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進在順服神的路上

湖北省 陳志

初春的早晨,還有些寒冷,一縷陽光直射進屋內,照得屋裡暖洋洋的。

陳志接到上層負責人通知他去聚會的信,心裡很是興奮、激動,看著負責人的信,他腦海裡浮想聯翩:「上層負責人怎麼約我聚會?是不是要提拔我呀!要是能到上層盡本分,那可就露臉了,弟兄姊妹肯定會羨慕、高看我的……」陳志越想越美,滿心歡喜地盼望著聚會的日子早點來到。

果不其然,聚會結束後,負責人看著陳志笑著問道:「陳志弟兄,這段時間傳進來的新人很多,需調些人員澆灌新人,你願意去外地盡澆灌新人的本分嗎?」

「感謝神!我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陳志高興地答應著,在心裡暗立心志: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為國度福音的擴展盡上自己的一份力量,把澆灌新人的本分盡好來還報神的愛!

幾天後,陳志興高采烈地來到了盡本分的地方,令陳志沒想到的是,這裡的負責人沒有直接安排他去澆灌新人,而是先讓他去處理一些事務性工作,有時間了再跟張弟兄一起澆灌新人。

忙碌了幾天,終於有時間了,這天陳志跟著張弟兄來到了聚會點,新人熱情地跟張弟兄打著招呼。聚會時,張弟兄交通得有條有理的,新人們都向他投去欽佩的目光,陳志羨慕張弟兄的同時,對負責人的安排不免有些不滿,在心裡抱怨著:我是來澆灌新人的,可現在卻讓我忙些事務工作,這樣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像張弟兄那樣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哪?

沒過多久,機會再次臨到,負責人對陳志說:「陳志弟兄,聽說你也想操練澆灌新人,那你就和張弟兄一起澆灌新人吧!」

「感謝神!我會好好扶持新人的!」陳志滿口應承,臉上樂開了花。

隨後,陳志就跟張弟兄針對新人的觀念、問題、難處,共同尋求真理來解決,他奔忙在新人中間聚會交通,忙得不亦樂乎。

操練了一段時間,陳志也能獨立澆灌新人了,當新人提出問題時,他也能找出神的話一一給予解答。看到新人聽著連連點頭,還時不時投來羨慕的目光,陳志心裡的優越、成就感一擁而上,甭提多高興了,他心裡暗自思量:「看來我並不比其他帶新人的弟兄姊妹差,只要我肯努力,多付代價,就能得到更多人的認可、高看!」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陳志盡本分的勁頭更大了,不管是晴天雨天、路途有多遠,他都樂此不疲地奔跑著,偶爾在家也是查找神的話去解決新人的問題,至於自己的情形如何,該進入哪些真理,他都沒去注重,更沒有反省自己有什麼不對的存心。

一段時間後,陳志靈裡越來越麻木、下沉,盡本分感覺不到聖靈的作工,帶的新人多數消極軟弱,他開始焦急起來,很擔心這樣下去,負責人和弟兄姊妹會因他扶持不好新人而小瞧他。為了挽回這種局面,不讓弟兄姊妹小瞧,陳志在本分上更加用勁了,白天黑夜地走教會澆灌新人,但不管他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新人的情形還是得不到扭轉,有的甚至不願聚會了,而他自己靈裡也感覺越來越黑暗,讀神的話沒有開啟光照了,新人提出的問題,他也看不透、解答不了了……

一個陰雨連綿的早晨,負責人召集陳志和幾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

聚會結束的時候,負責人對陳志說:「陳弟兄,我們澆灌新人是為讓新人儘快明白信神的一些真理,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而你帶的新人多數消極軟弱,你也幫助解決不了,這樣下去會給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虧損,你還是先停下本分靈修反省,省察省察是什麼原因導致咱們盡本分得不到神的祝福……」

負責人的話猶如當頭一棒,使得陳志不知所措,他覺得弟兄姊妹都在看著他,感到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陳志沒想到自己就這樣被撤換了,他開始擔心自己這樣回去家鄉的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會不會認為他不行而小看他,他覺得沒有臉見弟兄姊妹……他越想心裡越痛苦,難以接受自己被撤換的事實。

雨依然在下著,天灰濛濛的。陳志不顧弟兄姊妹的再三挽留,冒著雨回家了。一路上,陳志看著被風雨吹打得東倒西歪的樹苗,感到渾身發冷,他的心情更加低落……

弟兄夜晚獨自走在馬路上

到家後,陳志癱坐在沙發上,想著自己被撤換的一幕,他輕嘆了一口氣,不覺自語道:「現在國度福音大擴展,需要更多的人去澆灌新人,我卻難以勝任被放回了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想盡好這個本分,也很努力地在做……」他越想越難受,活在了熬煉中。

連著幾天都沒見到太陽了,不一會兒小雨淅淅瀝瀝下了起來,真是剪不斷,理還亂!陳志站在窗前望著灰暗的天空發呆……

「陳志,吃飯了!」陳志的妻子雯麗做好可口的飯菜喊道。

陳志無精打采地坐在餐桌前,看著飯菜沒有胃口吃。

雯麗有些著急地說:「陳志,這事臨到肯定有神的美意,要相信神不會作無意義的事,咱們別活在誤解埋怨中,認為自己有理,還是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吧!」

陳志一愣:「是啊,神是不會作錯事的,我總是講理,這不是在埋怨神嗎?」

雯麗翻開神的話讀道:「但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來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得潔淨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最終達到寧可死也能放下自己的企圖、慾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所以對於任何人來說,如果沒有幾年的熬煉,沒有一定的苦難,人在思想上、在心靈裡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實,許多真理都是在苦難試煉的經歷中明白的,沒有一個人在安逸的環境裡、在順境裡就能明白神的心意,就能認識到神的全能智慧,領略到神的公義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試煉中應該怎樣滿足神》)

雯麗語重心長地說:「神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神為我們擺設各種環境都是有意義的,我們有哪方面的敗壞性情認識不到,神就針對我們的敗壞擺設不合我們觀念的環境來顯明我們,讓我們在環境中受痛苦、試煉熬煉來反省認識自己,我們對自己有認識了,對神的心意明白了,才能放下自己不對的存心、慾望,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因著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在順境中無法認識自己身上的撒但敗壞性情,所以,神擺設環境就是為更好地潔淨變化我們,這裡面有神的良苦用心啊!……」

揣摩著神的話和妻子的一番交通,陳志的心被觸動了,他思想著:「是啊!這事肯定是出於神的,一定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只是我現在還認識不到,但我也願意存著順服的心尋求等候,不能再消極對抗下去了。」陳志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對教會安排我回家靈修反省這事想不通,因此活在誤解、埋怨中。神啊!我活在這樣的情形中很壓抑、痛苦,不知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應該學什麼功課,你的心意是什麼,願你帶領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

陳志草草吃了幾口飯就回了房間,他想從神的話中尋求神的心意。尋求中,陳志看到神的話說:「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揣摩著神的話,陳志明白了神稱許、祝福的是真心順服神的人,恨惡、厭憎人的順服裡帶著存心摻雜,他心裡像開了竅一樣,不禁捫心自問:「我那麼願意盡澆灌新人的本分,難道真的是為了順服神、滿足神嗎?如果我的存心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為什麼盡本分卻得不到神的祝福與帶領?如果真的是為了滿足神的心意,在哪兒不是一樣盡本分,為什麼對帶領安排自己回家靈修反省這事會有那麼大的抵觸情緒呢?」此時,陳志接受澆灌新人這個託付時的所思所想像放電影一樣在他腦海裡閃現:他起初去外地盡本分時,接受的就不是神的託付與自己該盡的責任,而是想藉此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野心目的;負責人安排他做事務性工作時,他因著不能出頭露臉,心生抵觸,也是不甘願順服;扶持新人時,他一門心思琢磨怎樣能解決新人的問題,是為讓人高看、讚賞,並不是真正為新人的生命著想,更不是為盡好本分滿足神;當被撤換反省、被人高看的慾望破滅時,他仍是悖逆、剛硬,擔心顧慮的還是自己的名譽地位,不但不來到神的面前尋求,還不服不滿為自己講理叫屈。……難道這就是自己順服神的態度嗎?原來自己的順服裡還有這麼多存心摻雜啊!

陳志又看到神的話說:「衡量人能不能順服神,就看人對神有沒有要求,你有要求你就沒有順服,你有要求那就證明你是在搞交易,你是在選擇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就是背叛,沒有順服。你對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沒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對他提出要求,也沒有資格對他提出要求,無論是無理的還是有理的;如果你對神有真實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順服,別無選擇。」(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還有講道交通中說:「真實的順服神是完全奉獻自己,為遵行神旨意盡忠到底;真實的順服神是沒有人的存心摻雜,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完全是為滿足神而行。在真實的順服裡面沒有悖逆、沒有抵擋、沒有交易、沒有條件,只有忠心、只有順服,完全是為體貼神的心意,完全是為滿足神,只為遵行神旨意,具備了這樣的順服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摘自《生命的供應·怎樣追求真理才能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

看了神的話和講道交通,陳志感到蒙羞慚愧,以往他一直認為教會無論安排他盡什麼本分,他都能接受順服,熱心為神花費,就以為自己是一個順服神的人。如今對照神話語的揭示,他才看到自己的領受是偏謬的,根本不符合真理。真實的順服神是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都能體貼滿足神的心意,沒有自己的選擇、要求,也沒有存心摻雜,不講自己的理,能夠絕對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按著神的要求做。可他的順服是有條件的,是為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高看,滿足自己的臉面地位和虛榮心,一旦自己的慾望得不到滿足時,就一個勁兒地為自己講理、爭辯。在事實面前,陳志才看到自己離神的要求標準差太遠,不是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想想神給他盡本分的機會,是為了讓他能體貼神的心意,把那些渴慕真理的新人澆灌好,使他們能早日定真神的作工,得到神的末世救恩,而他卻利用盡本分的機會,滿足自己的奢侈慾望,達到被弟兄姊妹高看的卑鄙目的,真是讓神厭憎。此時陳志才明白,神精心擺佈這些環境,是為了潔淨變化他的撒但敗壞性情,使他能走上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達到真實地順服神、滿足神。明白了神的心意,陳志跪倒在地,向神獻上了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顯明,使我認識到自己並不是真正地順服你,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臉面、地位,從而扭轉了我對順服神的偏謬領受,若沒有你這樣的顯明,我只會沿著錯誤的路走下去,最終只會被你厭憎、淘汰。神啊!願你帶領我,能找著真實順服神的實行路途。」

此時,寂靜的夜空中幾縷青雲浮過,月也顯得格外皎潔,陳志站在窗前呼吸著雨後清新的空氣,感到很清爽愉悅。

清早,清脆的鳥鳴聲驚醒了陳志,他專心致志地坐在書桌前靈修。陳志看到神的話說:「你能把你的身心與你的全部真實的愛都獻給神,擺在神的面前,對神能絕對順服,能絕對地體貼神的心意,不為肉體,不為家庭,不為自己的慾望,而是為神家利益,一切以神的話為原則,以神的話為根基,這樣,你的存心、你的觀點就都擺對了,你就是一個在神面前蒙神稱許的人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從神的話中,陳志更加明白了自己不能得神稱許的原因,也有了實行進入的路途。只因自己存心觀點不對,盡本分不是為體貼神心意,維護教會工作,把新人帶到神面前,而是為著個人的存心目的,所以才臨到了神的審判與對付。神是希望自己以神的心為心,有一顆單一純潔的心來面向神盡本分,不管臨到什麼事,能在神面前擺對存心觀點,放棄個人的私慾,以順服神滿足神為目的,這才合神心意,蒙神稱許,這也是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該做的。陳志回想自己被撤換後,不是真實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反省自己,而是在心裡不服、講理,為自己的地位臉面患得患失、耿耿於懷,活在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中不得釋放。神還在顧念著他的軟弱,藉著妻子的交通提點,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與引導,使他認識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明白了神擺設環境拯救他的良苦用心,神無論怎麼作,都是為了讓他認識自己得著真理,蒙神的拯救。認識到這兒,陳志心裡感到輕鬆釋放了。

聚會時,陳志把自己為名譽地位作工,不能真實順服神的經歷認識跟弟兄姊妹敞開交通,他以為自己流露這麼多敗壞,也沒有盡好澆灌新人的本分,弟兄姊妹會瞧不起他。誰知弟兄姊妹聽了他的經歷認識,不但沒有小瞧他,還結合各自的經歷認識鼓勵他,讓陳志很受感動,更願意盡好本分滿足神。

陳志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一起經歷神的作工,感到非常快樂……

一天,教會負責人來找陳志,安排他與兩個弟兄一起整理福音資料,陳志很是激動,在心裡告誡自己:「這是神給我一次悔改的機會,我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把握盡本分的機會,不再為臉面地位而活了。」

在一起配搭盡本分中,陳志發現兩個弟兄素質都很好,業務能力強,善於發現、解決工作中存在的問題,相比之下,陳志覺得自己哪方面都不如他們,壓力感油然而生,他暗暗提醒自己,一定得多下功夫,加強業務學習,爭取儘快趕上他們,若是太差勁了,這臉可往哪兒擱呀!

夜已經深了,兩個弟兄都已睡去了,陳志還在專心致志地看資料、鑽研業務知識。

「陳弟兄,這份資料你整理得還可以,沒有什麼大的問題,直接上交吧。」李弟兄說道。

陳志緊繃的臉鬆懈了下來,他輕吐了一口氣,心想:「這段時間的代價沒有白付啊!總算沒有太丟臉,以後還得繼續努力,絕不能讓弟兄們小看……」

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負責人笑著說:「陳弟兄,你這段時間長進挺大,弟兄們都一致推選你做組長,你可得有負擔哪!」

「感謝神的高抬,我會盡全力的。」陳志心志滿滿地說。

自從盡上組長本分後,陳志盡本分的勁頭更大了,他看到弟兄們有什麼問題、難處就主動交通解決,他覺得弟兄們情形好了,工作才能有果效,這樣也能顯得他這個組長有工作能力,負責人也能高看他。

正當陳志有條不紊、幹勁十足地盡著組長本分時,負責人卻通知他去盡寫講道稿的本分。這突如其來的調動,讓陳志不知所措,他怎麼也想不通,心想:「我在整理福音資料的本分上付了那麼多代價,總算有了今天的成果,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高看,現在又讓我去寫講道稿,這個本分相對難度要大些,若是盡不好,那不是要顏面掃地了嗎?」

陳志越琢磨越覺得自己不能接受這個本分,他就對負責人說:「我對寫講道稿是一竅不通,能不能讓其他弟兄姊妹去盡這個本分哪?」

負責人誠懇地說:「我們已經綜合衡量過了,覺得還是你比較適合盡這個本分。臨到這個本分,咱先別急著推託,還是多尋求尋求神的心意,以教會利益為重吧……」

陳志沒再說話,他怕自己再說什麼,負責人和弟兄們會說他不體貼神心意,不順服神,就勉強答應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陳志面對寫講道稿總覺得沒有什麼思路,自己琢磨也沒有路途,寫不出來,他非常擔心,照這樣下去,沒有真才實學,還不被弟兄姊妹看漏了嗎?他覺得自己之前的本分盡得好好的,怎麼不讓盡了呢?而自己又不擅長寫講道稿,負責人怎麼會選他呢?陳志心裡不知不覺對負責人這樣的安排有點抵觸,不能從心裡真正地順服下來,雖然在盡著本分,但他心裡苦悶,沒勁,也失去了往日的笑臉,他知道自己不該抵觸從神來的擺佈安排,也不想這樣消沉,就默默向神禱告,求神帶領、引導他能明白神心意,從誤解、抵觸中走出來。

一天,陳志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盡本分就注重虛榮、臉面,『哪個本分能使我露臉,我就盡哪個本分;哪個本分是埋頭苦幹,人都看不見,不露臉,隱藏,做無名英雄,那我不做,我做表面的活、有虛榮的活』。他就想在人面前露臉,一露臉他就樂了,受多少苦都行,出多少力都行,他總追求滿足自己虛榮,這樣的人不喜愛真理。你得體貼神心意,順服神的安排,神家怎麼安排都有神的許可,你都要存心順服,你能順服神家的安排,那說明你能順服神。你不順服神家的安排,你那個順服神是空話,因為神永遠不會直接面對面吩咐你做什麼的。神家今天根據工作需要安排你盡這個本分、盡那個本分,你說:『我有選擇,哪個本分我願意幹我就幹,我不喜歡的本分我就不做。』你這樣盡本分,這是不是順服神哪?這樣的人是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哪?能不能達到認識神哪?所以,他就不是敬畏神的人。盡本分還挑挑揀揀,還消極怠工,這樣的人沒有一點真理實際啊。他沒有真實的順服,完全是憑著個人的喜好盡本分作工,這樣的人神不喜歡。」(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的講道交通(一)》)

陳志看完這段講道交通心裡很難受,他看到自己因著沒有敬畏神的心,臨到事只考慮自己利益,對神的作工沒有順服,對負責人的安排滿了怨言,哪是個順服神的人哪!就自己對待神作工的態度,真是讓神厭憎!回想當負責人安排他去整理講道稿時,他就有自己的選擇。雖然當時他整理福音資料時,也是什麼都不懂,但為了不被兩個弟兄落下,他受了些苦,也付出了一些代價,經過一番努力,既能得到弟兄們的高看,還能得到帶領的贊同,他就覺得這些苦受得太值了。所以,負責人讓他去寫講道稿,他就不甘心捨棄這已得到的榮譽,更不願付上高的代價來攻克寫講道稿的難關,為自己重新爭得臉面風光,為此他抵觸負責人這樣的安排,不願意順服神的主宰。陳志看到自己根本沒把神當神待,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還能與神消極對抗,本性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藉著神再次的審判與顯明,陳志不願再繼續悖逆下去了,他願意背叛自己順服教會的安排,盡其所能地盡好本分滿足神。

讓陳志感到困惑的是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他對什麼是真實順服神有了些認識,為什麼一臨到實際的環境,他還是不能真實地順服神呢?

尋求中,陳志看到神的話說:「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麼?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明星、名人、名角,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再一個,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追求順服神的過程是解決什麼的過程?就是解決敗壞性情的根源。為什麼要解決敗壞性情呢?敗壞性情跟神是敵對的,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撒但的實質,實質是撒但,是魔鬼,追求順服神就解決這個問題,這太有必要了!你的敗壞性情一天不除,有一點不解決,你就是站在神的對立面,就是神的仇敵,你就沒法順服神。你的敗壞性情解決到什麼程度,你順服神就到什麼程度,敗壞性情解決幾成,你順服神就能達到幾成。」(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

陳志從神的話中認識到,自己之所以不能真實的順服神,是因著自己經撒但敗壞,撒但毒素「人活臉面,樹活皮」「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深種在他的靈魂深處,已成了他的生命,導致他不論盡本分還是做事說話,都受著臉面地位這一敗壞性情的支配,總想出頭露臉,得到人的讚賞高看。這些屬撒但的東西早已成了他追求的方向與目標,一旦臨到涉及自己利益的事,就會對抗神的主宰,悖逆、抵擋神,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撒但的這些毒素將人牢牢控制,使人身不由己地受其捉弄、苦害,若不竭力追求真理,只能因抵擋神、觸犯神的性情而自取滅亡。陳志心裡更清楚了要想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必須得尋求真理來解決自己與神敵對的這些撒但敗壞性情,只有憑神的話活著,凡事實行真理,才能脫離撒但毒素的捆綁束縛,得著釋放自由。

此時,陳志真實地感受到神精心擺佈環境,讓他去盡寫講道稿的本分,是為了制止他作惡的腳步,審判刑罰喚醒他,使他能認識自己的敗壞、缺少,從錯誤的追求中回轉過來,走上追求真理性情變化的路。若不是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他,他還看不透臉面地位的實質與對他的苦害,若是這樣一味地追求下去,那結局定規就是被淘汰,失去神的救恩。陳志還認識到,神多次擺設環境審判刑罰他,就是在等待著他的回轉,期盼他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達到真實地順服神、滿足神。陳志越揣摩越從心裡體會到神拯救他的良苦用心,也感受到神對他的愛太大、太實際了,心裡不禁發出對神真實的感謝與讚美。

一個年輕弟兄在講述自己的經歷

神的話說:「基督順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基督不講任何的條件,不講任何理由,只要是父的旨意就甘心順服。今天在你身上順服是太有限了,我告訴你們,順服不是順服外面人,是順服裡面的內在生命,順服神自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篇》)

陳志被神的話深深地觸動了,看到道成肉身的神為了拯救人類,無論忍受多少痛苦,甚至獻上生命,都無條件、無理由地順服天父的旨意,成就神的經營計劃,把人類從撒但手中拯救出來。可他只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一個連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當神為了拯救他擺設不合他意的環境時,他還能為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能順服神,真是太傷神心了!想到這兒,陳志自愧蒙羞,同時他也明白了,真實的順服完全是根據真理,根據神的心意、神的要求為滿足神實行的,沒有一點人意的摻雜,也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這才是真實的順服。陳志從心裡發出了對神的感激,他願意放下自己的奢侈慾望,順服教會的安排,把寫講道稿的本分盡好。

陳志順服下來後,他在寫講道稿上有了新的突破,漸漸摸著了些路途,不再覺得寫講道稿是多難的事了。

沒過多久,負責人說要安排一個弟兄和陳志配搭,讓陳志一起看看兩個弟兄選哪個適合,陳志看到馬弟兄素質好一些,就想要是跟馬弟兄一起配搭,盡本分的果效也能好一些,就想跟負責人說,但事與願違,負責人卻說讓祝弟兄和他一起寫講道稿,馬弟兄去盡其他本分。

負責人這樣的安排,令陳志有點失落,心裡也有些看法,覺得負責人也知道他盡這個本分缺少挺多,若是有馬弟兄這樣素質好一些的和他共同擔當,本分就能好盡些,也容易達到果效。現在安排祝弟兄和他配搭,萬一工作果效差,大家又會怎麼看他呢?他心裡為此很不高興。這時,陳志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又不想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了,於是就趕緊在心裡默默地禱告呼求神,求神保守他能夠順服下來。禱告後,陳志想到神的話說:「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勁、有這個目標那就有希望。」(摘自神的交通《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人高看又能怎麼樣?人都崇拜你又能怎麼樣?這都不是實惠東西,都不是真理。什麼時候人能勝過這些了,對這些東西淡薄了,不覺得這些東西重要了,臉面、虛榮、地位,人怎麼看,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盡本分了,你裡面就輕鬆、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誠實人的路了,你盡本分的果效就會越來越好,純潔度越來越高。」(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神的話一下點醒了陳志,他認識到今天這樣的環境雖然不合自己的觀念,但這是神的作工臨到了他,對他的臉面地位是個破碎,卻是神給了他一次實行真理滿足神的機會。陳志明白神的心意,心裡豁然開朗,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他也真實地感悟到追求臉面地位絲毫沒有價值,即使得到再多人的高看,神不稱許也是枉然。只有走追求真理的路,即使受點苦,臉面也不風光,但能成為順服神的人,活得才有價值和意義。他想到了聖經故事中的約伯,當約伯失去兒女、財產,還渾身長瘡坐在爐灰中刮毒瘡時,他並不在乎朋友、家人的看法,也不顧及周圍人對他的評價,而只在乎神怎麼看他,在乎他在神眼中怎樣活著有意義、有價值,堅持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以實際行動羞辱了撒但,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最終約伯得到了神的稱許與祝福。陳志雖然信神多年,看了許多神的話,卻不知道追求什麼最有價值,真是讓神厭憎。如果他再不務正業,堅持走追名逐利的錯誤道路,不但辜負了神的心意,也得不著真理,性情達不到變化,最終也會被神淘汰。認識到這些後,陳志下定決心背叛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願意以實際行動來安慰神的心。

接下來在與祝弟兄配搭盡本分中,陳志感受到神所作的對人都是最好的,都是最有益處的,他發現祝弟兄身上有許多長處是他身上所沒有的。祝弟兄盡本分用心,能吃苦,有迎難而上的心,這些長處恰好給了他很大的激勵,使他更有信心攻克寫講道稿中的難處,相信只要他積極與神配合,在盡本分中注重尋求真理原則,神會開啟帶領他的。後來,藉著一段時間地摸索,陳志和祝弟兄寫的講道稿達到了一些果效,這都是神的帶領與祝福。

又是一個艷陽天,溫柔的春風輕輕掠過人的臉頰,讓人感到十分愜意。

陳志坐在電腦前,看到神的話說:「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付諸心血代價,都有他的心意,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託了希望,他的心血代價白白地賜給這些人那是神心甘情願的,他的生命、真理供應給每一個人那是心甘情願的,所以,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順服,一切從神領受,神就覺得這心血代價沒有白付,就是你沒有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環境當中都有所收穫,沒有辜負神對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與目標,神的心就滿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陳志對這段神的話體會頗深:看到神為拯救他,實實際際地擺設各種環境、人事物讓他去經歷,目的是為了讓他能夠得著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愛神的人,蒙神的拯救。回想在神擺設的一次次環境中,他還給神的都是誤解、埋怨、悖逆和抵擋,但神還是顧念了他,藉著神話語引導帶領、扶持供應他,使他靈裡日漸剛強,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有了些認識,對神的心意也有所明白,對神的公義性情和神美善的實質有了些真實的體會,逐漸擺脫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活出一點順服神的實際。雖然現在陳志對神的順服成分還太少,但他堅信,只要追求真理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凡事以教會利益為重,就能獲得神的帶領、引導,逐步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

相關內容

  •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從小就比較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打架吵鬧,也很聽父母的話,是大人們眼中的乖乖女。因此,周圍的人都很羨慕我的父母,說他們有福氣,生了一個好女兒。就這樣,我在周圍人的讚揚聲中一天天長大。

  • 審判是光

    我叫趙霞,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名言薰陶,我把名譽、臉面看得特別重要,無論幹什麼都想讓人說個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

  •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我是個特別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學後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與薰陶,使我變得更加目中無人,自命清高。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後,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人樣。認識到憑著狂妄本性活著走的是敵基督道路,是作惡抵擋神的,若不悔改必遭受神的懲罰,從而促使我尋求真理,脫去狂妄性情,早日得變化、潔淨,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道。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

  • 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幾千年來整個人類一直都崇尚知識、崇尚科學,多少年來我同樣被知識蒙蔽、捆綁,今天我來到神前才得以自由,才看見事實真相,才認清在造物主面前人的一切知識、文化、經驗都被定罪,看見大紅龍所鼓吹的一套知識理論與神所發表的真理完全相違背,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我經歷多年神的作工後,真正感到只有神的真理永存,只有真理才能解決我身上的一切敗壞,只有真理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平安喜樂,只有真理才能讓我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只有神的實際作工才能徹底清除我身上的所有病毒讓我得以變化,只有神的真理才能把我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只有神的真理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