神現實的要求去實行,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這樣我們的生命才能逐漸長大,成為合神心意的人。如果我們不能按神最新的要求實行,還持守過去那些老舊的規條儀式,即使做得再多、守得再好,也不會獲得聖神作工,不能蒙神的稱許,還會被神定罪為守舊的人而淘汰。

回想天主沒來作末世工作之前,我們守住這些儀式內心就有平安喜樂,有聖神的作工,但為什麼後來就沒有了呢?就是因為聖神的作工轉移了,天主重返肉身作了新的工作,人再守那些儀式規條,心裡就沒有享受了,甚至感到很累、很煩惱,這是多數信徒靈裡都能印證的事實。而跟上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注重讀神的話,揣摩神的話,明白了神現實的要求,逐漸擺脫了宗教儀式的捆綁,活得釋放自由。所以,我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棄掉以往的規條、禮儀,實行神在新時代向人提出的要求,這並不是背教之人,而是順服神現實的作工,是蒙神稱許的。」

聽了神的話和張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聖神的作工是新的、活的,神在不同的時代對人提出不同的要求,我們接受神的新工作後就應守住神在新時代對人的要求,放棄以往那些舊的儀式規條,這樣才蒙神喜悅。以往我總擔心不守這些儀式就是悖逆神的人,不能蒙神稱許,現在才知道神已經開闢了國度時代,神對我們的要求也隨之拔高了,我得按神現實的要求實行,多讀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這才合神心意。

相關內容

  • 明白神名的奧祕 跟上羔羊的腳蹤(上)(有聲讀物)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需要而取了不同的名,想想主耶穌來作工時,神的名不就由耶和華更換成耶穌了嗎?如今全能神的話語把這方面的問題揭示得這麼透亮,如果不是神來發表真理,誰能打開這些奧祕呢?我是不是得仔細尋求考察?現在我因神的名不合乎我的觀念想像而拒絕神,不願意考察,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顯現,主一次次向我叩門,我卻關閉心門,到時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 叩門,就必給開門! (上)(有聲讀物)

    我看了幾十年聖經,現在竟然有人讓我們把聖經放下,而老姊妹聽了這話居然跟沒事似的,這怎麼能合乎主的要求呢?可教會的弟兄姊妹大部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如果我不接受的話,萬一主真的回來了就是全能神,我不就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了嗎?

  • 見證分享:神的愛手牽我走

    末世的工作更是這樣,天主先隱祕地來,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藉著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也就是在末日所說的話來審判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徹底拯救我們脫離罪惡,達到蒙拯救,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也就是若望默示錄中預言的一班得勝者。當天主在地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那時候才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

  •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有聲讀物)

    今天的教會與當初的聖殿一樣荒涼,也是因為神作了新的工作,我們苦苦巴望的主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重返人間,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作了末世審判潔淨、拯救人的工作,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聖靈已經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會,作工在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身上。那些空守主耶穌的名卻沒有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失去了神的同在,沒有了聖靈作工,得不到生命活水的供應,這樣教會自然就越來越荒涼了……

  • 審判已從神的家起首

    「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