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神愛最真

四川省 曉東

神的話說:「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神在這樣一個封閉極其嚴密的病毒之地開展工作是極其不易的,人的性格,人的生活習慣,人的作風,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 六》)神話語的揭示使我明白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不正常,都是建立在撒但的處世哲學上,絲毫沒有真理。若不是神的拯救,我的雙眼仍被蒙蔽,被情感所困。藉著經歷神的作工,我明白了人與人「互相幫助」的實質,看透了友情、愛情、親情的真相,也看到了只有神的話才是真理,憑神的話活著才能脫離撒但的權勢,憑真理做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因著信主耶穌我們得了很多恩典,在生意上神特別的祝福使我們豐衣足食。親戚朋友多數家庭條件都不如我們,我父母在錢財、物質上沒少幫助他們,那時我們家有什麼事他們都願意幫忙,並且他們對我的父母都特別尊重,自然對我也是另眼看待,我便認為我的親戚朋友都特別好。

1998年,我們全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著生意不好做,我們就把生意停了。那時因我不明白真理,我的心還是嚮往著世界,整天與這些親朋好友混在一起吃喝玩樂,加上我花錢大方,朋友也越來越多,無論是同學大聚會、小聚會,還是同學朋友生日、結婚等,都少不了我這個「核心」人物。除此之外,每到星期天我都要去接送我女朋友,還經常帶著她一塊兒出去玩。雖然一星期三次教會生活我是堅持一次不落,但我對神的話沒有絲毫的認識,心還是在外邊飄著,把信神當成一種枷鎖。後來,藉著神擺設的一些環境,我才逐漸明白了一些真理,認識到人與人之間就是利益關係,沒有真情,更沒有真愛。

生意停下來後,父母裝修了房子,加上供我們兄妹倆讀書,幾年下來我們家的積蓄所剩無幾。真是大河沒水小河乾,看到家裡的經濟條件不像以前,我在花銷方面就有所收斂了,朋友同學結婚或大小聚會我是能免就免,這樣一來我的朋友越來越少,我在朋友中間的地位也越來越低,我家那些窮親貧友隨著自家條件好轉,與我們的來往也少了,看到這些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感到在別人心中沒有地位了。特別是我的女朋友,也因我在花錢上不像以往那麼大方了,與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2001年她就移情別戀了。當我得知此事時,我無法承受這個事實,外表裝得無所謂,但心如刀絞,我對她一心一意,真心地付出,為什麼得到的卻是她的背叛,五年的感情就這樣告終,我無法從心裡抹去她的影子,只能把痛苦深埋在心底。從那以後我不願讓任何人提及此事,當時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臨到我。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一》)神話語揭示的正是我們人類生活的真實寫照。想想自己整日活在男歡女愛之中,活在虛無縹緲的浪漫愛情裡,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殊不知這些都是撒但玩弄人的把戲,讓人活在其中沒有追求的目標,更無心搭理神的作工。我雖然掛個信神的名,卻整日為友情、愛情奔波勞碌,若不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仍然相信那些「山盟海誓」與「朋友義氣」,無法擺脫這些東西對我的捆綁與束縛。因著與女友關係的破裂,我斷絕了與同學的一切來往,遠離了這些人際應酬和嘈雜的環境,我也能安下心來好好地信神了。藉著過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神的話,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愛情、友情看透了一些,明白了人只有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看事觀點才能得到轉變,不再受撒但的愚弄。神的話使我受傷的心漸漸癒合,我感到了久違的喜樂,不再失落,不再活在痛苦中,漸漸地對信神也越來越感興趣,從此我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當親戚得知我信了全能神後,都竭力地攪擾,認為我年紀輕輕不應該信神。我姨媽拉攏我去給她幫忙,我姑媽讓我去與她一塊兒做生意,就是我乾媽也勸我早點結婚,有了孩子她幫我帶(因她沒有兒子)。奶奶哭著說:「你父母信神我絕對不反對,因他們操勞了大半輩子,把一切都給你們鋪墊好了,也該歇歇了,你應把心放在成家立業上。」並講述了我爸從小受窮,是怎樣白手起家的,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說我放著這麼好的環境卻沒有「理想」。一時間他們的「關心」讓我受寵若驚,我迷茫了,覺得他們說的也都對,都是為我好,他們畢竟都是我最親的人,不會害我……我活在了熬煉中,雖然知道這是靈界的爭戰,但我已無力掙扎。聚會時,帶領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中國人歷時幾千年的奴役生活,將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束縛得毫無一點自由,幾千年的歷史將活活的、有靈的人都折磨得猶如無靈的死人一樣,多少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屠刀之下……外表看來,似乎人是高等的『動物』,其實,人都在與污鬼同起居、同生活。因著無人治理,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埋伏圈裡,人被困在其中無法擺脫。與其說人都在溫暖的家裡與親人相聚,幸福美滿地生活,不如說人都活在『陰間』,都在與鬼打交道,都在與魔鬼來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五》)藉著神話語的揭示與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在外表看他們是我的親人,所說的都合乎我的肉體,但因撒但的敗壞,所有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被禁錮了,他們都是不信神的人,他們的觀點都來自於撒但,談論的都是從撒但而來的,追求的都是肉體的邪情私慾,沒有合乎真理的,我若聽從他們的話就中了撒但的詭計。現在我沒有真理,也沒有分辨,跟他們接觸只會越來越墮落,沒有絲毫的益處,最終只能將我斷送。那時我對神的話「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稍稍有些認識,但並不真的透亮。後來,藉著神擺設環境,我才看透了親情的實質。

2005年因惡人舉報,我的父母與幾個弟兄姊妹在我家被中共警察抓捕,我的妹妹僥倖逃脫,在逃跑中險些溺水身亡,是神的保守使她從死裡逃生,我的父母與那幾個弟兄姊妹都被刑拘並罰了款,而且都受了酷刑,出來後都帶著傷。因怕中共再次抓捕,我父母不敢回家,躲在我姑媽家。當我得知此消息後,已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也無心盡本分了,想著無論如何我都要回去一趟,父母把我養育成人,在他們受難的時候,我雖不能做什麼,但我得回去看看他們、安慰安慰他們。就這樣我乘上了回家的列車,趕去我姑媽家(也是信神的)見到了我的父母,看到他們的傷還沒有好,我的心很不是滋味,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覺得父母受了委屈。這時父母告訴我:我妹妹在被警察追捕時跳到河裡(已是12月份且是晚上),河水約到她脖子那麼深,流得很急,雜草纏住她的褲子,鞋陷在泥中,她不會游泳,不知是怎麼趟過河的,真是神奇妙的保守,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因水又深,水流又急,前幾天在這河裡淹死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後來,我妹妹逃到了一個老姊妹家,老姊妹一邊讓我妹妹換上她的衣服,一邊哭著用火把衣服烤乾,對我妹妹很照顧。幾天後,得知老姊妹家也不安全了,我妹妹就到我姨媽家去躲藏,白天她出去給教會送信讓帶領知道我家出事了,可是回來後,姨媽的小女兒說:「姐,你怎麼又回來了,我以為你走了,床都摺起來了。」我妹妹看出來是姨媽怕受牽連不願意讓妹妹在她家住,就哭著離開了她們家,冒著被抓的危險不得已回到了家……父母獲釋後,得知我妹妹差一點兒溺水身亡,又被姨媽趕出來,他們都很生氣,但我姨媽卻振振有辭地說:「我們就是怕受牽連,你們被抓還不是自找的,放著好日子不過,到時搭上一條人命就好了。」聽到父母講述這些,我很震驚,沒想到以往最親、關係最近的人在我們一家臨到中共抓捕、險些喪命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卻說出如此沒有人情味的話,做出如此絕情絕義的事,我心裡特別難過。父母還說連以往我們幫助最多的人也沒有到我家去看望一下、安慰一句,與我們關係最好的人在路上遇見我父母不但不說話還繞著走,甚至以往一些對我們點頭哈腰的人也在背後說風涼話,只有弟兄姊妹晚上到我們家探望、交通。我沒有想到我們家會如此落魄,我又一次陷入痛苦當中,心中生發了背叛神的念頭。後來,藉著神的開啟,我對弟兄姊妹以往談的「人與人都是利益關係,親戚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也是建立在互相利用的基礎上的」才有認識。又回想家人談的這次被抓捕的收穫:警察用牛皮帶抽我父親時,牛皮帶斷了三截,可他沒感覺太痛,看到了是神在保守他;我妹妹說,在那種環境下她一點兒也不覺得害怕,雖是12月的天,但從河裡上來也沒有感到冷,神加給了她力量與信心。藉著中共的抓捕反而更堅定了他們的信心,使他們更剛強。我父親還說,以往他不相信神揭示中共邪惡、仇恨真理的話,還特別崇拜魔王,通過這件事才看到中共就是一個流氓集團,是一夥強盜,凡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被拿走了,殺人放火的他們不抓,偏偏抓遵紀守法的信神之人。我蒙羞了,看到每個人都在神的帶領下生存,每個人所經歷的也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中,人與人之間誰也幫助不了誰,親情只能使人遠離神,人與人之間的幫助也只是合乎肉體,並不合乎真理。我總希望父母的肉體不受苦,我這種想法不僅給他們的生命帶不來益處,對他們蒙拯救也沒有絲毫的益處,只有神知道人的所需,只有神最愛人,神給人安排的環境都是對人生命最有益處的。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藉著神的話與事實的對照,我看到了神生命力的超凡與偉大,神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無時無刻不在帶領著人類,無時無刻不在彰顯著神的能力,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神的主宰中存活。在神的話語面前,我看到自己是那樣的渺小,情感是那樣的遜色,在家人危難的時候我又能幫上什麼呢?還不都是神在保守眷顧著他們,在危難時帶領他們渡過難關嗎?人的愛能大過神對人的愛嗎?與此同時,神的話也在審判著我:「有誰真能做到完全為我花費、完全為我獻上呢?都是三心二意、思前想後,考慮家庭、考慮外界、考慮吃穿,別看你現在為我在我前做事,可心裡還想著家裡的妻子、兒女、父母,難道這些都是你的產業嗎?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我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了嗎?還說什麼讓我在你裡面作主權,佔有你的全人,都是騙人的謊言!一心為著教會的有幾個?又有誰不考慮自己,而是為了今天的國度呢?自己好好考慮考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十九篇》)看到我心中所掛念的還是家人,因我對神沒有真實的信,並不能把家人完全交託在神的手中,看到我的生活中沒有真理,雖在教會盡本分,但我時常擔心著家裡,沒有讓神佔有我的心,不能尊神為大,不能在自己的本分上盡上忠心,被撒但愚弄苦害。若不是藉著這些「不幸」的事臨到,我什麼也看不透。正如神話語詩歌中唱到的:「就現在人類生活的狀況來看,人仍未找到真正的人生,仍未看透世間的不平、世間的淒涼、世間的慘狀,因此,若無『災』的臨及,那多數人仍是在擁抱大自然,仍在仔細體嘗『人生』的滋味,這難道不是人間的實情嗎?這難道不是神對人發出的拯救之聲嗎?為什麼人類之中不曾有人真心愛神?為什麼總是在刑罰中愛神、在試煉中愛神,卻無人在神的保守之下愛神?」(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人並不認識神的拯救》)若不是藉著這些環境的顯明,我看不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會受親情、愛情、友情的轄制、左右,整天追求這些東西陷在其中不能自拔,被這些東西愚弄苦害,還自以為樂,更不會接受真理,追求人生正道,是神的拯救使我不再體嘗「人生」的滋味。此時,我立下心志好好地信神追求真理,來還報神的愛。

如今我在教會盡本分已好幾年了,在教會我體嘗了神的愛,無論我在哪裡盡本分神都眷顧著我。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就像一家人,沒有相互利用,沒有利益交往,弟兄姊妹都是那麼的真誠,即使有時流露敗壞也能相互亮相,敞開心交通認識自己,沒有記恨防備,弟兄姊妹互相幫助、彼此相愛,無論是誰都一視同仁,更沒有嫌貧愛富。我身體不好經常生病,弟兄姊妹對我很照顧,使我體嘗到了弟兄姊妹之間雖然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但卻勝似我的親人,我和弟兄姊妹和睦相處,我們都在神的帶領下追求真理各盡功用。

在這幾年的經歷中我也漸漸地明白了神的心意,看到神作在我身上的工作都是拯救都是愛,神所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更是拯救我們的生命之言,這些真理作了我最好的看顧保守,離開這些言語,不根據這些言語看事信神就會以失敗告終。因我深經撒但敗壞沒有直接領受神話語的能力,神針對我的需要擺設各種環境及人、事、物來幫助我明白神的這些話語。在苦難熬煉中,我不知不覺看到了神發表的這些言語都是真理,都是我們人的需要,不僅能作人的生命,使人活出正常人性,還給人指明了人生的正道,因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是神的話把我帶到今天,我願把神的話作為座右銘,作為我前進的路標、行事的指南。雖然現在有許多神的話我不明白,但藉著追求真理,藉著盡本分,神會開啟光照我明白他的話語。我還有許多敗壞沒有潔淨,需要經歷更多神的作工,也需要神的審判刑罰與苦難熬煉伴隨,我願竭力追求真理,今後無論臨到患難還是痛苦,我都願跟隨神走到路終!

相關內容

  •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做賢妻良母」這一撒但毒素把我害得太苦,這一毒素使我常常消極軟弱,活在極度的痛苦之中,使我的心遠離神,失去了追求真理滿足神的信心與心志。此時,我才看到神拯救我脫離愛家庭情感意義太深了!神作工讓我看透家庭情感,能從撒但的捆綁中掙脫出來,走追求蒙拯救的道路,這是神一再給我擺上環境熬煉我的用意所在。

  •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在我剛接受神的新工作、身量還很小的時候,神不給我難挑的擔子,而是因著我的熱心處處為我開闢出路,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幫我度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當我遭毀謗被人棄絕灰心軟弱之時,神用他那安慰、鼓勵之語撫平我痛苦的心,使我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當我的身量漸漸長大一點的時候,神擺設環境讓我經歷他的刑罰、審判,用試煉、熬煉來潔淨我信與愛裡面的摻雜,使我在痛苦之中認識了自己的敗壞本性,看到了自己對神的悖逆與抵擋,發現了自己信神多年不曾發現的惟密——為得福而與神搞交易,更看到了神的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明白了神對人一直高標準、嚴要求的良苦用心,從而使我走上信神的正軌,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

  •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跟隨神的這些年裡,在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中我對自己的敗壞逐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我也逐步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拯救我,是為了讓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神的刑罰審判裡包含著神的作工智慧,更包含著神對人極大的愛與拯救。

  • 審判是光

    我叫趙霞,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名言薰陶,我把名譽、臉面看得特別重要,無論幹什麼都想讓人說個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

  • 踏上信神路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心裡就有享受,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